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酒吧是信义会的产业之一,这一点薛胜男很明白,去了之后她便会失去主场优势,但是这个强势的女人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

    . d t

    .

    她的这个举动也让南华楼内的几人略微有点不一样的想法。

    “你们不要跟着我,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毖θ缭迫险娴陌淹ɑ凹锹技副?,才说道。

    想到了即将来到的会面,她攥紧了拳头,眼中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之色。

    “我还是跟着吧,别把人想的太善良了,你就不怕她给你使阴招”苏锐理解薛如云的想法,但理解并不代表支持。

    “那好吧?!毖θ缭朴淘チ艘幌?,才点了点头,“你可以坐的远一些,不用先露面?!?br />
    这个时候,李圣儒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号码,玩味的笑道:“薛家的动作很快啊,镇场子的已经来了?!?br />
    说罢,他接通了电话,脸上的笑容始终就没有消失过。

    “首长,什么事情还能让您亲自打电话来”听到李圣儒的这个称呼,对方很显然是南阳的某个大领导。

    “圣儒,你实话跟我讲,是不是对薛家动手了”电话那边显得很生气:“你这简直是乱弹琴”

    “首长,我怎么会对薛家动手,我避着他们还来不及,您这话是从何说起,我一头雾水啊?!崩钍ト迦跃擅娌桓纳?,说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的,这谈笑风生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跟老友打电话呢。

    儒雅只是他的表面,这男人一旦真正的狡猾起来,恐怕整个南阳很难找到对手。

    “圣儒,有些话我不用说的太明白,分寸你自己把握?!蹦潜叩纳羧跃汕謇洌骸白苤?,我不希望阳出现乱子,到时候谁都不舒服?!?br />
    李圣儒仍旧是春风和煦的模样:“首长,您放心吧,这些年您对我那么照顾,我肯定不会眼睁睁的面出乱子的,我就算给李书记添堵,也不能给您添堵,您说不是吗”

    “你这家伙?!崩钍ト宓牧攘燃妇浠熬腿媚潜咭丫切那榇蠛?,尤其在提到那句“给李书记添堵”的时候,那边很明显的笑了两声:“反正你好自为之吧,如果有误会就解决,别一直发酵下去?!?br />
    “首长您尽管放心好了?!?br />
    李圣儒挂了电话,叹了口气,然后低头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李书记,材料我已经都准备好了,稍后会送到您府上。

    等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在场的人都在己,不禁苦笑道:“怎么都这样我感觉你们的眼神有点异样啊?!?br />
    “整个南阳,能让李会长你这样态度对待的人可不多呢?!闭抛限泵蜃烨嵝?,见识到了李圣儒的另外一面,让她的心情很是不错。

    李圣儒摇头笑了笑,而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有时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现在,也到了该掀掉屋檐的时候了?!?br />
    齐啸虎听了这话,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重新倒满,说道:“老弟,就冲你这句话,我老齐真心实意的跟你干”

    苏锐眯了眯眼睛,微微笑道:“南阳可比我想象的要精彩多了,既然如此,那就祝大家心想事成吧?!?br />
    心想事成,这四个字简单,但是想要真正实现,难度比想象中还要大,怎么样重视都不会过分,因为对方是薛家。

    几个杯子重重的碰在了一起,些许白酒洒了出来,这个时候满屋子都是酒气,而接下来的外面就将是血气了。

    青龙帮和信义会的强强联合,就此彻底达成

    云霄酒吧在南阳省城的知名度很高,虽然说是酒吧,但称之为娱乐城也不为过,吃喝玩乐一条龙,想要什么服务都是应有尽有,由于有信义会在罩着,所以这里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就算是警察来查,事先也会有人通气。

    仍旧是一身利落裙装的薛胜男站在酒吧的外面,微微仰起头,方闪闪发光的led招牌,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我的好姐姐,你还真的以为这里是你的主场吗”薛胜男的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嘲讽:“多年以前,你比我优秀的多,但是现在早已是物是人非了,我会向你证明,你这次的选择是大错特错的?!?br />
    两个保镖跟在薛胜男的身后,要跟着她一起进入。

    “你们两个留在外面,我自己进去就行?!毖κつ心怯琶赖拇浇枪雌鹆艘凰啃θ堇矗骸昂镁貌患飧鼋憬?,我要和她好好的聊聊天?!?br />
    “薛总,这样会不会不安全毕竟这里是信义会的地盘?!币幻o诘P牡乃档?。

    “没关系,我这个姐姐可没有你们想象的这么低级?!?br />
    薛胜男冷笑道:“因为,我们可是亲姐妹?!?br />
    在云霄酒吧的二楼,一个漂亮女人坐在沙发上,正注视着酒吧的入口处。

