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室的门被打开,强壮女本能的又是一个激灵

    她连忙转过身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乐文

    站在外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眼睛里面流露出浓浓的媚意,从面容上甚至还能依稀看出一种混血的感觉来

    “进去吧?!?br />
    外面的管教等这妩媚女子走进监室,便把门重重关上

    这女人看起来也不到三十岁,眼眸深处微微泛着蓝色,很是迷离,甚至带着一种诱惑。单纯的从外貌来讲,她并不能算得上是非常漂亮的那种,但是配合上这一身气质,却是足够引人眼球。

    即便是素颜,没有任何的化妆,这女人仍旧显得妖艳之极。

    这间监室里面倒也真是热闹,先是来了一个漂亮至极的薛如云,又来了一个妩媚妖艳的女人,处处透着新鲜,但是在新鲜中又透着奇怪。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出现,或许强壮女都已经再一次掐住薛如云的脖子了,这种关键时刻被打断的感觉可着实不太好,本来马上就要成功了,结果又来了个程咬金,真是郁闷之极了。

    看到新进来的女人,强壮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满是鄙视的说道:“前面进来了个破鞋,这又来了个公交车”

    这里的“公交车”,可就是“谁都能上”的意思了。

    妩媚女人闻言,却没有任何的生气,用丹凤眼看了看那强壮女,同样嘲讽了回去:“公交车也是男人愿意上,至于某些母猪母熊一样的,恐怕没有男人敢上吧体格弱点的恐怕都直接被压死了”

    她毫不掩饰眼中的轻蔑神情

    强壮女本来就已经处在暴走的关头,此时听见这女人居然敢骂自己是母猪母熊,顿时肺都要气炸了

    关于身材,是她最不愿提及的话题

    “你想死吗”强壮女的眼睛之中已经满是冷芒,她攥了攥拳头,指节发出啪啪的声响尼玛,还真是个男人婆。

    妩媚女人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血迹。

    在这一刻,她的眼神开始渐渐的变冷了。

    走到薛如云的身前,她一把拉起了对方的胳膊。

    薛如云的伤口被扯到,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痛哼。

    妩媚女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薛如云眼中的警惕神色,而是解开她的袖口,把袖子撸上去,一道血口子就在眼前。

    “不算深,只是划破了皮肤,稍微包扎一下就可以,这几天伤口不要沾水了?!?br />
    妩媚女人的话让薛如云大吃一惊,她有些迟疑的说道:“你是”

    妩媚女人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略带可惜的说道:“可怜这么漂亮的胳膊,以后就得留下个疤痕了,不过现在欧洲也有很多祛疤的药水,虽然不能根除,至少能变的很淡?!?br />
    生死攸关的时候,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薛如云自然不会在乎什么留疤不留疤的事情,她看着眼前妖媚的女人,眼睛里止不住的涌出疑惑。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自己说出这番话如果是初次相见的犯人,没有理由这样关注自己的伤势的

    “请问”薛如云又问道。

    不过她并没有等到对方的答话,因为这个能把囚服都穿出一

    股性感味道的女人的眼神已经骤然变冷,眼睛深处的温度急剧下降

    薛如云刚想张嘴,却发现对方的手指已经抚上了自己的脖子

    不,确切的说,是抚在了脖子上面的青紫掐痕处

    这些伤势都是那个强壮女人造成的如果不是薛如云之前种下了善因,恐怕就横死当场了

    “这是谁干的”妖媚女人问道,她的声音也如眼神一样,已经彻彻底底的冷了下来

    这一次,即便薛如云不回答,也有人给出答案了。

    强壮女仍旧在掰着指节:“是我,怎么了不服气”

    妩媚女人并没有回头,她还在查看着薛如云脖子上的伤势:“这痕迹那么深,估计造成这伤势的时间应该在十五分钟以内,真的很惊险,我不知道对方当时为什么会停手,但是很明显,这样的力道,如果再坚持个二十秒钟的话,你估计就彻底没命了?!?br />
    此言一出,薛如云的眼睛里面已经全部都是震惊之色了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把事实推演的和真相几乎一模一样

    这得在平时接触多少这样的伤势,才能形成如此准确的判断

    薛如云虽然不知道这个妩媚女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从她之前讲过的几句话上面来判断,足以说明她对自己并没有敌意

    紧接着,薛如云从对方的眸子间发现了一种后怕与庆幸交织的神情,这种神情让睿智的薛如云彻彻底底的犯迷糊了

    对方到底是谁

    “我晚来了十五分钟,怪我?!卞呐俗匝宰杂铮骸叭绻盟牢依赐砹?,不知道会对我发多大的火呢?!?br />
    “他”薛如云问道:“你说的他是指的谁”

