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到这里之前,薛坦志万万也不会想得到,这场会面竟然会以自己的悲剧而宣告结束。

    接连被泼了两杯滚烫的咖啡,薛坦志已经被烫的形象全无,结果苏锐又狠狠的砸了一凳子

    就这么一下,直接把他砸的趴在了地上,不,确切的说,是趴在了那一滩咖啡的上面

    满脸都是卡布奇诺的香气,可是现在的薛坦志却根本没有任何心情了

    他几乎是薛家的头号人物,在南阳权势滔天,根本无人敢惹,可是这个年轻人呢居然敢对自己做出如此侮辱性的动作

    薛坦志可以原谅薛如云,但是绝对不会原谅苏锐

    苏锐把凳子放到一边,拍了拍手,对薛如云说道:“没经过你的同意,我便自作主张了,你介意吗”

    薛如云摇了摇头,看着趴在地上的薛坦志:“当然介意?!?br />
    “哦”苏锐的眉毛挑了一挑。

    “我介意是因为你砸的轻了?!毖θ缭贫⒆叛μ怪?,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不带有任何的感情。

    “那简单,再来一凳子好了?!彼杖袼蛋?,根本没理睬在地上叫喊的薛坦志,再度抄起一把凳子,狠狠的砸了下去

    毫不留情

    薛坦志才刚刚把身体撑起来一点点,结果就再度被砸趴下了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

    被砸到的地方极为的疼痛,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骨裂了

    “薛如云,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过分了吗我可是你爸爸”薛坦志忍着疼喊道。

    咖啡厅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过来拉架的,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看热闹都还来不及,父女二人大打出手,这可绝对是新鲜事了。

    “你是她爸爸,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苏锐冷冷一笑:“薛坦志,如果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一定把你的脸变成薛胜男的脸,让别人看看你们父女的基因是多么的相似?!?br />
    要知道,薛胜男现在可还是缠着绷带呢。

    “但凡你尽到过一点当父亲的责任,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你?!?br />
    看着地上那个狼狈的男人,薛如云的眼里涌出浓浓的嘲讽,此时此刻,她对某些事情已经没有半点的留恋了。

    “薛如云,你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薛坦志还在喊道。

    苏锐闻言,再度挑了挑眉毛:“怎么着你把我刚才的说过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是不是”

    说话间,他的手又放在了凳子上砸上瘾了么。

    “苏锐,我们走?!?br />
    薛如云倒是并没有让苏锐再动手,而是挽住他的胳膊,朝外面走去。

    “来人,来人”薛坦志大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冲进来两个人,他们都是薛坦志的随身保镖

    在此之前,由于薛坦志的强烈要求,两人才呆在外面没有进来,此时听到了薛坦志的呼救,大感不妙,第一时间便冲了进来

    “拦住这两个人”薛坦志吼道

    两个保镖都是高手,听了命令之后,一声不吭,便把拳头朝苏锐的身上招呼而去

    两人竟然同时放过了一旁的薛如云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拿下了苏锐,这个女人也就别想离开了

    不过,正是由于这个举动,才让苏锐没有下狠手。

    如果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薛如云的话,估计苏锐可就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了。对于欺负女人和弱者的人,他从来都不会有一丁点的留手

    躲过虎虎生风的一拳,苏锐的身体不退反进,一记生猛的膝撞顶在了保镖的肋部

    只听得咔嚓咔嚓的骨裂声音响起,这名保镖顿时趴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苏锐看也没看,转过身,一巴掌拍开了另外一人的拳头,随后一记稳准狠的勾拳,打在了对方的下巴上

    另外一名保镖的上下颚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瞬间就眼前发黑,瘫软在地

    “如果下次喊人,就麻烦多叫几个能打的?!?br />
    苏锐拍了拍手,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拉住薛如云的手腕,便悠然的走了出去。

    薛坦志趴在地上,看着这一切,眼中满是愤怒

    “如云,薛如云,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薛坦志在低声的自言自语。

    他死死盯着苏锐和薛如云的背影,似乎要把这两个身影给刻在脑海里面。

    两个人坐进车子里面,薛如云的美眸望着苏锐,声音柔和:“姐姐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还算不错,能打到九十分?!彼杖竦Φ?。

    “都这样了,难道还不能满分吗”薛如云微感诧异,撅着红唇,甚是诱人。

    “当然不能,因为你今天的废话有点多?!彼杖衤愿形弈蔚奶玖丝谄?,说道:“其实如果你刚才不拉着我离开的话,我一定会给薛坦志一下狠的,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该让他吃点教训长长记性了?!?br />
    “没关系,薛坦志既然出面了,那么说明薛家的那位老佛爷也坐不住了?!毖θ缭迫炊哉飧鼋峁苈猓骸氨纠次一挂晕?,想要引起老佛爷的注意,至少还得等上好几年,”

