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如云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充满了勇气,当然,这也是她深思熟虑才做出来的决定,或许,如果苏锐接纳了她,会让她在接下来面对薛家的时候变得更加勇敢。

    不过,这个年轻的那人还是拒绝了自己,不过薛如云也终于知道,她并不是一厢情愿这是最大的好消息。

    之所以拒绝,并不是苏锐不喜欢自己,而是因为他在乎。

    因为在乎,才会慎重,因为在乎,才会很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情。

    他也并不是只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普通女人。

    听了苏锐的话,薛如云的心里涌出难言的感动。

    这么些年来,这个世界尽情的向她展示着寒冷与无情,极少有温暖的阳光能够照进她的心房,而苏锐明显是那最耀眼的一束光亮。

    短暂的感动过后,思考了一下,薛如云还是说道:“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今天这个举动,并没有任何功利性的意义,哪怕你把我睡了之后,拍拍屁股转身就走,我也不会怪你什么?!?br />
    睡了之后转身就走尼玛,这真是个不错的提醒。

    苏锐听得有点血脉贲张,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手放在薛如云的腰肢上,轻轻的捏了捏:“妖精,你这身体早晚都是我的,就算我不来拿,你也不准给别人?!?br />
    苏锐这也算是挑明心声了么

    薛如云对他有意思,傻子也能来,说实话,苏锐对她不可能没有好感,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帮她那么多忙,抛开这些,单纯从男人的征服欲上来讲,如此极致的尤物,如果落入别人的怀抱,恐怕苏锐的心里得酸溜溜的好几个月都缓不过来吧。

    薛如云伸出手指,在苏锐的胸前画着圈圈:“那万一姐姐我寂寞难耐了,想要找个猛男解解渴,你又不在身边,怎么办”

    “找猛男解渴”

    苏锐恶狠狠的翻身上来,手掌一抡,准确的打中薛如云的臀部,又是一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寂寞了就忍着,等到薛家真正倒台的那一天,你这个妖精得光着身子来见我”

    这句话真是充满了霸道总裁范儿,让强势如薛如云的心里都生出迷醉之意。

    “我答应你,到那个时候,我就?!?br />
    说到这里,薛如云的声音越来越低,在苏锐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的把下半句说了出来。

    听了这话,苏锐简直有种浑身鲜血都要炸开的感觉来

    恐怕也只有这个妖精,才能把人挑逗到这种地步吧

    两人又在床上耳鬓厮磨了许久,薛如云手机,才恋恋不舍的说道:“咱们该起床了?!?br />
    和心爱的男人呆在一起,时间总是那么短暂,薛如云有些可惜。

    苏锐显然也了薛如云的心情,他主动靠过来,把这充满了无尽诱惑力的御姐身体搂在怀里,轻声说道:“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和任何男人交往过密?!?br />
    “那你得快点征服我才行,否则,那种精彩的节目就要便宜别人了?!毖θ缭朴至貌Φ乃档?,配合上她那种诱惑性的嗓音,把苏锐的霸气语气完全的破坏殆尽。

    南华楼是南阳省城极具当地特色的高档酒楼,往来的食客无一不是达官显贵,经?;嵊泄纷屑钦咴谡饫锒资?,见到戴着口罩和墨镜的客人就一阵猛拍,这其中有很大的概率能够弄到一些明星的大独家新闻。

    久而久之,南华楼已经成为了省城餐饮业的旗帜之一,想要来到这里,不得不提前两三天定位子,饭菜价格也往上面一提再提,但即便这样,酒楼的生意仍旧火爆的让人吃惊。以至于南华楼的管理人员不得不向一些会所学习,推行会员制,在同时间订餐的情况下,优先给会员提供位置。

    信义会把见面地点约在这里,一是为了体现与青龙帮高层见面的重要,二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他们的产业。

    是的,自从李圣儒成为信义会的掌舵人之后,在某些方面也效仿青龙帮的李阳,推行逐步洗白政策,而这个南华楼,就是他的第一步,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成功。

    这个消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否则在黑帮生存土壤越来越贫瘠的今天,当那些食客们得知这是信义会开的酒楼之后,恐怕会立即撇清关系,再也不敢上门了。

    张紫薇已经早早赶到,她站在距离南华楼一街之隔的路边,处缓缓驶来的宝马760,然后招了招手。

    这是薛如云的座驾,事实上她对车并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只要能开就行,但是做生意的都讲究个面子,你要是只开一辆大众帕萨特,人家银行连贷款都不会放给你。

