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锐来说,这确实是个意外之喜薛胜男的心腹手下反水,传出去真是一段佳话。

    这不是借刀杀人,而是狗咬狗,一嘴毛。

    你的高高在上在哪里

    你的盛气凌人又在哪里

    由于过于自信,甚至到了自负的地步,薛胜男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让保镖跟着进来。

    她认为薛如云并不会对自己出手,这种手段太低级。

    是的,薛胜男在这一点上猜的没错,但是她却完全没想到,薛如云不出手,乔子谦却出手伤人了

    他曾经是她最心腹的手下,堪称一条忠犬也不为过,但是,所谓的忠犬一旦反噬主人,后果往往会更加严重

    不顾一切,直奔要害

    乔子谦满心期待的等着自己的女神前来搭救,但是现实却给了他狠狠一巴掌,这巴掌响亮到让他晕头转向的地步,很难想象,一个自己忠心耿耿兢兢业业的为之服务了那么多年女神级人物,竟然会是如此的冷血和无情

    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这句话放在乔子谦的身上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在这一刻,他所有的仰慕,全部化成了恨意浓烈到极点的恨意

    那漂亮的面容,此时看起来竟是如此的面目可憎

    “乔子谦,你要干什么”

    薛胜男惊叫着后退一步,却没想到后方是楼梯,高高的鞋跟刮在了台阶上,让她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一屁股坐倒在地

    “薛胜男你他妈的不是人”乔子谦双手揪住了薛胜男的领子,低吼道:“老子为你出生入死,就换回这个结果吗老子跟着你那么多年,难道连一千万都不值吗”

    乔子谦满脸涨红,越说越气,身子都在颤抖

    然后,他的胳膊抡了起来,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薛胜男的脸上

    这耳光声实在是太清脆太响亮,震彻了整个酒吧

    一下,两下,三下

    乔子谦不停的扇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他心中的恨意

    一记又一记的耳光,让薛胜男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虽然她平日里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但是一旦回归到最原始最本能的力量对抗上,即便再强的女强人也不会是普通男人的对手

    更何况,此时的乔子谦心中满是恨意

    被恨意驱使下的人,任何疯狂的事情都有可能干的出来

    没有人跳舞了,没有人讲话了,大家都在看着这一切,也没有人想要去搭救所谓的“女神”,因为这女神之前的声音并不小,所有人都能听得到,她的真面目已经彻底的显露出来冷漠冷血,无情无义。

    就算是救了她,她也会认为是在觊觎她的钱或者是美色吧

    苏锐仍旧抿着红酒,完全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站在他的立场,巴不得这一男一女打到天荒地老呢。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br />
    苏锐淡淡一笑,再次打了个响指。

    薛如云听到这响指的声音,转过脸来看了他一眼,眉宇间露出复杂的神情来。

    她也是女人,心中一直坚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傲骨,也正因为此,薛如云才能更深切的感受到薛胜男心中的惶恐和愤怒,她知道这一下又一下的巴掌,已经把对方的自尊和骄傲给打的粉碎粉碎

    “怎么于心不忍了”苏锐笑眯眯的坐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来,紧挨着薛如云。

    身边坐着个极品大美女,眼睛里看着的是另外一个美女被人痛揍,说实话,这场景有些违和,但是落在苏锐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情调真是怪异的口味。

    “并不是于心不忍,我只是说不上来该是个什么心情?!?br />
    薛如云的眸光仍旧复杂,她干脆不去听乔子谦的咒骂声,也不去听那响亮的耳光声,眼睛盯着微微荡漾着酒液的高脚杯,略微出神。

    “你会不会怪我”薛如云说道。

    到了这种时候,她忽然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这是你的正常心理,说明你这个人足够善良?!彼杖裥α诵?,并不介意:“开弓没有回头箭,只不过是抽几耳光而已,这并不算什么,你想想你当初说出我要报复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又是怎样的坚决”

    听了苏锐的话,薛如云犹豫了两秒钟,然后目光之中已经全然都是坚定,重重的点了点头。

    苏锐握住了她的手:“其实,我也不想让你成为一个心中只有仇恨的复仇女神,如果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的目的,那你这人生也没什么意思了,所幸,我看到的和我想看到的相差并不远?!?br />
    “谢谢你鼓励我?!毖θ缭朴昧Φ哪罅四笏杖竦氖?,而后重新抬起头来,把目光投向薛胜男与乔子谦。

    “嗯,就这样,坚定一些,把他们曾经施加在你身上的痛苦,十倍百倍的还回去?!彼杖袼档溃骸安还苣阍趺幢ǜ?,我都不会觉得过分的?!?br />
    听了苏锐的话,薛如云的心里涌出了浓浓的感动,她知道,这番话代表着五个字,那就是无条件支持

    薛如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得到苏锐这样的承诺,但是,她知道,自己是个足够幸运的人。

