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够形容这名齐啸虎手下此时的心情,他锐的眼睛,忽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

    . ,

    这眼睛稀松平常,但是在说话间,其中精芒若隐若现,流露出一种颇为危险的感觉。

    “这一定是个高手”

    形势比人强,这名手下也没有再僵持,而是说道:“几位等一下吧?!?br />
    说罢,他便转身跑向楼上,去请示齐啸虎的意见了。

    苏锐和张紫薇薛如云三人走到大厅的等候区坐下,打量着豪华的装修和络绎不绝的食客,说道:“上次十年大比武的时候,是不是李阳怠慢李圣儒了”

    “应该是没有怠慢吧,李阳帮主在这一方面还是非常仔细的,我也不知道齐啸虎为什么会这样做?!闭抛限彼档?。

    “不管这些?!彼杖癫⒉辉谝庹饧∈?,他指了指这大厅,说道:“这酒楼不错,很上档次,如果青龙帮能有几处这样的场所,对洗白的帮助作用也更大一些?!?br />
    “青龙集团的名下有好几家会所?!闭抛限彼档秸饫?,又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

    “我知道?!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袄钛裟抢闲∽涌隙ㄔ谀切┗崴锩媾裁锤呒斗窕蛘遲台模特之类的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br />
    张紫薇捂嘴轻笑:“你别精益求精了,李帮主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至少现在比以前已经收敛了许多?!?br />
    以前,全青龙帮的人都知道李阳喜欢走秀,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安排模特穿着性感的衣裳专门为他一个人表演,这醉生梦死的场景简直让人目不忍视,也算是个极品了。

    如果苏锐不出现的话,李大帮主早晚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其实李圣儒在这方面做得比李阳要好的多,且不说他的能力很强,洁身自好方面,许多五好男人也比不上?!彼杖袼档?。

    一个儒雅的男人能够当上信义会的会长,这本身就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当然,如果以儒雅两个字来概括李圣儒,那就大错特错了。

    能够成为黑帮老大,又会有几个是善茬

    相传李圣儒从没有绯闻,家有一妻,儿女双全,女儿已经是高三了,儿子目前正读初中,只要不在外地,李圣儒必然每天都会回家,甚至还会亲自下厨做饭,一手南国菜水平甚至比得上星级酒店的厨师。在外面是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回到了家里就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苏锐知道,一个人是没法伪装到这种程度的,抛开他的所处职业和行事方式不谈,李圣儒确实是个顾家的好男人。

    南华楼最豪华的包厢里,齐啸虎正叼着个烟斗,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眯着眼睛,一推麻将:“胡了,来,把你们的钱都拿来?!?br />
    “齐帮主今天真是好手气?!?br />
    “和齐帮主打牌,我们几个就没赢过?!?br />
    “我们的运气怎么可能和齐帮主相提并论?!?br />
    三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把几张票子递给齐啸虎。

    后者嘿嘿一笑:“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偶尔赚点小钱还是可以的?!?br />
    “齐帮主说的是啊?!?br />
    对面三个人连连附和,但是心中却苦不堪言。

    是的,老齐的牌技实在太烂,还偏偏就好这一口,为了让他开心,这几个属下便开始一起串通起来出老千。

    别人出老千都是为了赢,他们出老千却是为了输,幸好老齐虽然好赌,但不算贪,每次虽然也只是一百两百,不过日子长了,这几名属下也快受不了了。

    “来来来,兄弟几个再来一局?!逼胄セ⑺底?,便主动开始洗牌,大嘴咧着。

    他今年已经快五十岁了,年轻时候在南阳的码头背货,简直是苦力中的苦力,一个麻袋两三百斤,他一天要背几百趟,工资微薄不说,还得受到码头“扛把子”的欺压,干活磨蹭了,被抽上几鞭子都有可能,根本没有丝毫的尊严可言。

    在当时,能够控制码头的,都是有黑道背影的人,而且说实话,南阳靠海,那个时候的黑帮比比皆是,政府就算想要把手伸进来,都会被干脆利落的挡回去,而且说不定手指还会骨折。

    受够了那些黑帮小喽啰的欺压,齐啸虎拉了一群“背夫”一起,竟也组了个帮派。

    由于他们都是苦力出身,并不是南阳本地人,除了一身力气,什么都没有,这也让他们的战斗力十分彪悍,几场争斗下来,竟把原来控制码头的黑帮给赶走了。

    齐啸虎越做越大,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发展,竟成了南阳省的第二大帮派,其地位仅仅次于信义会。

    不过,由于时代的发展变化,老齐同志的思想观念也渐渐的跟不上了,他的意识还停留在收?;し颜嘏痰哪甏?,帮派也随之渐渐没落。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信义会最终盯上了这块肥肉,李圣儒不知道花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做通了齐啸虎的工作,在两年前完成了和平收编。

