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a3004;

    说实话,朱铭扬是发自内心的忐忑,他生怕这位小祖奶奶一旦发起脾气来,那可就彻底的收不了场了。頂点小说,

    不过貌似这女孩倒也没有把事情闹大的意思,轻哼了一声:“行了,我也就是要个认错的态度罢了,我知道他们的工作职责,但是有话难道不会好好说吗什么叫省委书记是我想见就见的我要是真想见,这国家里谁我见不着”

    朱铭扬深知她所说的一切正确,不禁再瞪了小宋和孙科长一眼:“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道歉”

    孙科长忙不迭的赔礼道歉,而小宋则是梗着脖子不说话。

    “你这样下去,早晚吃亏?!?br />
    朱铭扬转而对女孩说道:“雨辰,这样吧,这个小伙子我回头单独训他,你要不要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因为李书记在接待客人,还要等会儿才能结束?!?br />
    这个叫“雨辰”的女孩听了之后,勉为其难的说道:“那好吧,一会儿等李顺林散会了,让他到你办公室来找我?!?br />
    这句话差点没把朱铭扬雷个半死,而一旁的孙科长和小宋则是已经被雷劈的外焦里嫩了

    朱铭扬为难的说道:“雨辰,李书记好歹也是省委书记,让他来找我不合适,我一会儿把你带到他办公室去,你看怎么样”

    雨辰撅了撅嘴:“那好吧?!?br />
    看到她终于答应,朱铭扬简直如获大赦,对两名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便匆匆拉着雨辰上楼了。

    小宋很是不解的说道:“这女人是火星来的吗怎么对华夏官场的规矩一点都不了解呢省委书记那么大的官,难道是他想见就见的”

    孙科长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朱秘书长对她都毕恭毕敬的样子,恐怕这小姑娘想见省委书记还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br />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又显得隐隐有点生气:“还有你,下次要长点脑子,不该得罪的人可别再得罪了,等这女孩出来,你去给我恭恭敬敬的道个歉,态度要诚恳,否则我也得让你写检讨?!?br />
    说罢,孙科长便丢下灰头土脸的小宋,转身离开。

    小宋很是郁闷的盯着地面,苦恼的说道:“我今天是招谁惹谁了”

    省委书记李顺林今年六十岁,在官场上再进一步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过几年会从这位子上退下来。

    不过,人在离退休之前,总还是想再努力一下,即便自己不能提拔了,也不能让政敌提拔。

    李顺林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否则就不会让李圣儒暗中搜集关于南阳另外一位一把手的违纪材料了。

    接待完了客人,他回到办公室,却看到朱铭扬站在门口等着。

    “铭扬,什么事让你满头大汗的”对于这个关系通天的后辈,李顺林非常友好,他知道,这个现任省委副秘书长不仅日后铁定会接任自己呃位子,甚至有极大的可能会更进一步,走向中央领导集体

    年纪轻轻,能力极强,为人还谦逊有礼,以后绝对前途无量

    “李书记,我有件事情得跟您汇报一下?!敝烀锼档?。

    “看你的样子,这事情还挺重要的”李顺林笑呵呵的:“来,上次有朋友给我送了一些好茶叶,一会儿你拿点回去尝尝?!?br />
    “行,那我就多谢李书记了?!敝烀镄α诵?,在班前椅上坐下,道:“领导,你猜猜谁来了”

    “谁来了你别卖关子,我可猜不到?!崩钏沉中Φ?,李圣儒交给他的检举材料,他已经转交给了中纪委,相信上面对于这么严重的违纪事件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因此,他这两天的心情倒也是非常好。

    “苏雨辰?!敝烀锊蛔跃醯难沟土松?,脸上带着一丝苦笑。

    “苏雨辰”李顺林重复了一遍:“苏家的苏雨辰”

    “是她,那个小祖奶奶?!敝烀锴椴蛔越囊×艘⊥?。

    李顺林的眉毛挑了挑:“这个小姑娘怎么来了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好几年前,她才刚刚初中毕业。你和她是表兄妹的关系,你事先不知道她要来吗”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到南阳,而且,我这个表妹一来到这里就说要见您?!?br />
    “见我”李顺林倒是觉得有点意思了:“苏雨辰为什么要见我”

    “这个我也不知道?!敝烀锟嘈Γ骸袄钍榧?,那您看要不要见她如果您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就去把她给回绝掉?!?br />
    不得不说,这个朱铭扬确实比较会做人,他即便心里向着自己的表妹,但说起话来,还是让李顺林感觉到非常的舒服。

