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的跟踪手段自然瞒不过苏锐的眼睛,他本身就养成了这种警惕的性格,即便是平时开车,也会仔细的观察周围,尤其是后面是否有尾随的车辆。

    这一路上,苏锐有过几次刻意的减速和变道,无论他怎么试探,后方的朗逸都没有选择超车,而是仍旧稳稳的跟在后面。

    这也说明薛明凯的手下并没有什么跟踪的经验,如果是专业的特工来干这件事,遇到苏锐的试探,肯定就选择超车,将其远远甩开,以此打消对方的疑问,然后再派第二组继续跟踪。

    “薛明凯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呢?!闭抛限鼻嵝?,在苏锐的身边,她倒是没有半点的紧张。

    “输了那么多钱,谁心里都不会好受。不过既然赌了,那就该愿赌服输,既然现在输不起,不如当初就不玩好了?!?br />
    苏锐微微一笑,车子再度加速,而他身后的一辆车也随之跟上。

    “咱们要把他们甩开吗”张紫薇问道。

    不过是一群菜鸟而已,没有必要甩开,只要他们敢来,那就轰出去好了?!彼杖窕觳唤橐?。

    如果他把车技施展开,那么后面的车子肯定不是对手,但是苏锐懒得这么做,他还要故意放个诱饵给对方呢。

    和薛家动手之前,他当然要查探清楚,对方那些子弟的心性到底怎么样,要尽可能多的让对方暴露出问题来。

    张紫薇身为青龙帮的高层,自然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但是却极少以身作饵,要是在以往,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就让战堂上去把对方给包饺子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对接下来的事情反而有一丝期待和新鲜感。

    到了酒店门口,苏锐和张紫薇从进门到坐电梯,从头到尾都没有回一下头,哪怕他们知道身后有人在跟踪。

    “今天晚上,我住你的房间?!彼杖裨诘缣堇锩嫠档?。

    这一句话,就让张紫薇的心跳速度加快了许多。

    “好?!闭抛限敝勒馐俏税踩鸺?,不过心中还是带有了些许期待,俏脸之上已然飞上了一层红晕:“不过我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br />
    “我睡沙发?!彼杖裥α诵?,点了点张紫薇的额头:“怎么,你还指望着和我发生一些暧昧的事情吗”

    “我才没有那么不堪?!闭抛限被乖谧煊?。

    苏锐也确实不是想要占张紫薇的便宜,他虽然不在乎薛明凯对自己的报复,但是却在意张紫薇的安危。

    果然,进了房间之后,苏锐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躺在了沙发上。

    等到张紫薇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苏锐已经呼吸均匀的进入了梦乡。

    “这个家伙?!蹦幼潘杖竦牧?,张紫薇苦笑了一下,也将邀请苏锐上床睡觉的想法从脑海中抹去,而后便熄了灯。

    在酒店的楼下,一辆朗逸旁边,五个男人正站在一起抽着烟,几个人都仰着头,方。

    “关灯了,估计这一男一女要上床睡觉了?!?br />
    “赢了那么一大笔钱,肯定得好好的庆祝一下?!?br />
    “估计都有可能会干一整夜吧”

    几个人真的是越说越不堪,一起放声大笑。

    “如果这个时候动手,那么这两人肯定死定了?!币桓霰o谒档溃骸霸勖强墒俏甯鋈税?,还能虐不了他们两个”

    “是啊,做掉了他们,然后拿回那笔钱,薛少肯定会对咱们很满意,到那个时候,奖金什么的肯定不用说了?!?br />
    五个人中,有四人都赞成提前动手。

    他们是专业保镖,每个人的身手都不错,而且身上都带着枪,对于这种装备和身手来说,搞定手无寸铁的一男一女,实在是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銮艺饫锸悄涎?,有薛家的撑腰,他们需要害怕什么

    “可是五少爷让我们明天再动手,他怕万一对方布下陷阱,说不定就是在等着我们上钩呢?!闭飧霰o谕纺恐案γ骺ü缁?,虽然他非常想要动手,但还是决定再忍一忍。

    “可是,老大,这次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咱们可有五把枪,完全不需要怕他啊”几个人还是立功心切,他们心想,如果从苏锐手中把那将近两个亿的现金抢回来,说不定五少爷一个高兴,给他们千把万的提成呢

    “让我想想?!?br />
    保镖头目再抽了一根烟,才凝视着那个已经熄了灯的房间,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晚上咱们谁也不走,就在他们隔壁开个房间,轮番听着动静。务必再三确认安全之后,再行动手?!?br />
    “老大,你这样是不是谨慎的过火了我就没这一男一女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已经有个人开始不满了。

    “杨迪,我朱林跟着五少爷那么久,最明白他的心思,如果你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即便将这两人抓住了,你也一样会受到责罚?!北o谕纺磕氐乃档溃骸澳忝且脖鸲晕矣幸饧?,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放在哪里都没有错的?!?br />
    “可是今晚是最好的机会”那个杨迪又开口了。

