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如此认真的注视着自己,眼中的情意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苏锐仍旧能够读出其中的绵绵味道。 .,

    想到这一点,他的脑海里面不禁跳出来之前和薛如云在大床上互相腻歪的情景来,心头突突的一跳,似乎连脸庞都热了几分。

    苏锐连忙收起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摆了摆手,不介意的打趣道:“谢我干什么咱们两个那么熟,你直接以身相许不就得了”

    苏锐在玩笑的同时,还在感慨命运真奇妙。

    在这之前,让他做一万种设想,他也没可能会想到,自己本来想把信义会拉进坑里,让这个屹立在南阳大地上的庞然大物和薛如云一起对付薛家,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让薛如云和二十七八年前的救命恩人见面了

    这尼玛是功德无量啊,苏锐喝了一口茶,脸上满是温和的笑意,他对接下来的南阳之行充满了更多的期待。

    “以身相许”

    听了这四个字,齐啸虎的眼神在苏锐和薛如云之间来回瞟着,而后抚掌大笑道:“好主意啊,以身相许,没想到苏老弟办起事来如此的干净利落,我喜欢郎才女貌,实在般配,不如就这样好了,今儿我老齐做媒,你们两个现场喝个交杯酒,一会儿直接送进洞房里面”

    苏锐一口水险些再度喷出来,尼玛,齐啸虎你是个老逗逼吗这种事情也能拿来乱开玩笑拜托,豪爽和逗逼根本就是两码事好不好

    薛如云的脸上也是露出苦笑,她深深的锐一眼,转而对齐啸虎说道:“苏锐可是有不少红颜知己的,我可排不上号呢?!?br />
    齐啸虎登时不满意了:“什么样的红颜知己能够比得上薛妹子你啊让那些女人统统靠边站,不说别的,苏老弟在我这儿,这弟妹我还就只认你一个了”

    这霸道的话语让苏锐苦笑不已,但是薛如云的心里却是涌上来一丝甜意,毫无疑问,齐啸虎说出了她一直以来的小理想。

    虽然很难实现,但是只要能听一听,就很让薛如云感觉到满意了。

    不过,这就等于把一旁的张紫薇给自动过滤掉了,齐啸虎说完“做媒”的话之后,才俏生生的青龙帮第一副帮主,似乎想到了什么,讪讪的干笑两声:“当然,紫薇也是我亲妹子,实在不行,苏老弟你通通拿去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别客气哈哈哈”

    这个家伙说完之后,竟还哈哈大笑,似乎觉得自己的主意非常赞。

    之前见面还对张紫薇爱答不理的,转眼之间人家姑娘就成了他老齐的亲妹子,真是让人够汗的。

    苏锐满脸黑线,见过乱弹琴的,没见过把琴弹成这个样子的,这样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是怎么把帮派做到那么大的

    不,齐啸虎的嘴里跑的不是火车,而是尼玛的航空母舰

    张紫薇的俏脸微红:“齐大哥可别开我的玩笑,我和苏锐只是普通朋友而已?!?br />
    “朋友这两个字可以有很多解释啊”齐啸虎又很低级趣味的笑道:“男女朋友”

    说罢,他那粗犷的笑声又回荡在包厢里面。

    真是老不正经的家伙

    苏锐捂着额头,他头一次发现这黑帮老大居然是如此不能沟通之人。

    顽固不化,低级趣味,无聊至极苏锐在心里暗暗的对齐啸虎下了几句评语。

    “好了,我也不开你们这些年轻人的玩笑了,说实话,我老齐老了,思想跟不上了,现在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崇尚自由恋爱?!逼胄セ⒅沼谒盗司淇科椎幕傲耍骸安还铱傻煤煤锰嵝岩幌履忝橇礁雒米?,我这苏老弟可是万里挑一的人中之龙,如果不早点下手,被人抢走了,你们两人可是哭都来不及啊?!?br />
    薛如云和张紫薇情不自禁的对视了一眼,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情绪之后,不禁同时露出无奈的笑容来。

    她们从彼此的笑容之中读出了一种味道,那就是在苏锐的身边,她们是姐妹,但更是竞争对手。

    苏锐脸上的黑线不减反增:“齐老哥,你这可就是在埋汰我了,我虽然很优秀,但也没到让两个漂亮妹子同时喜欢的地步?!?br />
    这话说的就有点颇为不要脸了,薛如云和张紫薇齐齐撇了撇嘴。

    齐啸虎和苏锐笑呵呵的说了几句毫无营养可言的话,然后转而薛如云,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薛如云还是个小孩子,如今就已经出落的如此动人,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还真的太奇妙,让两鬓全白的齐啸虎都有些唏嘘感慨了。

