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凯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大波人,呼啦呼啦的,甚是威武。

    相比较而言,齐啸虎这边的人手就显得寒碜许多了,甚至其中还有两个大姑娘,实在是没什么战斗力。

    “你们是谁给我滚出去”

    那个砸翻了麻将桌的信义会下属捂着胸口站起来怒骂道,结果朱林从薛明凯身后窜出来,单手揪着他的领子,一拳就将其放倒在地。

    身为薛明凯的保镖头目,朱林的身手还是不错的。

    可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拳将会给薛家带来多么大的麻烦

    薛明凯环视了一眼,发现那位勇猛无敌的“菜鸟”拳手并没有出现在现场,心不禁彻底放了下来。

    在朱林请求支援的时候,薛明凯就决定亲自赶过来,以报昨天晚上的仇。

    薛家擂台经营了那么久,一直都是大赚特赚,结果薛明凯接手之后,一个晚上就输掉这么一大笔钱,这个面子如果不讨回来,那么别说擂台的亏空补不上,他甚至就有可能被老爷子狠狠训斥一顿,然后从此以后彻底失去竞争家族继承人的资格。

    由此可见,能否从苏锐的手里拿回这一千七百多万,对薛明凯而言真的是至关重要。

    甚至,这还只是弥补损失的开始,由于邵飞虎把生死擂台的十名亡命徒全部重伤,导致吸金能力最强的生死擂台此时竟是无人上场,赌客们的意见简直翻了天,几乎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一个月内,如果薛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顶替,那么赌客们将会越来越少。

    “你倒是跑啊,你怎么不跑了”薛明凯冷冷的锐,嘴角带着一丝嘲弄之色。

    南阳是自己的地盘,苏锐一个外乡人,又能翻腾出多大的浪花来

    苏锐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了一丝精芒,却并没有说话。

    这是信义会的主场,是齐啸虎的主场,却不是他的主场。

    说实话,从昨天下午让张紫薇约信义会吃饭的时候开始,他就在等待着现在这个场面出现。

    信义会不是和薛家井水不犯河水么没关系,有困难就去克服,没有矛盾那就去制造矛盾,这是苏锐非常擅长的事情。

    去薛家的黑拳擂台挑战,苏锐并不是仅仅为了挣这一个多亿,这笔钱虽然很多,但和太阳神殿的总资产相比,还不至于被苏锐太过

    他是想帮薛如云一把,让信义会成为她的助力。从来到南阳之后,苏锐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在挖坑,每一个起眼的举动,都有可能是精心准备过的。

    幸好,薛明凯还算给力,让整个事情的走向和苏锐预先设定的剧本保持了一致。

    “从我那里骗出来那么多钱,就带着妞来这里逍遥了”薛明凯冷冷锐:“你以为南华楼也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地方”

    说话间,他扫了一眼张紫薇,眼中闪过了一丝沉迷,不过当薛明凯的目光落在薛如云的身上之时,眼睛中瞬间爆发出浓烈的惊艳之色。

    这种脸蛋漂亮身材劲爆的御姐型美女,一直是薛明凯最喜欢的类型,简直是无法抗拒。

    和薛洋不一样的是,薛明凯并没有见过薛如云,在后者被赶出薛家的时候,薛明凯才刚刚呱呱坠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忆可言。

    他和薛紫晶的男人姚斌亮一样,也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过薛如云母女的种种“劣?!?。

    景,齐啸虎猛的一拍桌子,吼道:“你又是谁南华楼也是你能来的地方”

    老齐虽然是个暴脾气,但绝对不是莽撞之辈,他故意等了几秒钟才说话,就是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的,薛明凯的短短几句话,已经把事情的起因交代的十分清楚了苏锐坑了他很多钱,于是他来找回场子了。

    齐啸虎是个讲道义讲公平的人,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双方对他来说是完全陌生人的基础上,一旦两方之中有一方是他认识的,那么,老齐就会把他的极品护短气质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更何况,这里一个是他亲老弟,两个是他亲妹子虽然是刚认的。

    齐啸虎在江湖里混了多年,虽然最后被信义会合并了,但是一身虎威仍在,此时一拍桌子一声吼,倒是把薛明凯几个人给吓了个激灵

    激灵之后,薛明凯觉得有些丢脸,冷冷问道:“你这老东西又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齐啸虎差点被气得七窍生烟,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薛明凯又说道:“来人,把这老东西的脸给我砸烂,尼玛,长得跟个非洲难民似的,我眼?!?br />
    一言不合就出手伤人,这就是顶级富二代的嚣张

    齐啸虎混了那么多年,被人说成是非洲难民,今天还是头一次

    朱林刚要冲过来揍齐啸虎,却被苏锐挡在了前面。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情是我做下的,和齐大哥无关?!彼杖竦档溃骸坝惺裁幢臼?,就冲我来好了?!?br />
    薛明凯死死盯着苏锐,说道:“好小子,有种,跟我走一趟,我就可以不为难你这些朋友?!?br />
    “没问题,我可以跟你走一趟,但是你得说到做到?!彼杖窭淅涞谋砬槁湓谘γ骺难劬?,只是会被当成在死撑。