    没办法,在每一分资金都要用在刀刃上的时候,薛如云还是忍痛买了这台车。

    华灯初上,张紫薇的身影映着夕阳,俏生生的,吸引了很多目光。

    甚至有过往的摄影爱好者还会举起单反相机,把这个姑娘的美好形象给记录下来。

    远远的,薛如云也张紫薇,不由得感叹道:“真的来,这个妹子竟然是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br />
    混黑的人哪个没有一些强硬的手段和狠辣的心思,要是这些特质放在张紫薇的身上,那就和她的外表实在是太不相符了。

    “其实,混黑帮的并不都是坏人,在那里面有一套自己的运行规则,而这个时代的帮派更像是一个大型的综合性集团,甚至张紫薇的心地可以用善良来形容,但是她同样在青龙帮做的很好?!彼杖窠馐偷?。

    薛如云摇了摇头:“真是不可思议?!?br />
    张紫薇上了车,苏锐手里的几个手提袋:“女人就是这样,只要逛街,就没有不花钱的?!?br />
    “难得出来一次,为了不当电灯泡,我也只能自己去体验一下南阳的风土人情了?!?br />
    张紫薇开了句玩笑,却没想到薛如云像是想到了什么,竟是咳嗽了起来,雪白的俏脸也变得微红。

    幸亏张紫薇今天下午不在,否则苏锐和薛如云的关系怎么也不可能进展到这个程度。

    不过张紫薇并没什么,把两个手提袋递给副驾上的苏锐:“给你和如云姐买的礼物?!?br />
    “妹妹有心了,我这个当姐姐的都没买什么见面礼?!毖θ缭坡杂修限蔚乃档?。

    苏锐打开一一块江诗丹顿的手表,而薛如云的那件,则是个简单大气的披肩。

    “怎么想起来给我买手表了”

    “都说女人男人你的手腕上面一直光秃秃的,我就寻思着给你买一块?!闭抛限鼻嵝Φ?,亮晶晶的眸子释放出一种光彩来,似乎能够送给苏锐这样的礼物,让她很开心。

    “这表不便宜啊,得一两万吧?!彼杖穸讼曜拍强槭直?,锃亮的金属光泽透出一种高端的品位来。

    正在开车的薛如云瞥了一眼这块手表,道:“这款表的最低价格也得二十万以上?!?br />
    “我去,那么贵”苏锐知道手表这玩意很贵,他也不缺钱,昨天还从薛明凯的擂台上弄走了一个多亿,但是由于消费观使然,让他很少会花这么大价钱去买这样的奢侈品。

    张紫薇虽然有点小钱,但是让她一下子拿出二十万来给男人买礼物,这也并不是一件太轻松的事情。很显然,这礼物里面有她很多的心意。

    “还不戴上”张紫薇轻声说道,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期待。

    男人这话真的一点也不假,苏锐虽然穿着一身极其普通的衣着,但是一戴上这块表,整个人也显得不一样了起来。

    在南华楼的门口,已经有一个西装男人在等着了,当他如云的车子到来,立刻上前,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说道:“欢迎张帮主来到南阳?!?br />
    张紫薇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br />
    李圣儒的手下睁大了眼睛,他虽然事先知道张紫薇是个女人,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副驾车门打开,苏锐站在门口,打趣着说道:“兄弟,我说我们张帮主都来了,你们李会长都不亲自出来迎接这也算是尽地主之谊”

    那男人听了苏锐这话,目光顿时变得有些不太友好了,声音清冷的说道:“李会长还没到,齐副会长正在房间里打麻将,我来迎接就可以了?!?br />
    他口中的副会长,自然就是被信义会收编的齐啸虎了。

    “真没幽默感?!彼杖衿沉艘谎鄱苑?,然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淡淡说道:“让齐啸虎亲自下来吧,到现在还在房间里打麻将,这算什么”

    本来张紫薇身为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来到这里就得有个相同等级的人迎接,否则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苏锐本意是想开个玩笑,但是没想到这小喽啰实在不给面子,居然还敢对自己冷言冷语。

    就这样子,如果齐啸虎不出来,那张紫薇今天也没什么上去的必要了,这压根就不是谈合作的态度。

    “齐副会长不需要亲自下来,他安排我在楼下迎接张副帮主?!闭庖淮?,那男人又重复了一句,只不过在“张帮主”三个字中间加了一个“副”字,这态度已经明显之极了。

    “我也重复一遍?!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澳阆衷谏先ヒ惶?,让齐啸虎亲自下来,听见了吗”

    远处,薛明凯的几个保镖正坐在车里,保镖头目朱林正眼神阴狠的盯着苏锐和张紫薇,说道:“终于发现目标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