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太低级的手段了。n,”

    李圣儒得知了苏锐被抓的消息之后,不禁皱了皱眉头。

    越是低级,就越是行之有效,那些大家族大豪门都喜欢采用这种方法,简直是屡试不爽。

    因为方法一旦复杂了,就总会找到漏洞,从而进行破解,就是这个道理。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却没想到电话那端的人听明白李圣儒的来意后,却非常直接的拒绝了他。

    “圣儒老弟,这件事情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根本帮不了,上头的命令直接压下来,你说我身在体制内,又怎么可以公然违背命令呢”

    李圣儒皱了皱眉头,他知道,电话那边的人一定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问题,否则不会这样推脱。

    “圣儒老弟,我们的关系自然是不用多说,但凡有一点能帮忙的地方,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推辞。这次我也隐隐的听说了,事情和薛家有关,这个庞大大物在南阳呆了太久太久,你我都不好得罪啊?!?br />
    李圣儒一声不吭,直接挂断了电话。

    刚才与之通话的人,也算是信义会一个比较隐秘的主要关系了,如果连他也办不成,那么说明在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上,薛家已经动用了李圣儒想象不到的高层关系。

    虽然对方的手段看似不怎么高明,但至少决心很大。

    短暂的思考了一下,李圣儒准备试试口风,于是拨通了之前那位“老长”的电话。

    这位在南阳可谓是顶梁柱般的存在了,虽然对方和薛家走得很近,但是这些年来,李圣儒也从来没有怠慢过他,逢年过节都会有些隐晦的表示,否则对方上次也不会提前打电话来提醒了。

    “老长,打扰您了,这次有事情要向您汇报?!崩钍ト寰」苄闹性诶湫?,但是表面上还是得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你,你要保下来的人,是薛家要动的人?!钡缁澳嵌嘶姑坏壤钍ト逅登宄匆?,便已经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李圣儒,我劝你这件事情还是消停一些,我说过,不想看到南阳乱起来,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这样做,得不偿失?!?br />
    李圣儒听了这话,内心很是有种火的冲动,对方口口声声的偏袒薛家,其中的意思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就算是,能不能稍微隐晦一些

    “老长,我想说明的是,这次是薛家在动我的人,我并没有找薛家的麻烦?!崩钍ト寤故墙馐土艘痪?。

    “你也不用解释这么多了,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如果你心里有意见,那就到我跟前说”那一边说完,便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李圣儒是信义会的会长,即便是南阳的大领导,也不会这样无礼的对待他,很显然,这次薛家给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不过李圣儒并没有多少的生气情绪,而是淡淡一笑:“看这样子,薛家老佛爷要来横插一杠了?!?br />
    于是,李圣儒再度打了第三个电话。

    “李书记,上次的材料已经递交到了您的手上,您觉得如何”

    “圣儒啊,你这次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关于材料的下一步去向,我暂时不方便和你说,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材料一定会挥应有的作用?!?br />
    而这些材料,全部是关于之前那位“老长”的。

    听了这话,李圣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现在上面的决心很大,全国都已经有了典型的大老虎,就唯独南阳还是空缺的,希望我的这些材料能够把这片空白给填补上?!?br />
    电话那端爽朗的笑了两声,然后才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我多希望南阳永远不会出现这个典型?!?br />
    “对了,李书记,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您的帮助?!崩钍ト逅档溃骸把叶霉叵?,把我的两个朋友给抓进了警察局,我想让您帮忙说句话,把他们给放出来?!?br />
    以李圣儒的真正身份,想要从看守所里面捞个人出来,可是一件不要太简单的事情,但是这次动手的是薛家,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个家族一旦下了狠心,李圣儒真的会有些吃力。

    “我暂时不方便表态?!崩钍榧浅了剂艘幌?,说道:“在这件事情上,想必你也会明白我的苦衷?!?br />
    “好的,李书记,我知道了?!崩钍ト逡膊⒚挥卸嘧鼍啦?。

    只是,挂了电话之后,他微带嘲讽和不屑的说了一句:“一省大员,不过是个明哲保身之辈而已?!?br />
    南阳国际机场。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从通道中走出来,她背着双肩包,看起来就像是个大学生,脚踩白色板鞋,白色t恤配上卡其色的七分裤,简单利落却不失大方。

    当然,这一身装扮也只是看似简单而已,如果别人知道这身衣服是意大利某设计大师亲手缝制的,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姑娘甩着马尾辫,头戴一顶遮阳帽,整个人流露出浓浓的青春活力。

