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正是薛坦志,也就是薛如云的亲生父亲。

    在得知了薛明凯被打断四肢的消息之后,他立即从外地赶了回来,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女儿薛胜男已经重伤住院,差点毁容。

    一个女儿对另一个女儿下了如此毒手,这让薛坦志登时处于了风口浪尖之上。

    有很多人怀疑,如果这次让薛坦志出面解决,他会不会认为此事是不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对于这一点,薛坦志给出的答案很简单薛胜男和薛紫晶才是他的女儿,至于薛如云,只是一场孽缘的结果。

    尽管心中已经是焦急无比,但薛坦志还是站在前院足足一个小时之后,才迈步朝后面走去。

    五华就跟在他的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老佛爷现在在祠堂等你?!?br />
    “祠堂”听了这话,薛坦志的心里顿时涌出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看来母亲是真的很不开心,否则也不会把见面地点选在祠堂。

    薛坦志进入祠堂的时候,薛家老佛爷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闭着眼睛。

    她的头发已经全白,满脸都是能夹死蚊子的皱纹,个子很小,却没有任何的驼背迹象,虽然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但整个人坐在那里却显得阴沉沉的、

    是的,“阴沉”二字,就是老佛爷的气质,只要她露面,走到哪里,哪里都是阴云密布,如果有人稍微有点惹到她不开心,那么阴云密布立刻就会变成大雨滂沱。

    因为这老太太的臭脾气,薛家大院每年换掉的保姆不知道有多少。除了五华能够摸准她的所有心思,其余贴身服饰老佛爷的,哪个没有受过掌嘴之责

    “母亲,我回来了?!毖μ怪舅档?,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但似乎做的不是很好。

    这间祠堂的风水并不是很好,所以迷信的薛坦志平日里很少过来,此时再加上身边有个阴沉沉的老太太,他甚至感觉到有点呼吸不畅了。

    “给你爸上柱香?!崩戏鹨徽鲅?,而是不断的转着手中的佛珠,她的声音比整个人的气质更加阴沉。

    一个老太婆,阴气那么重,还能活那么久,也着实是不容易了。

    薛坦志跪在蒲团上,望着前方的牌位,很是小心翼翼的给死去的老爹上了柱香,在这过程中,他的手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

    “这件事情,你出面来解决?!崩戏鹨绦档?。

    “母亲,请您老人家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很好?!毖μ怪旧钌畹奈丝谄?,努力排解心中的压抑情绪,说道。

    “很好”

    老佛爷听到这两个字,睁开了眼睛,略带浑浊的老眼之中涌出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声音稍稍的提高了一分:“你告诉我说你会处理的很好”

    “是的,请母亲相信儿子?!毖μ怪旧钗艘豢谄?,此时他的样子很像是在立军令状:“我不会让薛家再蒙受损失了?!?br />
    “还在这里胡乱放屁”老佛爷一声冷哼,让薛坦志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她的身体微微前倾了一分,让跪着的薛坦志感觉到了莫大的压迫力:“如果当年你能够不被那个狐狸精所勾引,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个野种的出现”

    “如果二十几年前你能够把这对狐狸精母女赶尽杀绝,那么现在胜男是不是也不用遭了如此大罪”

    “如果不是你的妇人之仁,那么现在薛家是不是也不会受此奇耻大辱”

    老佛爷的话语给薛坦志形成了莫大的压力,她每说一句话,薛坦志的额头就会流下一线汗水,这颇为阴冷的祠堂,竟让他汗流浃背了。

    “你知不知道,薛家的擂台被抢走,贸易份额下降了三分之一,客户的资源流失的更多,这样的损失在十年之内都很难弥补回来”

    这种管理方面的词语从一个老太太的嘴里说出来,显得很是有些怪异,但是薛坦志却知道,老太太虽然一直足不出户,但是每家公司的盈利与否,她都一清二楚,甚至前几年有手下人想要玩小动作,暗地里拉帮结派,在薛坦志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老佛爷直接收了对方的所有财产,然后永久逐出薛家。

    她真的是个武则天式的人物,平时几乎不会出手,只会对家族事务冷眼旁观,但是只要一出手,就会让整个薛家大宅噤若寒蝉。

    薛坦志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不断的表示决心:“母亲,请您老人家相信我?!?br />
    他是不敢顶嘴的,多年以前,老太婆下令把薛如云母女逐出薛家,薛坦志真的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是躲进房间里面喝闷酒。

    即便他后来知道,自己的媳妇蘅琴接受了老佛爷的命令,动用关系对薛如云母女赶尽杀绝,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对举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骨肉流离失所。

