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么清新的小姑娘,门口执勤的哥们明显愣了一下,并没有阻拦或是让登记,他还以为这小姑娘是某个领导家的女儿呢。

    不过,这里毕竟是省委省政府的办公地点,厅级官员简直遍地都是,非工作人员肯定不能随意走动,当这姑娘准备继续背着双肩包走进省委办公楼的时候,值班室的工作人员还是拦住了她。

    “来找谁”值班人员小宋是从下面选拔上来的大学生村官,来到了省委大院工作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起来,虽然工资没怎么涨,但是省领导可是每天从眼前来来回回,见过的大官多了,眼界也就不一样了。

    虽然他还只是个村官,不是行政编制的公务员,但是哪怕是下面地级市的书记市长来到这里,也要拍一拍小宋的肩膀,亲切的喊一声“老弟”,这种感觉可不是普通的公务员能够享有的。

    来到这里不到一年,对小宋的影响非常大,至少他的气质就改变了许多。再也不像是之前那种唯唯诺诺点头哈腰,见到市长之流也能气定神闲。

    “喂,说你呢,你找谁”

    虽然这姑娘看起来挺漂亮的,但是小宋却仍旧很淡定,他要站好自己的岗位。

    “我找李顺林?!毙」媚锼ψ怕砦脖?,一脸的明媚阳光。

    小宋被这阳光女孩闪的有点睁不开眼睛,脑子一时间也不转圈了,道:“李顺林是谁没听说过?!?br />
    “李顺林你没听说过”小姑娘看着小宋,脸上略带惊讶。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回去打听清楚再来吧?!彼底?,小宋摆了摆手,很是不客气的把小姑娘给赶走。

    不过下一秒,他的表情就换上了浓浓的震惊:“你是说李顺林你确定你说的是李顺林”

    小姑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大眼睛扑闪扑闪:“我当然确定,这有什么好怀疑的?!?br />
    “可那是李书记是我们南阳的省委书记是你能随随便便就见的吗”小宋已经失声叫道

    “省委书记又怎么了省委书记我就不能见了吗”小姑娘有点不满意:“你快点告诉我李顺林在哪个办公室,我现在就上楼找他?!?br />
    “开什么国际玩笑”小宋基本判定这个漂亮女孩是刻意来捣乱的了,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嘲讽:“李书记的名字也是你能喊的直呼其名,没有礼貌,不懂规矩”

    “你说我是故意捣乱的,我看你才是故意捣乱的”看来这漂亮女孩的耐心也着实不怎么样,直接回呛道:“你不让我进,我就非得进去,我看你敢不敢拦我”

    说罢,她一甩马尾辫,直接就要朝里面走

    “站住,你不准进去”小宋伸开双臂,拦在了女孩的身前

    “你说不准进,你说话算数吗”漂亮女孩顶了一句,把小宋推的一个趔趄。

    “你还敢推我简直是无理取闹”小宋的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在省委呆的这段时间更是让他有种眼高于顶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感觉,被一个年纪甚至比他还小的女孩这样顶撞,心中越发不爽了

    “你给我出来”说着,他就拽住了女孩的胳膊,把她往外面拉着

    由于他的力气比较大,这一下直接把女孩拉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

    小姑娘以前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眼眶等时就红了

    “哭了你给我好好的哭敢强闯省委大楼,信不信我让派出所来把你给拘留了”小宋继续拽着女孩,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

    两个人的争执终于惊动了旁边办公室的人,只见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出来,声音之中带着不高兴的情绪:“小宋,怎么搞的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孙科长,这个人要强闯进去找李书记,没有预约,也不说她是谁,我肯定不能让她随便进去啊?!毙∷位乖谒浪雷プ∨⒌母觳?。

    孙科长走到女孩的跟前,看着对方,目光之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上访就请去信访局,那里专门处理这种问题,要是每个上访户都来堵省委的大门,每人都要见李书记,那么李书记也不要办公了?!?br />
    事实上他的语气还算是比较和气,但是说话的内容就有些刺激人了。

    这倒不是孙科长目光短浅,因为他以前也在省委值班室工作过好几年,这种闷头往里面闯的上访户实在是见的太多了,本能的就把这小姑娘当成是来找李书记上访的了。

    女孩闻言,差点崩溃:“我不是上访户”

    “每个上访户都是这么说的”小宋厉声斥责,有了孙科长在旁边,他的底气更足了。

    “小宋,注意方式方法,要耐心给这位女同志解释清楚,既然她找到了你,就得落实首问负责制,这样吧,你负责把她带到信访局,值班室我暂时安排别人来?!彼锟瞥た此坪苋险娓涸鸬乃档?。

    “首问负责制”女孩不依不饶:“我就是要找李顺林,我不找信访局”

