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乔子谦实在是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这样忤逆自己,在明知道自己是薛胜男第一秘书的情况下,对方仍旧这样做,他的底气到底在哪里

    “那好,我现在就要看一看,你是怎么把我卖到妓院的”乔子谦冷笑着说道,目光之中还有一丝讥讽的神色。,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真把你卖了,我可不会把钱分给你?!彼杖裥γ忻械?,全无畏惧。

    “敢这样对乔秘书说话,简直是找死”

    乔子谦的两个手下已经走向了苏锐

    见此情景,乔子谦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薛如云,意思是也要把这个女人给控制起来。

    这就是乔子谦解决问题的方法,他给过对方机会,可是对方压根就没有任何珍惜的意思,这就不能怪他了。

    另外两名手下也走向了薛如云那边,在他们看来,这个漂亮美人儿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可是,乔子谦的嘴角冷笑还没有消失,就听到了两声惨叫

    他先派出去的两名手下,已经被打倒在地,两人捂着裤裆,皆是蜷缩成了大豆大的汗珠从他们的额头上面冒出来,真是看着都嫌疼

    乔子谦的冷笑消失,但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身手不错嘛,继续上,我看他能撑过几个人?!?br />
    薛如云的办公室并不算大,但是足够苏锐施展开了,面对这些小喽啰,他连脚步都根本不需要挪动一下,对方上来一个,他便干净利落的一拳砸晕,几乎没多久的工夫,地上就躺倒了十来个人

    至于那两个本来打算对薛如云动手的人则是更惨,全部被苏锐扭断了胳膊,惨叫连连,刺耳无比。

    对付他们,苏锐连热身都不用。

    而此时,乔子谦带来的手下,就只剩四个了

    这位经常以薛胜男身边第一秘书身份而自傲的男人,终于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神情。

    “我竟是看走眼了,很好,很好,我喜欢这种玩法?!?br />
    到现在他的高傲仍然在,即便苏锐已经简单利落的撂倒了他的十来名手下,乔子谦也仍旧没有太过慌张,在他看来,苏锐仍旧是个不入流的脑残加莽夫而已。

    在乔子谦的眼中,苏锐的身手的确不错,但是,身手再好又能怎样他既然决定过来,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于是,他再次打了个响指。

    剩下的四名手下见状,齐齐把枪掏了出来

    两个人指向了苏锐,两个人指向了薛如云

    至于一旁的小秘书,根本就没人管她,这姑娘这次也是学聪明了,死死捂着嘴巴,尽管眼中全是惊恐,但是仍旧不敢出一声呼喊。

    “你是个草根英雄?!鼻亲忧淖旖枪易爬湫?,笑眯眯的看着苏锐,说道:“不过,英雄,我倒要看一看,你现在该怎么办?!?br />
    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讥讽。

    在他看来,自己的人亮出了枪,就意味着局势已经彻底的尘埃落定。对方的身手再强,也不可能快的过子弹

    两名手下已经走到了苏锐的跟前,枪口已然快要顶到了他的脑袋之上。

    苏锐对此浑然无惧,揶揄的笑了笑:“如果薛胜男的手下都是你这种草包,那么这个女人应该也没什么了太不起的地方,至少眼神不大好使,我得多问一句,她是青光眼吗”

    乔子谦的脸色变了变,在他看来,薛胜男可是自己的女神,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玷污女神的

    “敢对薛胜男小姐大不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乔子谦的面容陡然冷了下来,对两个手下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把他给我就地打死”

    这里是南阳,是薛家的势力范围,乔子谦相信,即便自己把苏锐打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到时候找个人顶罪便是

    不过,那几个保镖却没有乔子谦那么狠辣的心思,他们本以为掏出枪只是为了吓唬人,却没想到需要真的开枪

    即便打人对于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是杀人可就不一样了这压根就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只是一迟疑,他们便现,好似有一阵风从身前刮过,随后他们的手腕剧痛,再也握不住手枪,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另外两人也是一样,他们本来是用枪指着薛如云,由于苏锐的度实在太快太快,当他们听到手枪掉落地面的时候,才刚刚意识到苏锐已经展开了突然袭击

    此时,已经晚了,只是与同伴略有不同的是,他们都是肋下受到了重击,那疼痛几乎让他们窒息了

    而苏锐一旦展开反击,就不会有任何的停留,下一秒,他的身形就已经来到了乔子谦的身前,后者根本都没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就已经狠狠的从斜刺里抽过来

    巴掌还没到,乔子谦的脸便在那压强之下有了痛感

    啪

    清脆响亮

    在这一巴掌的作用力之下,乔子谦当场就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他的身体转着圈飞出,重重的摔在了茶几上

