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另外一间病房里面,高伴虎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失血过多,抢救了很久,才从死亡悬崖的边缘拉回了一条命。

    堂堂一个大高手,落到如此境地,不得不让人唏嘘。

    事实上,高伴虎和华夏传统的高手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他没有仙风道骨,也不会讲究所谓的武德,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更像是一个亡命之徒,混黑出身,流过很多血,也杀过很多人。

    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狠人坐镇薛家,才让更多的亡命之徒根本不敢冒犯南阳第一家族,因为高伴虎会采取更加狠辣的方式报复回去。

    浓浓的虚弱感遍布全身,高伴虎虽然睁开了眼睛,但是却觉得眼皮仍旧异常沉重,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肩膀和腹部的疼痛仍旧清晰,想着薛胜男在自己背上疯狂捶打的情景,高伴虎的眼中掠过了一抹狠光,这个女人这次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快。

    随后,他又想到了苏锐的身影,那一抹狠光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忌惮

    他是个狠人,但是对方却可以比他狠一百倍

    高伴虎清楚的记得,在苏锐捅穿自己腹部的时候,他的眼神一如往常的冰冷,连一丝丝的波动都没有

    这得杀过多少人,才能练出这种本能

    “还是好好养伤吧?!备甙榛⑻玖艘豢谄?。

    在以往,这个头上纹着斑斓猛虎的家伙是一定不会做出叹气这种事情的,很显然,苏锐给了他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无可匹敌,无可超越

    不过,就在高伴虎准备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个身影。

    只是这一瞥,就让他的额头上情不自禁的流出了冷汗,而后控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师父”高伴虎艰难的喊道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样子,但是和一般的老人不同的是,他没有一点弯腰驼背的意思,仍旧很强壮,年轻的时候明显在肌肉练习上面下过苦工,到老了才能这么强悍。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脸上有很多皱纹,看这彪悍的身材,人们根本不会想到他是一个老人。

    很显然,他和高伴虎的武功路数一样,都是属于刚猛型和凶悍型的。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高伴虎的那种杀气,当然,这并不是说明他是个安全的家伙,只能说明更危险。

    高伴虎的杀气是控制不住的流露出来,而这个老人却能够收发由心,极为自如,光凭这一点,就说明他比高伴虎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师父,弟子不孝,丢了寒虎刀”高伴虎想要挣扎着坐起身来。

    “躺着说话?!闭飧隼先怂档?,语气很淡,但是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严。

    “你很不甘心”老人问道。

    “师父,并没有什么不甘心,弟子不是他的对手?!备甙榛⑹祷笆邓?,如果让他再次和苏锐交手,说不定他都提不起任何交手的勇气了。

    人力有时而穷,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想要办到就能办到的,高伴虎以前认为自己的纵横南阳没有敌手,现在经过这一战,苏锐

    本章未完,请翻页彻底的打碎了他的自信。

    “你还是缺少一颗武者之心?!笔Ω杆档溃骸澳憧雌鹄锤袷歉霰┩??!?br />
    “师父教训的是?!备甙榛⒌挠锲苄槿鹾艹峡?,但是心中却暗暗说道:“您老人家在年轻时候不知道比我嚣张多少倍,要说我是暴徒,那您就是暴徒的祖宗?!?br />
    当然,这话高伴虎也只敢放在心里说,要是嘴上说出来了,这老人家绝对手起刀落,毫不留情的杀了这个不孝子弟。

    “此间事了,你便随我回去,好好的磨练一下心性?!崩先怂档溃骸叭胧浪浜?,但对于定力不强之人,花花世界终究会遮蔽眼睛?!?br />
    “师父教训的是?!备甙榛⒅荒艿阃?。

    “对于你来说,这次的事情未尝不是好事,你休养身体,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要管了?!崩先死渖档?。

    “接下来的事情”听了这话,高伴虎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师父,难道您要出手了吗”

    “终究是欠了薛家一个人情?!崩先说档溃骸澳歉瞿昵崛瞬患虻?,薛家很急,但我并不着急,先看看情形?!?br />
    “师父,以您的身手,只要出山,一定是手到擒来?!备甙榛⑺档?,这倒不是拍马屁,深知师父实力的他有这个自信。

    “我可不想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崩先似沉烁甙榛⒁谎?。

    他的意思很明白,苏锐的实力既然如此高强,那么绝对不会是无师自通,一定有师父。而能够教出这种惊才绝艳的年轻人,他的师父定然是某个不世出的高人

    高伴虎深以为然,不过他也能彻底的松口气了,既然师父愿意出手,接下来的事情想必就简单许多了。

    而此时,苏锐正站在南阳国际机场的候机大厅门口,对张紫薇说道:“回去之后,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立刻联系我?!?br />
    张紫薇乖巧的点了点头,目光之中却有着一丝化不开的凝重和担忧。

