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赚钱这么容易啊,要是呆在部队里,怎么可能赚到那么多钱”

    邵飞虎之前还是拿着每个月几千块的工资,转眼之间就拥有了上亿身家,简直跟做梦一样。

    “我就知道,你已经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击中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笆遣皇窍胍恢绷粼诤谏缁岽蛉?,根本就不想回部队了”

    邵飞虎闻言,立即正色道:“怎么可能,钱财于我如浮云,我还是爱国爱家的好同志?!?br />
    “那好吧,既然你说的那么大义凛然,那么把钱还我?!彼杖裆斐鲆恢皇?,去掏邵飞虎身上的卡。

    “两码事,这是两码事?!鄙鄯苫⒁幌戮痛蚩杖竦氖?。

    张紫薇在一旁捂着嘴,轻笑不已。

    三个人几乎是被送瘟神一样送出来的,在得知苏锐打赌赢了薛家薛明凯之后,连服务员都不敢和他们搭话了,生怕会惹到主子不开心,可以说苏锐三人是薛家擂台有史以来最不受欢迎的一群人了。

    “你说首长把我千里迢迢的派到了南阳,就是为了让我赚这一大笔钱的吗”邵飞虎乐呵呵的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还准备多打几场呢?!?br />
    苏锐的脸色有点难看:“拜托请搞搞清楚因果联系,领导把你派来打黑拳没错,但是是因为我才让你赚钱的,如果没有我帮你,那么你今天晚上的收益得少好几个零,结果你特么的还在跟我讲四六分成?!?br />
    “那你说组织接下来给我安排的是什么任务啊总不能打一场黑拳就完事了吧”邵飞虎讪讪一笑,岔开了话题,而后有些狐疑的看着苏锐:“你是来和我接头的,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你怎么那么不开窍呢”苏锐拍了一下邵飞虎的后脑勺:“既然组织都还没发话呢,你就不妨多打几场,好好的赚上一笔钱,不行么”

    “我觉得一个亿都够我花上几辈子了,我真的不想再挣钱了?!?br />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就这点追求”

    苏锐似乎是在把邵飞虎往沟里带,真是不惜口舌,循循善诱。

    “那我该怎么办”邵飞虎说道:“薛家的擂台我估计是回不去了,要不,你再给我介绍个擂台玩玩”

    “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苏锐可就在等邵飞虎这句话呢。

    而此时的薛家擂台,薛明凯正坐在椅子上,听着女秘书的汇报,脸色越来越阴沉。

    “什么李圣儒竟然不接电话,齐啸虎也拒绝我”听了这个消息,薛明凯简直是火冒三丈。

    在这种时候,他还选择去找信义会帮忙,简直是脑子坏掉了。

    薛家擂台几乎把信义会的黑拳生意抢走了一大半,在薛家和信义会越来越看不对眼的情况下,李圣儒又怎么可能会去帮薛明凯的忙

    他巴不得苏锐和邵飞虎能够把薛家擂台彻底的拆掉才好呢

    “李圣儒啊李圣儒?!毖γ骺醭脸恋哪钸蹲耪飧雒?,而后说道:“现在的我你爱理不理,以后的我你高攀不起等着吧,终究有你跪下求着我的那一天”

    “五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看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薛明凯竟然要找杀手,女秘书不禁觉得有点慌了。

    “信义会不出人,那我就自己找”薛明凯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很辣之色:“这一亿七千六百万,绝对不能白白损失了我必须要把这笔钱给拿回来,把漏洞补上”

    “那两个家伙,死定了”薛明凯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怒骂道:“我要把他们分尸,然后拿去喂狗”

    “阿嚏”

    苏锐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无奈的说道:“谁在咒我”

    邵飞虎正对付着一盘烤肉串,瓮声瓮气的说道:“还用问吗,当然是薛明凯那个小鸡仔了?!?br />
    “你怕不怕他报复你他可是地头蛇啊?!彼杖裥γ忻械奈实?。

    “怕个毛线?!鄙鄯苫⒅刂氐呐牧伺男靥牛骸霸劭墒怯凶橹叛娜?,怕他个球”

    听了这话,看着自信满满的邵飞虎,苏锐的脑海里不禁回想起那天和张玉干在首都军区食堂走廊里所说过的那些话,眼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点点“怜悯之意”。