    “放心吧,从现在开始,这里没有人敢动你?!?br />
    妩媚女人说罢,便直起腰来。

    薛如云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眼中的迟疑之色已经尽去,这个妩媚女人给了她一种极为安心的感觉。

    这个时候,强壮女从腰后摸出满是血迹的水果刀:“如果不想死,就给我滚的远一点听到没有”

    妩媚女人看到了水果刀,竟没有一点慌乱

    她又转脸看了看薛如云脖子上的青紫掐痕,眼睛里面已经释放出强烈的冷光

    随后,薛如云只看到她猛一拧身

    那条充满弹性的大长腿便如铁鞭一般横扫而出,重重的抽在了强壮女的身上

    这动作迅猛,好似雷霆

    两个人的身材体格并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可是,两个人的身手和力量同样也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在场的人都以为这妩媚女人一定死定了,她的一脚根本不会对强壮女造成什么影响,毕竟对方的吨位可是在这里摆着的,压都能压死人,踢一脚可是无关痛痒吧

    可是,出乎她们的预料,妩媚女人这一脚踢出去,只见强壮女根本就没法阻挡,像挨了重重的一棒子,整个人跌了出去,毫不花哨的撞到了监室另外一侧的墙上

    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薛如云都有些石化的感觉

    妩媚女人走到强壮女面前,单膝着地跪在地上,揪住对方的头发,开始把她的

    头狠狠的往地上撞

    一下,两下,三下

    简单而粗暴

    听着这头部和地面接触所发出来的闷响,这监室里面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心颤

    可是,妩媚女人在做这种行动的时候,表情之中却没有半点的波动,似乎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一般

    在前几下的时候,这强壮女还挣扎了一下,可是,随着接下来妩媚女人越来越狠,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她也渐渐的挣扎不动了

    看似强壮,却只能任人宰割看似不可一世,但是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便立刻现行了

    “你以为你有把水果刀就天下无敌了”

    妩媚女人嘲讽的一笑,然后松开了手

    强壮女的额头已经是一片大大的血痕翻身倒地这种程度的撞击,让她今天之内是别想恢复清醒了

    “我不杀你,留你一条命,慢慢来折磨?!卞呐司咀∏孔撑母觳?,竟十分轻松的单手把她给提了起来随后直接扔到了大通铺上

    “好了,现在没事了?!卞呐怂蛋?,便走到薛如云的身边,笑道:“你怎么了”

    薛如云实话实说:“我觉得我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br />
    “起来说话吧?!卞呐税蜒θ缭评酱脖咦拢骸澳憧梢越形彝醚??!?br />
    “兔妖好奇怪的名字?!?br />
    “因为我随身会带着一只小兔子,别人都喊我妖精,所以兔妖这名字就是这么来的?!?br />
    太阳神殿的兔妖

    “你说他让你来,他是谁”薛如云的心中尽管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但是她并不能太过确定。

    “笨,还能是谁”兔妖说着,眼中露出了光彩:“当然是我们家大人了?!?br />
    “你们家大人”薛如云立刻反应了过来:“是苏锐”

    她虽然并不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但是这个年轻男人可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显露过身手,尤其是面对泰隆生的那一次,这个据说来自国外的知名狠人,见到苏锐之后,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直接下跪,自废双臂才保全了一命

    也就是在那次之后,薛如云开始真正的用不一样的眼光来看待苏锐了

    不过,“大人”这两个字,对于她而言,仍旧有些陌生

    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如此细心的安排别人?;ぷ约?,薛如云的心中就无法控制的流淌过一丝丝的暖流

    “我可没有直呼他中文名字的资格?!蓖醚档溃骸叭绻颐羌掖笕酥牢依赐砹?,让你差点被掐死,恐怕他也得把我生吞活剥了?!?br />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拍了拍胸口,那伟岸的山峰被震的划出道道弧线。

    可惜这里都是女人,并没有谁会太欣赏她的傲人身材。

    “我们现在都进了看守所,要怎么出去呢”薛如云问道。

    “大人他在钓鱼,鱼上钩了,咱们自然就能出去了?!?br />
    说罢,兔妖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个妩媚的微笑:“不过,你别当真,这是我猜的?!?br />
    ps:这是第二更,今天三更,算是把之前欠下的那一章补上,第三章估计在零点左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