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们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何至于一见面就如此的咄咄相逼”

    薛胜男同样端起桌子上的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在努力让自己的气场不弱于薛如云,当然,整个南阳都是薛家的主场,薛胜男并不相信凭借薛如云的能力,能够在这里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之前虽然她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强行收购了阳泰贸易,但是这只是薛家打盹的结果,接下来绝对不会再有类似的机会留给薛如云了。

    “我不屑于对你咄咄相逼,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毖θ缭贫哉飧銮渴频拿妹妹挥腥魏蔚暮酶?,一听到她说出所谓的“血缘关系”的论点,心中的反感更甚。

    “可是我搞不明白,你这样做的意义到底何在?!毖κつ泻敛涣羟榈慕饪θ缭频纳税蹋骸澳阍芄撕?,但是现在,这样做只会让你的伤口更深更痛?!?br />
    薛如云一眼,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你并不像是在关心我?!?br />
    “你是我的姐姐,我不关心你,又能关心谁呢”薛胜男特地把“姐姐”两个字咬的很重。

    她知道,这两个字是薛如云心中最介意的事情,说的次数越多,想必她就会越不愉快。

    “这让我感到耻辱?!毖θ缭扑坪醪⒉幌朐谡飧龌疤馍霞绦?,转而说道:“你这次过来,难道不应该更关心一下乔子谦的安危吗”

    薛胜男的第一秘书,到现在还被苏锐扣着不放呢,后者曾说要让薛胜男准备一千万赎金,否则永远也别想见到她这个贴身心腹。

    “乔子谦我都差点把他给忘了呢?!毖κつ泻苋险娴乃档溃骸拔腋阋磺?,你就能放了他”

    “当然?!毖θ缭频难垌⒚?,这个动作像极了苏锐。

    “可是,你放了他之后,会不会随便再从薛家抓个阿猫阿狗,然后再让我缴一千万赎金”

    薛胜男问出了一个很冷的问题,她还没等薛如云回答,就已经摊了摊手,自顾自的答道:“既然是这样,为了杜绝隐患,我可就不能开这个口子了。一千万于我虽然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何必浪费掉呢”

    薛胜男的这个选择似乎有些微微的出乎薛如云的预料:“乔子谦是你的第一秘书,跟在你身边服务多年,你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薛胜男嘴角笑容之中的嘲讽意味更加浓厚:“他的死活,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姐姐,这个人你爱要就要,不爱要就随意处理了好了,用不着向我汇报的?!?br />
    裸的嘲讽

    苏锐在远处眯着眼睛一切,在他听到了薛胜男的话语之后,也微微感觉到有点意外。

    似乎,这个女人的性情薄凉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苏锐能够来,薛胜男并不是为了逼宫或是争取主动权才特地说出这番话的,她压根就没打算赎回乔子谦

    就算是一个宠物狗跟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也会有感情的吧只要是性情正常的人,又怎么会说出“不想要就随意处理”之类的话呢

    “我想,乔子谦听到这番话,应该会很伤心吧”薛如云摇了摇头,她也没想到,薛胜男竟冷血到了这种地步。

    一个重要的心腹手下,随随便便就不要了,完全不在乎对方的死活,那么在薛胜男的心里,还会有谁的死活值得她的关注

    “我还是那句话,他伤不伤心,于我有什么关系他为我工作,我给他薪水,他为我带来效益,我给他带来收入,这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利益关系,我的好姐姐,你在外面闯荡了那么多年,连高中政治课本上的那句人与人之间归根到底是利益关系都不记得了”

    薛胜男嘲讽的补充了一句:“当然,我的姐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高中,如果没读过,不知者无罪,我就不怪你了?!?br />
    这句话真是把她的高傲表现的淋漓尽致

    苏锐在远处听着,已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站在他的立场,对薛胜男这种用刺激性的语言刻意去揭开别人伤疤的做法表示非常的不满,甚至很低级。

    也正因为这句话,他开始重新审视薛胜男这个人了。

    “人与人之间,归根到底就是利益关系吗”薛如云反问了一句,而后淡淡一笑,似乎毫不介意对方的嘲讽:“你可是让我失望的很呢,你这样做,难道不怕乔子谦把你做过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吐露出来”

    薛胜男似乎完全不当一回事,继续冷笑:“一步步走到今天,自然会有很多事情见不得光,但是,这些不能为别人所知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假手于人必须是亲力亲为?!?br />
    此时此刻,薛胜男似乎都失去了和薛如云谈话的兴致,意兴阑珊的说道:“我的好姐姐,你就算把乔子谦给折磨死,也别想从他嘴里弄出来有用的信息?!?br />
    薛如云的目光微冷。

