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李圣儒所言,对于薛家来说,苏锐今天晚上的举动根本不止是下马威,而是战争刚刚开打,就用战斧导弹来了一片火力覆盖

    薛家第三代中最杰出的女性人物薛胜男满脸鲜血,受尽屈辱,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必须要接受面部和整形修复手术这都是苏锐那一凳子造成的结果

    但是,即便脸上的伤势能够痊愈,薛胜男心里的伤痕也不可能恢复心高气傲的她受了这种气,恐怕会对这女人的心性造成不可逆转的恶劣影响

    所谓的薛家第一高手高伴虎重伤半废,腹部被四棱军刺捅穿,失血过多,到达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意识,在抢救室中手术了三个小时才出来,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

    当这消息传回薛家之后,整个薛家大院都快要被点燃了

    早上七点钟,薛洋正搂着那漂亮小妹躺在床上睡觉,迷迷糊糊的,手机响了起来。 ..

    “尼玛,谁三更半夜的打我的电话”

    薛洋,直接就把铃声关掉了。他昨天晚上在家门口抽完烟后,并没有回去,而是随随便便的找了个酒店,和漂亮姑娘共度良宵,也就是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

    铃声再度响起,薛洋气极,也不是谁,接通之后直接就咒骂了一句:“哪个傻逼,大早上的打我电话”

    知道薛洋生活习惯的人一定不会那么早的打扰他,因此他也就放心的开骂了。

    “薛洋少爷,你在哪里”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深沉的男声,似乎并没有把薛洋的咒骂放在心上。

    “五华叔您老人家怎么会亲自打我的电话”听到这声音,薛洋差点没惊的从床上跳起来

    这五华叔可是跟在薛家老佛爷身边多年的大管家,对薛家忠心耿耿,几乎没有亲自打电话找过自己,如果他打电话亲自叫人,那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你现在去医院,去姐姐,这是你命令?!蔽寤逅党隽艘痪淙醚ρ笮木馓幕?。

    薛洋的奶奶,也就是薛家的老佛爷,在薛洋的爷爷去世了之后,奶奶就成了整个家里唯一的老人了。

    对于这个奶奶,薛洋的心里有种本能的惧怕,即便他纨绔到了骨子里,但是一提到薛家老佛爷,心里还是没有任何的亲近之感,平日里也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从薛洋刚刚记事的时候起,奶奶就不像别人家的长辈那样亲和,整天阴沉着一张脸,说话刻薄尖酸,整天见不到半点笑容,简直让人觉得恐惧。

    在薛家大宅里,老佛爷就是个类似于薛家太后一般的人物,就连老爷子没去世的时候,也被她给压的死死的。

    有时候薛洋甚至戏言,要是老佛爷回到古代,那一定能成为第二个武则天。

    当然,这薛家老佛爷有没有武则天的能力是一回事,但是,她有一颗成为武则天的心,这绝对是没错的。

    “这事情都惊动奶奶了”薛洋震惊的说道。

    “老佛爷现在就在医院里,你快过来吧?!蔽寤逅低?,便挂断了电话。

    “奶奶竟然亲自去了医院她这么多年可都从来没出过大院”

    薛洋困意全无,再也呆不住了,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麻溜的开始穿衣服。

    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抱着薛洋的大腿:“洋少,别走了,咱们说好的一起做一整天呢?!?br />
    薛洋火急火燎的把美眉推开:“做你妹啊做,老佛爷都发话了,我要是再不出现,尼玛绝对得挨板子”

    说着,他便跳下床,登上鞋就匆匆忙忙的跑出门,甚至一边跑一边系皮带。

    能够一句话就把薛洋给弄成这个样子,足以来薛家的老佛爷拥有怎样的威信了

    等到薛洋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发现一排奔驰s级轿车正缓缓启动,薛洋连忙扑到最前面的一辆车子上,急切的喊道:“奶奶,我来了,我来了”

    南阳省城的交通状况实在是太拥堵了,薛洋一路上紧赶慢赶,闯了好几个红灯,等到了医院,却发现老佛爷竟然要走了。

    他拍打了车窗好几下,副驾驶的车窗才放下来,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男人说道:“薛洋少爷,老佛爷说你衬衫扣子没有扣好,以后少在外面鬼混?!?br />
    这就是所谓的大管家五华叔了,虽然身为管家,但是对下面的薛家子弟说话,他从来都不会客气,因为,他的意思,就是老佛爷的意思。

