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某个咖啡厅的角落里,薛如云坐下来,摘掉墨镜,看着坐在对面的胖子。,

    姚斌亮,薛紫晶的男人。

    才两天没见,这个胖子似乎已经瘦了好几斤,眼圈黑,一看就没休息好,心事重重。

    薛如云说道:“你这个状态可不行,明眼人会一下子看出来你有心事的?!?br />
    “放心吧,看不出来什么的?!币Ρ罅聊艘话淹飞系暮?,苦笑:“薛家大院里有好几幢楼,住在一起的直系旁系还有分支亲戚少说也有两百多号人,谁会关注我这个入赘的女婿”

    说到这里,他又自嘲的笑了笑:“就连薛紫晶也不会正面看我一眼,她在外面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数都数不过来,呵呵?!?br />
    苏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都快听不下去了,男人做到这个份上,也实在是极品中的战斗机了。

    “就这样你还能忍”苏锐忍不住的说道。

    “我已经决定不忍了?!币Ρ罅敛倚Φ?。

    这几天来他想了很多,在这样的年纪还能做出很多事情,如果就这样浑浑噩噩没有尊严的活下去,那么一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你早该这样了?!彼杖窨醋潘?,眼中并没有多少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毕竟这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道路,怪不得别人:“你如果能早硬气一点,薛紫晶现在也不会如此嚣张,如果不是她为了顾及豪门面子,恐怕你们也早已经离婚了?!?br />
    “这些都不重要了?!币Ρ罅了档溃骸拔蚁?,我还有时间重新开始,我想与你们合作来战胜薛家?!?br />
    苏锐则是报之冷笑:“别说的那么诚恳,如果不是昨天薛胜男和高伴虎被打的住进了医院里面,那么你现在说不定还畏畏缩缩的躲在后面呢?!?br />
    姚斌亮点了点头,苦笑道:“我承认,我是缺少了那么一点勇气,而你们昨天的行为恰恰把我这点勇气给弥补上了?!?br />
    得知了薛胜男的消息之后,姚斌亮极为震惊,他根本想不到,苏锐一方一旦选择动手,竟然是如此的雷厉风行,手段也狠辣的出想象薛胜男和第一高手高伴虎竟然被打成了这个模样,用骇人听闻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也正是苏锐雷霆一般的行动,让姚斌亮彻底的下了决心。

    “那好吧,我们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既然你有诚意,不妨让我看一看,你的诚意在哪里?!彼杖袼档?。

    姚斌亮从文件袋里面取出了厚厚一沓打印纸:“薛紫晶在薛家负责银生集团,旗下有好几个实体大型工厂,借助薛胜男的贸易公司,每年的销售额都比较可观,我带来的是银生集团的近期财报和公司的基本情况,你可以看一下?!?br />
    银生集团

    这四个字在南阳可谓是名声显赫,其在精细化工领域的地位绝对要在阳泰贸易公司之上

    银生集团旗下的几家大型工厂,全是南阳省的化工大鳄,每年创造的利润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银生银生,就是在生银

    因此,当姚斌亮说出“银生集团”四个字的时候,苏锐笑了,他和薛如云对视了一眼,现后者的眼中也流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很显然,姚斌亮的第一个礼物就让他们感到很满意。

    苏锐并没有接过来,而是让薛如云打开仔细查看一下:“在这方面你是专家,比我强的多了?!?br />
    薛如云仔细的翻看,非常仔细,时不时的还拿出手机计算器算一下。

    而在薛如云查看财报的同时,苏锐和姚斌亮看似闲扯了几句关于公司的事情,他对具体的数字算不上敏感,但是在战略层面的把握让姚斌亮都感觉到吃惊,几个问题全部切中要害,让薛家的上门女婿回答的小心翼翼。

    “财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并不是重点?!毖θ缭扑档溃骸澳慵热焕戳?,那么就一定知道,怎么样才能把银生集团不动声色的给拿过来?!?br />
    “银生旗下产值最高的一家公司,是我的?!币Ρ罅了档秸饫?,苦笑了一下:“不,确切的说来,是我创立的,只是在结婚之后,在薛紫晶的强烈要求下,才并入了银生集团?!?br />
    “继续说?!彼杖竦挠锲?。

    这淡然的语气给姚斌亮无形之中形成了一种压迫,面对这个能够把高伴虎送进医院的狠人,他没有任何资本耍小心思:“薛紫晶虽然让这公司名义上并入银生集团,但只是换了个总经理而已,其余的高层管理人员还是当年和我一起创业的兄弟,通过他们,架空总经理,然后取得公司的控制权,轻而易举?!?br />
    “这是个办法,但是需要多少准备时间”薛如云点了点头,她知道,如果把那家公司给拿过来,那么银生集团就垮掉了一半。

    “两到三个月?!币Ρ罅琳遄昧艘幌?,把预想的时间给缩短了。

    苏锐却眯了眯眼睛:“不行,时间太长,我要你至少缩短到一个月以内?!?br />
    姚斌亮刚想反对,就听到苏锐说道:“如果不行,那就采取一些简单而粗暴的办法,你如果不擅长,我就让信义会来帮忙?!?br />
    简单粗暴

