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锐的问话,那个猛男不置可否,目光之中透出危险的意味,他看苏锐的神情,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苏锐倒是直接无视了他的眼光,眼神微凝,说道:“我认识一个人,他的纹身和你很像?!?br />
    光头猛男的嘴角咧开,露出一丝残忍的冷笑:“少说废话?!?br />
    苏锐淡淡说道:“我认识的那个人,他叫地炮?!?br />
    听了苏锐的话,光头猛男冷笑了一声:“不认识?!?br />
    “他的头上没有纹身,倒是胸口有一只猛虎,也是红蓝线条?!彼杖竦纳舻骸暗比?,也许是我想多了?!?br />
    他当然没有想多,因为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对面的光头猛男明显眼神有波动

    虽然这波动只是一瞬间而已,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可这并没有逃过苏锐的眼睛。

    “你们一定认识?!彼杖襁肿煨α似鹄矗骸澳愕降资撬?br />
    光头猛男明显露出愤怒的神情来,很显然,苏锐口中的那个“地炮”和他关系不一般

    “只要是南阳的人,都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号?!惫馔访湍猩羟謇涞乃档溃骸澳芄凰涝谖业氖值紫?,也是你的荣幸了?!?br />
    这个时候,薛如云已经大喊出声:“苏锐,你要小心,他是薛家的第一高手高伴虎,你千万千万要小心”

    “薛家的第一高手”

    苏锐打量着这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四五岁的光头男人:“能够在这种年纪成为薛家的第一高手,想必有很多非同一般的地方,可惜你不知道的是,我就喜欢虐所谓的家族第一高手?!?br />
    苏锐并没有任何的虚言,事实也是如此,在五年前的时候,首都的那些所谓的家族高手们几乎被他团灭了。

    高伴虎抹了一把头上的纹身,冷冷笑道:“不过是表面上的高手而已,被推出来当个样子罢了?!?br />
    “看起来你可不像是那么谦虚的人?!彼杖袂崆岬闹辶酥迕纪?。

    他自然能够看出来,这个叫高伴虎的男人从远处一路走来,身上的气势凝而不散,眼神之中满是冷血的味道,如果不是杀过很多人,肯定无法养成这种气质

    “少说废话,要么让开,要么,死?!备甙榛⒗淅渌档?。

    而这个时候,楼梯上的厮打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由于要害部位受到了重击,乔子谦的战斗力大减,几乎被拉到了与薛胜男的同一水平线,两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样子,薛胜男的头发早就跟鸡窝一样,满脸都是青紫的淤痕,上半身仅存的内衣甚至都已经被扯掉,春光无限。

    可惜,平时觊觎薛胜男美色的乔子谦,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欣赏的,他只想把薛胜男狠狠的打死,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两个人你一拳头我一巴掌,打的真是不亦乐乎。

    坚持的两分钟之后,薛胜男也渐渐的没了体力,这种极限性质的厮打对于体能的要求太高太高,到了最后还是乔子谦占了上风。

    “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薛家不会放过我,我也让你活不成”

    乔子谦压在薛胜男的身上,狠狠的掐着对方的脖子,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

    “你你放开放开我”

    被这样扼住脖子,薛胜男呼吸困难,已经是涨红了脸

    或许,要是再过一分钟,这位承载着薛家第

    本章未完,请翻页三代希望的强势女人,就会从此香消玉殒

    薛如云站在二楼,清楚的看到这一切,她的眸光微动,迈出了一步。

    不过,也仅仅是迈出一步而已,她并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又把目光投向了苏锐那里。

    因为那儿,有一抹寒芒刺到了她的眼睛。

    寒芒来自高伴虎手中的匕首

    仅仅从这光芒上来看,这把匕首就绝对不是凡品,一定是吹发即断

    看到这把匕首,苏锐的眼睛也微微眯了一下。

    高伴虎再次摸了一把头上的纹身,随后右手一扬

    天知道他随手一扬的力量究竟有多大,那一把匕首简直如同子弹一样,直接爆射而出,在空气中划出刺眼的痕迹

    薛如云发出一声惊呼

    “苏锐,小心”

    可是苏锐并没有动,不仅没有动,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因为,那把匕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

