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种程度的殴斗,管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交由牢头自己处理。

    因此,即便有管教从门口巡逻而过,也顶多只是警告两句而已。

    监室里一片紧张的气氛,只因为苏锐的那句你这个纹着长虫的傻逼。

    那明明是条张牙舞爪的神龙好不好怎么就成了长虫

    纹龙壮汉冷冷的盯着苏锐:“这次是我眼?!?br />
    他是牢头,监室里的其他人就是他的手下,手下被殴打成了这种惨样,他的面子自然很是挂不住,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竟然让他让出牢头的位子

    就像一座山中不可能有两只雄性老虎一样,一个监室里面也不可能有两个牢头

    其余的人都不敢动了,因为见识过了苏锐的身手之后就已经明白,这个家伙一旦发起狠来,他们加起来都不是对手,贸然上前只有当炮灰的份儿,也许只有牢头能和他一较高下了。

    苏锐冷冷的瞥了一眼这牢头,淡淡的说道:“我说过,如果你识相一点,我可以让你少受点罪?!?br />
    这种程度的挑衅放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都忍不了,更何况是牢头呢

    “找死”他低吼一声,懒得再说废话,直接向苏锐冲了过来

    这里的管教和他有点关系,因此只要他不把人当场弄死,相信管教也不会说什么的。

    这牢头曾经打过黑拳,后来因为酒后斗狠打死了人,才被关进里面等着宣判,外面也有些关系,估计摆脱死刑弄个无期不成问题,等进了监狱,再争取机会来减刑。

    面对二十年的刑期,这牢头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在外面作威作福惯了,到了这里又怎么可能当孙子。

    可是,他的拳头还没到达苏锐的身前,苏锐的一脚就已经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胸口

    一个身高一米九多体重足有两百多斤的大号壮汉,就这么凶猛的冲上去,却直接被倒着踹飞回去,而后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之上

    这场景简直是强烈的刺激到了众人的视觉神经

    一声闷响,众人仿佛感觉到墙壁都震了一下,然后便头的身体重重倒在了地上

    就这一下,已经几乎要把他给撞的昏厥了尽管这货平日里皮糙肉厚,但是此时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要散了架

    “这种滋味儿真的很不错,不是吗”

    苏锐丝毫不理会周围震惊到极点的目光,笑眯眯的走到了所谓的牢头身边,一只手拎着他的胳膊,一只手抓着他的腿,而后随手一甩

    怎么用力,牢头那两百来斤的身体却再度飞了起来

    砰

    再撞一次墙整个监室也再次被震了一次

    就这么一下,牢头彻底昏死了过去跌落在大通铺上

    苏锐环视了一眼,周围那些之前对他嘲讽的犯人此时一个个的要么低下头,要么别过脸,根本就不敢和他对视

    “还有谁不服气的”

    没人敢吭声

    拳头就是硬道理谁敢不服气

    苏锐的这一句问话,无疑宣告了新王者不,新牢头的诞生

    人答话,苏锐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朝纹龙壮汉的方向努了努嘴,说道:“你们哪位帮个忙,把这货给我抬到一边扔了去,今天晚上不准他上床睡觉?!?br />
    出乎苏锐预料的是,第一个选择拍马屁的竟然是那个瘦猴

    他几乎被苏锐给踢得晕过去,下巴似乎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肩膀处也是撕裂一般的疼痛,可是,即便在这种时候,他还是努力保持着清醒因为他要站队

    “给我滚下去”

    瘦猴用另外一只没受伤的胳膊抓住了牢头,然后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将沉重的后者拖下了大通铺甚至还重重的踹了他好几脚

    也幸亏这牢头是晕过去了,否则给瘦猴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干

    在苏锐出现之前,这瘦猴是对牢头跪舔的最起劲的,恐怕牢头要是让他贡献出菊花来,这货都会二话不说的撅起屁股??墒?,这前任牢头才刚刚被打晕,他就果断的选择了落井下石,真是世态炎凉,什么人都有。

    “嘿嘿,老大,您事儿办的怎么样”瘦猴卑躬屈膝的站在苏锐面前,满脸讨好的笑容。

    “办的不错?!彼杖裢冻隽宋⑿?。

    这个家伙之前还想对自己使出猴子摘桃呢,现在就这副贱样,就连苏锐都觉得有些忍不了了。

    “嘿嘿,能得到老大的夸奖,真是我三生有幸?!笔莺镂孀偶绨?,忍着疼痛陪着笑脸:“从此以后,您让我去哪我就去哪,您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绝对没有二话?!?br />
    “是吗”苏锐笑眯眯的,这笑容让猴子忽然全身发冷。

    “当然了?!本」茏焐险庋?,但瘦猴有些牙齿打颤。

    “那好吧,脱了裤子,给我跳个甩甩舞?!彼杖翊蟠筮诌值淖诖笸ㄆ躺?,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个还算是比较舒服的姿势这真是在哪里都不能委屈了自己。

