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朱林的枪上装了消声器,因此枪声并不算响,但是那绝对称不上轻微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锐居然真的开枪了这货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巨大桌面上的枪口,朱林等人简直吓的面如死灰,悲怆的大喊道:“少爷,少爷”

    齐啸虎哈哈一笑,笑声爽朗无比:“痛快,真是痛快苏老弟太对我的脾气了”

    “你们的少爷死不了?!彼杖窭淅涞乃盗艘痪洌骸鞍亚苟挤畔?,要不他就真的要死了?!?br />
    似乎是在回应苏锐的话一般,桌面下的薛明凯开始发出了惊惶的吼声

    “啊”

    似乎他也只能用这个字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崩溃和仓皇

    那一发子弹,穿过厚厚的桌面,然后打碎了薛明凯脸庞边上的一块木地板

    那木地板的碎屑纷飞,溅射在薛明凯的脸上,虽然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是却把他心中的惶恐给放到了最大化

    那个疯子,在隔着桌面自己的情况下,居然真的敢开枪

    薛明凯实在是不敢想象,如果那一发子弹稍稍偏出几公分的话,他可就没命了

    “疯子,疯子快点把这个疯子给我打死不然少爷我就死定了”

    薛明凯还没被吓怕,隔着桌子又下了命令

    “给我开枪”

    朱林沉声喝道

    他们一共来了十几个人,带着五把枪,除去被苏锐夺走的那一把,还有四把呢

    可惜,在苏锐的面前,他这种抵抗并没有卵用。

    朱林的话音还未落,苏锐就已经反手一枪柄砸了过去,把他砸的满嘴鲜血

    紧接着,苏锐的枪口抬起,扣动了扳机

    “啊”

    一声惨叫响起,只见一个保镖正捂着手腕,鲜血淋漓

    “剩下的三个,把枪给我放下,不然和他都是同样的下场?!?br />
    苏锐淡淡的说道,虽然是以一人面对十几人,但是他在气势上面却没有丝毫的被压制,反而将对方压制的死死的

    这语气虽然淡然,但是却让薛明凯的保镖生不起任何的抵抗之心

    有一个保镖已经把枪口垂下,另外两人还是纠结着。

    “犹豫什么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吗”

    苏锐说着,抬起枪口,又随意的往齐啸虎脚下的圆桌面上开了一枪

    “啊”

    惊恐的惨嚎声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那颗子弹穿透了桌面,落在了薛明凯脸庞的另外一边

    “快把枪都放下”薛明凯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他现在真的相信,自己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猛人

    甚至薛明凯有种预感,如果手下人再顽抗下去,他真的有可能会被打死对方完完全全不在乎他薛家大少爷的身份

    “苏老弟,干得漂亮来人,把这些家伙全给我绑起来拉到总部,让刑堂一个个的过审”

    “敢在南华楼闹事,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齐啸虎在圆桌上负手而立,威风凛凛,身手完全不减当年。

    事实上,见识过苏锐身手的他并没有什么担心,就算苏锐不在现场,叱咤风云大半辈子的齐啸虎也不会把这种小喽啰放在眼里。

    虽说经常和齐啸虎一起打牌的那几个属下善于出老千拍马屁,但能够在信义会里面混到这个地步,也都是从底层打打杀杀拼上来的,薛家的保镖并没有多少的实战经验,一旦对上了他们,只有吃亏的份。

    这几人把薛家的保镖一个个的踹过来,如果有人敢还手或者阻挡,那么就被揍的更狠。

    这个时候,从门外已经涌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齐齐对齐啸虎问了声好,然后便把薛明凯的手下全部押出去了

    这里是南华楼,是信义会旗下最重要的产业之一,自然会备足了保镖,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在南华楼成立以来,这十几个彪形大汉还从来没有亮相过,都快呆的身子发霉,却没想到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而这个时候,齐啸虎才从那大圆桌上下来,下面的薛明凯又发出了疼痛的闷哼。

    苏锐单手抓住了圆桌的边缘,用力一掀,沉重的桌面便被抬起,这份力量让那些信义会手下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轻描淡写的就做到了这般,这个年轻男人的手臂力量得有多大

    薛明凯终于重见天日,他已经被踩的半死不活了,面部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哪哪都疼

    “齐老哥真是宝刀不老啊?!彼杖穹⒆阅谛牡乃档?,不说别的,就冲老齐刚才掀桌子踩人的那几下,虽然称不上多高明的功夫,但不管是力量精准度抑或是时机的把握,却都是让人无可挑剔。

    单单从这一点上面就能,齐啸虎在年轻时候绝对是个身具万夫不当之勇的超级猛人

    “这不算什么?!逼胄セ诹税谑郑骸耙悄昵岣龆?,这一堆人在我手底下绝对撑不过五分钟?!?br />
    苏锐笑着点点头,他没有丝毫怀疑齐啸虎的话。

    说罢,老齐又指了指躺在地上哼唧哼唧的薛明凯,说道:

