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是哪根葱

    这个问题对于苏锐而言真的很难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是一根葱,甚至他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发现并没有找到答案。

    既然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么他继选择不回答,继续端着茶杯,而后轻轻的抿了一口。

    南华楼的菜品不便宜,就连这专门送给等待区客人的茶水也是上等红茶,见多识广的苏锐感受着在口中渐渐化开的茶香,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声:“真是好茶?!?br />
    他本是在很认真的赞美,但是这话落在齐啸虎等人的耳中,就是彻彻底底的装逼加无视了

    “真是猖狂,在我们齐帮主的眼前,也敢这样摆架子”

    这里是南阳,是信义会的地盘,苏锐这样的举动,落在这些人的眼中,就是相当于在打他们的脸

    两个人根本不管一旁的青龙帮副帮主张紫薇,已经撸起袖子准备动手了

    “等等”齐啸虎锐的侧影,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狠狠一皱。

    “齐帮主,您说,是先废了他的胳膊,还是废了他的腿,全凭您一句话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道齐帮主有三只眼”

    这马屁拍的,让人根本憋不住,正在喝茶的苏锐一口水便喷了出来,而后连连咳嗽。尼玛,这货是来搞笑的吗

    “你才有三只眼”

    齐啸虎气的不行,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属下的后脑勺上。

    这一巴掌可着实不轻,那家伙捂着头疼的龇牙咧嘴,眼里还全是纳闷,不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吗今儿老齐是怎么了

    “我没想到,你也来了?!逼胄セ⑺档?,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凝重之意。

    站在他的层次,自然可以了解到很多关于苏锐的消息,老齐的眼界远不是身边的这几个小喽啰能相提并论的。

    在华夏黑帮十年大比武的时候,齐啸虎一直在旁观,他见识到了这个年轻男人是怎样的生猛凶悍。

    齐啸虎也听说了,苏锐去找英雄会的麻烦,将其中隐藏的东洋高级武士全部击败,为华夏人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不管是黑道中人还是白道中人,他们都是华夏人这也是齐啸虎最一点。

    老齐虽然老了,但是胸中的血性仍在,否则几十年前也不会在码头揭竿而起。

    苏锐恰恰是他最欣赏的那一类人。

    直到后来,苏锐强闯首都蒋家,身份曝光,齐啸虎这才知道,那个名动华夏黑暗世界的年轻小伙子,竟然会是苏老爷子的私生子。

    这消息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也仅限于在首都所谓的上流社会之中流传,齐啸虎和李圣儒也是通过首都里的熟人才得知。

    相传苏锐也回到苏家认祖归宗,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齐啸虎对这个年轻男人更是欣赏,普天之下,有谁能够抵抗住成为一名顶级官二代的强烈诱惑,仍然坚守本心

    想到这一点,齐啸虎的眼睛之中露出一丝笑容来。

    他是个爽快人,心里藏不住那些弯弯绕绕,无论高兴还是郁闷,全都挂在脸上。

    之前他说张紫薇这姑娘家掌舵青龙帮,那真是打心眼里,可是,如今这青龙帮的实际控制者来了,重男轻女的老齐便有了好心情。

    “我没想到是你这个小伙子来了?!?br />
    在几名手下诧异的目光之中,齐啸虎笑呵呵的走上前去,一把揽住了苏锐的肩膀:“既然你来了,咱们老哥俩儿就得好好的喝一顿,要是不喝的吐血,你就是不给我老齐面子”

    齐啸虎一旦热情起来,真是要把人给全部吓跑的节奏。

    不仅是苏锐三人受不了,就连他的几个手下也是极为的不习惯,尤其是挨了老齐一记巴掌的下属更是憋屈的不行,尼玛,这个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能让齐帮主这样认真对待

    这货心里后悔无比,要是早知道是现在这种情况,就不至于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面了

    被齐啸虎亲热无比的搂着肩膀,嘴里的烟味喷在他的侧脸,苏锐脸上的笑容真的是快比哭还要难

    “齐老前辈,我这次和紫薇帮主一起过来”

    苏锐讪讪的,还没说完,就被齐啸虎打断了。

    “什么齐老前辈我老齐今年才多大别龄不小,但是心年轻啊”齐啸虎指了指几个手下,很是不屑的说道:“就这几个草包,我老齐一巴掌就能扇飞五个,哪里老了哪里成前辈了”

    老齐真的是个实在人,但是这几句话让人听起来着实太无耻了。尼玛,就连无耻神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境界的苏锐,听了这话,也是无言以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都算是好的了