    “当然,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在来这里之前,我是打算付出一千万的赎金,这个想法只是在见到你之后才改变?!毖κつ幸×艘⊥罚骸凹热皇钦庋?,那么我们之间的谈话是不是可以告一段落了”

    薛如云伸出了一只手:“请便?!?br />
    “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br />
    薛胜男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骸拔曳钊敖憬隳悴灰俅蛐乓寤岬闹饕?,在南阳,我薛家要压死信义会,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你要知道,黑道永远也别想胜过白道?!?br />
    薛如云的脸上涌起嘲讽的笑容来:“在我薛家自封为白道,这才是最大的笑话?!?br />
    “是不是白道并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其他人说了算?!毖κつ兄噶酥缸约旱男乜?,眼睛中流露出浓浓的蔑视神情:“我薛家人说了才算?!?br />
    说罢,她拿起包包,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你真的不管乔子谦的死活了吗”薛如云锲而不舍”的又问了一句。

    她越是“锲而不舍”,就让薛胜男越加鄙视。

    “我说过,随你处置,作为姐妹,哪怕你明天把他绑起来沉到大海里,我也不会报警的?!毖κつ欣湫ψ湃缭?,转身便要离开。

    这一次,薛如云没有任何的阻拦,苏锐也是一样,仍旧坐在远处的卡座里,将这边的一切尽收眼底。

    这一次的交锋,似乎是薛如云处于了下风。

    薛胜男的强势和无情,让人很难找到进攻的缺口。

    她还是那个薛家女王,高高在上,睥睨着下方的普通人。

    但,这并不是结束。

    就在薛胜男要走下楼梯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

    因为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头上缠了一圈白色绷带,戴着个金边眼镜,不过镜片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纹。

    对于薛胜男而言,这个男人不可谓不熟悉。

    因为这是跟在她身边好几年的心腹,第一秘书乔子谦

    子谦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薛胜男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布满了全身

    那平日里谄媚无比的目光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阴冷,透过碎裂的镜片,让人感觉到极为的不舒服

    这种阴冷是实质性的,让薛胜男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平日里浑身上下都充满女王范的她,此时此刻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惧怕

    是的,即便站在对面的是她的下属,她仍旧紧张的要命心脏似乎都快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

    “乔子谦,既然你没事了,那就跟我回去?!鄙钗艘豢谄?,薛胜男说道,声音仍旧充满高傲,语气犹如命令。

    乔子谦一动不动,就挡在楼梯前,一咧嘴,露出了惨白的牙齿:“薛总,对于刚才的事情,你难道不想给我一个说法吗”

    “你是我的秘书,你是我的手下,我需要给你什么说法”薛胜男冷笑:“真是笑话”

    乔子谦还是盯着对方:“我只是想要个解释,就你之前说过的那些话,给我个解释?!?br />
    事实上,苏锐之前并没有限制住他的自由,而是就把他扔在这个酒吧里,让他从头听到了尾

    如果乔子谦中途想要溜走,有的是机会,但是他并没有因为每个人都想要探知一下自己在别人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乔子谦希望薛胜男能够花一千万来救自己,希望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了自己和对方撕破脸,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乔子谦的心里想必会更加的感恩戴德。

    薛胜男本来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倘若女神愿意救自己,那么乔子谦恐怕会在下半辈子用生命来给薛胜男当牛做马。

    即便是狗腿子,也有一颗感恩的心。

    生性冷傲且薄凉的薛胜男不仅错失了一个大好机会,甚至还主动把乔子谦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有些时候,人心和忠诚远远要比一千万来的更加重要,可是,薛胜男却没有一点。

    她并不缺这一千万,掌管着薛家旗下几家大型企业的她,根本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之所以不愿意花在乔子谦的身上,只是她觉得不值。

    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下属,去花一千万赎人脑子进水了吗

    这并不是一个可以用价格来衡量的事情。

    乔子谦就这样胜男,脸上渐渐的布满了狰狞

    “薛胜男,你个臭婊子”

    乔子谦大吼一声,直接朝薛胜男扑了过来

    远处的苏锐一切,笑眯眯的打了个响指:“真是意外之喜?!?br />
    ps:今天晚上效率有点低,第二章到现在删删改改才弄好,实在撑不住了,欠的第三章挪到明天上午补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