    稀里哗啦

    玻璃茶几顿时变成了一堆碎片,木头框架也七零八落

    之前还高高在上高傲无比的第一秘书,此时狼狈无比的趴在一堆玻璃碎片中直哼哼

    他被苏锐抽的晕头转向,脸上有几道青紫的痕迹嘴角流出鲜血,因为后槽牙都被苏锐抽飞了

    “唉,我就说过,有些人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br />
    苏锐摇了摇头,走到了乔子谦的身前,居高临下的问道:“所以,现在爽了”

    乔子谦的脑袋被抽的嗡嗡直响,颈椎差点因为那一巴掌而错位,根本就听不清苏锐在说些什么

    “不回答我,看来你还不够爽?!?br />
    苏锐俯下身子,双手揪起乔子谦的衣领,把他整个提起来,然后随手一甩

    砰

    一声闷响

    乔子谦的身体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无间的接触,而后躺在地上,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这还只是苏锐随手一扔造成的效果,如果他使出五成的力量,恐怕乔子谦已经脑壳崩裂脑浆流了

    而此时,除了那四名被下了枪的保镖,乔子谦带来的人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

    干净利落

    薛如云从头到尾都没有紧张过,虽然即便苏锐不出现,她也拥有一些自保的底牌,不至于会怵了乔子谦,但是,这个年轻男人却能够带给自己无法想象的安全感,在他的身边,自己总是可以如此的安心,这种感觉让人着迷。

    “你们四个人,还想动手吗”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一股嘲讽的意味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这四人本来正疼的龇牙咧嘴呢,哪里还敢有任何的动作,听到苏锐的话,顿时连连摇头。

    “那就把你们的同伴都抬出去,滚的越远越好?!彼杖癫⒉恍枰庑┤舜案κつ?,只要后者看到手下的伤势,自然就会明白生了什么。

    对于这个聪明的女人而言,接下来该怎么做,根本不用别人来教。

    四个人听了苏锐的话,不禁如获大赦,他们的手腕和肋骨也都生了轻微的骨裂,不然不可能疼成了这样。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忍着痛向苏锐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我们马上走?!?br />
    “搞清楚,我说的是滚,不是走?!彼杖衩辛嗣醒劬?。

    “好的好的,多谢大侠开恩,我们马上滚,马上就滚?!?br />
    四人说着,就要去架起乔子谦。

    这货仍旧晕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薛如云办公室的地面上已经躺满了人,简直都快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等等?!彼杖窈鋈缓暗?。

    那四人听了这话,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大侠,您有什么吩咐”

    其中一人壮着胆子问道。

    苏锐指了指碎裂一地的茶几,摇了摇头:“你们几个,在走之前,得把这里的一切损失全部赔偿了才行,茶几碎了,外面被打伤职员也得看病住院,还有这墙壁,都被你们头儿脸上的血给弄脏了,还得重新粉刷,你们知不知道,现在粉刷工人的工钱很贵的?!?br />
    薛如云看着苏锐雁过拔毛的样子,捂着嘴,差点都要笑出来了。

    “大侠,我们怎么赔偿”听着苏锐的话,那四个人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他们多么希望被打晕的是自己啊这种时候,清醒的人比晕过去的要痛苦多了

    尼玛,墙壁上不过就溅上了几点鲜血而已,用砂纸磨一磨就可以了,怎么需要重新粉刷的

    “我也不是太抠门的人,一口价,一百万?!彼杖窳巢亢煨牟惶乃档?。

    他对殴打这些小鱼小虾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如果把“殴打”二字换成“勒索”,那他就兴趣大增了,没办法,太阳神阿波罗同志就是这么恶趣味从小穷怕了。

    “什么一百万”

    那四个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尼玛,只要花几百块就可以买个茶几刷一下墙壁,再买几瓶云南白药气雾剂给外面受伤的家伙喷一喷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这个家伙居然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一百万

    这特么的翻了多少倍

    看着几人瞠目结舌的表情,苏锐的眉头皱了皱:“怎么,不愿意给钱”

    “不敢,不敢,大侠,大侠,不是我们不想给,而是实在给不起啊我们每个月的薪水也就五六千块钱,凑一起也没有一百万啊”

    “你们是没钱,但薛胜男有钱?!?br />
    苏锐眯了眯眼睛,一抹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乔子谦留下,你们回去告诉薛胜男,让她准备一千万来赔偿锐云公司上上下下的精神损失费,然后带着诚意来赎人,不然她的第一秘书真的会被卖到妓院里?!?br />
    赎人

    “一千万”一个保镖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之前不还是一百万的吗”

    “不好意思,我刚刚涨价了?!彼杖裥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