    听了这话,薛洋本能低头,发现自己来的太着急,每个扣子都扣错了扣眼,实在是有些狼狈。

    其实不光是扣子,就连他的发型也是乱糟糟的和鸟窝没什么两样,眼角还挂着一颗大大的眼屎,裤子拉链还忘了拉,露出一线白色的内裤,这身打扮简直邋遢的让人去。

    薛洋都还没来得及解释,只听到此时轿车的后排传来了一声冷哼:“开车”

    听了这话,轿车立刻启动,五华叔也把车窗给升了上去,都没多一眼。

    薛洋站在原地,目送着轿车离去的方向,一动也不敢动

    等到所有的车子都消失在了视线中,他才转了转僵硬的脖子,这个时候的薛洋才发现,自己的衬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薛家老佛爷积威太重,让人根本生不起任何的抵抗之心

    薛洋如果在家里被某个长辈训了,转过头来一定会骂回去,但是老佛爷这样对他冷眼相待,他连个屁都不敢当面放

    “流年不利”

    薛洋本想围观,却没想到老佛爷这么快的就出山了,让他的小九九当场流产。

    “有点意思?!?br />
    薛洋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转念一想,又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来。

    “怪不得老佛爷这么快就坐不住了,当年要不是您老人家的命令,我爸他也不会这么快的就把薛如云母女赶出家门吧”

    薛洋又幸灾乐祸的笑了笑,然后低低的嘀咕了一句:“我人家这是怕来报应吧?!?br />
    这声音小的连他自己都快听不见了,面对老佛爷,薛洋敢在背地里说出这么一句话,已经是他胆量的极限了。

    抬头医院高耸的大楼,薛洋迈步朝上面走去,尽管他不怎么喜欢薛胜男,但也得到底咋样了,毕竟是亲姐弟,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足了。

    在医院的顶层,最高档的病房中,薛胜男正躺在床上吊着水,她满脸都缠着纱布,只是露出两只眼睛,完全本来的样貌了

    接受了鼻骨手术和牙齿整形,现在的薛胜男的脸已经肿的跟馒头没什么两样,连张嘴喝水都做不到,此时麻药劲儿还没过去,她对脸部还没什么知觉。

    等到麻药的劲儿渐渐褪去,等待她的可就是难以忍受的疼痛了

    如果她在最后关头不多说那么一句话,或许也不会遇到这种情况,顶多就是脸颊被乔子谦打肿了而已。

    都是嘴贱惹的祸

    薛胜男自认为智计过人,但是心性磨练上还是差了一点,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薛胜男的大哥薛凯旋身上,那么他一定不会和薛如云单独会面,一定是在后方协调指挥,哪怕有家族第一高手高伴虎的撑腰,也不会那么嚣张。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高调,就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可惜的是,薛胜男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她盯着病房的天花板,眼神之中只有仇恨。

    彻骨的仇恨

    当然,这并不能怪苏锐辣手摧花,事实上依照他的性格,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薛胜男的病房里并没有其他人,所有人都被她赶出去了,以这女人高傲的心性,又怎么会希望自己的窘态被被别人

    薛洋一走到门口,便几个薛家的高层亲戚围在一起,要么愁眉不展,要么愤怒之极。

    薛家一直是南阳的土皇帝,从来不曾经历过这种事情,薛洋的母亲蘅琴已经哭的双眼红肿:“那个贱人养出来的闺女,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对胜男下那么狠的手胜男只是个女孩子啊”

    薛洋走过去,揽住他母亲的肩膀:“妈,先别哭了,薛如云欺人太甚,咱们薛家一定会报复的?!?br />
    “你的脸,受了那么大的罪,得多疼啊”蘅琴呜呜哭着:“等你爸回来,一定要让他来主持大局”

    薛洋的表情已经变得阴厉:“薛如云那个臭婊子,不如直接找人把她杀了算了在南阳,咱们薛家还不能杀个人”

    这话说的倒是很轻松,可是他们家族豢养的第一高手高伴虎还躺在隔壁病房呢

    事实上,每个大家族都会雇用一些退役下来的特种兵或是民间的高手狠人来当保镖,但是由于苏锐的武力值太高,这些寻常的保镖已经失去了作用,只能让高伴虎这些大高手出面。

    蘅琴抽了一下鼻子,说道:“高伴虎都被打成重伤,还有谁能杀了那个贱人”

    薛洋的眉毛挑了挑,阴险的说了一句:“高伴虎不是还有师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