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这之前,朱林的脑海里面有过很多和苏锐见面的设想,但是他唯独没有想到,苏锐竟然会主动坐到他们的身边

    不仅是他,周围的几个保镖都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跟踪目标竟然主动来套近乎,这特么的究竟是唱的哪一出啊

    几人的手就这样放在腰间的枪柄上,拔出来也不是,不拔也不是,一个个的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哥几个,你们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彼杖窈芄厍械奈实?,他的胳膊还搭在朱林的肩膀上,看起来就像是多日未见的老熟人。

    朱林的身体很僵硬,但是心中却也存着警惕,他也在薛家擂台出现过,不知道苏锐是否记得住自己。

    如果被对方现,那么可就要有点麻烦了。

    “我想你应该是弄错了,我并不记得我见过你?!敝炝稚詈粑艘豢?,努力释放了一丝紧张的心情,才警惕的说道。

    “哎呀,记不记得我并不重要,就像我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但是却觉得你们很熟一样?!彼杖裥γ忻械?,“我这个人一贯爱交朋友,既然见面就是有缘,不妨咱们也认识一下?!?br />
    说罢,他主动向保镖头目朱林伸出手来,道:“我叫苏锐,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朱林?!敝炝忠裁阄淠训纳斐鍪?,和苏锐握在了一起,那表情看起来就跟吃屎噎到了一般。

    “幸会,幸会?!?br />
    苏锐紧接着和接下来的俩人都握了握手,由于他伸出的是右手,因此这几人不得不把枪柄松开来回应。

    张紫薇在一旁看的已经憋不住笑了,浑身在轻轻颤抖,显然忍的好辛苦。

    “哥几个,互相留个号码吧方便咱们日后联系?!?br />
    苏锐说着,对朱林说道:“兄弟,你号码多少”

    由于事情生的太过突然,并且狗血程度远想象,薛明凯的手下竟然全部都忘记了拒绝苏锐,反而把号码都告诉了他。

    “好啦,咱们从现在开始,也是朋友了,哥几个的这顿饭我请了,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成?!?br />
    苏锐说罢,又重重的拍了拍朱林的肩膀:“哥几个,常联系,咱们改天约个时间,一起做个全套大保健?!?br />
    说罢,他便丢下面面相觑的几个人,拉着张紫薇,到前台付了账,而后慢悠悠的走出餐厅。

    “老大,他这是搞毛啊”杨迪一脸茫然,在薛家当了那么久的保镖,不知道揍过多少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苏锐这种极品的。

    “简直是莫名其妙啊,他居然真的把咱们这几个人的单给买了”另外一个保镖也觉得有点接受不能。

    “这兄弟的脑子是进水了吗否则又怎么会这样就算是自来熟,也不至于表现的那么热乎吧”

    “居然还问我们要号码,说不定这脑残货还真想请我们吃个饭再来一场大保健呢?!?br />
    朱林紧紧的皱着眉头:“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这样做,一定是认出我们来了这是提醒,更是警告”

    “警告老大,我这次觉得你是想多了?!毖畹闲Φ溃骸八挡欢ㄕ饣跽媸歉瞿圆心??!?br />
    朱林的声音清冷:“你见过哪个脑残能把五少爷逼到了损失一亿七千多万”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杨迪一拍脑门:“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什么事”看着他的表情,朱林不禁觉得有点不妙。

    “他光问我们要号码了,我们有谁留下了他的号码吗”杨迪问道:“老大,你留了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竟然现全都没有留下苏锐的号码

    他们之前光顾着震惊和意外了,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掉了

    “麻痹的,我脑子进水了?!毖畹习媚盏乃档溃骸叭绻没粝铝怂氖只?,咱们就能联系家族,然后通过关系对他通话定位了?!?br />
    另外一名保镖听了这话,遗憾的说道:“否则我们就可以给他打电话,随便瞎扯几句,保持两三分钟的通话时间,就能知道他在哪儿了”

    “麻痹的别扯了快走”

    朱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扔下筷子,匆忙就跑了出去

    其余保镖见状,连忙跟上要是把苏锐给弄丢了,他们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是,站在酒店门口,环顾四周,哪里还有苏锐的影子

    盯了整整一夜,眼看目标已是唾手可得,此时竟然又跟丢了

    杨迪不禁一肚子火苗:“老大,我早就说过要动手,你偏偏不听如果昨天动手了,我们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拿到奖金了”

    另外仨人不吭声,都看着朱林,显然抱着和杨迪同样的想法。

    朱林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他皱着眉头说道:“先别吵了,他人虽然丢了,但是车牌不是被我们记下来了吗一会儿通过关系联系交警队的熟人,让他们帮忙寻找那辆车无论如何,必须要找到”

