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黑暗世界,有个独立于宙斯和十二天神等所有势力之外的组织,名叫卡门监狱。

    是的,这个监狱独立运行,并不受任何势力的控制,只要付出合适的金钱,那么这所监狱就可以对任何人来进行看守关押。

    当然,这人物的危险系数越高,关押的年限越长,那么所需要支付的金额也就越大。这所监狱也是西方黑暗世界的一个超级吸金机器,历史上有很多大人物都曾被关押在这里,据说这所监狱已经存在了很久,从中世纪的欧洲直到现在,无人能够掀翻。

    当然,这种第三方的独立监狱确实很受欢迎,因为有些人如果立即杀掉,那么小说就会损失很多长远的利益,但是如果自己来扣押,会平添不少风险,不如丢进卡门监狱里面,就把危险全部都转嫁了。

    这监狱的牢固与严密程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甚至有传说,即便宙斯被关在这里,他也不可能逃得出去。

    可是,少有人知道,苏锐在还没成为太阳神的时候,曾经在这所监狱里面呆过两个月,并且,成为了卡门监狱历史上唯一一名越狱成功的人。

    那个时候的卡门监狱,泡面和香烟同样都是稀罕物,做饭用的蔬菜也从来不会洗。

    不过,那边的蔬菜倒是不像华夏有这么多的农药,至少吃的还放心一些。

    看着苏锐眯着眼睛抽烟的样子,监室里的其他人忽然发现这位新晋老大似乎有种不一样的气质了,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了。

    “老子终究会回去的?!彼杖竦淖匝宰杂?。

    这个时候,之前被苏锐揍晕过去的牢头姚龙才醒来,他睁开眼睛,发现曾经的“手下”都围在苏锐的旁边,目光之中先是露出愤怒,而后便是骇然。

    连忙将自己的表情隐藏起来,这姚龙知道,从此这间监室就要易主了。

    “其实我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不和我作对?!彼杖衿沉怂谎?,淡淡说道。

    姚龙并没有答话,他现在要收起那不值钱的尊严。

    “不过,之前在你晕过去的时候,这瘦猴曾经在你的身上狠狠的踩了几脚?!彼杖窭湫Φ溃骸澳阍覆辉敢馑阏獗收?,看你自己了,你要不愿意,就当我没说?!?br />
    此言一出,正准备凑过来讨好苏锐的瘦猴整个儿愣住了,尼玛,他之前还跳甩甩舞把丁丁都甩肿了,还没求得老大的原谅

    不过接下来,他的脸上就已经涌出了惊恐之色,因为纹龙大汉姚龙已经站起身朝他走过来了

    凶相毕露

    “听说你踩了我几脚”姚龙面带狰狞。

    在这之前,瘦猴可以称得上是他最忠心耿耿的狗腿子,可是他才晕过去没多久,这家伙就敢踩自己

    “龙哥,龙哥,这里面有误会,有误会”

    瘦猴被吓得心惊胆颤,连忙要结结巴巴的解释

    “有个屁的误会”

    姚龙说罢,大步上前,把瘦猴揪过来,重拳便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

    直到惨叫声越来越弱,苏锐才漫不经心的说道:“可以停手了,别搞出人命来?!?br />
    姚龙听了,立即停手走到一边,而瘦猴已经躺在地上只剩半条命了。

    苏锐没再多说什么,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看瘦猴不顺眼罢了。身为监室的老大,自然得管理一下不听话的人。

    “熄灯,睡觉,谁敢打呼噜吵到我,我打断他的腿?!?br />
    苏锐说罢,闭眼睡觉。

    不过他这句话可够有威慑力的,哪个中年男人没打呼噜的毛病他倒是睡的安稳,结果周围近二十个男人竟大眼瞪小眼,坚持了整整一夜,没有一个敢睡觉的

    而薛如云和苏锐的经历却有些不太一样了。

    由于刑警大队长王天亮的特殊照顾,她所进入的女子监室里面只有四五个人,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进来,她们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躺在大通铺上,发呆或者睡觉。

    这里的生活早就把她们给变得木然了。

    薛如云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的洗漱过了之后,便和衣躺在床上。

    这对于她而言,是个全新的环境,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她永远也不想选择体验这种生活。

    不过,躺在这简陋之极的大通铺上,薛如云倒是少见的能彻底的安静下来,把思路理的顺一些。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很瘦却很白的女人说道,她一张嘴,倒是把薛如云吓了一跳,那声音沙哑的简直像是能拍鬼片。