    听到这四个字,姚斌亮顿时明白了苏锐的意思

    他之前从来没有这么干过,因此苏锐这么一说,倒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姓姚的,你要明白,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彼杖竦幕叭靡Ρ罅燎椴蛔越拇蛄烁龊骸吧坛∪缯匠?,不让敌人流血,哪里能换来胜利”

    姚斌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br />
    “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彼杖竦难壑辛髀冻鲆凰款V堑墓饷ⅲ骸耙诺囊话朐对恫还?,想必你比我要清楚的多,薛家还有很多不次于银生集团的大企业,如何把这些东西都抢来,才是我最关注的事情?!?br />
    “现在薛胜男重伤住院,原来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薛紫晶暂时负责,我可以借此机会,试着重新回到集团的管理层?!币Ρ罅了档?。

    “从你回到管理层,再到掌握实权,这又需要多长时间”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固然能够利用海外的关系帮助锐云贸易抢夺客户资源,但毕竟这样做也是有限制的,苏锐的海外关系再广大,也不可能把薛家的所有客户都抢光,苏锐要的是让薛家在他们引以为傲的贸易界无法立足,彻底滚蛋。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因为我对贸易界并不算太了解,所以最快需要半年?!币Ρ罅了档?。

    “好,那就半年为期,半年之后,我要见到显著的成果?!彼杖袼档溃骸霸谡馄诩?,你要每个月向如云汇报一次进度,注意保密,不要被薛紫晶现?!?br />
    “除了限制我找女人,薛紫晶哪里会管我?!币Ρ罅量嗌乃档溃骸爸灰也桓缮嫠谕饷婧旌鼐托辛??!?br />
    等到姚斌亮走后,薛如云对苏锐说道:“怎么样,你看这个人可信度高吗”

    “可以相信,毕竟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的越狠,反抗的越激烈?!彼杖褚⊥沸α艘幌拢骸拔艺饬教煲捕靡恍┧饺斯叵挡榱瞬檎飧鲆Ρ罅?,能力很强,就是性格偏弱?!?br />
    “所以接下来,我们还应该对他施加一些压力,让这个内应更加的义无反顾才行?!毖θ缭菩ψ拍笞×怂杖竦氖?,这几天以来,两人的牵手动作已经越来越自然了。

    “我再过几天就要回去了,这边的事情我会尽量安排好,你的人身安全也不用太过担心,会有人来专门?;つ?。但是薛家并不会甘心就此妥协,他们可能会报复的更猛烈,所以,接下来压力都将集中在你身上?!?br />
    “他们报复的越猛越好?!毖θ缭频难垌新冻雠ㄅǖ募峋鲋?。

    “如果压力太大,就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去宁海找我也行?!?br />
    苏锐又说了很多话,每件事情都安排的很仔细。这些话就像是点点滴滴的暖流,在薛如云的心里逐渐汇聚成海。

    她曾经想过,或许用尽自己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可能扳倒薛家,但是现在看来,有了苏锐的加入,那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已经变得触手可及了。

    “你对我真好?!毖θ缭菩闹懈卸?,但是眼中却不自觉的流露出一股勾人的意味来,她对苏锐眨了眨眼:“要不趁你走之前,咱们”

    这句话不需要说完整,就已经能够清楚的表达出某种意思来,苏锐听了这话,情不自禁的看了看薛如云那高耸的胸前,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让我考虑考虑?!彼杖裼淘チ艘幌虏潘档溃骸懊菜瓢涯愠缘粢膊皇鞘裁闯钥鞯氖虑??!?br />
    薛如云笑的花枝乱颤。

    就在这一男一女正在的时候,一台奔驰轿车已经驶进了薛家大院。

    从机场风驰电掣的到达这里,这辆车一共只花了一个小时,不顾危险,一路连闯红灯。

    车子停下,后排走下来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虽然年过五十,但看起来也就是四十来岁的样子,保养的极好,气质和容貌都颇为的优雅英俊。

    不过,此时这英俊的脸上却带着一丝焦急之色,他看了看已经站在了身前的中年男人,说道:“五华哥,母亲她现在是不是在后院”

    “老佛爷说了,让你站在这里思过一小时,然后她才愿意见你?!贝蠊芗椅寤嫖薇砬榈乃档?。

    ps:之前章节里有两处有把薛家老佛爷写成了老爷子,特此更正一下,感谢si1ence噬兄弟的提醒。

    月票方面,感谢xgh6o1兄弟的给力捧场感谢m966111,龙轩听雨,炮哥,书友17796876,书友17796876,落雪听梅32o,追梦者999999,潜龙在飞,金刚daddy,书友1896o116,xgh6o1,心恋红尘,灬空灬空灬,书友14o39117,紅龜仔,书友6222447,冬天的青松,七八折,书友12399519,中华神剑,书友1o343165,西瓜被谁抢了,乌努尔,书友4254468,gggfffd,此情可问天,看迟,zsa88o,笑看红尘8612,非公子,六王,bjf7311o4,书友6222447,飞鸟和鱼,麻痹真没名了,儿帅哥,书友4254468,都武装部长的月票支持

    另外,金刚daddy你的书评已经通过了审核,在书评榜上可以看到了,快点动小伙伴们给你投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