    “甩甩舞这是什么舞”瘦猴满脸疑惑,不过,当他人的眼神都往他的裤裆那儿瞄过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开始自动脑补瘦猴跳“甩甩舞”的情景,有人竟然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我说瘦猴,你抓紧跳,哥们可都等不及了?!?br />
    “给我使劲甩,不然你晚上也别想上床睡觉?!彼杖竦纳艉鋈蛔?。

    瘦猴听了,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老大,还有没有别的方法能不能不跳这个舞”

    当着一屋子的大老爷们的面跳这种舞,不是变态就是傻逼

    “如果你愿意站在墙角抽自己一百下耳光的话,你就可以不跳舞了?!彼杖窀揪筒幌胪媸裁疵ㄗ嚼鲜蟮挠蜗?,不过由于在这里还要呆上好几天,无聊之余不如找点乐子好了,况且这瘦猴他实在是眼,要是在战争年代,妥妥一汉奸。

    “抽一百下耳光那得多疼啊”

    仔细的权衡了一下,瘦猴还是在“疼痛”和“不要脸”之间选择了后者。

    当他开始解皮带的时候,已经有人忍不住的爆笑出声。不过,苏锐冷冷的一眼扫过去,那人就立即噤若寒蝉了新牢头的威严那可不一般。

    于是,众人只能硬生生的忍着笑,生怕新牢头注意到自己,让自己陪着瘦猴一起跳。

    不过好在这瘦猴的本钱还算不错,甩也能甩的起来,于是,这监室里面便多了一番别样的风景。

    瘦猴一脸憋屈,但还是得硬生生的挤出点笑容,那笑的真是比哭还难p>

    苏锐那滑稽的样子,也有些忍不住笑,干脆躺下,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说道:“一直甩下去,直到我睡醒?!?br />
    瘦猴本来还想着苏锐会说“可以了,不要甩了”,结果对方却来了这么一句

    一直甩到你睡醒万一你一觉睡到明天早上咋办麻痹现在才下午四点钟好不好

    苏锐睁开眼睛,斜眼:“如果我什么时候睡醒了发现你停下,那你就等着吧,我会把你的脑袋塞进马桶里面?!?br />
    说罢,他便闭上了眼睛。

    而瘦猴只能一脸苦相的继续甩着,尼玛,甩的真够用力的,啪啪的响,也不嫌自己蛋疼。

    两个管教站在窗户口,伸头往里面一个个面带笑容,这间里面真是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局里的王大队长还让咱们特地关照一下这个新来的,不过,就算王大队不打这个招呼,他也能在这里活的很滋润?!?br />
    “是啊,能三拳两脚都把姚龙给打晕过去,真的是有几下子?!绷硗庖幻芙趟档溃骸澳昙颓崆岬?,来那么厉害?!?br />
    “没事,咱们也别担心了,有他镇着,这监室里面可出不了什么太大的事情。

    苏锐一觉就睡到了傍晚五点多,等他醒来之后,发现瘦猴果真还在跳着甩甩舞,只是有气无力,再也没有了那种啪啪响的带劲感觉。

    锐睁开眼睛,瘦猴差点要哭出来了,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老大,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实在是甩不动了”

    他的某个地方早就肿了,根本碰都不能碰腰椎也是疼的厉害尼玛,甩的太用劲了。

    “行了,你可以歇着了?!彼杖竦档?。

    听了这话,瘦猴如获大赦,直接翻身躺在地上,累的连裤子都不想提了

    到了饭点儿,一名犯人把整个监室的饭菜给端来,恭恭敬敬的放在了苏锐的面前:“老大,您先吃?!?br />
    “好,我吃,你们”

    苏锐说罢,便端起饭菜,慢慢悠悠的吃着。

    谁是老大,谁就有主宰的权力。对于这一点,苏锐自然毫不客气。

    都是些最普通的素菜,土豆白菜之类的,苏锐倒也没有任何嫌弃,只不过吃完之后,他才撇了撇嘴:“麻痹的,这菜没洗?!?br />
    他吃完之后,别的犯人才敢动筷子。

    有两个眼神活络的家伙并没有立即吃饭,而是献殷勤的坐在了苏锐的身边,一个家伙往四周,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支烟,然后居然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

    “这是苏烟,我托人偷偷带进来的,老大,您老人家尝尝”

    另外一人则是变戏法一样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包康师傅红烧牛肉面:“老大,这玩意可是的稀罕物,要不您也泡一袋我可是藏了一个月都没舍得吃?!?br />
    在外面随处可见的香烟和泡面,到这里都变成了好东西。

    苏锐倒也没拒绝,他点燃了一根烟,烟火一闪一闪,在这缭绕的烟雾中,他似乎想起了很多往事。

    ps:抱歉,这个时候才写好,今天一更,下一更先欠着,因为明天要去外地喝大学同学的喜酒,所以我先去睡了,保证精力好开车,大家晚安。

    为了了解一些和监狱的东西,给当狱警的朋友打电话聊了一个小时,好吧,虽然有些东西这两章没写出来,但还是很劲爆的,以后有机会要慢慢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