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薛如云的话,薛坦志的眼睛深处难以控制的闪过了哀伤的神情,他的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喉咙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薛如云的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眼中却没什么笑意,更不会同情眼前的男人,因为在她看来,薛坦志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去拥有悲伤这种情绪。

    苏锐也并没有回避,而是和薛如云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他仔细的打量着薛坦志,看着他皱着的眉头,看着他眼中的悲伤,苏锐的心里只有嘲讽和不屑。

    “薛总,您喝点什么”薛如云微笑着翻开菜单,语气很客气,等了十几秒,见薛坦志还没有回答,便对服务生说道:“两杯卡布奇诺,至于对面这位先生要喝什么,让他自己来点吧?!?br />
    听到“对面这位先生”几个字,薛坦志好像是被刺痛了一般,眼睛里也开始渐渐的布上了血丝,他紧紧的攥了攥拳头:“如云,我是你爸爸?!?br />
    苏锐一脸黑线,面对着这么一个懦夫,他已经彻底无语了,麻痹,这货居然有脸这样说。

    薛如云听了这话,微微一笑:“是的,薛总,你是我生理学上的爸爸?!?br />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很直白,你是我生理学上的爸爸,但

    “可是,我”薛坦志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些往事就像是一把把刀子,不断插在他的心头,鲜血淋漓。

    “我妈死了?!毖θ缭扑档?,终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波动那是她唯一的亲人。

    “我知道?!毖μ怪镜纳袈晕⒋挪?。

    “是你害死了她?!?br />
    薛坦志的头垂的更低:“是我害了你们母女俩?!?br />
    薛如云冷冷说道:“我很想问问你,这么些年来,你的心里究竟有没有悔意”

    苏锐叹了一口气,薛如云终究还是问出了这个注定得不到满意答案的问题。

    “我我有悔意又能怎样呢”如苏锐所料,薛坦志紧紧皱着眉头,显得异常痛苦。

    他后悔过,痛苦过,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继续难过的享受着他的锦衣玉食,放任那一对孤苦伶仃的母女在外面流浪。

    “看你这没用的样子,我真想一巴掌抽在你脸上?!毖θ缭频挠锏髦写藕敛谎谑蔚谋梢?。

    “我何尝不想呢我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之中,我也快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毖μ怪镜母觳仓獬旁谧烂嫔?,手使劲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那么请问薛总,你今天约我出来吃饭,又是为了什么”薛如云冷冷盯着薛坦志:“有什么话还是挑明了说吧,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真的一秒钟都不想在你的面前多呆?!?br />
    今天接二连三的被鄙视被刺激,薛坦志已经快免疫了,他定睛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如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胜男她被打成了那个样子,差点毁容”

    果然,还是替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出气的吗

    尽管之前已经是失望透顶了,但是此时薛如云的眼中还是又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说的没错,她是我打伤的,不过,和差点死亡相比,她这一点点伤势又算得上什么呢不过牙齿被砸掉几颗而已,离毁容还差得远呢?!?br />
    薛坦志听了这话,攥了攥拳头:“无论如何,都不应该采取这种暴力的方法”

    “很暴力是吗”薛如云的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薛胜男让她的手下接二连三的来找麻烦,把我公司的人打伤了很多,这算不算暴力高伴虎一出现,抬手就杀了乔子谦,这算不算暴力二十几年前,你们的人大肆搜捕我和我妈,只要被抓到,肯定会被当场乱棍打死,这算不算暴力”

    接连三个反问句,让薛坦志无言以对

    “只能你的女儿来欺负我,我却不能欺负你的女儿、不,我连还手都不能,是不是”

    薛坦志摆手否认:“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也许你和胜男之间有误会”

    薛如云斩钉截铁的把薛坦志的话语给打断:“但是我和你之间没有误会薛坦志,事实都摆在眼前,你还在狡辩什么”

    “我并不是狡辩”薛坦志的辩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所以,薛胜男所遭受的这点惩罚都还是轻的,如果她还敢不知天高地厚的来找我的麻烦,那么我会让她十倍百倍的去承受我曾经受过的苦难?!?br />
    薛如云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了起来,望着薛坦志,她轻轻道:“薛总,这样你还满意吗”

    “如云,你们骨子里都流淌着一样的血,你们是亲姐妹,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薛坦志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上了一丝恳求。

    尽管他平日里总是一副光彩照人的模样,但是一旦面对近三十年未曾见过的女儿,薛坦志还是底气不足。

    “我和她是亲姐妹我和她流淌着一样的血”薛如云的声音之中带着嘲讽,说道:“如果可以换血的话,我宁愿把这血管里的血全部都换掉”

