;

    被一个小姑娘这样劈头盖脸的训斥,即便是老狐狸如李顺林,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

    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哦雨辰,既然是这样,我就要洗耳恭听了?!?br />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不过,我有句话可要说在前头,一切都要按照原则来办事,不管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如果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地方,我也帮不了他?!?br />
    与其说这是声明,不如说这是在给他自己找台阶下,不过,这台阶找的,倒是让苏雨辰越听越气。

    朱铭扬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态度得罪了小公主,也开始苦笑:“雨辰,你一来到南阳就给我们出难题啊?!?br />
    盯着李顺林,苏雨辰愤怒的说道:“尊敬的李书记,我现在告诉你,我让你放的那个人他叫苏锐?!?br />
    “苏锐”

    “苏锐”

    一句疑问,一句感叹

    前一句是李顺林出来的,后一句是朱铭扬出来的

    李顺林远在南阳,对这个名字稍有陌生,但是作为苏家近亲的朱铭扬可就不一样了

    在苏雨辰说出“苏锐”两个字的时候,他甚至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这位前途无限的省委副秘书长浑身巨震,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虽然他已经官至正厅级,但是对于某些事情和某些身份,总是有着无法回避的畏惧这是来自于本能的反应

    “铭扬,你怎么了”李顺林注意到了朱铭扬的夸张反应,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怎么雨辰一说出这个名字来,你就那么震惊”

    朱铭扬深呼吸了几口,才苦笑道:“李书记,我能不震惊吗这个苏锐可是”

    他欲言又止。

    “苏锐”李顺林的眉毛狠狠的拧在了一起,他知道,对方既然姓苏,那么事情就不是太好办了

    弄不好,这还真的把自己牵连了进去

    李顺林本能的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你是说苏老爷子的”他意识到了什么,同样欲言又止

    不,确切的说,是瞠目结舌

    没想到,薛家要关进去的人,竟然是苏老爷子的私生子

    那个以一己之力把整个都搅的沸沸扬扬的男人

    饶是李顺林平日里见多识广,此时也给整成懵逼了

    他虽然远离都权力中心,但对那些汹涌的暗流和故事可是耳熟能详

    薛家抓谁不好,为什么偏偏要抓他

    李顺林现在不禁觉得懊恼无比,为什么自己之前非要拒绝苏雨辰

    “雨辰,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李顺林难堪的问道。

    “你觉得呢”苏雨辰反问了一句,话语之中是满满的嘲讽

    李顺林叹了口气,他早就该想到,既然苏雨辰能不远千里来到南阳,肯定就是带来了苏家某个人的指示,这绝对不是她的个人行为

    外界皆是传说苏老爷子对这个私生子十分关爱,苏家上上下下好像也没什么反对的声音,这个叫苏锐的男人可以说是声望正隆,自己又怎么可以得罪

    这个混蛋李圣儒,竟然也不提醒一下自己这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出糗么

    李顺林自认为平日里在修身养性方面做得不错,可是现在也忍不住的有些恼火了。

    “李书记,你现在作何感想呢”苏雨辰满脸嘲讽:“我想,我那个小叔现在在看守所里的心情可不会太好吧?!?br />
    对于李顺林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很难解的选择题。

    只有两个选项,一边是苏家,一边是薛家。

    他为官生涯中很少站队,但是这次站队生的却如此突然。

    他必须要在几秒钟之内做出选择来

    “铭扬,给陈俊宇打电话,让他亲自安排这件事情?!崩钏沉殖了剂耸胫又?,才说道。

    陈俊宇是省城的公安局长,李顺林能下这个命令,说明他是选择站在了苏家一边。

    至于薛家后续会怎么对自己管他呢,苏家小公主这不都逼上门来了么

    “好的,我现在就给陈局长打电话?!敝烀锼档?。

    不过,小姑娘苏雨辰却拦住了他。

    “可是,我认为这件事情李伯伯您亲自去或许会比较合适?!庇瓿降淖旖俏⑽⑶唐?。

    “我亲自去”李顺林闻言,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雨辰让我去,我就去?!?br />
    朱铭扬也在苦笑,堂堂的封疆大吏,被一个小姑娘给弄的不上不下。

    一行三人走出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周围人见了之后,无不侧目,都在心底暗暗猜测这小姑娘到底是谁家的闺女。

    “雨辰,你来到南阳,住在哪里要不要我给你定酒店”朱铭扬陪着笑,刚才他可算是把苏雨辰给得罪惨了。

    果不其然,苏雨辰扭过头,哼了一声:“要你管?!?br />
    朱铭扬没有任何办法,真是被她吃得死死的。

    等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小宋看到省委书记旁边的小姑娘,眼珠子差点要瞪出来了

    苏雨辰根本就不屑于看他,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在这个眼高手低的大学生村官面前,她连扮猪吃老虎的兴趣都没有。

    “让陈俊宇在看守所等着我?!崩钏沉侄悦厥槎乱痪浠?,转过头来便笑容可掬的对着苏雨辰说道:“雨辰,走,上车,跟李伯伯好好的聊聊天?!?br />
    说着,他竟然主动帮忙打开了后座的门。