    她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接到了电话,父亲张翻天突然病倒,送进了医院抢救,还没有醒过来。

    于是,她便订了最早一班飞离南阳的机票,虽然对这趟南阳之旅还有些许不舍,但是心中的担忧更多一些。

    父亲张翻天的身体一贯很好,平时连最普通的感冒发烧都不会有,又怎么会突然晕倒

    对于这一点,苏锐的心里虽然有着些许怀疑,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人一旦到了年龄,很多病都会主动找上门的。

    “回去之后好好照顾你老爸,帮派里的事情我会让李阳亲自过问?!彼杖袼档?。

    他的话语虽然不多,但是却表达了足够的关心,让张紫薇的心中流淌过一股暖流。

    “可以给点鼓励吗”张紫薇歪着头问道,这个样子让她平添了一分可爱的风情。

    “怎么个鼓励法”苏锐看着张紫薇的样子,不禁心中微微一动。

    今天的她穿的是一身修身连衣裙,姣好的身体曲线被极为流畅的表达了出来,配合着衣服上的拼接色,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很亮眼。

    张紫薇的俏脸微红,摊了摊手,看似无所谓的说道:“比如来个吻

    本章未完,请翻页别啥的”

    “吻别”

    听了这话,苏锐不禁觉得有点好笑,然后伸手在张紫薇的头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记。

    “脑子里都乱想些什么呢”苏锐笑道。

    张紫薇捂着被敲疼的额头:“不亲就不亲,敲那么重干什么”

    不过下一秒,她整个人便呆若木鸡了。

    因为苏锐已经捏住了她洁白的下巴,微微低下头,在她的红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只是蜻蜓点水,却足够让人铭记一生。

    张紫薇浑身好似触电一般,竟是动也不能动了

    以往都是她在主动,苏锐连半推半就都不会,而是直接拒绝,可是今天苏锐又是怎么回事呢

    不得不说,张紫薇的嘴唇很软,让人接触之后便欲罢不能,苏锐深深的看了这红唇一眼,便调笑道:“怎么回事不就是亲了你一口吗用不着这样吧”

    “一口不够?!?br />
    张紫薇满脸通红,说罢,便松开随身的行李箱,脚尖微微踮起,双臂搂住苏锐的脖子,嘴唇勇敢的贴了上去

    红唇入口,苏锐也感觉到自己身体内部的电流强度陡然增加,他情不自禁的揽住了张紫薇的纤腰,蛮不讲理的狠狠回应。

    在旁人看来,这就是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吻的如痴如醉。

    足足两分钟后,苏锐和张紫薇才气喘吁吁的分开,不过手却在对方的腰间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怎么样,满意吗满意请给五星好评?!?br />
    张紫薇被苏锐这一下捏的浑身几乎都要失去力量了:“不满意,能退货重发吗”

    苏锐感受着张紫薇的女儿风情,克制住内心深处那种最原始的本能:“下次吧?!?br />
    张紫薇听了,并没有任何的失望:“下次你说的,可不许反悔?!?br />
    “绝对不会反悔?!彼杖裆斐鲂∧粗?,和张紫薇拉了一下。

    苏锐看了看时间:“该登机了,不然你就来不及了?!?br />
    两只小拇指勾在了一起,让张紫薇的心里不禁有种雀跃的感觉。

    “还不走”苏锐无奈的说道:“快进去吧,来日方长?!?br />
    听了“来日方长”四个字,张紫薇轻轻的嗯了一声,俏脸已经红透了,也没敢再多看苏锐,低着头,拉着行李箱便匆匆进去了。

    等到看不见张紫薇的时候,苏锐才转过身,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来自张紫薇。

    短信的内容只有三个字么么哒。

    想着张紫薇的气质,再想象这种气质之下说出这三个字的样子,苏锐不禁觉得很是有些好笑。

    摇了摇头,苏锐轻轻的叹了口气,便转身朝机场外行去。

    只是,在他没有看到的玻璃幕墙后,张紫薇俏生生的站在那儿,眸光始终望着苏锐的背影,温柔如水。

    ps;我不行了,颈椎疼的受不了,引起的头疼干呕一直在折磨,咬着牙写完,差点崩溃了,两更了,第三更欠着,我先去厕所里吐一会儿,这破颈椎病什么时候是个头,想想都让人绝望。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