    你老齐是能扇他们,可这几个人有一个敢还手的吗

    齐啸虎笑呵呵的:“苏老弟,我虚长你几岁,你就叫我一声老哥好了,以后咱们两个就以兄弟相称,你”

    几个手下闻言,在一旁一起腹诽尼玛,年纪都能当人家爹了,现在却还让别人喊你哥,占便宜也不是这种占法吧

    苏锐摸了摸鼻子,挤出一丝苦笑:“甚好,甚好,如此甚好?!?br />
    齐啸虎乐的抚掌大笑,整个大厅里都是他粗犷的笑声。

    张紫薇在一旁撇嘴,刚才她喊齐啸虎“前辈”,后者还爱答不理,苏锐一喊,立刻变得热情无比,这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真是让人有些承受不了,重男轻女到了这个份上,老齐也算独一份了。

    “走,咱们到包间里好好叙叙”齐啸虎发自内心的高兴:“小黄,去车子后备箱里把那一箱五粮液搬上来,我要和苏老弟不醉不归”

    这时候的齐啸虎很豪爽,但是接下来就让整个场面尴尬了许多。

    他很热情的说道:“我是不知道苏老弟今天来,都没让人拿酒,我心想和张紫薇这个娘们喝酒多没意思既然你来了,得陪我一起好好的解一解酒瘾?!?br />
    齐啸虎说完这句话,发现所有人都不讲话了。

    “怎么了苏老弟,你哪里不舒服吗”热情过头的齐啸虎关心的问道:“色不大对啊?!?br />
    苏锐苦笑了一下,指了指张紫薇:“齐老哥,你先别管我,这边还有个脸色更不对的呢?!?br />
    “张帮主,你怎么了”齐啸虎转脸问道,这个家伙还心想张紫薇会不会是来月例了,真是的,女人就是事儿多,太不省心了。

    张紫薇知道齐啸虎是个粗人,倒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而是打趣的说道:“怎么,我这个娘们站在这里,是不是让齐老前辈都吃不下去饭了”

    齐啸虎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他抚了抚后脑勺,尴尬的笑道:“那什么,我不也是一时失言吗紫薇妹子,你齐老哥我没什么文化,要是说错了什么,可别往心里去啊?!?br />
    得,现在他也成张紫薇的老哥了。

    张紫薇笑着说道:“能沾苏锐的光喊你一声齐老哥,紫薇这一趟南阳就没白来,也算是收获颇丰了?!?br />
    “你可别打趣老哥我了,一会儿我自罚三杯,就权当谢罪了哈哈哈”

    整个大厅都回荡着齐啸虎的爽朗笑声,人人为之侧目。

    在南华楼这种高档酒楼,很少会出现这么高声喧哗的人,此时已经有客人向服务员提出抗议了,在他们的眼中,齐啸虎的表现就是三个字没素质。

    在大厅的门外还有几个人,薛明凯的保镖头目朱林远远的人上楼,表情有些阴狠。

    “我已经叫了人,等咱们的人手全部都到齐了,立刻动手”朱林手表,说道。

    “大哥,不用那么谨慎吧”杨迪很不满意:“就这几个人,咱们应该能搞定,老是这样犹豫,万一目标再跑了咋办咱们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他的”

    “他既然敢到这里吃饭,那就说明短时间内跑不了?!敝炝置凶叛劬?,盯着苏锐消失的方向:“这是五少爷最人物,越是机会摆在眼前的时候,越是得小心谨慎?!?br />
    杨迪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上次是谁说过,只要目标人物再出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拿下的?!?br />
    朱林眼神凶狠的瞪了他一眼:“我需要你搞清楚,我才是现场指挥”

    杨迪哼了一声,表示不满,但也不再吭声了。在他己方几个人的身上都带着枪,想要搞定目标人物,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朱林又手表:“再等二十分钟,我们的人手一来到,立刻动手”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阴沉的说道:“今天,哪怕拆了这座南华楼,也得把他们带回去见五少爷”

    杨迪闻言,打量了一下这南华楼的招牌,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拆了南华楼这的确是个好主意,这里那么赚钱,我早就顺眼了”

    身为薛明凯的贴身保镖,他们的消息实在是太闭塞了,竟不知道这南华楼的真正主人是谁。

    此时的苏锐正站在电梯里面,拿出手机,点开了某个界面。

    在那个界面里,几个红色的光点一直在小范围的移动着。

    些光点,苏锐嘲讽的笑了笑,在心里说道:“随意卖个破绽,还真被你们发现了,不过,既然发现了,那就不要等了,快来吧,哥哥我可是很期待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