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薛胜男拿钱来赎人,这是要彻底点燃战火的节奏

    薛如云听了苏锐的话,先是一愣,然后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坚定。

    或许就在今天,她将要直面薛胜男

    是的,苏锐的举动看起来像是开玩笑一样,但是,如果真的把这种行为当成是无厘头的举动,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他是在主动帮助薛如云来做决定

    那看似荒诞不经的做法,只是为了更快的推动整个事件的进展速度

    当然,苏锐本来是不打算这样做的,甚至都没打算让人带话给薛胜男,但是他也只是转念一想,便改变了主意因为这样做似乎更有效率。

    有些事情不宜再拖下去,他在南阳的时间也顶多只剩一星期了,自然要把所拥有的能量发挥到最大化

    那四个保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南阳的地界上面,竟然有人敢绑架乔子谦,然后去敲诈薛胜男一千万这是什么节奏

    不过,想想对方连阳泰公司都敢动,似乎专门来和薛家作对的,这四个保镖顿时觉得这也没什么了。

    “你们想办法,把所有人都弄走,除了这个乔子谦?!?br />
    苏锐眯了眯眼睛:“我也不对薛胜男限定时间,今天也好,明天也罢,甚至等到明年,我都等的起?!?br />
    “不过,也最好别让我等太久,否则薛胜男的第一秘书被卖到妓院的事情将会天下皆知,到那个时候,不知道薛家又会如何自处呢”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并不在乎这一千万,相比较而言,我更想看看薛家的笑话?!?br />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一定会把您的意思全部转达到位?!彼拿o谄肫氲阃饭?。

    苏锐摆了摆手:“快点滚吧?!?br />
    找了个地方把乔子谦控制了起来,苏锐摇了摇头,对薛如云苦笑着说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聊”

    “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毖θ缭颇抗庾谱频目醋潘杖瘢骸霸谡飧鍪澜缟?,有很多男人想要用尽一切手段把我搞上床,但是却几乎没有人愿意这么替我着想,你是唯一的一个?!?br />
    此时此刻,薛如云的眸子里面充满了认真的神情,平日里的妩媚全然消失不见。

    “别那么深情,我觉得很不习惯呢?!彼杖癫唤嗣亲?,不自觉的避开了薛如云的眼神。

    这个女人真是够泼辣够直白够彪悍,把“搞上床”三个字说的如此轻松,脸都不带红的。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毖θ缭扑档?。

    “去哪儿”

    “当然是去我现在住的地方?!毖θ缭频谋砬橹写乓凰肯汾实囊馕叮骸跋肜绰稹?br />
    在苏锐的眼中,这种戏谑的神情怎么看都有一种撩拨的意味。

    “妖精,这大白天的,你不至于这么心急吧”

    苏锐说着,还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薛如云的身材,前凸后翘,皆是惊心动魄的弧度,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睛。

    他完全没想到,薛如云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怎么,你不敢”薛如云嘲讽的笑了笑:“我的小弟弟,咱们这才多久没见,你的胆子就小了那么多,难道你担心姐姐我会吃了你”

    “那有什么不敢的,你应该担心被我吃掉才对?!彼杖褛ㄚǖ乃档?,虽然语言上看起来是在反驳,但是语气上面已经完全的处于了下风,每次遇到薛

    本章未完,请翻页如云这个妖精,苏锐都没法占她的便宜。

    “你有多少次可以吃掉我的机会,可是你却从来没有下过口,姐姐就喜欢你这种正人君子?!?br />
    薛如云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苏锐的胸口,不过,与其说是拍,不如说是抚了几下,让苏锐不禁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速度都要比之前要快上了不少。

    “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彼杖裆詈粑思复?,强行压下心中的那种微微荡漾之感:“我要是真的下口了,恐怕你哭都来不及了?!?br />
    这是大实话,可不是么,在来到南阳之后,苏锐就和某个漂亮的东洋女人发生了一些“哭都来不及”的事情。

    “别婆婆妈妈的,到底敢不敢去”薛如云说道。

    在她的眼底,有着一丝隐藏极深的期待。

    事实上,从记事的时候起,一直到现在,薛如云对所有男人都会抱有强烈的警惕之心,但是唯独苏锐是个例外,她也只有在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男人面前,才能彻彻底底的敞开心扉,脱去伪装,活的轻松一些,自在一些。

    “敢啊,为什么不敢?!彼杖褡煊驳乃档?。

    薛如云现在住在一处高档小区的顶层,距离锐云公司的办公地点只有几公里,简单的两室两厅户型,不过却只有一间卧室,另外一间则是被改造成了衣帽间里面全部是衣服。

    女人,就是这点比较麻烦。

    薛如云今天穿着是一身白色裙装,裙子的下摆只是到膝盖上方而已,优美的曲线被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她率先进门,弯腰换了拖鞋。