    这姑娘摘下墨镜,转身看了看“南阳国际机场”几个大字,嘴角不禁露出一道慧黠的笑容来。

    “南阳省城可是个好地方,才刚刚从国外回来,伯伯让我到这里锻炼,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羡慕我呢?!惫媚锼底?,重又戴上墨镜:“所以,这次的事情,我得办的漂漂亮亮的才行?!?br />
    说着,她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甩着马尾辫便钻了进去。

    此时,距离苏锐被抓,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

    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动用任何的关系,没有托任何人打电话求助,二十四小时之内,刑警自然也没有从他的嘴里问出来任何有用的信息,于是便准备草草丢进看守所了事。

    能够把苏锐和薛如云分别关进看守所里面,也是薛家的某个老太太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当然,这还只是个开始。

    在这看守所里面,还有更多的“精彩”在等待着他们。

    由于苏锐和薛如云的身份比较特别,尤其是前者,总是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王天亮做了多年的刑警,对这方面的嗅觉尤其灵敏,因此在审问的过程中,并没有怎么为难这二人,平日里一些对犯罪嫌疑人才会用到的“手段”也没有使出来,也算是和和气气。

    当然,别人不为难自己,苏锐也没有怎么为难这些警察同志,反正都是按照命令来办事,自己就算要责怪,也怪不到他们的头上。

    不过,在临进看守所的时候,苏锐还是对大队长王天亮说了几句话。

    “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谈”苏锐挑了挑眉,问道。

    王天亮一直没怎么为难苏锐,但这种私聊显然是违规的,他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不行,这不合适?!?br />
    “我接下来的话对你很重要?!彼杖袼档?,他眼睛深处的精光让王天亮没法拒绝。

    “你们都下车?!蓖跆炝炼跃瞪系钠溆嗑焖档?。

    苏锐见此,点了点头,心道这兄弟挺上道,以后可以托人给提拔一下。

    “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蓖跆炝劣锲苯拥乃档溃骸安灰匣??!?br />
    苏锐的唇角微微翘起,随后眼中的精光就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兄弟,我看你人不错,实话对你说,你要托人好好照看着薛如云,千万不能出任何的岔子,如果有人敢在看守所里找她的麻烦,你也一定要帮忙?!?br />
    王天亮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并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br />
    “可这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拔叶阅涎羧松夭皇?,但是她不一样。你听清楚了,她姓薛?!?br />
    本来王天亮还没感觉到这个姓氏有什么问题,但是听苏锐这么一说,立刻就觉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声不自觉的就压低了声音:“薛家的薛”

    “对,就是薛家的薛?!彼杖袼档溃骸罢馐茄夷诓康亩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所以,你必须要帮我照顾好她,否则无论结果怎么样,你都是炮灰?!?br />
    王天亮摇了摇头:“我认为凭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让她离开看守所,因为即便我跟看守所里的管教严加叮嘱,但是监室的门一旦关上,其他的犯人会怎么对待薛如云,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br />
    “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不想被抓,你们根本连我的衣角都沾不到,更别提这副手铐?!?br />
    苏锐说着,嘲讽的看了一眼手腕上锃亮的手铐,真是,第一次戴上这个东西还义愤填膺的,再多戴几次,自己心里都完全无感了。

    “难道说这就是奴性”苏锐自嘲的想着。

    “那你为什么还要被我抓而且你的女伴也一起被抓。你明知道看守所里面有风险,却还要把她送进去”王天亮简直觉得自己理解无能了。

    “对于她而言,相比较看守所里面的风险,外面的风险要更大一些?!彼杖衩辛嗣醒劬?,笑道:“你肯定没听说过,当年世界上一个排名前五的杀手,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硬生生的在华夏的看守所里面呆了三年时间,对方把全世界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他?!?br />
    王天亮的斜眼看着苏锐:“你在扯淡?!?br />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当然我没兴趣和你探讨这个故事的真伪性?!彼杖竦纳羟謇洌骸拔液脱θ缭菩枰诳词厮锩娲艏柑?,只有我们暂时消失,外面的某些真相才会浮现出来?!?br />
    两个人并没有在车上聊太久,随着苏锐走进看守所,他的另外一种幸福生活也即将开始了。

    ps:下一章会在十一点左右更新,名字就叫“一个牢头的幸福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