    “能够子你过的那么好,我老齐的心里真是舒坦多了?!逼胄セ⑿σ饕鞯娜缭?,眼中满是赞许之色:“不错,和你母亲当年越来越像了,对了,你母亲现在怎么样她也回南阳了吗”

    听到这话,薛如云的脸上难以控制的涌出一线黯然与哀伤。

    “她积劳成疾,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毖θ缭拼瓜铝搜哿?,这是她心中最痛的地方。

    如果母亲仍旧好好的活在世上,或许薛如云也不会愿意破釜沉舟的回来报复薛家。

    “去世了”

    啪

    齐啸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碗筷和酒杯全部被拍的跳起来,整个人都被快要气疯了:“薛家,欺人太甚我老齐早就不顺眼了一个个的,压根就没个好东西要是惹急了我,老齐我非把信义会的战堂给派过去,和薛家好好的干一场”

    他现在控制着信义会的战斗力量,要是真是一声令下,战堂绝对会冲过去的

    当然,这也是苏锐希望结果。

    一旁的属下听了这话,简直吓得面如土色,毕竟薛家在南阳屹立多年,积威很深,就连信义会对于薛家也从来都是能让就让,齐啸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立场鲜明的话语,显然是有些犯了忌讳的。

    “齐帮主,慎言,慎言啊?!笔粝铝μ嵝训溃骸巴蛞槐谎姨搅?,那可就麻烦了?!?br />
    “麻烦麻烦个屁难道我还怕他们不成”齐啸虎脾气一上来,那可是九头牛都拽不回来的主,他指着属下的鼻子,说道:“我老齐要做什么,还不需要你来教,再敢多说一句废话,立刻给我滚出去”

    薛如云深深的锐一眼,还是说道:“齐大哥,报复薛家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是不希望信义会也跟着蹚这趟浑水?!?br />
    虽然薛如云知道苏锐是故意挖了坑,想要把信义会给拉进来,但谁让齐啸虎是她的救命恩人呢至少薛如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不想义会因为此事而受到任何的损失。

    苏锐清楚的薛如云眼中的歉意,点了点头,笑了笑,用眼神表示理解。

    可是,齐啸虎却不乐意了,他横眉立目,嗓门再次抬高:“这怎么是蹚浑水呢我老齐这大半辈子就是这样过来的谁敢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他们不痛快哪怕是薛家,也是一样”

    直接,霸气,够爷们

    不管今天苏锐针对这顿饭局所抱有的目的究竟如何,但他真是有点喜欢齐啸虎了,虽然这汉子嘴上经常跑火车,但是一腔热血可绝对不是假的。

    或许,齐啸虎能够把他曾经的帮派做到这种地步,可能也就是依靠着这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吧

    苏锐主动的站起身来,拆开了一瓶五粮液,先给齐啸虎倒满,然后也把自己的杯子倒满。

    玻璃酒盅,一杯就是半两。

    苏锐举起酒杯,说道:“齐老哥,就冲你这句话,我苏锐就得先敬你一杯?!?br />
    齐啸虎也站起身来:“这怎么行,苏老弟远道而来,得我敬你才是,我先干为敬,就当老哥我给你接风了?!?br />
    说罢,他真的是主动一饮而尽。

    如果别人知道了苏锐的真正身份,或许都会有些忌惮,敬畏交杂,但是齐啸虎不一样,他喜欢苏锐的性格,喜欢苏锐的为人,这和苏锐究竟是谁的儿子并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齐如此热情,苏锐不禁有点汗颜,他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之后,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有点惆怅。

    早知道齐啸虎是这样爽快直接的人,苏锐就不会祸水东引了,可是现在,对薛明凯的诱饵早就已经放出,接下来的事情也不受他的控制了。

    “去,告诉服务员一声,上菜”齐啸虎说道。

    “可是,齐帮主,咱们不等李帮主来就开席吗”一名属下犹豫着问道,毕竟李圣儒才是老大。

    “等什么等,李圣儒来的晚了怪谁我反正不能让苏老弟和我两个亲妹子饿肚子吧”齐啸虎一扇属下的后脑勺:“给我喊服务员上菜去”

    “好,好,我这就去?!?br />
    这下属连忙跑到包间门口,对着外面喊道:“服务员,快点上菜,越快越好”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道极为嘲讽的声音:“上菜上你妈全家的菜”

    那名齐啸虎的手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胸口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整个人向后摔去,把打麻将的桌子都给砸翻了

    薛明凯背着手,阴沉着脸走进来,扫视了一圈,然后对着苏锐冷冷笑道:“赚了我将近两个亿,就来这里消遣了今天,我哪里跑”

    ps:第三更终于写好了,我还是挺喜欢齐啸虎这个角色的,睡觉去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