    “苏家雨辰来了,我又怎么能不见呢”李顺林竟然叹了一口气:“唉,恐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南阳会不太能安宁了?!?br />
    深知苏雨辰性格的朱铭扬苦笑了一下;“李书记,您稍等,我去把她给叫来?!?br />
    一方大佬竟会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这般礼遇,实在是太难得。

    马尾辫女孩走进来,见到李顺林,根本就没给什么好脸色,而是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放人?!?br />
    李顺林有点意外,没想到苏雨辰竟然那么直白,苦笑了一下:“雨辰,你这开门见山的,把我都搞糊涂了,要李伯伯我放谁啊”

    “不放人,你就不是我李伯伯?!彼沼瓿剿ψ怕砦脖枳吕?,一脸的不高兴。

    对于这样的情况,李顺林只能继续苦笑,朱铭扬也帮衬着说道:“我的小祖奶奶,你倒是把话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你会不知道吗”苏雨辰毫不客气:“咱们之间很熟,所以能不能不要装了”

    “雨辰,怎么跟李书记说话的注意你的态度?!敝烀镏辶酥迕纪?。

    苏雨辰看了他一眼,根本就没怎么搭理,冷哼一声。

    这一声哼倒是把朱铭扬闹了个满脸黑线,他真的是拿这小祖奶奶没有一点办法。

    “雨辰,你大老远的从首都过来,难道就是训你李伯伯一顿的吗”李顺林显得极为平易近人,丝毫不为苏雨辰的态度所触怒:“你还是把话说清楚,不然我还真是糊里糊涂的?!?br />
    苏雨辰丝毫不客气,冷冷说道:“你就算糊里糊涂,那也是装出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李圣儒曾经打电话让你帮忙放个人,你想都没想,一口就给拒绝了”

    “你说李圣儒让我放人”李顺林眉头一皱,像是想起来什么。

    而朱铭扬却说道:“小祖奶奶,你还认识南阳的李圣儒啊”

    “当然认识?!彼沼瓿铰砦脖枰凰Γ骸拔胰鲜端芏嗄炅??!?br />
    “切,你一共才几岁?!敝烀镎饩浠笆欠旁谛睦锏?,没敢说出来。

    “其实李圣儒来找我的时候,我并没有当一回事,所以就拒绝了他,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人连你雨辰都注意到了?!崩钏沉炙档?。

    事实当然不是他说的那样,虽然他李书记准备和某位省内一把手进行一些斗争,但是在别的地方,还是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那人是薛家极为看重的,南阳第一大家族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来办成这件事情,李顺林可不想插手阻挠。

    毕竟他还要在南阳呆好几年,如果能维护好薛家的关系,对他接下来工作的开展至关重要,李顺林自然不会主动去触对方的霉头。

    况且,如果要扳倒那个对手,薛家的态度也至关重要,李顺林还想着要在这方面争取一下呢这也是他拒绝李圣儒的最主要原因。

    “李书记,我不管咱们两个的关系怎么样,也不管这件事情的后面你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考虑,但是,这个人,你必须要放”苏雨辰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李顺林的犹豫让她非常不爽。

    本来在楼下值班室就生了一肚子气,见到李顺林之后还有那么多气要生,真是忍无可忍了。

    背-景恐怖的小姑娘快要暴走了。

    朱铭扬觉得表妹有些过了,眉头再度皱了起来:“雨辰,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说话的语气既然警察抓了人,那么那个人一定是有问题,如果冤枉他,那早就放人了,你又何必为难李书记呢”

    苏雨辰猛的转过脸来:“朱铭扬,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到小公主要发火了,朱铭扬苦笑:“雨辰,我的意思是,咱们凡事都得调查个清清楚楚吧你刚刚来到南阳,对任何情况都不了解,不要指手画脚的,这样让李书记很为难?!?br />
    苏雨辰气的涨红了脸:“朱铭扬,你怎么说话的我只是想要救个人而已,怎么就是指手画脚了如果你今天不把这四个字给我解释清楚,那么我就不走了”

    “雨辰,你看看你,在这里闹合适吗成什么样子了”朱铭扬的声音也提高了一分,表妹当着省委书记的面这样表现,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这个时候,李顺林开口了:“雨辰,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如果那个人没有问题,警察一定会放了他,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br />
    又是冠冕堂皇且毫无营养的话。

    事实上,在李顺林看来,那个被抓的人有没有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薛家想要整他这也是李顺林唯一在意的事情。

    苏雨辰被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她猛然站起身来,双手重重的一拍桌子:“李顺林,我敢打赌,你如果知道他是谁,你一定不会这么说”

    ps:感谢小武哥和炮哥的两个万赏两位管理员为我们的群付出了很多很多,说实话,这些事情让我做,恐怕我都没有耐心,但是他们却一直这样坚持着,很感激也很佩服,夜深了,快凌晨一点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