    “把他给我绑起来,老齐我今儿要好好的审审薛家的五少爷”

    一声令下,自然有下属把薛明凯从地上拖起来,然后按在凳子上,绑了个结结实实,除了脸之外,浑身都是绳子。

    张紫薇一直在微笑,她多少能够猜到一点苏锐的计划,却没想到这计划竟然被执行的如此完美从此之后,信义会和薛家算是彻底的结上仇了

    薛如云苏锐,又齐啸虎,眼神中流露出复杂之意。

    齐啸虎是她的恩人,她也因此并不想利用信义会,但是事已至此,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齐大哥,他是薛家的人?!彼杖裾驹诹似胄セ⒌纳砬?,挡住了薛明凯的视线。

    “薛家又怎样我老齐从始至终都没把这帮二世祖放在眼里过?!逼胄セ⒌难劬锩媛遣恍?,能够以一个外来打工者的身份在南阳打下如此大的一片江山,不得不说,齐啸虎有他自己的骄傲。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昨天从薛家的黑拳擂台上赢了一亿七千六百万,薛明凯估计是咽不下这口气,才追到这里。这是我的事情,和信义会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不想把齐老哥你搀和进来?!?br />
    苏锐说的是心里话。

    如果面前的是李圣儒,那么苏锐就不会有丝毫的愧疚,但是这短短半个小时的相处,让他见识到了齐啸虎的为人,他不愿意把这种既耿直又憨直的汉子拉到坑里面。

    齐啸虎听了,咧嘴笑起来,而后重重的拍了拍苏锐的肩膀:“苏老弟,你能够这样说,说明你眼里有我这个老哥,老齐我很欣慰”

    苏锐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反正不能说是自己故意把薛明凯引到这里来,然后拖信义会下水的吧

    “就算不是帮你,我也得帮如云妹子,这几十年来,我早就不顺眼了,碍于他们的势力,我才一直忍气吞声?!逼胄セ⑺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憋屈了那么多年,对方都欺负到我老齐的弟弟妹妹身上了,我还能放过他们吗”

    苏锐忽然觉得自己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之前他还为交到这么一个“忘年交”而觉得狗血,现在这真的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薛明凯坐在椅子上,被绑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他涨红了脸,说道:“你们这样对待我,薛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如果你们现在放了我,我可以把这一切当做从未发生过?!?br />
    “现在你还在和我谈条件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鸡仔”齐啸虎嘲讽的说道:“敢在南华楼闹事,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在南阳的地界上,并不是武力值高就能够横着走的”薛明凯也并没有一直出言威胁,居然摆出了一副谈判的架势来。

    “我叫齐啸虎?!崩掀胫噶酥缸约旱男乜?。

    “我管你是齐笑虎还是齐笑狗,在南阳”薛明凯正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眼圆睁,像是见了鬼一样,瞪着齐啸虎:“你说你叫什么”

    齐啸虎

    此时的薛明凯简直是欲哭无泪

    尼玛,不就是回来找个茬吗怎么就能遇到了信义会的齐啸虎

    齐啸虎才不会把自己的名字重复第二遍,他冷哼了两声:“小李,你给我老齐背背帮派的条例,敢在信义会的地盘上持枪闹事,应该给予什么样的惩?!?br />
    这时,齐啸虎的手下开口了:“回您的话,若是有人敢持枪在信义会的地盘上寻衅滋事,无论身份,将视情节轻重程度进行惩罚,轻则剁掉手指,重则废掉手脚?!?br />
    事实上,以前的信义会还会有什么类似切断气管一样的极刑,但是在李圣儒上台之后,便把这最狠的惩罚推翻了。很显然,这样的私刑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

    薛明凯听的浑身打哆嗦,尼玛,无论是剁掉手指还是废掉四肢,都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强烈的惊恐感觉,已经弥漫了他的全身

    “我是薛家的五少爷,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绝对不能否则”

    他的话还没说完,齐啸虎便已经一巴掌抽了上来,直接把薛明凯打翻在地

    “我他娘的揍的就是齐家的五少爷”

    齐啸虎愤愤的说道:“忍气吞声那么久,就连你这种小猴子都跳到我的头上来了”

    “你居然敢打我,就算是李圣儒在这里,他也不会”薛明凯被绑的太严实了,连捂脸都做不到,只能在地上狼狈侧躺着。

    “李圣儒干不出来的事情,我老齐能干出来”

    齐啸虎对身后的属下吼了一嗓子:“把战堂派出来,从此以后,薛家的黑拳擂台,我信义会接管了”

    齐啸虎的寥寥几句话,就宣告了南阳新局面的到来

    从此以后,信义会和薛家,将彻底结束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