    如果不是齐啸虎在关键时刻的仗义援手,说不定现在薛如云母女早就已经成了刀下亡魂。

    “如果那个野种是个孙子,我也不会把她赶出去,自己不争气,还想回来报复薛家”老太太越说越怒:“她真的不知道薛家为什么能在南阳站那么久”

    薛坦志只能点头称是。

    “把这件事情办好,我不想再看到薛家遭受任何损失如果再这样下去,你也不要在薛家呆着了”

    老太太动了真火。

    从小到大,薛坦志都没有从她的身上感受到半点母爱,有的只是严厉的训斥。

    “请母亲保重身体,不要生气,我会处理好的?!毖μ怪驹俅紊钌钗?。

    “保重身体我会被你气死的”老佛爷把佛珠直接扔在了薛坦志身前的地上:“薛坦志,如果你搞不好这件事情,我老太婆就亲自出面”

    这话可是把薛坦志吓了个半死,要是老佛爷亲自出山,那么整个薛家估计都会掀起一场地震

    等到薛坦志走出祠堂,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

    他甩了甩手上的汗水,看着静静立在门口的五华,说道:“五华大哥,你看这次母亲的意思是”

    五华看似木讷严肃,听到了薛坦志这话,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坦志,二十几年前,老佛爷她让大太太出面,对薛如云母女赶尽杀绝,这件事情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听了这话,薛坦志的心里有种难言的憋屈,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br />
    五华轻轻的“嗯”了一声:“既然明白了,那就去做吧,别再让老佛爷生气了?!?br />
    五华一直目送着薛坦志的身影消失在庭院中,眼底的精芒重又出现了。

    薛坦志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回到房间里冲了个澡,把湿透的衣服全部换下,而后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躺在床上,他想起了很多东西,心中有不舍,有不甘,但,那又怎样,只是当时已惘然。

    老佛爷的命令他不能不去做,他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薛如云一步一步的蚕食薛家。

    薛胜男是他的亲生女儿,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伤害事件,薛坦志的心里也不好过。

    他打了个电话给秘书,说道:“现在出门,去医院?!?br />
    他要去看一看薛胜男的伤势。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薛坦志一回到南阳省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望女儿,而是选择回到老宅听老佛爷训话,这样一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血性和棱角可言了。

    心事重重的到了医院,薛坦志还没进门,就遇到了哭哭啼啼的老婆蘅琴。

    “坦志,你要给胜男报仇啊那个野种真的是好狠好狠,你看看她把胜男给打成了什么样子”蘅琴一边说一边哭,眼睛肿的就像两个红灯笼。

    近三十年前,就是蘅琴动用关系,利用薛家的能量,布下天罗地网,搜索薛如云母女

    当时的她严格贯彻老佛爷的命令只要死人,不要活人

    “我去看看胜男怎么样了?!毖μ怪静⒚挥芯痛耸露赞壳俦硖?,而是默然说道。

    看着薛坦志的背影,蘅琴大声哭喊道:“薛坦志,如果你不把这件事情给解决,如果你不把那个野种给弄死,咱们就离婚”

    薛坦志本就已经烦躁到了极点,听到妻子这样说,满腔怒火顿时升腾而起,转身走到蘅琴的旁边,吼道:“你给我闭嘴”

    “你这个没用的男人,那个野种都欺负到你女儿的头上来了,你却除了教训你老婆,你还能干什么真没用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蘅琴根本不听劝,仍旧跳着哭骂

    毫无疑问,在关于薛如云的事情上,她是最有资格愤怒的一个。

    啪

    薛坦志实在是忍无可忍,狠狠的一巴掌,把老婆抽翻在地上

    蘅琴捂着脸,似乎被打的愣住了,这么多年来,薛坦志从来没对她动过手,这还是头一遭

    “好你个薛坦志,你为了那个野种,连我也打了”蘅琴反应了过来,坐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开始哭喊。

    “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薛坦志怒极,骂了一句之后,便转身上楼。

    薛胜男的病房外面仍旧围着一群人,薛洋则是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打着哈欠。

    昨天晚上奋战到半夜,让他现在的精神头很不好,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又不好公然回去睡大觉,只能死撑着。

    不过接下来,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看到父亲的身影从楼梯的转角走出来,薛洋在心中低低的嘲笑了一句:“看来,距离父女二人相见可不远了,薛如云啊薛如云,希望你能撑得久一点?!?br />
    ps:今晚还有第三更,补昨天晚上的,昨天晚上跑到卫生间吐了个稀里哗啦,真是无力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