    “唉,还口口声声的有组织撑腰,你知不知道,组织这次是要把你卖了还要让你给他们数钱”苏锐在心中暗暗说道。

    “麻痹的,我今天算是开眼界了,这些富二代可真是任性,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八位数九位数,这才叫花钱如流水?!?br />
    “别再想今天的事情了,一会儿找个地方睡个觉,明天我会给你详细的拳赛地址?!彼杖裥γ忻械呐牧伺纳鄯苫⒌募绨颍骸按粼诤谏缁崂锸咕⒆?,然后等待着组织的召唤吧?!?br />
    “没有任何问题,我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归队伍?!鄙鄯苫⑴牧伺淖约旱男乜?,看起来还真是一身正气,但实际是兜里有了钱,腰杆就硬了。

    苏锐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当邵飞虎踏上南阳的土地之后,等待他的就注定不是平静了。

    不,何止是他,就连苏锐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让邵飞虎一人找地方乐呵去了,苏锐开车带着张紫薇离开,一路上二人都没怎么说话。

    “怎么,有心事”张紫薇看着苏锐沉默的样子,不禁握住了他的右手。

    她知道,苏锐今天是故意亮个相,挑起薛家对他的仇恨,只要对方出手报复,那么他就更有理由出手对付他们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不容易,任谁背负那么大的压力,恐怕都不会轻松。

    “还可以吧,略微有点头疼?!彼杖裉玖丝谄?,眼中却浮现出山本恭子的样子,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红色,到现在还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本想把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给留下控制住,谁能想到自己竟然被人下了药,然后糊里糊涂的把对方给那啥了呢这特么的算是什么破事儿

    似乎是看穿了苏锐的想法,张紫薇轻声说道:“我的信堂已经回报了消息,山本恭子在离开了酒店之后,径直去了机场?!?br />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只要是个女人,这种事情都会对她们造成伤害,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看来山本恭子心里的阴影也不小,否则怎么会放弃那么重要的合作谈判,直接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返回了东洋

    苏锐本来对山本恭子是没有任何的好感,根据以往的种种情报,这个女人心肠狠毒,哪怕让苏锐亲手杀了她,都不会有什么迟疑,可是,如果让苏锐再次面对山本恭子,不知道他能不能下的去手。

    张紫薇提醒的说道:“根据以往对山本恭子的判断来说,她有可能会恨极了你,如果你们下次再见面的话,她可能会对你下手,但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你的心肠硬不硬的起来?!?br />
    苏锐自嘲的笑了笑:“这点事情我还是明白的,到那个时候,我就得做一个拔吊无情的负心汉了?!?br />
    听到苏锐说的那四个字,张紫薇不禁捂嘴轻笑起来,俏脸之上都泛起了一层红晕。

    这就是爱屋及乌了,如果是别的男人在她的面前说出这样粗鲁的话来,恐怕张紫薇这辈子都不会再搭理此人,但说这话的是苏锐,那么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五少,他们分开了,那一男一女估计在前往酒店?!?br />
    就在苏锐他们车子的后方,一辆普通的大众朗逸在行驶着,副驾上的男人打电话汇报道。

    “那个菜鸟拳手确定和他们分开了吗”薛明凯在电话那端的声音无比阴沉。

    “确定分开了,那个菜鸟拳手已经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我们的人已经记下了他的房间号?!?br />
    停顿了一下,此人继续说道:“五少,没有那菜鸟拳手在旁边,我们要不要先对那一男一女动手他们应该是没有功夫傍身的?!?br />
    薛明凯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苏锐那嘲讽的笑容来,他当然会赞成对苏锐动手,这种让自己颜面大失的家伙,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颜面受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苏锐带来的拳手邵飞虎把生死擂台的十个亡命徒全部打成了重伤,最轻的也是多处骨折,最起码得在病床上躺三个月以上

    这些家伙可都是薛家擂台的吸金好手啊,如果三个月不能上场,他薛明凯要到哪里找人顶替如果生死擂台都没人上场了,那么薛家的擂台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吧

    这已经不是损失一亿七千万的问题了

    想着这些可能发生的后果,薛明凯的眼神已经阴郁到了极点。

    “这个仇必须要报暂且不管那个拳手,先把这一男一女给我搞定?!毖γ骺淅涞乃档溃骸澳愦娜耸肿愎宦稹?br />
    “五个人,而且,我们全部都带了枪?!北o谛判穆乃档?,在他看来,苏锐和张紫薇面对他们这些专业保镖,不会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薛明凯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着,思考了两分钟才说道:“安全第一,暂且在附近盯着,如果等到明天,确定附近没有任何陷阱,再增派人手动手也不迟?!?br />
    薛家五少真是被苏锐坑惨了,生怕对方再设下陷阱,这次竟然前所未有的谨慎了起来

    苏锐已经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那辆朗逸的车牌,微微一笑:“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不过,勇气可嘉?!?br />
    ps;被挤出前十了,大家速度来助攻战战战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