    薛坦志深吸了一口气:“如云,你能不能看开一点,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br />
    “说的很轻松,我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简单点说清楚你的来意吧?!毖θ缭频?。

    薛坦志闻言,犹豫了几秒钟才说道:“如云,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感觉这样下去,无论是对你,还是对薛家,都不会太好?!?br />
    “不,只要看着你们薛家不好,我就好了?!毖θ缭聘又苯亓说?。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你继续下去,一定会受到伤害的,所以,我想”说到这儿,薛坦志停顿了一下:“你你能不能离开南阳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听了这话,薛如云笑了。

    是的,她很少会笑得那么快意。

    她知道,自己终究没有看错这个男人,或许她的心底还有这那么一丝小小的微不可查的幻想,但是此时此刻,这一丝幻想也被彻底的打碎了。

    “让我离开南阳,这就是你今天约我出来的目的吗”薛如云嘲讽的说道。

    “是的?!毖μ怪镜挠锲苋险妫骸叭缭?,如果你能主动离开,我可以向你保证,薛家并不会就这件事情再对你进行任何追究,胜男也不会?!?br />
    “你是不是本末倒置了现在是我在追究薛家,而不是薛家在追究我,你们薛家,没有任何资格来追究我?!?br />
    薛如云本应该很生气,但是出乎她自己的预料,她到现在为止非常平静,薛坦志说出的话越是伤人心,她就越是无感,除了嘲讽,就只剩蔑视了。

    想想母亲当年,居然会为了这么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付出一辈子,忍受了那么多的冷眼和嘲笑,不知道她那时候的心底有没有过后悔

    “这是我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了,如云,过去的事情就让它们彻底过去,好不好”薛坦志再一次说道。

    “过去”

    薛如云摇了摇头,然后端起面前的那一杯卡布奇诺,泼在了薛坦志的脸上

    她用行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咖啡是刚刚煮好的,虽然放了两分钟,但现在少说也得有八十多度

    登时把薛坦志烫的一声惨嚎

    他满脸都是咖啡,褐色的液体顺着昂贵的衣服四下流淌甚至都睁不开眼睛了

    “干的漂亮?!彼杖裾酒鹕砝?,淡笑着说道。

    等了那么久,薛如云终于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坐在一旁,苏锐早就忍不了了,恨不得大耳刮子狠命抽上去才好。这种懦弱无能的家伙,也配当爹也配当个男人

    就算薛如云此时不动手,他也快忍不住了

    薛坦志手忙脚乱的想要拿起纸巾擦拭,可是睁不开眼睛的他在桌子上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的到。

    事实上纸巾就在薛如云的手边,可是她根本就没有递给对方的意思。

    “薛坦志,这三十年来,你我都是陌生人,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永远都是?!?br />
    薛如云看了狼狈不堪的薛坦志一眼:“如果那次你们没有对我们进行追杀,如果你哪怕有稍稍的一点阻拦,如果我妈不会那么凄惨的去世,我想,我今天都不会站在这里??墒?,这些都发生了?!?br />
    “所以,接下来,你们就等待着我的报复吧?!毖θ缭评渖档溃骸岸晕液玫娜?,我会记得,对我不好的人,我记的更清楚?!?br />
    “薛如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用袖子把脸上的咖啡胡乱抹了一把,勉强睁开眼睛的薛坦志开始吼道

    他也被气坏了

    好声好气的劝说却不管用,对方非得把事情做得这么绝竟然敢往自己的脸上泼咖啡

    薛坦志虽然没多少骨气,但是好歹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就在这个时候,早就按捺不住的苏锐出声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吼,后果是什么”

    没等到薛坦志回答,苏锐就端起他的那杯卡布奇诺,再度泼了上去

    可怜薛坦志才刚刚睁开眼睛,这一下又被烫的不轻

    “不够解气?!?br />
    看着捂脸痛叫的薛坦志,苏锐很不满意的摇了摇头,然后抄起一旁的椅子,朝着薛坦志狠狠的砸了下去

    感谢小书童520,优优28,书友6222447,沃特哟法克,书友13921593,书友19196666,肥du嘟,似郧之际,天道之炮哥,书友书友18906030,书友15683884的月票支持

    另外,神剑,金刚daddy,书友15438958,书友4256774你们的书评目前在排行榜上,快点发动你们的小伙伴给你们投票吧,每个账号每天都可以投10张免费票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