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大院。

    即便已经到了深夜,但是很多人仍旧无心睡眠。

    曾经被苏锐折断过几根手指的薛洋正坐在家门口的轿车里面抽着烟,左手还搂着一个穿着清凉的姑娘,才休养好没多久的手指在对方衣服里面不安分的胡来着。

    他在护送薛明凯去医院之后,并没有留在那里陪兄弟过夜,而是回到了这里。

    在薛洋看来,现在的南阳只有薛家大宅才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薛如云已经联合信义会对薛家动手了,而后者是南阳的地下世界之王,简直堪称无孔不入,他们敢把薛明凯的四肢打断,那么收拾其他薛家成员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有呆在家门口,才能让薛洋感觉到安心。

    “薛少,轻点”少女媚眼如丝,欲迎还拒。

    “你知不知道,我那个好姐姐回来了?!毖ρ蠖陨倥档?。

    “那个薛家的野种”少女一声惊叫,看来薛如云的身世在南阳的上层社会还真的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

    “野种说的好,我喜欢这个称呼?!毖ρ筇?,手上的动作又开始加力,随后轻轻的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怪我爸,任谁见到那个野种她妈,都会管不住裤裆里的东西,关键狗血的是,我爸居然会把那个狐狸精给带回家里?!?br />
    对于这一点,一旁的少女没法评论,只能捂嘴娇笑。

    “其实,我是已经在宁海吃过亏的人,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恐怖,所以这一次,我压根就没站出来?!?br />
    每回想起那次被苏锐狂虐的情形,薛洋仍旧会控制不住的打冷颤,他之所以从宁?;乩粗?,对那次的事情守口如瓶,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兄弟姐妹出出糗,说不定苏锐那个超级猛男可以顺手帮其除掉几个眼中钉呢。

    不得不说,薛洋的如意算盘打的是相当不错,这一次薛明凯和薛胜男纷纷中招了。

    “话说我这个好姐姐可真是够猛的,一下子侵占了薛家的大量外贸份额不说,还把薛明凯打的四肢尽断,薛胜男今晚肯定也是凶多吉少,真尼玛太暴力了?!?br />
    薛胜男是薛洋同父同母的亲姐姐,只是比他大一岁而已,不过在他的口中,似乎却根本没有多少尊敬之意。

    甚至,仔细听来,还带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感觉。

    “都是薛少你神机妙算?!币慌缘男∶烂疾磺岵恢氐呐牧烁雎砥?,她都快要被薛洋捏的没力量了。

    “神机妙算个屁,不就是随随便便的挖个坑么?!毖ρ蠡祷狄恍?,“我这个姐姐既然来了,那么肯定会折腾出更大的动静,薛家这下子是别想安宁了?!?br />
    这姑娘似乎有点不太理解薛洋为什么会这样高兴,难道他不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吗

    如果薛家被薛如云给折腾垮了,那么又能有他什么好处

    似乎是看穿了身旁姑娘的想法,薛洋用力的抓了她一下:“其实事情比你想象的要简单,薛家在南阳扎根那么多年了,说不好听的,就是占山为王,可是都多少年过去了,你什么时候见过薛家出问题薛如云一个弱女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就算傍上了一条过江龙,也不是咱地头蛇的对手?!?br />
    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自信,其实每个薛家成员都是这样想的,由于薛家在南阳的地位实在是太过超然,让他们所有人都没了?;馐?。

    譬如外贸份额被一点点的蚕食,譬如阳泰公司被吞并,在他们看来,都是一个不小心所致,损失的少了就再赚回来,损失的多了就再抢回来,这有什么难的

    可是,包括薛胜男在内,薛家上上下下就没一人想到,这种“不小心”的背后,体现出来的是管理和决策的重大失误,处处皆漏洞。

    在薛洋的眼中,苏锐和薛如云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帮他消除掉家族的几个竞争对手,最好把第三代集体清扫一空,就剩下他一个,到那个时候,家族继承人的宝座就只有他来坐了,岂不美哉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薛洋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着来电,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我爸他老人家终于坐不住了吗”

    “爸,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睡啊”薛洋接通了之后,还对身边妹子眨了眨眼睛。

    “薛如云回南阳了”薛坦志问道,他这几天并不在南阳,但得到消息之后,已经买好了明天的机票。

    “是的?!毖ρ筮肿煨Φ溃骸鞍?,她还是你女儿呢,那么多年没见,你就不打算把她喊出来喝喝茶”

    薛坦志并没有接这句话,而是说道:“明凯被人打断了四肢,也是薛如云干的”