    “才不爱和你这种虚伪的人聊天呢?!彼沼瓿揭凰β砦脖?,竟是钻进了驾驶座,然后把车门砰然关上

    一旁路过的工作人员们纷纷石化了这谁家的小姑娘啊,简直牛破天了好不好连省委书记的面子都不给

    朱铭扬并没有选择和他们乘坐一辆车,而是率先赶往了看守所。

    在那里,陈俊宇局长早已经等着了。

    陈俊宇也是年轻有为,现在已经是省城公安局长,位列常委班子,但是从来没有省委书记直接打电话到他头上的事情生过,这一次李顺林竟然一下子跨越好几级,直接找到他,倒是让陈局长战战兢兢的。

    朱铭扬的车子开的很快,在省城拥挤的交通状况下,硬是比李顺林提前十五分钟赶到了现场。

    他一下车,便看到忐忑的陈俊宇走了过来:“朱秘书长,到底生了什么,电话里面也没说清楚,怎么连李书记的大驾都惊动了”

    这绝对是朱铭扬有生以来苦笑次数最多的一天:“陈局长,你的手下抓错人了?!?br />
    “抓错人了”陈俊宇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毕竟他管着一个大市的所有警察,下面分局刑警大队那么多人手,每天要办那么多的案子,抓人这种小事并不需要他的签批。

    “到底错抓了谁了李书记的亲戚吗”想到这一点,陈俊宇忽然感觉到两股战战了。

    他虽然是靠实干一路提拔上来,曾经是刑警大队里最优秀的警察,但他也明白错抓了省委书记的亲戚是个什么后果,一时间不禁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不是李书记的亲戚?!敝烀锼档?。

    “不是李书记的亲戚那应该还好,来得及补救?!背驴∮钐苏饣?,情不自禁的拍了拍胸口,心跳的度放慢了一些。

    看着陈俊宇的样子,朱铭扬真的很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没错,确实不是李书记的亲戚,但是却是苏老爷子的亲戚。

    还是至亲。

    叹了口气,他在陈俊宇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什么。

    “我的天”

    陈俊宇一声惊叫,这么多年养成的气定神闲顿时烟消云散

    他两条腿一软,差点就跌倒在地了抓住朱铭扬的身体才堪堪稳住身形

    朱铭扬分明看见,这位陈局长的脑门上瞬间就冒出了冷汗毫不夸张,真的就是瞬间

    “陈局长,你别那么紧张嘛,人家的身份还没得到官方的承认?!敝烀锎蛉ぷ潘档?,难得见到比他还紧张的,朱秘书长的郁闷心情可缓解了不少。

    “这可怎么办朱秘书长,你就别打趣我了”陈俊宇从来不曾经历过这种事情,他忽然现,这件事情已经出了他的掌控,不管事情的结果到底怎么样,他这位直接责任领导都会成为背锅的那一个。

    尼玛,真是要一口锅把人砸死的节奏啊

    “陈局长,既然不是你安排的,你还担心什么这件事情一定是某个省领导直接给你手下的副局长下的命令,把你绕过去了?!敝烀镅沟土松?。

    “可这样也不行啊?!背驴∮钅税牙浜梗骸罢庀驴墒翘坪右蚕床磺辶恕?br />
    “放心吧,只要你解释清楚,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据我所知,那位公子可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敝烀镄Φ?,他现在算是无事一身轻了。

    “等我调查到是谁抓的人,我撤他的职”陈局长仍旧没好气,这明显就是把他往火坑里面推

    朱铭扬淡淡一笑,倒也没有再说什么,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非常不爽,但是,此时他的心里却有着丝丝缕缕的期待。

    一直在南阳工作,薛家一派对南阳形成的影响力让这些官员颇为掣肘,朱铭扬很想看到有人来动一动这个庞然大物,现在很好,机会来了。

    那位走到哪里都不会消停的爷,这一次又会对薛家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呢

    况且,连苏雨辰都被家里长辈派到了南阳,说明苏家已经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薛家身处险境还不自知

    一潭死水,终究该起一些波澜了

    朱铭扬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

    ps:感谢无法兄弟的万赏

    感谢优优28、书友6222447、噫無情、迈果汁、天道之炮哥、fxn9167、yid丶迷恋、锦毛鼠之子、小河利、书友191341o1、风中之云296、书友6222447、q3236233、我爱英镑、斯格尔太子、紅龜仔、中华神剑、梦里人生兄弟的月票支持

    另外,百度第一届书评大赛结束了,在大家的努力下,最强狂兵的参赛书评总共获得了28654票,位列受评作品第五名这个成绩真的出我的预期,非常感谢每一位给书评投票的朋友,是你们一票一票累加到了这个数字,特别感谢一下烈焰军团和烈焰滔滔vip订阅群的小伙伴们,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还要提醒一下参赛的小睦姑姑,小武哥,炮哥,金刚daddy,中华神剑,书友15438958,ff1迁予,枫叶染红了它,快联系纵横客服qq965151179,纵横会给入围奖品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