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在薛家人看来,这样的举动就是野蛮

    可是,他们却忘了,从薛家的原始积累时期一直到现在,他们用的都是更野蛮更直接的方法。,

    如今,有人把这种方法反作用于他们的身上,倒是让他们感觉到受不了了

    家族四名重要人物全部被打伤入院,其中个别的还是几乎能导致残废的重伤,薛家的面子往哪里搁

    整个南阳已经彻底的沸腾了消息捂也捂不住

    或许普通民众是无法得知这样的消息,但是官场上上下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竟然有人敢动南阳薛家,是不是不想活了

    南阳官场的高层人物或多或少都会和薛家有些牵连,甚至有些高层官员上任伊始,一定会前往薛家进行拜访,以打好关系。否则,以薛家在南阳的根基,只要稍稍说几句反对的话,或者暗地里动动手指搞些小动作,就会让他们的工作无法开展。

    也正是因为薛家这庞大的影响力,把南阳慢慢打造成了一块铁板,而薛如云一系的种种举动,无疑让这些铁板出现了裂痕

    不,随着四个重要家庭成员的打伤入院,这块铁板上面有的已经不止是裂纹了,甚至已经被打碎了一小块

    传说薛家老佛爷在得知薛紫晶也被粗暴打伤住院的消息时,又把薛坦志拉到祠堂狠狠骂了一个多小时,把陪伴她几十年的紫砂茶壶摔的粉碎

    薛如云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他们不但招架不来,甚至偶尔的反击也会被对方直接打回来,打的满脸是血,满地找牙

    在薛如云一系的面前,薛家的所有高层都已经变得歇斯底里了

    诚然,凭借薛如云的能量,想要在人际关系极其复杂的华夏扳倒薛家,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完成。

    但是,这一系列生猛彪悍的进攻和反击行为,无疑为这场拉锯战赢得了极为关键的滩头阵地

    薛如云已经抢滩登陆成功了

    “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毖业睦戏鹨档?。

    “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br />
    看守所里,放风时间,一名管教低头对和薛如云同一监室的强壮女人低声交代了一句。

    尽管刑警大队长王天亮已经按照苏锐的意思,让这里的管教特地关照薛如云一番,但是和庞大的薛家相比,他能够起到的作用也就微乎其微了。

    “我不会等下去了,只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们答应我的事情也要办到才行”那个强壮女人的声音越来越低。

    “当然,这件事情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答应你的事情,难道还会变卦不成”管教低声笑道:“你会立即释放,你的男人也会立即减刑,你们可以拿到一笔足够支撑你们生活一辈子的钱,然后远走高飞?!?br />
    “你们要我杀了她,可是,我把人弄死了,还能立即释放吗”强壮女人的眼中露出一丝怀疑。

    她毫无疑问是个狠毒的女人,否则也不会接下这桩活计,不过,再狠毒的人也担心自身的安危,所以她才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否则,以她那强悍的身材和力量,薛如云昨天夜里就已经遭受了莫大的危险了

    “这个雇主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只管做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了?!闭饷芙掏闹芫璧目戳丝矗骸安还茉跹?,今天这事情必须要搞定,否则我也没法交差?!?br />
    “好?!鼻孔撑怂蛋?,往薛如云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后者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的事情,于是冷冷的笑了笑。

    她也知道,看守所里似乎有很多死法,比如躲猫猫死、洗脸死等等,这还只是见诸于报端的,那些没有被新闻媒体披露出来的事情则是更多更多。

    想必,有那个强大雇主的强势压场,薛如云这个漂亮女人的死亡也不会造成什么轰动。

    放风结束,回到了监室,正在进门的时候,前面的一个女人挡住了强壮女的去路,后者连一句话都没有讲,便十分粗暴的双手一推

    这强壮女人一米七好几的个头,至少得有一百七八十斤,壮的跟头牛一样,这一推之下,前面的女人猝不及防,整个人便狠狠的扑倒在了地上

    “谁推的我”

    她站起来揉了揉摔疼的膝盖,怒声问道。

    “不长眼睛的东西,挡住了我的路?!鼻孔撑恍嫉目戳丝此?,然后猛的一扬手

    她的胳膊粗壮,这一巴掌扇出去,竟是直接把对方打翻在地

    这强壮女人似乎觉得还不够解气,竟然趁着对方还没爬起来,便伸脚猛踹对方的头部

    “让你挡我的路,让你挡我的路”