    “确切的说,应该是薛如云联合信义会干的?!?br />
    听到这个消息,薛坦志明显的沉默了一下:“你们都要注意安全,在我回去之前,不要有任何冲动的行为?!?br />
    “胜男姐已经去和薛如云面谈了?!毖ρ罄裂笱蟮乃档?。

    “什么”

    听了这话,薛坦志的声音猛然提高了八度

    “她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薛洋满不在乎:“爸,我姐她是什么人那是孤胆女英雄,再者说了,高伴虎也跟她一起去了?!?br />
    “那就好?!钡弥甙榛⒁渤鍪?,薛坦志完全放下心来,但还是叮嘱了一句:“等到胜男回来之后,转告她,让她不要再和薛如云见面了?!?br />
    “没问题,爸,你也别着急?!毖ρ罂此坪芴逄乃档?。

    挂了电话,这位花花公子一边捏着身旁的美女,一边幸灾乐祸的叹了口气:“薛如云啊薛如云,你这次回来,让我老爸的脸往哪搁就算我们没有一个对你出手的,但是我爸他老人家会放过你”

    薛洋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当然,我更希望你能活的久一点,好好的敲打敲打一下我的那些亲戚们,你可千万别太快被我爸逼死了?!?br />
    云霄酒吧。

    在听到苏锐喊出了“寒虎刀”三个字后,高伴虎的眼中露出明显的惊讶之色。

    不过,惊讶过后便是冷笑:“有点见识,还认识我这把宝刀?!?br />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地炮的什么人”苏锐

    本章未完,请翻页眼中的寒芒丝毫未减少。

    “仇人?!?br />
    高伴虎简单利落的说了一个答案,而后道:“不该问的别问,不然会死的更快。寒虎刀已经很少出鞘了,我说过,你是个荣幸的家伙?!?br />
    “可你却是个自恋到极点的混蛋?!?br />
    苏锐说话间,军刺的把柄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手腕一震,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四棱军刺便弹了出来,出现在了高伴虎的眼前

    “这刺刀不错?!?br />
    见识过很多兵器,高伴虎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把军刺的不凡,不过,再厉害的兵器又能怎么样

    自从师父把这把在华夏南方民间享有极高赞誉的寒虎刀传到他的手里时,高伴虎就知道,自己依靠着这把刀,终身都将立于不败之地

    在这把快刀面前,没有兵器是它的对手

    “这刺刀确实挺好的,至少比你那把娘炮弹簧刀要好一点?!彼杖癯靶Φ?。

    娘炮弹簧刀

    听了这五个字,高伴虎差点没气疯掉,无往而不利的寒虎宝刀竟然会被冠以这个极具侮辱意味的称呼

    “难道不是吗”

    苏锐淡淡一笑:“一共就二指来宽,根本就是女人用的刀,你这五大三粗的汉子也好意思用”

    “侮辱寒虎刀,你给我去死”

    在高伴虎看来,别人可以侮辱他的人,但一定不能侮辱他的刀

    苏锐只是简单的评价了两句,就让这个家伙彻底暴走了

    有了寒虎刀相助,配合上其本身的刀法,高伴虎真正是如虎添翼,果真比起之前来要猛上了很多

    那凌厉的刀光简直发挥到了极致,把苏锐完完全全的笼罩在内薛如云站在楼上,即便是隔着十好几米,都能够感觉到其中释放出来的强烈杀气

    苏锐也不会大幅度的躲避,更没有主动进攻,只是每每在寒虎刀即将劈中自己的时候,四棱军刺总是能够准而又准的将之格挡开来

    高伴虎狂攻了两分钟,至少劈出了上百刀,竟然没有一下击中目标

    这要是放在之前,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你是不是打累了”苏锐即便被那么多刀光笼罩,但仍旧可以表现如游刃有余的状态,他发出了一声冷笑:“既然打累了,那么就该换我进攻了?!?br />
    从高伴虎出刀开始,苏锐就一直被压制,但是,这种压制是他主动选择的,他要通过这种最本色的防守,来寻找高伴虎的刀法漏洞。

    人无完人,身体的机能和速度永远都是有限的,这也就使得所有的功法都是不完美的,区别只是“漏洞多”和“漏洞少”而已。

    苏锐忽然说他要进攻,高伴虎还有点不相信,可是,就在他又准备加快出刀速度的时候,忽然发现那一道乌光在苏锐的手中炽烈绽放

    “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冷兵器之王”

    苏锐一声冷喝,那乌光骤然破开了重重刀幕,而后毫无阻碍的穿透了高伴虎的小腹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