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目标当然不止这几个小鱼小虾,他还要下一盘更大的棋,通过这几个小,把薛家的大人物给坑到沟里去。,

    当然,这一点对于苏锐来说也是有点难度的,必须稍稍花点心思才能做到。

    不过,如果换做是军师,或许会做的更智慧更直接也更加狠辣。

    南阳的局势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薛家这个庞然大物已经屹立在此地那么多年,想要在一朝一夕之间将之扳倒,真的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苏锐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张紫薇问道。

    “去找薛如云,她之前拒绝了薛胜男的秘书,所以我猜想,她的公司今天肯定会遇到一些麻烦事?!?br />
    听到苏锐要去见那个极品御姐,张紫薇不禁摇了摇头,苦笑道:“你要是去找她,那我就不跟着你了,感觉跟个电灯泡似的,不方便?!?br />
    “那有什么,我们是纯洁的战友关系,都跟你说过了的?!彼杖癖纠椿咕醯梦匏?,不过一听张紫薇这么说,脑海里面顿时浮现出薛如云那极度惹火的身材,还有离别那次在电梯里的一个吻。想到这些,苏锐不禁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火热了一分。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迟钝啊”张紫薇哼了一声:“先放我下车,我要去逛逛南阳?!?br />
    “你来真的啊”苏锐本以为张紫薇在开玩笑:“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br />
    “那有什么,你不是已经把薛明凯的手下给甩开了吗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这辆车上,南阳那么大,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找到我的?!闭抛限毙ψ潘档?,完全没有任何吃醋的意思,她的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看到张紫薇执意如此,苏锐倒也没有再继续劝说,事实上根据他的判断,张紫薇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注意安全,如果有事情,立刻给我打电话?!?br />
    “你就别操心我了,好好和御姐约会去吧?!痹谙鲁登?,张紫薇还叮嘱了一句:“晚上和信义会约在了南华楼,你可别忘了?!?br />
    苏锐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所有的安排都是为了这个聚会,我又怎么可能会忘呢”

    等到了薛如云的公司,后者正在给业务人员开会,公司上上下下一副紧锣密鼓的气氛,很显然,想要迅接收阳泰贸易公司,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工夫,根本就别想把那边的业务理顺。

    当然,这对于锐云贸易的全体工作人员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阳泰可是南阳对外贸易界名声响当当的大公司,锐云一直都只能仰望,如今在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完成了对对方的收购,公司上上下下无不振奋,哪怕辛苦一点也是没关系的。

    “通知财务,准备一百万的奖金下去,这是我们的重要一步,和大家的努力工作分不开关系?!?br />
    薛如云在离开会议室之前,说了这么一句。

    一百万的奖金,公司有几十个人,这样简单的话,让整个会议室都开始沸腾起来。

    等薛如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苏锐正在她的电脑上面随意的看着新闻,见到她走进来,调笑着说道:“可以啊,御下有术?!?br />
    “一百万的奖金,不算什么,还得辛苦他们这段时间加班加点呢?!毖θ缭贫运杖裾A苏Q劬?,大大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一股揶揄的意味来:“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是不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额头上悄悄的爬上了几根黑线。

    “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苏锐很不爽的说道。

    很显然,薛如云是在嘲笑他,和山本恭子激战了那么久,体力几乎完全透支,苏锐睡得不香才怪,哪怕是在张紫薇房间的沙上,他也是睡得够深沉。

    “对了,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毖θ缭频?。

    “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高兴”苏锐能够看得出来,薛如云眉间的喜色不是在作假。

    “姚斌亮联系我了?!毖θ缭扑档溃骸八祷丶抑蠛脱ψ暇Т蟪沉艘患?,想约个时间见面,被我拒绝了?!?br />
    “拒绝的好,他要是想表示诚意,那么就直接来锐云公司好了?!彼杖袼档?。

    “我也是这么告诉他的,不过他的胆气在这些年间都快被磨没了,敢不敢光明正大的过来还是个未知数?!毖θ缭屏成系男θ菹缘闷奈崴桑骸凹热灰臀液献鞅ǜ囱?,没有胆气和锐气肯定是不行的,必须把这些东西激出来,他才能成为合格的队友,否则一下就叛变了?!?br />
    随着时间的推移,薛如云的心里虽然还藏着恨意,但是已经可以举重若轻了,她越来越淡定,越来越不会让这种情绪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影响。