    有这样的后盾,还担心什么呢勇往直前便好了

    在两个人说话的当儿,乔子谦和薛胜男还在厮打。

    前者已经扇了后者足足十几个巴掌,一边扇一边臭骂

    看来乔子谦也是个文采不错的家伙,各种恶毒的语言全部倾泻在薛胜男的身上,在这种愤怒的关头还能变着花样骂,都不带重样的

    这样凌虐曾经心中的女神,让乔子谦获得了一种报复性的变态快感

    “薛胜男,你个臭婊子我特么当初还想上了你,现在就只想杀了你”

    说罢,乔子谦一只手掐住薛胜男的脖子,一只手拽住了她的头发,然后把对方的头往楼梯栏杆上狠狠撞去

    砰

    一声闷响,薛胜男的脑门和楼梯的铁栏杆发生了碰撞,立即开了一个血口子

    此时的薛胜男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高傲模样

    由于厮打的太激烈,她精心打理过的发型已经变得凌乱不堪,衬衫也被扯出了好几条破口子,两边的脸颊都红肿起来

    乔子谦用的力气实在太大,让薛胜男的瓜子脸变成了鸭蛋脸

    最触目惊心的还是那一道血口子,鲜血顺着脸颊一侧流淌而下,让她狼狈的脸上多了一分狰狞的意味

    这一撞,似乎也把薛胜男撞的清醒了许多

    之前她被乔子谦的仇恨气势所慑,一时间忘了抵抗和威胁,此时清醒过来,目光之中的惧怕意味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狠狠的冷然

    “乔子谦,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样对我,薛家不会放过你的”薛胜男冷声说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死

    本章未完,请翻页定了”

    薛胜男即便狼狈至此,但是积威犹在,乔子谦听了她的威胁,本能的打了个哆嗦

    这些年来,他已经对薛胜男惧怕到了骨子里面,因此对方这样的威胁绝对会有效果

    可是,接下来乔子谦就不这么想了,嘴巴一咧,惨白的牙齿再度露了出来:“是啊,你本身都不管我的死活了,薛家放不放过我又有什么关系既然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那不如就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些吧”

    “乔子谦,我警告你,不要胡来不要胡乱”

    薛胜男还在想着要威胁乔子谦,但是后者已经再度扑上来,整个人都压在了薛胜男的身上,嘴巴使劲的往她脸上啃

    “啊,救命啊,救命啊”

    薛胜男拼命挣扎,手脚并用,可是无济于事,终于,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喊出了救命二字

    她也有向人求救的时候

    “老子就算是被薛家弄死,也得先弄死你”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由于心中的恐惧已经被不顾一切的仇恨所取代,乔子谦根本就是不管不顾,他一声怒吼,便把薛胜男的衬衫给撕开了

    无边的春意展现在他的眼前,让乔子谦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他多么期望看到的风景,这是他多么想要见识到的宝地,此时终于近在咫尺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看着仅仅穿着内衣的薛胜男,乔子谦先是呆呆傻傻的笑了两声,然后开始疯狂的哈哈大笑

    “我们要去制止吗”薛如云用眼神问出了这句话,不过她随后就摇了摇头,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那个家族的人都不管她们母女的死活,她又何必多管闲事

    苏锐同样摇了摇头:“就算我们不制止,也会有人来制止的,她可是薛胜男?!?br />
    薛如云点了点头,薛家第三代中最强势的女人,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在一个秘书的身上阴沟里翻船

    “只是乔子谦这个家伙就算不被薛家弄死,以后精神也得出问题?!笨醋抛慈舴杩竦那亲忧?,苏锐轻叹一句。

    曾经压抑的越久,那就反弹的越狠,精神分裂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了。

    “给我去死该死的乔子谦”

    薛胜男简直愤怒到了极点,她是高高在上的薛家小姐,在南阳跺一跺脚都能让地面震三震的存在可是今天呢

    今天她被曾经的忠犬压在身下,不仅暴打一通,让她颜面尽失,甚至此时还撕破了她的衬衫想要做那种事情

    受尽屈辱

    和乔子谦相对应的是曾经的位置越高,摔下来的越惨,就算精神不出问题,那么也会对她日后的行事方式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

    “你希望看到两个疯子吗”苏锐笑道,似乎眼前的情景根本激不起他心情的半点波动。

    “无所谓?!毖θ缭拼鸬?。

    “不过,好戏貌似要结束了?!彼杖褚丫吹搅肆礁霰o谀Q娜舜油饷娲辰?br />
    “那是薛胜男的保镖?!毖θ缭频捻馕⑽⒛?。

    “交给我了?!?br />
    苏锐站起身来,一步便跨出了二楼的栏杆

    ps:这是补昨天的第三更。因为票数已经突破了750,所以除了这一更之外,今天接下来还会有三章送上,一共四章。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