    就在她弯腰的一瞬间,苏锐的眼睛里面情不自禁的闪过了惊艳的神情,这种浑圆的曲线绝对不会出现在小姑娘的身上,只有薛如云这种极品御姐才会拥有,这不仅是身材的体现,更是气质的体现。

    而这种气质,对于那些二十岁左右的小男生,几乎具有致命的杀伤力,而那些老男人也同样无法抵挡,几乎是老少通吃。

    薛如云自己换好了鞋,又从鞋柜里找出一双男士拖鞋,放在苏锐的脚边。

    而随着薛如云俯身放鞋,她的领口也是微微敞开,更加惊心动魄的雪白风景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在这一刻,苏锐忽然发现自己竟有了一种流鼻血的冲动貌似已经很久没有折中感觉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了。

    “怎么会有男士拖鞋”

    苏锐调整了一下旖旎的心情,穿上了拖鞋,尺码都和他的正好。

    “我这里从来没有男人来过,你还是第一个,所以”

    薛如云说到了这里,停顿了一下,而后继续道:“所以,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br />
    “受宠若惊?!倍杂谡庖坏?,苏锐确实还挺意外的。

    他可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在薛如云心目中的地位竟然高到了这种程度。

    “去洗个澡,然后换上?!毖θ缭拼右鹿窭锶〕隽艘惶啄惺勘】罴揖臃?,扔进了苏锐怀里。

    “你这是要干嘛”苏锐看着家居服,又看了看卫生间,表情有些纠结:“先是洗个澡,然后换衣服,难道你真的要把我给那啥了”

    “你想的倒美?!?br />
    薛如云扭了一下苏锐的腰间,道:“我习惯了到家里就洗澡换衣服,这算是有点轻微的洁癖吧?!?br />
    “换衣服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又不在这里睡觉,大白天的,为啥还要洗澡”苏锐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于薛如云的这个习惯有些理解不能。

    当然,他也没打算做那种事情。

    “谁说不睡觉的睡个午觉行不行”薛如云没好气的说道:“晚上约在了南华楼吃饭,现在才不到中午,有七八个小时呢,快给姐姐去洗澡?!?br />
    说着,薛如云便拖住了苏锐的胳膊,把他生拉硬拽进了卫生间。

    在这个过程之中,自然会发生一些不经意的摩擦和挤压,弄的苏锐又有了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他实在是懒得在大白天洗澡,但是为了尊重薛如云的个人习惯,苏锐还是勉为其难的照做了。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苏锐却发现自己没有毛巾,于是只得把门拉开一条缝,喊道:“妖精,给我找一条新毛巾?!?br />
    薛如云应该在别的房间,她的声音远远传来:“你要是不嫌弃,那就用我的毛巾好了?!?br />
    苏锐闻言,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白色毛巾,脑海之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某些画面来,尼玛,这叫什么事儿

    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大人,怎么可以这样胡思乱想太掉价了,太掉价了不行,要淡定,要镇静

    “我有洁癖,不和别人共用毛巾?!彼杖窨人粤肆缴?。

    “这混小子?!毖θ缭朴趾闷趾眯?,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洗过的新毛巾,走到浴室门前:“给你?!?br />
    “这才对嘛,既然让我洗澡,还不伺候的全面一点?!彼杖癜咽执用欧炖锩嫔斐隼?,不小心碰到了薛如云的纤手,只觉得细腻无比,又柔又滑,让他的心里登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来。

    薛如云的俏脸之上也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红色,仍旧出言调戏苏锐:“姐姐倒是想把你伺候的全面一点,可惜怕你不敢要呢?!?br />
    “我是真不敢要?!?br />
    苏锐生怕再继续这样对话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

    拿着毛巾,对着镜子看了看,苏锐忽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麻痹的,今天怎么这么不中用连心思都控制不住了”

    在这之前,苏锐虽然很多时候见到美女会露出猪哥相,但那并不是他的本来面目,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做出的伪装而已。当然,那些和苏锐相处久了的女人会发现,这个男人的骨子里其实是非常正经的绝对不会像初次见面时候从语言中所表现的那么轻佻。

    只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从踏进薛如云的家里开始,苏锐就觉得内心里面始终缭绕着一层旖旎的气氛,不仅挥之不去,还有越来越浓厚的趋势

    苏锐有点走神,由于地砖上面全部都是水,因此脚上一滑,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哎呦”

    紧接着,便是啪

    清脆响亮

    苏锐的身体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整个后背都被拍红了

    饶是他的身手强悍,但是面对这种失去重心导致被地球引力亲密召唤的情况,还是完完全全的无能为力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在呼啸而过

    尼玛,在浴室里摔倒,不都是女人的专利吗为什么今天轮到了自己身上

    “苏锐,你怎么了”

    薛如云蹬蹬蹬的跑过来,直接就打开了门,脸上写满担心。

    ps:白天太忙,现在才搞定第二章。貌似已经过了650章月票了,大家很给力,所以,明天加更。大家晚安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