    连踹了十来下之后,躺在地上的女人已经鼻青脸肿,晕晕乎乎,都快奄奄一息了。

    可是,这强壮女却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仍旧狂踩一通把她性格之中的暴戾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

    监室的大门已经关上,另外几人见到这样的情形,完全没有任何阻挡的意思,任由这强壮女继续施暴

    “够了,你住手”薛如云喊道

    说话间,她已经冲了上去,使劲的推了强壮女一把

    薛如云才刚刚进入看守所,并不了解这里面的规则,她的血还是热的,见到这种残忍场面,还是忍不住的要出手帮忙。

    强壮女正单脚着地使劲踹人呢,被薛如云推了这么一下,一条腿完全没法保持重心,竟然直接栽倒,头部磕在了大通铺的床沿之上

    薛如云并没有管她,而是费劲的把地上的女人搀扶起来,让她靠着墙坐下。

    强壮女似乎没想到薛如云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捂着被撞的生疼的额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很好,非常好”

    这强壮女转过身来,慢慢的坐在了大通铺之上,眼神冰冷的盯着薛如云

    “又不是什么大事,至于把人打成这个样子吗”薛如云针锋相对

    自从她看不下去出手助人的时候起,就已经知道这起冲突无法避免了

    尽管她知道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可她就是忍不住要挺身而出

    “是吗”强壮女冷冷笑道:“我本来准备把她给打死,那么既然你已经站出来了,接下来就由你来替代她接受惩罚好了”

    说罢,她便站起身来

    有这样的体格,薛如云看起来完全不是强壮女的对手

    尽管她有练习过跆拳道,并且级别还算不错,但是此时面对这种凶狠的近身搏斗,薛如云的那些花拳绣腿恐怕根本不够看的

    门外有管教巡逻而过,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监室内的情况

    此时,这间监室内已经是一片凝重,空气沉重的似乎都让人无法呼吸了

    其他人或许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但是薛如云不一样,她早就确定,这个强壮女是薛家派来的人

    强壮女往前走了一步,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

    薛如云并没有后退,双拳紧握,尽管心跳的很快,但是她的心里却很平静。

    她知道,苏锐并不是万能的,并不能够安排好一切,也算不到所有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得靠她自己

    她一定不能拖苏锐的后腿

    “很有种,不是吗可是这样只会让你死的更快”强壮女的眼神之中都透出一股阴狠

    “你是不是薛家派来的”薛如云同样报以冷笑:“薛家很了不起嘛,居然能在看守所的监室里面安排人对付我?!?br />
    强壮女再向前一步:“别废话了,我会慢慢折磨你,让你这漂亮的脸蛋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br />
    说罢,她猛然上前,重重的推了薛如云一把

    这货就像是个小型推土机,在这种巨力之下,薛如云被推的狠狠撞在了墙上

    可是,在撞墙之前,她的脚也已经自下而上的撩起,一个标准的跆拳道前踢

    即便是花拳绣腿,也会有发挥作用的时候

    此时,薛如云的冷静心态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帮助

    她推了她,她踢了她

    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踢在了强壮女人的两条腿之间

    如果是男人的话,那么挨了这一下,可就要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女人虽然不会有蛋疼的感觉,但是此处受到薛如云的蓄力一击,还是让这位强壮女差点没站住

    她揉了揉疼痛难忍的伤处,眼中的狰狞意味更加浓郁了

    “没想到你临死前还能挣扎一下”

    薛如云的这一踢,彻底激怒了强壮女

    她吼了一声,然后猛的扑向了靠在墙上的薛如云

    面对这种吨位这种速度,薛如云根本躲避不开,强壮女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她的胸口,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肺部都被狠狠的震了一下,疼的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敢挑衅我,你就是找死”

    强壮女就像是疯魔了一般,狞笑着伸出双手,狠狠的掐住了薛如云的脖子

    她的力气估计比一般的男人还要大,手上使出了全力,薛如云拼了命的挣扎,哪怕双脚在对方身上使劲踹着,却也根本没有用

    “只要你死了,那就一切都好了,所以,你给我死吧,你去死吧”

    强壮女歇斯底里的大吼,手上再加一分力,眼睛血红,表情可怖,狰狞如鬼

    ps:这几天的书评大赛,大家帮最强狂兵拉了很多票,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谢谢你们,有你们在,是我的幸运,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