    不管怎么样,对于他们而言,这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否则,就等着接受薛明凯的惩罚好了

    朱林对着空气愤愤的挥了一拳,似乎是在向手下人表态,也似乎是在泄着心中的抑郁之气:“如果下次有了这个苏锐的消息,就调集人手全力杀过去,绝对不会再犹豫了”

    杨迪不满的看了老大一眼:“他的名字究竟叫不叫苏锐还不一定呢”

    “想必现在那几个家伙已经团团转了吧?!闭抛限毙ψ潘档?。

    她此时正拿着苏锐的手机,屏幕显示的正是地图界面,上面的几个红点正在小范围的移动着,看着那精确到米的距离单位,张紫薇微微有些吃惊:“你这个是什么软件,居然输入手机号就可以直接进行定位了”

    “国安内部的玩意儿,我这次来之前,顺便就问老朋友要了一个?!彼杖裥Φ?。

    “这也太厉害了吧,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知道别人的位置随便输入一个手机号都可以吗”张紫薇还在惊讶。

    “是的,只要对方的手机有信号,那么就能定位?!?br />
    “这还有什么可言”张紫薇一直处于惊讶之中,一款小小的定位软件,竟然对她造成了那么大的冲击。

    不过,苏锐手机里装的这玩意儿也确实是够先进的,比薛家的几个保镖所说的“保持通话才能进行定位”的技术要高端的多。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没?!彼杖裥Φ溃骸懊拦钩缟凶杂擅裰髂?,结果你看中央情报局特工曝出来的那些秘密,不是更见不得光吗”

    “这倒是?!闭抛限痹谌砑厦嫠嫠姹惚愕牡懔思赶?,输入了一个号码,然后笑着念道:“我爸现在肯定在书房练字呢,这软件也太先进了吧?!?br />
    这姑娘闲来无事居然在偷窥她老爸,让苏锐直接无语。

    “定位很简单,它还能显示每一个号码的主人的行动轨迹,比如你在某个书店停留了五分钟,在某某商场里呆了十五分钟等等,这并不是什么太难的技术?!蓖6倭艘幌?,苏锐接着说道:“这种软件的关键在于权限?!?br />
    “我明白,国安的权限高,所以才能随时调用这些信息,就像警察一样,只要把身份证号输入系统,就能查到你在哪个酒店开过房?!?br />
    张紫薇略微有点不爽,任谁知道自己时时刻刻都处于监视之中,心情恐怕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不过你也别有意见?!彼杖裥ψ潘档溃骸肮驳奶毓ざ济Φ囊?,谁也不会闲来无事调查别人。这种软件肯定也不会流传出去,否则老婆天天监控老公,得有多少家庭破裂啊?!?br />
    听到苏锐的话,张紫薇又抿嘴笑起来,心情重又明朗。

    “咱们现在离开酒店,会不会把那几个家伙彻底甩开那样你的鱼饵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张紫薇不禁问道。

    “怎么会,我是在故意制造假象,在他们看来,我认为自己已经把他们甩开了,就会放松警惕,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彼杖裎⑽⒁恍?,“别忘了,这里是南阳,是薛家的地盘,他们已经记住了我们的车牌号,通过酒店前台也能找到我们的身份信息,只要他们愿意,想要再次找到我们,并不是什么难事,顶多花些时间而已?!?br />
    张紫薇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不过她却掩饰的很好,身为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她认为自己从小到大见识过了许许多多的阴谋诡计,但是,她所经历的那些,和此时的苏锐比起来,真的是太不够看了,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以为你之前在餐厅和他们聊天是故意瞎扯扯,却没想到你的目的那么鲜明?!闭抛限毖瓜滦闹械那樾?,说道。

    苏锐看起来很随意很逗逼的去寒暄了几句,却要来了对方的号码,可以轻轻松松的完成手机定位,而后又给对方造成了轻敌的假象,让对方可以动手动的毫无顾忌。

    张紫薇甚至可以想见,苏锐接下来一定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就等着薛家人往里面跳呢

    真是步步为营,步步算计看似无关紧要的一句话,都有可能给对方造成致命伤害

    “我真是彻彻底底的佩服死了?!闭抛限庇芍缘乃档溃骸澳阏饽宰?,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本来看起来很有难度的一件事情,被你三句两句开开玩笑一样的就给化解了?!?br />
    苏锐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反驳,而是无奈的说道:“这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简单的多,对付这几个菜鸟,我还这样耗费智商,已经是够给他们面子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