    “今天也算是收获颇丰了,找个地方,咱们吃个饭,算是祝福你重获新生?!彼杖衽牧伺亩亲樱骸盎拐嬗械愣隽??!?br />
    薛如云转过脸来看着他,眼中本能的流露出一种媚意:“其实,吃人也管饱的?!?br />
    吃人

    听了这两个字,苏锐打量了一下薛如云的身材,那流畅的曲线简直让人为之疯狂,他小腹间的火苗蹭的一下就窜了出来

    “妖精,不要老是勾引我?!?br />
    苏锐说着,便伸出手来,在薛如云的某个位置狠狠的抓了几把,算是报复了回去。

    虽然这手感让人欲罢不能,但是苏锐却不得不收回手,因为他看到,已经有好几辆警车忽然驶来,然后停在了薛如云的车子旁边

    警车的车门打开,好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把薛如云的车子团团围住,看起来实在是气势汹汹

    “我敢打包票,这绝对不是出自薛坦志的手笔?!彼杖衩辛嗣醒劬?。

    以薛家在南阳的地位,随便找个理由报个案,警察肯定都会卖个面子出来抓人,至于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谁在乎

    “薛坦志的反应不可能那么快?!毖θ缭埔苍尥牡懔说阃?。

    薛如云知道,以薛坦志的性格,即便他会对自己报复,也不会那么的迅速,那个自认为高贵优雅却永远不会承认性格中懦弱一面的家伙,又怎么会愿意采用这样的手段

    他虽然不愿意,但是整个薛家里面愿意用这种手段来行事的,简直大有人在。

    面对已经到来的危险,两个人竟然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反而开始分析起来。

    这种手段很低级,但是往往却很有效。以协助调查或者取证嫌疑人为名,把薛如云和苏锐关进看守所里几个月,不,这几个月都是好的,如果有人刻意压着,那么他们被关在里面一辈子都有可能。

    到那个时候,薛如云还怎么报复薛家黄花菜都全部凉透了

    “我们下车?!彼杖袼档?。

    说着,他便打开了车门,还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怀疑你们跟一起杀人案件有关,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币幻炝脸隽酥ぜ?。

    苏锐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警察们,心中并没有多少紧张的意思,反而波澜不惊的笑道:“各位同志,如果我不跟着回去协助调查,你们会怎么办”

    “如果你不想让我们发通缉令对你进行追逃的话,那么你最好还是选择配合?!蹦敲斓挂彩窍嗟敝苯痈纱?,从他的证件来看,这位竟然是南阳省城市局的刑警大队长王天亮。

    他也是按命令办事,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领导直接下达的命令可不能不执行,他也是身不由己。

    当然,在来之前,大领导还隐隐的给过王天亮暗示,说此事和薛家有关。

    这个指示已经足够明确了,在南阳的地界内,只要能和薛家扯上关系,无论大小,全部都是大事

    “我能知道具体是什么杀人案件吗”苏锐问道。

    “等你去了之后就明白了?!?br />
    王天亮自然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苏锐,他不想违规操作某些事情,但一是身不由己,二是对方确实提供了不少证据,这一男一女的嫌疑非常大,在薛家的压力之下,他不得不深挖下去。

    “如果我就是死活不去呢”苏锐眯了眯眼睛,笑道,他的眼里春风和煦,完全没有半点紧张的意思。

    即便办了那么多年的案子,王天亮也极少见到过这么淡定的嫌疑人,这种人一般会分为两个极端,一种铁定是清白的,另外一种则铁定是真凶,如果是后者,那么就需要他们使劲的头疼一番了,能够拥有这种心理素质,绝对是属于极难对付的那种。

    “这个就更简单了?!蓖跆炝劣檬种柑舫隽搜涞氖诸?,算是回答了苏锐的话。

    “我看你是个尽职尽责的警察,因此不如对你实话实说?!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吧埔獾奶嵝涯阋痪?,不要做权力斗争下的牺牲品?!?br />
    说罢,在王天亮错愕的眼神中,苏锐主动走进了那闪着警灯的轿车。

    不过,在坐进去之后,他还伸出头来,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对了,还要请你们善待这位姑娘,因为你们怎么把她送进去,就得怎么送出来,少一根头发都不行?!?br />
    ps:书评大赛还有几天就结束了,我也为小睦姑姑拉拉票,请大家多多支持她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