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紫晶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就连薛紫晶自己都愣了一下。,

    是的,她总不能说,自己不是个东西吧

    堂堂的薛家小姐,在南阳的地界上,又怎么会没人不知道对方居然敢这样骂自己

    在这个高大的男人出现之前,锐云公司办公室里面的员工们都已经处于了一种诚惶诚恐的状态之中,因为他们都知道,锐云和薛家干上了,而且势如破竹,节节胜利。

    他们在振奋的同时,也会感觉到害怕,毕竟对方是薛家,这个庞然大物一旦发威,会让南阳的所有人都感觉到绝望。

    尤其是当薛紫晶亲自带着那么多人来到这里之后,更加剧了锐云公司员工们的恐慌,甚至已经有心志不坚定的人开始收拾东西了毕竟这是第一个出现在这里的薛家高层

    并没有人知道,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是如何进入薛如云的办公室的,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这样对薛紫晶说话

    “敢这么对薛总说话,你想死吗”之前和薛紫晶激情一场的男秘书一挥手,立刻有一名保镖冲了上去,挥拳便打向了高大男人的脸

    他们要给个下马威让锐云公司的所有人都看一看,不听话的员工就是这么个下场

    不过,他冲的快,退的更快,拳头还没打到对方,整个人就以一种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一只脚重重的踹在了他的小腹上,只见这名保镖的身体在空中蜷缩成了大,而后重重的砸进了保镖人群之中

    有两个同伴想要接住他,却没想到高大男子施加在那名保镖身上的力量简直堪称恐怖,这两人刚一碰到同伴,便感觉到了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透过身体传导而来,而后把两人都砸翻在地

    下马威不成,反而被马吓了

    一时间,这些保镖全都怔住了,他们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

    就连薛紫晶都愣在了原地原来薛如云竟然会在锐云公司的内部布下如此后手

    不过,也只是简单的怔住了几秒钟而已,薛紫晶就已经反应了过来,她看都没看被砸翻在地的三个手下,而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脸上露出妩媚的神情来:“薛如云她人进了看守所,却还不忘给公司留下个高手来?;?,可是她薛如云难道就不知道,这时代已经不是个人武力决定一切的时候了么留下一个莽夫,又能有什么用处”

    那些诚惶诚恐的锐云公司员工们也都选择了观望,就连之前收拾东西准备闪人的家伙都停下来了,从锐云贸易公司成立之初,薛如云就带领他们不断创造着奇迹,此时这位高大男子的出现,无疑是在关键时刻给他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高大男子看了薛紫晶一眼,拍了拍手,嘲讽的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我不是什么莽夫,我有名字,我叫邵飞虎?!?br />
    “邵飞虎”对于这个响彻整个首都军区的名字,薛紫晶完全没听说过:“我不管你是邵飞虎还是黄飞鸿,今天敢坏我的事情,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br />
    “连我们美丽大方的薛总都敢冒犯,给我动手往死里打”

    薛紫晶身边的秘书赶着拍马屁,连忙挥手指挥保镖冲上去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落,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人揪住了

    邵飞虎单手举起,把对方整个人给擎了起来,就像是提着一个小鸡仔一样

    情况突变,让那些保镖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着这不断挣扎的男秘书,邵飞虎的嘴角掠过一抹冷笑:“你还真以为你是根葱了也敢跟我叫板”

    迎着这高大男子的目光,男秘书竟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没用的东西”邵飞虎感受到了男秘书的惶恐,低低的咒骂了一句。

    对于武力值足够高的男人而言,的确会看不起男秘书这种外强中干的家伙,更何况是首都特战大队的大队长呢

    邵飞虎单手一甩,正要把这秘书狠狠砸向某一台办公桌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苏锐之前的话打架可以,但是不要破坏锐云公司的公物。

    “麻痹的,破事真多?!?br />
    邵飞虎愤愤的骂了一句,然后把这男秘书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这一下可谓是用了全力,众人只感觉到地面都震了几震

    一声让人心颤的闷响

    那个男秘书一声不吭,直接昏死过去了

    见此情景,其余的保镖都不敢再有任何动作了尼玛,这哥们也太猛了

    如果他们知道,眼前的邵飞虎就是那天晚上一个人挑遍整个薛家擂台的超级猛人的话,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邵飞虎捏了捏拳头,指节发出啪啪的响声:“想要把锐云公司抢走,自然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也得有这样的能力?!?br />
    他看着薛紫晶,眼睛里面满是嘲讽