    “我打了一个女人?!毖θ缭频难矍案∠殖鲅κつ械哪钦帕?,继续说道:“很不幸的是,那个女人有钱有势,就让警察把我丢到这里来了?!?br />
    她省略了很多信息,说的倒也和真相**不离十。

    听了薛如云的话,那个女人的眼中露出自嘲的神色:“我也差不多?!?br />
    “你又是怎么回事”看着这个女人,薛如云依稀能够看出她进来之前的样子,虽然现在瘦的皮包骨头,但是之前一定是个长相不错的姑娘。很难得,在看守所的监室里,薛如云竟是有了一些谈性。

    “我的老公是做生意的,现在挺有钱,找了个女大学生当小三,甚至耀武扬威的搬进了家里,我眼不见心不烦,就搬了出去?!?br />
    “我想要把儿子带走,结果那个该死的男人死活不愿意,我也在气头上,于是就自己一个人走了??墒?,我实在是太想孩子了,等我回来之后,发现那个小三竟然”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也让薛如云的心随之一紧。

    “她竟然揪着我儿子的耳朵,把他给提起来那得多疼啊我儿子的脸都是肿的,身上全是皮带印子,都是被她给打的”这女人的眼里满是泪光:“我儿子才五岁,她为什么要这么虐待他怎么就下得去手该死的女人”

    “然后怎么样了”薛如云发现自己的心情也随之变的沉重了。任何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这种虐待,恐怕都得疯掉吧。

    “我拿起菜刀把她给砍了,我想把她给砍死?!闭馀怂档酱耸?,眼中涌起了复仇一般的快感,不过这快感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可惜与憎恨: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能杀了她,只是在她的脸上留了几个刀口?!?br />
    薛如云沉默了一会儿:“她被毁了容?!?br />
    “毁了容也好,省得这狐狸精以后再去勾引别人”女人略带激动的说道:“而且毁容又算的了什么我的家庭都被她拆散了”

    “最可恨的是那个男人,小三揍孩子的时候他不闻不问,见到我把小三的脸给砍花了,竟然直接打了我几巴掌,然后报警来抓我”

    薛如云叹了一口气,这种程度的故意伤害罪,肯定要在监狱里呆很多年了??峙碌人鋈ブ?,孩子都要上大学了。

    “我真的不想呆在这里,我不能离开孩子,孩子也不能离开我这个妈妈”这女人抓住薛如云的手臂,疯狂摇着:“你能不能帮帮我,让我出去,让我早点出去”

    在她说话的时候,其余几个女人都没讲话,甚至连眉毛都没抬,这个故事她们已经听的耳朵起茧了。

    薛如云完全没想到,自己一来到这里就听到了这种苦楚的事情。

    把人伤成了那个样子,这女人是别想早日离开这里了,薛如云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下:“让你出去的忙我帮不了,但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我出去,我会帮你好好照顾那个孩子?!?br />
    这已经是她能够给出来的最好的答案了。

    而听到她的话,其余几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来。她们根本就没想到,薛如云竟然会这么说而且看她认真的样子,完全不似说谎

    让一个陌生女人来照看自己的孩子,母亲会不会放心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是,当这个母亲看到薛如云眼中的诚恳神色之时,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动,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谢谢你”这女人激动之余,竟然直接跪下了,一边给薛如云磕头,一边连连道谢

    薛如云的心中苦涩无比,她扶住了这个女人:“不用谢我,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做的,况且,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br />
    “你是唯一一个答应我的人,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那女人满脸泪水,还在磕头。

    在这毫无人情可言的冷漠监室里,竟然找到了一份难得的动容与信任。

    薛如云点点头,她已经完全没有了谈话聊天的兴致了,生怕接下来自己听到的都是惨剧。

    “真是难熬的几天?!彼盘旎ò?,目光之中带着淡淡的忧愁。

    “苏锐,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呢”薛如云的眉毛轻轻的皱了起来:“希望我们进入看守所的决定不要错的太离谱?!?br />
    她曾经以为自己很苦,可是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似乎比她都要苦的多了。

    就在即将熄灯的时候,这间监室又被安排进了一个女人。

    薛如云抬起头看了看她,发现这女人也在看着自己,对方的眼中也露出了嘲讽之色。

    看着此景,薛如云的心头猛然一紧

    “熄灯”这个时候,哨声传来,整个监室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ps:在外面跑了一天,下一章会晚一点,大家先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