    而老齐也成为了信义会的副会长,当然,李圣儒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闲散养老人员,而是把最重要的战斗力量交给他来训练,换而言之,现在的齐啸虎控制着信义会最重要的力量。

    对于这一点,老齐竟有种感激涕零的感觉,李圣儒的用人不疑也激发了齐啸虎的动力,他的意识虽然跟不上时代了,但是训练战斗人员却颇有一套,有了他的加入,信义会的战斗水平也直线上升。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在门口迎接张紫薇的那名手下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青龙帮的那个娘们还没到吗”齐啸虎叼着烟斗,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老齐就说过,女人家的,混什么帮派社团,就该回去生娃带孩子,天天抛头露面的,成什么体统要是我闺女敢这样,我打断她的腿?!?br />
    老齐不仅是典型的直男,还是直男癌。

    那名手下的表情已经变得很艰难:“她来是来了,但是”

    “但是什么”齐啸虎扬了扬眉毛,粗声粗气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br />
    属下战战兢兢的说道:“是这样的,青龙帮的张那个娘们说让齐帮主您老人家亲自下去接她,不然她就不上来?!?br />
    齐啸虎浓眉一挑:“什么让我亲自去迎接”

    “是的,她是这样说的?!?br />
    “她架子可真不小啊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我的年龄都能当她爹了”

    齐啸虎这个暴脾气,一拍桌子,把刚刚摆好的麻将全都震倒了。

    老齐还没有意识到,这并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地位身份的问题。

    按理说来,张紫薇在青龙帮内部的权力,比齐啸虎可要大的多了。

    “齐帮主,您消消气,何必和女人一般见识呢”

    “就是,她要您下去迎接,您就偏不下去,怎么样?!?br />
    “这里是南阳,她还想把宁海的那一套拿过来这里根本由不得她作威作福?!?br />
    三个专门负责输钱好让齐啸虎开心的手下一直在拍着马屁。

    不过还好,齐啸虎并没有老糊涂,他重重的叹了口气:“罢了,李圣儒有点事情晚来一会儿,让我亲自去迎接,他对我老齐不薄,我不能折了他的面子?!?br />
    说罢,齐啸虎重重的哼了一声:“走,跟我去接那小姑娘”

    当苏锐远远啸虎的身影从电梯中走出来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笑容来。

    “老齐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br />
    能够把帮派做到这一步,齐啸虎也不是草包,他只是打心眼里张紫薇这个副帮主,因此才没有下楼,当然,他后来考虑到,如果因为自己的行为引起了青龙帮和信义会之间的争执,那可就不大好了。

    “就是听说他为人顽固了些,脾气大了点,其他都还挺好的?!闭抛限蔽孀烨嵝?。

    “张副帮主大驾光临,我老齐有失远迎?!?br />
    齐啸虎走过来,生生坐在沙发上的张紫薇,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嘴上说着欢迎的话语,但是语气之中却颇有不屑,甚至把那个“副”字说的异常清晰。

    这么一个小姑娘,居然还能当上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李阳的脑子进水了

    当然,齐啸虎等人也会猜测张紫薇是不是李阳的小蜜,否则实在是不能解释她上升这么快的事实。

    张紫薇笑着站起来,伸出了自己的手:“齐帮主,您可是我的前辈,让您亲自下楼来迎接,我心里还有点惶恐?!?br />
    不得不说,张紫薇的笑容很感染人,而她的低姿态也让齐啸虎心里略微舒服了一点。

    但是,暂时的好感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老齐对张紫薇的第一印象还是没有扭转过来,他冷冷的哼了一声:“张副帮主,既然你现在这么说,为什么之前还非要让我下楼迎接”

    这货是个直脾气,快言快语,说话根本不知道拐弯,在流行说话边打马虎眼边埋陷阱的今天,齐啸虎仍旧保持这种为人处事方式,也是殊为不易了。

    苏锐在一旁听的一脸黑线,尼玛,这老家伙懂不懂什么叫做沟通和交流

    “是我告诉你的手下,让你下来迎接紫薇帮主的?!?br />
    这个时候,苏锐发话了。

    他仍旧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茶,眼睛似乎很是专心的盯着杯子里面漂浮的茶叶,不仅没有站起身来的意思,甚至根本连眼皮都没抬

    和张紫薇相比,他这才叫摆架子

    即便是李圣儒在场,也不可能对齐啸虎连个眼神都不瞥一下,苏锐此时的表现已经彻彻底底的激怒了那几个信义会的人

    一个打麻将输钱输最多的手下站出来,指着苏锐,满脸戾气:“敢这么和齐帮主说话,你特么的算是哪根葱”

    ps:711张票了,明天争取三更,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