    小宋说道:“好,你既然说你要找李书记,那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果我和孙科长听了之后觉得合适,就可以放你进去”

    “我找他说什么事情,凭什么要告诉你们”小姑娘从国外回来,哪里想得到地方政府办事情会如此麻烦,很多潜规则都不懂,就这样愣头青的闯进来。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国内和国外完全是两种制度。

    听了女孩的话,小宋简直气极反笑了:“搞什么东西,明明就是去上访,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藏着掖着的有意思吗”

    “我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女孩说道:“你们让开”

    “好好好,大小姐,这样吧,你不是说你找李书记吗这样看来你们肯定认识对不对那这样好了,你直接给李书记打个电话,这样不就行了吗”

    “我又没有他的号码”小姑娘简直快要被这个小宋给气死了:“你这明显不就是在刁难人吗”

    “我怎么刁难你了你要找李书记,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我肯定不让你进去了”小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几乎都要吼出来了:“职责所在,知道不知道”

    漂亮女孩一咬牙:“好,你让我打电话,我就打电话”

    “好,你打,你现在就打,当着我们的面来打?!毙∷卫淅湟恍?,他还真担心这小姑娘掉头就走呢,那样多没意思装逼遭雷劈,我看你怎么现原形

    没想到这小姑娘还真的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我现在就在你们的办公楼下,保安硬是拦着不让进,差点都把我给推倒了你自己看着办,这件事情必须要给我个交代”漂亮女孩说着,还愤愤的瞪了小宋一眼。

    “呦呵,演技不错啊,我看你一会儿怎么收场?!毙∷握幼潘凳裁?,才忽然反应了过来:“你说谁是保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保安的”

    这个时候,女孩已经挂了电话,双手抱胸站在一边,再度瞪了小宋一眼:“你给我等着”

    “好,反正我也有时间,咱们就在这里干耗着,看谁耗得过谁”小宋针锋相对。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他,毕竟是职责所在,不过,以他的性子,如果知道这小姑娘的名字,恐怕就不会不,这种可能性是不会发生的,就算他知道了名字,也不知道这名字背后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

    结果,没过两分钟的工夫,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就快步从电梯口跑出来,满脸的急切

    当他看到这漂亮姑娘的时候,眼睛一亮。

    孙科长和小宋简直都要石化了,他们完全不能接受眼前的情形

    因为,这中年男人是现在南阳省的省委副秘书长朱铭扬,正厅级,是整个南阳有名的少壮派,据说明年四月份换届的时候,铁定能够成为省委秘书长和省委常委,妥妥的进入省领导班子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才不到四十岁这么年轻的正厅级本来就非常少见,如果不出意外,明年换届之后,人家可就是副部了

    可是,这秘书长表现出来的样子,竟像是和这小姑娘认识一样

    孙科长和小宋齐齐喊道:“朱秘书长”

    两人的声音真是充满了恭敬,和对女孩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是,这位年轻的副秘书长压根就没有看两人的意思,而是不顾形象一路小跑来到小姑娘的身边,说道:“哎呀,我的小祖奶奶,你怎么来了”

    小宋和孙科长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尼玛,这也太颠覆世界观了好不好

    大名鼎鼎前途无量的朱铭扬副秘书长,竟然喊这个小姑娘为“小祖奶奶”

    朱铭扬满脸笑容:“我说,我的小祖奶奶,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还在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女孩还在绷着脸生气:“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李顺林,这两人拦着不给进说话还尖酸不客气”

    小宋立刻解释:“你这还恶人先告状吗你要见李书记,我能随随便便放你进去吗明明是你先”

    他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孙科长在一旁狠狠的掐了他一下,示意他快别讲了。

    在孙科长看来,此时小宋的表现简直和笨蛋没什么两样,难道没看出来这女孩和朱秘书长关系密切吗就连朱秘书长都喊人家小祖奶奶,你还要说她恶人先告状

    “我不管,朱铭扬,这件事情你必须让我痛快了,否则我就让你不痛快”这姑娘的脾气算是彻底上来了,一甩马尾辫,气哼哼的。

    朱铭扬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他深深知道,这个女孩平日里怎么都好,但是有些时候使出小性子就一定不依不饶,因此连忙对着那小宋和孙科长说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对待客人的写份检查送到我办公室,态度要诚恳”

    小宋还不情不愿,孙科长却忙不迭的答应:“请朱秘书长放心,我们一定会认真检讨?!?br />
    布置完了检查任务,朱铭扬还有些忐忑的看着女孩,说道:“我的小祖奶奶,你现在能消消气了吗”

    ps:书评大赛的投票于今晚十二点截止,大家手里还有票票的就再去投几张吧下一章估计在十二点以后才能写完了。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