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瞪圆了眼睛,他似乎感觉到此时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他万万没想到,薛如云这次竟然会主动贴上来

    不,这已经不仅仅是主动了,而是汹涌

    对方的身体是那样的柔,唇是那么的软,这让苏锐的脑海间已经是一片空白。

    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薛如云是个极品的尤物,无论是她的漂亮容貌,还是她前凸后翘的极致身材,或是那种极品御姐的气质,都会让人感觉到无法自拔。

    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这样的女人生出一股征服的来,他们会对薛如云大献殷勤,趋之若鹜,这几乎是必然的。

    可是,当这样一个极品御姐主动贴到你的身上之时,你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怎么办

    现在的苏锐就面临着一个二选一的答案,是把她推倒,还是把她推倒呢

    薛如云已经完完全全的掌握了主动权,她的舌头不由分说的撬开苏锐的嘴唇,双臂紧紧的搂住苏锐的脖子,雪白的大腿也缠住了苏锐的腰部,就像是要把对方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锐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只能被动的迎合着,任由自己体内的火苗被薛如云牵引了出来。

    他想要控制,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那种本能的反应一旦冒出头来,简直强悍到突破天际,即便苏锐的身手足够强大,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压制

    面对一个这样缠绵而热烈的漂亮女人,为什么还要苦苦忍着呢这样做会不会既伤身又伤心

    伤的是自己的身,也伤了对方的心。

    很显然,这是一个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题目,苏锐为了顾全大局,只能往最好的选择方向走。

    而且,这条路不仅没有任何的痛苦,还如此美妙,简单的五个字何乐而不为

    就在苏锐觉得自己已经要爆发的时候,薛如云忽然停了下来,她的舌头从苏锐的嘴里退出来,嘴唇也和对方分开,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苏锐,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

    苏锐那正要从体内喷薄而出的火焰,随着薛如云的退出,登时戛然而止

    这是唱的哪一出收放自如吗

    不过,没有男人会喜欢这种突然间被打断的感觉,欲哭无泪的苏锐也不例外,于是他继续伸着脖子,想要再度上前。

    “等一下?!?br />
    苏锐并没有亲到薛如云的唇,而是亲到了她的食指。

    薛如云用食指压着苏锐的嘴唇,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性感的意味,说道:“你想吃掉姐姐吗”

    苏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是目光之中的火焰却仍旧旺盛。

    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大人,现在还处于失去理智的状态之中,身体的那些原始本能已经操控了他的大脑。

    “姐姐也想被你吃掉呢?!毖θ缭频纳粑⑽⒌土诵?,这句话无异于最好的催化剂,让苏锐体内的火焰更加浓烈了几分

    随后她的眼中勾起一抹妩媚之色,这妩媚似乎是她的本质,从骨子里生成,通过眼神透发出来,只要是正常男人,见到这种浑然天成且有种脱俗感觉的媚态,往往都会难以自拔,流连忘返。

    这媚意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黯然:“我的好弟弟,从小到大,这三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睡了你姐姐我,可是,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你算是最接近成功的一个了?!?br />
    她说的没错,现在苏锐距离最后的成功,只是差了薄薄的一层布料而已,这让多少人不可望也不可即

    苏锐的双眼微红,那是的颜色,天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听清薛如云的话

    而薛如云的食指,仍旧轻轻的压在苏锐的嘴唇上,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语气透着一种悠然却萧索的味道,一如曾经在她心中盘桓不去的惆怅。

    “姐姐之所以不愿意给别的男人,却愿意给你,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信任的男人?!?br />
    薛如云凝视着苏锐的眼睛,目光清澈无比。

    她知道,自己愿意把身体给苏锐,这是她早就确定了的事情,普天之下也只有这个男人值得她这样做。

    但是在完成那种正式的仪式之前,薛如云还是想要多说几句,想要让苏锐看一看自己的心路历程。在她看来,这个过程是不可省略的。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而回忆往事,就代表着向过去那个一直努力一直坚持的自己致敬。

    看着薛如云的眼睛,苏锐眸间的之色褪去了淡淡的一丝。

    “我很早熟,在很小时候就提前明白了很多事情,由于母亲的经历,让我变得不再信任男人,即便表面上很热情很友好,但是绝对不会真真正正的敞开心扉,至于让他们追到我,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毖θ缭频哪抗庥行┯圃叮骸澳盖兹ナ乐?,我就下定决心,要单身一辈子,要活的精彩一些,给母亲看看?!?br />
    薛如云没有说的是,由于她母亲三十岁左右就被赶出了薛家,那个时候风姿正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追求这位薛家弃妻,甚至有人还把主意打到了薛如云的身上,想要母女兼收。