    “放屁”齐啸虎再次一拍桌子:“在我老齐的地盘,谁也别想把我的人带走”

    “你这个老东西,给我闭嘴”表现超强的杨迪早就按捺不住了,想要绕过苏锐冲向齐啸虎。

    开什么玩笑,这老东西敢对五少爷大吼大叫,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不过,这货才刚刚走到半路,苏锐就已经伸出一只手,精准无误的抓住了杨迪的领子,然后重重的甩在了墙上

    砰一声闷响

    杨迪的后脑勺和墙壁重重的撞了一下,差点没晕死过去

    苏锐并没有放开手,仍旧揪住杨迪的领子,冷冷的扫了朱林等人一眼:“我说哥几个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呢,原来是薛少的人?!?br />
    朱林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知道了还不跪下求饶”

    “薛少”齐啸虎闻言,眉毛一横,粗犷的声音带着愤怒:“哪个薛少”

    苏锐嘲讽的说道:“就是南阳地界的地头蛇,薛家第三代的五少爷,薛明凯。我昨天在薛家的擂台里面光明正大的赢走了一个多亿,结果薛家五少爷输不起,这才追了过来?!?br />
    薛明凯对这种说法也懒得反驳,一直在冷笑,现在的他已经是胜券在握,把这么一堆老弱病残堵在包间里,他们能翻出怎样的浪花

    虽然刚才苏锐一只手制住杨迪的手段让人惊讶了一下,但也只是惊讶而已,要知道,薛明凯的手下可是带了好几把枪。

    薛家的五少爷现在甚至还存了些心思,他很想,对面的几个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头,会不会吓得尿裤子。

    “薛家的五少爷”齐啸虎双手再次重重的一拍桌子,陡然站起来,虎目之中放出了精光:“来得好”

    在这一刻,薛明凯甚至怀疑自己的脑子坏掉了,尼玛,这个老东西说什么

    来得好他脑子坏掉了吗

    可是,薛明凯和他的一堆手下还在愣神的当儿,便见到对面的齐啸虎已经双手扣住了桌子下沿,然后低低一喝,陡然一掀

    沉重的实木桌面少说也得有七八十斤,竟然在老齐的一声怒吼之下,直接被掀飞了

    苏锐站在侧面,并没有阻碍这桌面的翻滚方向,而此时,首当其冲的就是薛明凯

    根本没有给薛明凯任何的反应时间,不过两米的距离,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巨大的实木桌面就已经飞到了他的脸前

    砰然一声响,他的前额和桌面来了个毫无保留的亲密接触

    天知道齐啸虎已经年过半百,竟然还能拥有这么强悍的力量,沉重的桌面直接把薛明凯砸翻在地

    “啊”

    一声惨叫从大圆桌面下面传来,薛明凯动弹不得,痛苦不堪

    周围的手下想要上来帮忙抬起桌面,却发现齐啸虎已经一个箭步,踩着桌子墩就飞了过来,然后重重的踩在了大圆桌面之上

    又是一声惨叫

    薛明凯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压骨折了,脸都要被压变形了

    他四仰八叉的呈“大”字形躺在地上,而那巨大的桌面把他整个儿笼罩在内齐啸虎就站在桌面之上让薛明凯根本动弹不得

    “我薛家人不顺眼已经很久了我不去找你们,你们反而自己送上门来了自己撞到枪口上,可就怪不得我了”

    齐啸虎说着,重重的一跺脚

    他这一脚正好踩在了薛明凯的脸部位置,尽管隔着桌面,但是压强并没有被抵消多少,力量全部传达到了薛明凯的脸上

    “该死的老家伙,给我住手”

    那些保镖见状,顿时急疯了,几个人直接拔出枪来凶狠的指着齐啸虎

    “都别动?!?br />
    苏锐喊了一句,一掌切中了朱林的手腕,后者再也握不住枪,直接掉落

    苏锐顺势接过枪,瞄准着齐啸虎脚下的桌面,慢慢悠悠的说道:“我数到三,把枪都给我放下,不然的话,我可就开枪了?!?br />
    此时,局面陷入了僵持中

    由于少爷被枪指着,那些保镖并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只能吼道:“下面是薛家的五少爷,你敢这么做,你死定了薛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既然这样,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了?!?br />
    说罢,他对着桌面,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ps:感谢shengfeng2,炮哥,小武哥,雨辰,书友9140223,首都武装部长,hz112851,肥du嘟,逗逗飞2,逗逗飞1,心恋红尘,ning1zhen,nfi56,q1336,书友6222447,,水神54,书友6222447,aas2212,踏雪妖毅,书友13363292,midnight百度,天上飞鹰,鋈朢,书友3379783,书友8050451,随心所聊,mr咴太狼,骑驴撞学校,乌努尔,书友12374597,坏矮穷挫,炽天使1972,耐我何百度,dota要超鬼,麻痹真没名了,狂野小白兔,失落灬天琴,海的微笑,残夜孤烟,无恙天下,书友6222447,seolo,迈果汁,the灬stapo,书友2598044,书友6222447,书友5050878,空无叶飞,书友17421871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