    有些时候,拳头就是可以决定一切

    “我数到三,如果你不滚回去的话,我就要动手了?!鄙鄯苫⒑呛且恍Γ骸八淙荒愠さ煤芷?,但一看就是个破鞋,真动起手来,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的?!?br />
    听了这话,薛紫晶简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气的冒烟了

    破鞋居然敢说自己是个破鞋

    就算薛紫晶真的睡过很多男人,但是她也不想被这样说

    愤怒之极的薛紫晶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指着邵飞虎说道:“给我把他的嘴巴给撕烂我要把这恶毒的舌头给拔下来”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还真是个破鞋,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邵飞虎也变成了专业补刀的,他没等那些保镖冲过来,就已经主动向前迈了一步,然后一拳砸出

    在这位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的眼中,凡是对手,根本没有男女之分

    他这一拳重重的砸在了薛紫晶的小腹处

    后者被砸的弯下腰,本能的吐了一大口口水

    锐云公司的人和薛紫晶带来的保镖们全部都愣住了,瞠目结舌

    尼玛这哥们也太虎了吧,竟然连薛家的小姐都敢打

    而且,还下那么重的手

    “傻逼,给我滚”

    邵飞虎很是粗暴的揪住了薛紫晶的头发,然后往她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于是,众人只见到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薛紫晶已经平平的飞了起来,直接飞出了这办公室的门

    稀里哗啦

    可怜的薛紫晶被踹成了空中飞人,狼狈无比却精准无比的撞在了走廊对面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墙上面

    天知道邵飞虎用了多大的力量,那可是钢化玻璃啊,被薛紫晶这么一撞,竟然干脆利落的变成了满地的碎片

    那群保镖完全怔住了,没有人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薛紫晶被痛揍究竟有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

    “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你们还想吃了我”邵飞虎若无其事的说道:“我觉得还是去看看你们的主子吧,把钢化玻璃撞成了这样,她还真以为自己的脑袋是合金弹头”

    他说的极为轻松,根本没有一点刚刚把薛家小姐打成重伤的觉悟。

    不过,对于苏锐的“不许破坏锐云公司公物”的交代,在邵飞虎看来,他还是贯彻的很彻底他砸坏的是别的公司的玻璃墙,并不是锐云的。

    这个时候,那些保镖才想起来要去看看薛紫晶,然后一窝蜂的涌出了办公室。

    “别忘了把这个货给带走?!?br />
    邵飞虎揪住男秘书的衣领,随手一甩,又砸翻了两名保镖

    “好了,现在暂时没事了,各位可以安心工作了?!?br />
    邵飞虎转过脸来,发现锐云公司的员工们都像是在看鬼一样看着他,不禁瓮声瓮气的笑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我的脸上有花吗”

    一个男职员问道:“哥们,话说你也太猛了吧你知不知道那个薛紫晶到底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得罪薛家是个什么后果”

    听了对方的话,邵飞虎的嘴角露出来冷笑:“如果说得罪薛家,那么你们就是最先得罪他们的那一拨,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一走了之?!?br />
    说话间,邵飞虎竟然拍了拍屁股,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喂,我说猛男哥,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这名男职员大喊道。

    “靠自己?!鄙鄯苫⒌亩铝巳鲎?,便从门口众多薛家保镖的身边挤了出去。

    看着邵飞虎的背影,这名男职员咬了咬牙,吼道:“都别看了,全部坐好,薛总待我们那么好,如果她不在的时候,我们军心涣散,难道能对得起她吗”

    “都给我认真工作,等薛总回来,我们要让她看到,公司的业绩可以翻一番”

    薛家的保镖们急急忙忙的把薛紫晶给抬走了,有邵飞虎这个虎人坐镇,短期内这些人应该不会到锐云公司来找麻烦了。

    薛紫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不,已经不能说是败兴了,她的头部和钢化玻璃狠狠的接触了这么一下,脑袋中央被撞开了一个大口子,头破血流,整个人也因为这种撞击而失去了意识,少说也得是个中度脑震荡

    继薛明凯、薛胜男、高伴虎之后,薛紫晶同志光荣的成为了薛家住进医院的第四人真是有点可惜,差一点就冲进了前三名。

    薛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粗暴的手法,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野蛮的敌人

    在对方毫不讲理的拳头和让人感到惊诧的武力值面前,南阳的这个庞然大物似乎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走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