    但是,为了?;づ?,薛如云的母亲一辈子都没有再婚,她的心灰意冷也传递给了薛如云,让后者下定了单身一辈子的决心。

    这个决心从来都很坚定,从来都没有任何动摇过,直至遇到了苏锐。

    这个年轻男人的出现,让薛如云心脏外面的硬壳出现了一丝松动的裂缝,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丝裂缝扩展的越来越大,分布的越来越广,终于,到了今天,那层厚厚的硬壳彻底的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这次对抗薛家,已经到了直面薛胜男的地步,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肯定会遇到很多危险,如果把薛家逼得急了,他们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在这种关头,我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不测?!?br />
    薛如云说的没错,有些时候,越是那些大世家,行事手段越是龌龊,如果能够采取简单直接的方法,他们才不会选择绞尽脑汁去想一些见效慢的阴谋诡计呢

    “所以,我才想要在这之前,趁着你在南阳的时候,完成一些小小的愿望?!毖θ缭婆部搜棺∷杖褡齑降氖持?,伸出双手,紧紧搂住了苏锐的腰,而脸颊也贴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此时此刻,她能够清晰的听到苏锐的心跳。

    “哪些小小的愿望”

    苏锐眼中的之色已经退去了一大半,他反手搂住了薛如云的纤腰,声音略微沙哑的问道。

    这是一具让人无法抗拒的身体,这是一个让人不能自拔的尤物。

    被苏锐这样搂着,薛如云的心里充满了满足的感觉,她幸福的笑了笑:“我的小愿望有很多,比如说,给你做顿饭,比如说,搂着你睡个午觉,比如说,和你一起洗个澡”

    前两句说的还挺让苏锐感动的,可是听到了后面一句,苏锐差点就再冒出鼻血了。

    一起洗个澡

    尼玛,这个女妖精,既然表白,那就专心表白,干嘛非得撩拨自己

    “好了,我说完了,我们可以开始了?!?br />
    “开始开始什么”苏锐不禁问道。

    薛如云从苏锐的怀中抬起脸来,很认真的看着这个让自己心甘情愿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男人,道:“做一些爱做的事,这也是我其中之一的小愿望?!?br />
    看着苏锐,她的眸子间已经有明显的情动了。

    可是,回答她的,却是一声清脆响亮的撞击声响

    苏锐的手掌和薛如云的臀部亲密接触了一下,拍的很重,依旧是轻车熟路

    “你打我干什么”薛如云看着苏锐,眼中流露出来一丝媚意:“你不会好这一口吧”

    “好你妹啊,你真的就把我当成那么随便的人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他的手干脆放在薛如云的臀部上没有离开,那儿的手感真的很赞。

    “先别急着别否认?!毖θ缭迫嵘档溃骸叭绻阏娴南不赌茄?,我愿意配合你的?!?br />
    苏锐欲哭无泪,配合个毛线啊,自己长的难道很像那种喜欢虐待女人的家伙吗

    “薛如云,你给我认真一点”

    苏锐在某个丰腴肥美的地方狠狠的抓了一把,这让薛如云疼的差点没跳起来这个混蛋,一点都不知道留手吗想都不用想,那个地方肯定要青紫了下手那么重,还说你没有那方面的癖好

    “我不会和你发生关系,即便你很想,我也会选择拒绝?!彼杖窨醋叛θ缭频牧?,表情认真无比。

    “为什么”

    薛如云听了这话,她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难以控制的自嘲:“难道越是我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越是让你看不起吗”

    “不,并不是你想象的这样?!?br />
    苏锐看到薛如云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语气顿时柔和了许多:“并不是我不想要你,只要是个男人,恐怕都无法抗拒你的魅力?!?br />
    “那你为什么”

    “我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彼杖裼檬致A寺Qθ缭频耐贩?,说道:“我能够看出来,你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由于并不知道未来的后果会如何,所以今天才会和我这样?!?br />
    “但是,我要让你知道,和薛家的争斗并不是一场背水之战,有我的加入,这已经变成了一场注定会胜利的战役?!?br />
    苏锐的语气坚定无比

    ps:第三更送上,简直困的要疯了,大家晚安。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