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兔妖是不是猜的,薛如云都不会认为苏锐会做无的放矢的事情,既然他选择进入看守所,就一定有进入这里的目的,他不会平白无故的让自己遭受危险。

    看来,之前的那名管教是要特地给强壮女创造动手的时间,竟然两个小时过去了都没有回来。

    “我有点担心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在关键时刻把人撞开,恐怕我现在已经死了?!毖θ缭频牧成闲绰说S牵骸叭绻皇俏?,她也不会被刺那几刀?!?br />
    “这并不怪你?!蓖醚参康乃档溃骸安还阋卜判?,我在来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受伤的女人,她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刀子并没有扎中心脏,只要抢救及时,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br />
    说到这儿,她的嘴角掠过了一丝嘲讽的神色来:“那个管教对别人说,那个女人想用牙刷自杀,被救下来了,呵呵?!?br />
    “用牙刷自杀牙刷能捅穿胸膛吗让他捅一下试试,看看能不能办得到”听到这个借口,薛如云甚至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这得多不要脸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时,她也终于意识到,薛家已经在这看守所里面做了许许多多的安排这个庞然大物的能量由此可见一斑

    “这是一场博弈,我们这里并不是主战场?!蓖醚坪跤行└锌骸氨纠次颐撬腥硕家晕笕嘶氐交氖抢垂嫣谷兆恿?,却没想到他也是步步惊心,这凶险程度可不在西方黑暗世界之下?!?br />
    “西方黑暗世界”薛如云听到这个词,微微的愣了一下,而后便感觉到了浓浓的心悸

    那不是个传说中的地方吗

    “你不知道”兔妖稍有诧异,不过倒也没隐藏什么,而是笑着说道:“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带你去看一看,我想我们家大人应该不会反对的?!?br />
    “好,我很期待?!毖θ缭频哪抗庵幸丫冻隽算裤街?br />
    虽然苏锐从来都没对她讲过这些事情,薛如云也没有多嘴去问,但是,不问可不代表她不好奇恰恰相反,她无比的想要知道苏锐的过去

    “对了?!贝蛄孔叛θ缭频牧徵缟聿?,兔妖的眼中涌出浓浓的卦神情:“你长得这么漂亮,和我们家大人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薛如云的神情微微一滞,而后说道:“朋友关系?!?br />
    “朋友关系我可不信?!蓖醚牧成闲绰骋桑骸澳隳敲雌?,他没睡你”

    “睡我”薛如云想到了那天在自己家中发生的事情,不禁苦笑了一下:“我倒是想睡他,可是没成功?!?br />
    “那这就对了?!蓖醚炊尥牡阃妨说阃罚骸拔壹掖笕艘恢笔歉鲎巢宦业娜?,否则又怎么可能对我这种大美人儿无动于衷呢”

    又过了两个小时,强壮女终于悠悠醒转。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薛如云和那个妩媚女人正在轻松的聊着天,眼中顿时露出浓郁的愤恨之色。

    没想到那个长相妩媚的女人竟然能有有这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狠毒的心肠,刚才可是差点把自己给撞死了

    想着那一下又一下的狠辣撞击,根本就是毫不留情

    强壮女相信,如果再多撞个十几下,说不定自己都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

    她感觉到头很晕,很疼,伸手在前额抹了一把,却摸到了血痂,把她疼的龇牙咧嘴情不自禁的痛哼了出来

    不过,她这么一哼,倒是把薛如云和兔妖的目光全部都吸引过来了

    “到底是虎背熊腰的女人身体素质好,还是我下手轻了呢居然还比我预想的还要早几个小时醒过来?!?br />
    兔妖在说话间,已经拍了拍手站起来,脸上写满了戏谑的神情。

    看到兔妖的表情,强壮女顿时感觉到自己更晕了

    “我知道是谁派你来的,所以不需要审问,你对我已经没有了价值?!蓖醚α诵?,妩媚的神情越加浓重:“所以,我想问一问,你准备选择哪一种死法呢”

    强壮女看着兔妖的表情,不禁回想起她之前的冷血动作,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之前都是她在威胁别人,此时终于到了被别人威胁的时候了