    寒芒撕裂空气,精准无比的插进了乔子谦的后心

    本来乔子谦正在死命掐着薛胜男,结果忽然感觉到自己胸腔内的某个东西好像被刺破了

    几乎只是瞬间,鲜血就在他的胸腔里面炸开,身体的力量也立即流失了

    乔子谦松开了薛胜男的脖子,捂着胸口,双眼圆睁,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来

    看着此景,薛胜男一声尖叫,然后用力的把乔子谦推倒。

    乔子谦并没有反扑,心脏被刺爆,他已经没有了再站起来的资本。被薛胜男推倒,在楼梯上翻滚了一圈,便趴着不动了

    薛胜男惊魂未定,还想继续厮打,却看到了乔子谦身后的匕首把柄。

    她知道,自己得救了

    可是,自己现在是暂时安全了,可是接下来,还能不能顺顺当当的走出这个酒吧大门

    她想要站起来,可是双腿发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法支撑。

    此时此刻的薛胜男似乎已经完完全全的忘记了,由于之前的剧烈厮打,她现在上半身已经是不着寸缕

    她抬起头,看了看站在二楼的那个倩影,眼神之中的恨意不加掩饰,浓烈无比。

    “身手不错?!备甙榛⒖醋旁匾欢炊乃杖?,如鹰般的眼眸中露出微微的诧异。

    “目标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动”苏锐淡淡一笑。

    其实,这也是苏锐在无数战斗过程中练出来的本能反应,几乎在高伴虎出手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根据对方的发力方向和出手姿势判断出来,对方的匕首一定不会飞向自己,自然,也不会飞向二楼的薛如云。

    除非匕首会在空中拐弯,否则他根本无需理会

    不过,在高伴虎看来,苏锐能够连一点躲避动作都不做出来,说明这个人的身手已经达到了让他可以提防的程度

    就像是别人握着拳头打向你的眉心,就算你明明知道对方的拳头会在距离你一厘米的地方停下,但是你仍旧会控制不住的眨眼睛,这就是本能反应。

    可是,苏锐这种本能反应都已经被克服,说明他对身体的协调控制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高明的地步

    “虽然身手不错,但是你今天仍旧不能活着离开?!备甙榛⑸衾淅鳎骸案叶业娜?,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真的以为南阳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地方”

    苏锐丝毫不惧这样的威胁,嘲讽的一笑:“这句话我也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你真以为这间酒吧是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地方”

    “大言不惭,找死”高伴虎一声低吼,整个人好似一头下山猛虎,直接就朝苏锐生猛扑来

    “苏锐,小心”薛如云又情不自禁的喊道

    “没用的?!?br />
    苏锐丝毫不躲开,迎着高伴虎的拳头就上去了

    砰

    两人拳拳相交,发出了一声让人心颤的闷响

    高伴虎前扑的身形骤然止住,而后后退了一步

    苏锐也同样是后退了一步,但是,由于他是站在原地防守,因此在惯性上比高伴虎弱了一筹,同样后退一小步,说明他的实力要在对方之上

    “力量不错?!彼杖癯胺硪恍?,心中却微感讶异。

    虽然高伴虎那一手凌空飞刀堪称绝技,但是苏锐也没想到他在近身功夫上的修为也是极高,就刚才这么一记重拳,恐怕放在太阳神殿的十二神卫之中,也是中上的存在了

    殊不知,苏锐的心中讶异,高伴虎的心里更是震撼到了极点

    除了那几个不出山的老家伙之外,放眼整个南阳,少有能接下自己重拳的人

    可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不仅硬生生的接了下来,还把自己逼退了一步

    最关键的是,高伴虎竟然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已经发麻了

    自己的硬拳是出了名的,可是,为什么对面那个家伙的拳头似乎要比自己还硬

    高伴虎甚至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不听指挥了

    “为什么你的拳头这么硬”高伴虎心中生出了骇然之意。

    “刚刚从一个老不死的身上学到的功夫?!彼杖袼亢撩挥幸氐囊馑?。

    没错,这就是从爱新觉罗明灭身上偷师而来的皇室硬气功才刚刚登堂入室,就已经有如此威力,如果继续钻研下去,又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刚刚学的,就能达到这种程度你以为我会相信”高伴虎后退了一步,揉了揉发麻的指节,冷笑道:“在南阳,很少有人能够把我的刀给逼出来,你做到这一步,也可以感觉到荣幸了?!?br />
    高伴虎已经果断的决定,不和苏锐这个怪胎比拼近身和拳力,因为他能够判断出来,后者的近身水平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可是,近身不错又能怎么样高伴虎的拳头虽然厉害,但是刀法更加强悍

    “有什么招式就尽管亮出来,反正你今天都是要躺着回去的?!彼杖癯胺淼囊恍?,毫不在意。

    “有种”

    高伴虎狠狠的丢下一句,反手在腰间一抹,一个刀柄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在刀柄上面一按,三尺长的刀锋便骤然弹了出来刀身只有二指来宽,夺目的寒芒刺人眼睛

    此刀一出,仿佛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寒虎刀”苏锐一口叫破了这把刀的名字,眯了眯眼睛,眼中精芒闪动:“你到底是地炮的什么人”

    ps:第四更估计在凌晨一点左右,大家早点睡吧?;褂惺槠来笕?,大家踊跃参加吧,貌似现在最强狂兵的书评区一共才7个人参加,看这样子,好像只要参加了就是前十名,哈哈,前十名都有最强狂兵的定制保温杯,多拉风。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