    “最好的机会你从哪里这是最好的机会”保镖头目朱林摇头冷笑:“只要这一男一女没有危险因素,那么无论什么时候动手,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绝好的机会并不只限制于今晚”

    “们还真耐得住性子啊,倒是让我睡了个安稳觉?!?br />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苏锐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这酒店的沙发很舒服,睡了一夜也不像以往觉得腰酸背痛。

    走到窗户边,那辆朗逸仍旧停在楼下,苏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

    根据他的判断,现在车里面顶多只有两个人,剩下的一定在酒店里面开好了房间,说不定就在自己的隔壁或者对面。

    不过,那又怎样呢一群乌合之众,在苏锐的眼里,连小鱼小虾都还算不上。

    张紫薇也悠悠醒转,她穿着一身白色丝质睡裙,撑着身体坐起来,头发微微蓬乱,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睡的怎么样”她柔声问道,醒来后的第一眼就能够锐,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还不错,但是有人可睡不好了?!彼杖裰噶酥嘎ハ?。

    张紫薇并没有丝毫的意外,站起身来,走到苏锐的旁边,望向楼下:“他们可真够有耐心的?!?br />
    张紫薇的睡裙里面并没有穿紧身内衣,而是一件薄薄的吊带衫,如果苏锐不在旁边的话,她连这件衣服也不会穿的。

    不过,即便没有支撑,也是能够某处的挺拔,站在苏锐的视角,只要稍稍低头,就能够抹醉人的雪白,对方淡淡的体香已经钻进了他的鼻孔。

    此情此景,确实很容易撩拨人。

    苏锐拍了拍额头,强行收回心神:“走吧,我们洗漱一下,然后下楼吃早饭,我估计他们很快也要按捺不住动手的了?!?br />
    等到两人走出门之后,对面房间的一个男人才离开了猫眼,揉着眼睛和脖子,说道:“尼玛,终于出来了”

    他们三个人呆在这里,两个人呆在楼下的朗逸中,一小时换一次班,轮流监视,简直就是望眼欲穿。此时此刻,终于见到苏锐和张紫薇走出来,简直兴奋的不行。

    “老大,我们行动吧”杨迪问道,他一整夜都没睡着,就想着干掉苏锐拿到奖金,此时听到同伴这样汇报,他抽出手枪就要冲出去。

    “再等等”保镖头目朱林是个极为谨慎的性格,皱着眉头说道:“两个人手握那么一大笔钱,应该不至于这样大摇大摆才是,有可能是陷阱?!?br />
    “又是陷阱老大咱们难道就眼睁睁的会从身边溜走不成”杨迪都快愤怒了:“这样思前想后,咱们怎么向五少爷交差”

    他不仅是立功心切,表现也极为强烈。

    “通知楼下的两人,务必盯上他们,瞅准人少的时候,动手”朱林思考了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

    苏锐和张紫薇优哉游哉的来到餐厅,简单的选了几样早点,便边聊边吃。在他们几米外的桌子上,还坐着两人,这俩人眼圈发黑,眼袋浮肿,头发蓬乱,很显然昨天在车上窝了整整一夜的滋味不太好受。

    朱林杨迪等三人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面,一边吃着,一边警惕的锐,由于在太频繁,就连明眼人都能他们的目的不单纯。

    “我们隔壁两桌的人一直在呢,他们的眼睛不疼吗”张紫薇轻笑道,她抬起头,扫了一眼,那些薛明凯的手下立刻把眼光挪开。

    “他们太不专业了,还偏偏非要装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我这种完美主义者简直忍不了?!彼杖袼档?。

    “你还完美主义者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闭抛限编恋?。

    “难道我不完美吗”苏锐极为自恋的说了一句,然后把杯中的牛奶喝完,站起身来:“既然他们么累,我就去让他们歇歇眼睛好了?!?br />
    说罢,他便走到了朱林那一桌旁边,而后在对方极为惊愕的目光中,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锐这样,这三人齐齐把手伸向了腰间,握住了枪柄

    如果苏锐敢有什么动作的话,他们宁愿在酒店开枪,不惜引发骚乱,也要打死这个家伙

    苏锐似乎没人的握枪动作,而是重重的拍了拍朱林的肩膀,极为熟络,让后者登时浑身僵硬

    “哥几个,我这么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ps:感谢圣峰炮哥书友9140223,残夜孤烟,麻痹真没名了,书友6222447,书友5050878,空无叶飞,书友17421871,?;暾?,心恋红尘,书友6222447,niuniuhaihai,tel龙少,aas2212,股乐百度,冷眸温瞳柔情,路人也彷徨,神剑,恶魔炽天使,q3236233,鬼灬儛,静能生慧,娃娃蛋,规则研究者,angmuxiao,潜龙在飞,每天上纵横,书友18431895,坏矮穷挫,厦门小武哥,dslq,还没进学校,顾俊辰,天道之炮哥,落雪听梅320,shengfeng2,砍砍,nemohao,梦里人生,满脸受捕鸟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