    “我并没有任何必要来恐吓你?!蓖醚牡男α诵Γ骸澳憧梢匝≡裨诼硗袄锬缢?,可以选择使劲撞墙把自己撞死,也可以选择被一只非??砂男《锔??!?br />
    停顿了一下,兔妖又说道:“那只可爱的小动物会咬断你的喉管,让你无法呼吸,大量的空气直接涌入你的气管,你会发现,外面的空气竟然是如此的清凉放心,这种死法很快很简单,你的痛苦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br />
    强壮女再次打了个寒颤,她滚下了大通铺,连滚带爬的跑向了门口,大声喊道:“管教,要杀人了,这里要杀人了救命,快来救命啊”

    薛如云看着她,脸上并没有一丝怜悯。辱人者人恒辱之,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个道理很简单现世报,来得快

    之前强壮女还是这里最暴力的人,只有别人向她求饶的份,结果这还没过多久呢,角色立刻发生了翻转

    “你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强壮女人一抬头,发现兔妖正站在她的面前

    见鬼了

    她清楚的记得,在自己爬到门边的时候,这个妩媚女人明明还坐在大通铺上,怎么才一眨眼的工夫,她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强壮女的心里再度涌起了强烈的惶恐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级数上如果再待下去,那么自己只有死的份了

    于是,她张开嘴,准备再度呼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兔妖已经一脚踢出,正中她的下巴

    强壮女的上下颚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让她眼冒金星感觉脑子都快要被震散了

    “救命”她又本能的喊道只是这次的求救声远不如之前响亮和清晰了

    “救你妹”说话间,兔妖又是飞起一脚把这强壮女踢的在空中翻滚了好几个跟头,而后重重的撞在了墙

    本章未完,请翻页上

    一百十斤的体重,就这样摔落在地上,引的地面都震了几震

    强壮女尽管被摔的七荤素,五脏六腑都好似移了位,可是她根本不敢有任何的耽误时间,竟然直接跪下,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我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强壮女磕头如捣蒜,虽然额头没有磕在地上,但是如此大的礼节,已经把她的内心活动表现的非常清楚了

    她求饶了她彻底认清楚形势了

    这强壮女知道,如果她继续抱着侥幸心理反抗下去,那么迎接她的后果会更惨

    “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喜欢看到你如此绝望的样子?!蓖醚涣惩锵В骸安还芸上?,在这看守所里面,我没法光明正大的杀了你,如果你死在我的手底下,那我可就真的走不出去了?!?br />
    听了这话,正在磕头的强壮女不自觉的把磕头动作放的缓慢了一些

    是的,这妩媚女人不敢杀她除非她打算死在监狱里

    “我不杀你,不代表我不敢杀你?!毕袷强创┝苏馇孔撑恼媸迪敕?,兔妖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讥讽之色:“我会一直折磨你,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绝望的感觉,你最好永远呆在看守所里面不要出去,否则,只要出去,你必死无疑?!?br />
    这句话的语气非常平淡,但是却让强壮女再次打了个寒颤她立刻又加快了磕头的速度,道:“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饶了我,请饶了我”

    由于心中的极度惶恐,她已经开始痛哭流涕了鼻涕和眼泪满脸都是

    兔妖丝毫不为所动:“使劲磕,没关系,咱们慢慢玩?!?br />
    “等你把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磕出来,一切就更简单了?!?br />
    看守所里面的惊险大戏一场接着一场在上演,而外面显然也不太安宁。

    听说当得知看守所里面暗杀失败的消息之时,薛家老佛爷又把一套昂贵的茶具给摔碎了,整个薛家大雨滂沱,每个人都被淋的浑身湿透

    李圣儒也在动用一切关系,想要把苏锐和薛如云给提前解救出来,可是,这次薛家动了前所未有的决心,把能发动的关系全部都发动起来了,竟让在南阳堪称关系广阔的李圣儒找不到一点缝隙

    李圣儒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薛家祠堂之中又传出来一条消息老佛爷发话了,不管怎么样,无论采取什么方法,绝对不能让薛如云活着走出看守所

    好不容易才让她进去了,如果再出来,岂不是打薛家的脸

    老佛爷都下了这样的决心,薛家上上下下自然不敢再怠慢,纷纷把关系网全部发动起来,这也是李圣儒为什么没找到帮手的原因

    并不是别人不愿意帮他,而是薛家这次的决心实在是太强太强

    就在薛家上上下下一片阴霾、李圣儒为了解救苏锐出来不断奔走的时候,一个背着双肩包、扎着马尾辫的姑娘,走进了南阳的省政府大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