    薛胜男走进来,本能的感觉到二楼有一道目光射在了她的身上,抬起头,正好薛如云的脸。

    薛胜男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然后迈步缓缓走上了楼梯。

    这是一场时隔将近三十年的对视。

    在两人上一次对视的时候,还是薛如云母女被赶出薛家的大门,当时的薛胜男还是个没开始发育的小姑娘,她当时望着这一对狼狈不堪的母女,嘴角上同样挂着冷笑。

    虽然从小姑娘变成了大美人,但当时的笑容和现在的笑容何其相似

    这笑容中带着骄傲,带着嘲讽,也带着蔑视。

    她有骄傲的理由,因为在她薛如云始终是个“小三”的女儿,也正因为这一点,薛家和她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些年来,薛家的男人经?;嵩谕饷媛腋?,留下几个私生子私生女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都是随便给笔钱就了事,这其中又有谁像薛如云一样闹腾的

    薛胜男的步伐很稳,姿态优美,就像一个贵族,吸引了很多狼性的目光。

    如果没有薛如云的存在,现在酒吧中的所有目光都该集中在她的身上。

    可是,她的姐姐在这里,至少把目光带走了三分之二。

    薛胜男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从小到大,她一直是焦点,她之所以一直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能够站在万人中央,感受万丈荣光。

    这是薛胜男的动力之源。

    她能够走到这一步,虽然和自身的努力分不开干系,但是毕竟有着薛家在后面支持着,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相对容易起来。

    可是薛如云不一样,她被赶出薛家的大门,小时候差点饿死,完全依靠着自己的能力,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从这方面来讲,薛胜男比自己的姐姐可是要差上许多。

    薛胜男从来都不喜欢棋逢对手,她喜欢碾压一切,能够用毫不留情的手腕,就绝对不会温和一分,能多强势就要多强势,骨子里面全是浓浓的女王气质。

    从一楼到二楼,是很短的三十多级台阶,但是薛胜男却走得很慢,回想了很多东西。

    苏锐坐在远处,眯着眼睛一切,从薛胜男进入酒吧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已经锁定了这个女人,直到她上楼,苏锐都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动作。

    他曾经学习过微表情微动作,从一个人走路姿势和习惯性动作之中就能判断出其本身的性格怎么样,自然,薛胜男也逃不脱他的法眼。

    这是个不容易对付的女人,她的优点和缺点都一样,优点是自信,缺点是自信的有些过头了,变成了自负这是苏锐通过短短两分钟的观察所得到的答案,和之前所搜集资料上的体现几乎一致。

    路程再长也会有尽头,薛胜男终于在薛如云的身前站定。

    两个女王级的人物会面,好像是火星撞地球一般,还没开始讲话,就已经火星四溅。

    酒吧里面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dj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的停止,舞曲也停掉了。

    薛胜男笑道:“一晃很多年没见了,没想到姐姐已经变得这么漂亮了?!?br />
    笑容洋溢,但薛胜男的眼睛里却没什么笑的情绪在其中。

    事实并不如薛胜男所说,薛如云一直都很漂亮,从萝莉到御姐的过程中,从来都是秒杀一切男人,但是薛胜男就不一样了,从小像个假小子一样,留着短发,从来不打扮,直到从美国留学归来,才转型成功。

    两个人虽然都是美女,但是薛如云多的是天然美,而在薛胜男身上,后天的成分就更多了一些。

    薛如云父异母的妹妹,目光之中涌出难言的情绪,多年以前的情景又历历在目。

    那一段经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得掉。

    “你倒是变化很大?!毖θ缭仆Φ?,甚至眼睛中都带着笑意。

    这个时候的她终于发现,一旦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她真的一点都不紧张。

    就像是高考,越是临近高考,高三的学生们越是会感觉到窒息,可当你真正坐在考场上抬笔答题的时候,脑子里面已经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了。

    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已经摆在眼前,那么,接下来就只剩鼓足勇气一条路。

    “姐姐,你二十好几年没回来,来之前完全可以先打个电话,妹妹我就会去机场接你,何必这样兴师动众呢”薛胜男开门见山,皮笑肉不笑:“阳泰贸易被你收购,明凯的骨头都被打断了,你这样做,家里可是会很不高兴的呢?!?br />
    薛如云的回答更加直接,她抿了一口红酒,整个人优雅到了极点,脸上的笑容让所有注视她的人不禁有种目眩神迷之感:

    “只有你们不高兴,我才能高兴?!?br />
    ps:纵横举行了第一届书评大赛,我们烈焰军团的不少朋友都参加了,小睦姑姑也参赛了。每个纵横账号每天有十张免费票,免费的大家动动手指给参赛的小伙伴们投票吧电脑打开纵横首页就能评大赛的标题,点进去,可以评的排名,小睦姑姑写的你是我们的超级英雄目前第六位,炮哥写的书评大赛幻想一下目前24名,在第二页,木姐的支持烈焰,支持最强狂兵在第57位,书友4256774的烈焰大赞,狂兵大赞在65位,小武哥的激情的指引在66位,神剑的支持烈焰在第83位。大家一起去投票吧,票数多的作品会得到网站的推广,这也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大家支持烈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