    既然冲突已经不可能再避免,那么在这种临战之时,保持冷静的心态真的比什么都重要。从这一点来说,薛如云的表现也让苏锐很满意。

    “这次你把阳泰贸易给抢过来,相当于正面打了薛家的脸,这件事情捂也捂不住,整个南阳的贸易界估计都等着看好戏呢?!彼杖竦拿纪非崆嵋恢澹骸霸谡庵智榭鱿?,薛家的薛胜男可不会无动于衷,以她那好强的性格,恐怕正面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了?!?br />
    说到这儿,苏锐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笑道:“当然,这些冲突不需要避免,只是要看你有没有做好准备了?!?br />
    “当然做好准备了,如果让我直面薛胜男,我想,害怕的应该是她吧?!毖θ缭频哪抗庵新蔷鲂?。

    看着她的样子,苏锐的心中不禁有些感慨,如果薛家能够从小留住薛如云,将之培养起来,那么今日的薛家想必还要更上一层楼吧。

    想到这一点,苏锐对薛如云的父亲薛坦志不禁更加的鄙视起来,从头到尾,他就没看起过这个不敢承担责任的家伙,即便他有很大可能会是未来薛家的家主,但是,要让此人成了家主,那么这个家族将会彻底走上下坡路。

    就在这个时候,薛如云的小秘书已经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喊道:“薛总,薛总,不好了”

    “怎么回事有话慢慢说?!毖θ缭浦辶酥迕纪?,她的小秘书虽然不算稳重,但是平日里绝对不会这样失态。

    “薛总,公司门口来了一群人,说是代表薛家来的要谈一谈阳泰贸易公司的事情”

    “薛家的人”

    “是啊,公司的几个男同事都在挡着,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呢”小秘书担心的说道:“他们气势汹汹的,如果再挡着,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为什么要挡住他们”薛如云站起身来,微皱的眉头早已抚平,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者皆是客,把他们请进会议室,好茶好水伺候着,就说我马上就到?!?br />
    “薛总,这样会不会”薛如云的话显然还是没能消除小秘书心中的担忧:“对方的人真的很多,而且”

    “没关系,就去会议室,那里宽敞,就算真的打起来,也有地方不是”

    薛如云脸上的笑容越浓烈。

    既然对方已经主动找上门来,那就说明他们按捺不住了

    努力了那么久,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辛酸,今天终于见到了成效薛如云相信,这将是她迈向成功的第一个加油站

    可是,小秘书还没来得及走出办公室,更大的喧闹声已经从外面传来。

    那几个公司的男同事终究还是没能够挡住对方,那一群人此时已经气势汹汹的来到了薛如云的办公室门口了。

    听着外面传来的那些痛哼声和怒骂声,薛如云的眉头重又皱了起来。

    很显然,她的几名属下都被打了

    小秘书也受到了惊吓,站在薛如云的身侧,用文件夹挡住脸,小声说道:“薛总,就是他们”

    为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皮肤很白,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倒是颇为书生气。

    不过,他的眼神之中却总是透着一股子盛气凌人,这会让人感觉到此人很不好相处。

    他当然是不好相处的,他当然是盛气凌人的,因为他叫乔子谦,是薛胜男的第一秘书

    而最近的几年间,“薛胜男”这个名字,已经在整个南阳越响亮几乎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薛家有女名胜男,这句话真的是一点都不虚。薛胜男年纪轻轻,就已经用她的手腕和头脑彻底的证明了自己,毫无争议的成为了薛家第三代女性中的第一人

    而身为这个女人的第一秘书,乔子谦自然有着他可以骄傲的地方

    “你就是锐云公司的总经理”乔子谦走进来之后,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自动的掠过了苏锐,落在了薛如云的身上。

    看着这个女人,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无法掩饰的惊艳,当然,这惊艳的神情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化为了阴沉。

    “纠正一下,确切的说,我是董事长,兼总经理?!毖θ缭埔舱酒鹕砝矗骸拔叶蓟共恢栏笙率撬?,就这么气势汹汹的闯进来,还殴打了我的同事,你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友好了”

    “你在和我谈友好”

    乔子谦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先是仰头大笑了几声,而后笑容顿时收起,取而代之的是阴郁之色:“你把阳泰公司收购了,就是在打薛家的脸,我昨天邀请你吃饭,你没答应,就是在打我的脸?!?br />
    乔子谦扶了扶黑框眼镜:“薛家的脸和我的脸都被打了,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沙上的苏锐抬起了头,挑了挑眉毛,问向薛如云:“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傻逼是谁”

    ps:前天晚上说过这个月每增加5o张月票就加更一章,现在已经是621张月票了,所以凌晨左右还有一章,等月票到了65o章,再加更,大家给力,我也要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