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飞虎悍然站在人群中央,杀气腾腾。

    而看台下方的恶虎和猎豹就有些意外了,他们完全没想到,之前一直没有正面交锋的对手,此时竟然会展露出如此凶狠的一面来

    区区几招就秒杀了三个人,他们自问这辈子也无法做到原来这货之前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

    被邵飞虎这样盯着,那个之前要放言拧断对方脖子的变态男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他在擂台上杀了不少人,但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对手

    “要拧断我的脖子,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邵飞虎问道,粗犷的声音之中透出寒意。

    变态男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发现邵飞虎的身体已然动了起来

    下一秒,他就发现了一个拳头在自己的眼前越放越大

    砰

    变态男的鼻梁被拳头打的瞬间骨折,鲜血立即在脸上炸开了

    邵飞虎没有躲避溅在身上的血滴,就这样对着变态男的脸狂轰了好几拳

    这几记重拳砸下去,估计对方的脸不知道得骨折多少处

    变态男早就失去了知觉,邵飞虎一把抓起他软绵绵的身体,然后远远丢出擂台

    看变态男 的飞行方向,正是薛明凯的所在位置

    后者正坐在原地,内心正被邵飞虎的身手给震撼着,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避

    “五少,小心”

    眼看着变态男就要狠狠的砸中薛明凯,两名保镖见势不妙,赶忙拦在了他们主子的身前

    可是,答案只有三个字,然并卵。

    如果扔出变态男的是别人,或许这两个保镖还能挡得下来,但对方是邵飞虎,是以力量而出名的首都特种侦查大队的大队长

    两名保镖想要接住变态男的身体,却没想到一入手,好似接到了一颗冲劲十足的炮弹,俩人直接被砸翻

    他们两个人翻了不要紧,薛明凯可遭了秧

    他被三个大男人压在上面不说,脸还被一个保镖的屁股给死死的挤在了地上简直憋屈到了极点

    邵飞虎抓过来一个拳手,往对方的后背连续砸了两记重拳,然后一巴掌将对方拍倒在地,一声大吼:“还有谁敢来”

    威风凛凛,无人可挡

    此时,十人只剩五个了

    面对这些人,邵飞虎全部都是秒杀五个人挡不住他,那么剩下的五人自然也不是对手

    所有看客都震惊了,一个个张口结舌,完全说不出话来

    “麻痹,不打了”

    一个拳手见势不妙,竟然要翻身跳下擂台。

    可是,打的兴起的邵飞虎又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连续助跑了两步,身形再次腾空而起,双脚前伸,重重的踹在了那名拳手的身上

    这几乎是邵飞虎的全力一击,那名拳手的身体远远飞出,然后重重的砸在了看台之上,登时昏死了过去

    “想上来容易,想下去,就没那么简单了”

    邵飞虎对这些亡命之徒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整个人再度扑杀过去

    看到他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剩下的那四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斗志了,立刻朝不同的方向逃跑而去,作鸟兽散

    “谁也不许走”

    邵飞虎一拳砸翻一人,转而去追捕另外一个,于是,那几个拳手很是悲哀的发现,这个大个子的移动速度竟然可以达到这种惊人的程度,他们即便是朝不同的方向逃跑,也没有任何的机会

    又是不到半分钟,所有人都被清出了擂台之外

    这是薛家擂台有史以来绝对没发生过的事情,这也是周围的看客从来不曾见到过的情景

    以一打十,竟然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面对这些生死擂台上面的亡命徒,那个代号菜鸟的男人竟然犹如虎入羊群,砍瓜切菜一般,在短短时间之内,全部撂倒,一个不留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薛家的薛明凯,就这样输了吗

    邵飞虎再次一声吼,然后面对苏锐,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我六”

    苏锐一脸黑线:“我知道你六,你特么的真六?!?br />
    而此时,薛明凯才一身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颊被保镖的一屁股给挤的紫了一块,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看着躺在擂台四周人事不省的十个拳手,薛明凯的脸色阴沉的简直要滴出水来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今天的比试竟然会是这么个结果和他预想的简直截然相反

    难道说,就这么输了吗

    自己才接管擂台多久,就输了这么多钱

    这可是一亿五千万加上之前的两千六百万,一个晚上就输掉了将近两个亿

    这得多久才能赚的回来

    输钱还是小事,折损了面子,才是大事

    对方无疑是挖了个大坑,把他坑到了陷阱里面关键在他掉进去之前,还是乐滋滋的以为自己稳赚不赔

    想到之前苏锐所说的那什么下次见面就下跪的赌注,薛明凯就开始怒火中烧

    从今天起,来到薛家擂台的每个人都会把自己当成笑话看待

    而且,这足足两个亿的亏空,该怎么补上

    如果账面的资金被家里的老爷子发现,那么后果可让人无法想象了

    在这一瞬间,薛明凯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很多想法

    苏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薛大少爷,你输了?!?br />
    薛明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沉默以对,面色阴沉的吓人。

    苏锐牵着张紫薇,走向那放着银行卡的桌子,说道:“现在这一亿五千万,是我的了?!?br />
    听到他说出这个数字,在场的人都冒出火热的眼神

    一亿五千万

    多少人穷尽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可是这个男人在一晚上就把这笔钱捞到手了

    在那张桌子前面还站着一个保镖,看到苏锐过来拿钱,想要伸手阻拦。

    “你们家少爷亲口说过的话,你也敢反对”苏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被苏锐的眼神一激,那名保镖顿时不敢阻拦了。薛明凯仍旧死死的盯着苏锐,一言不发。

    苏锐很顺利的就把这银行卡给拿到了手中,微微一笑,说道:“不过,虽然钱到手了,我还不能完全的放下心来,薛大少,卡我不要,你安排人现在就给我转账,如何”

    蹬鼻子上脸

    薛明凯阴沉着脸:“你难道以为我会黑你的钱不成”

    此时他已经彻彻底底的认定苏锐是和邵飞虎联手挖陷阱来坑他的了否则,苏锐又怎么会开出以一打十的比赛要求这根本就是在诱导他上钩

    “那么多钱呢,我能不担心吗”苏锐一脸无辜的说道:“万一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从网上把这笔钱从卡里转走了,我拿到的不过是一张价值五块钱的空卡,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薛明凯的拳头在紧紧攥着,显示出极为愤怒的神情。被苏锐这样怀疑,无疑是对他的鄙视薛家的五少爷简直都要暴走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转账”苏锐嘲讽的笑了笑:“难道说以你薛大少的身份,输了还想赖账”

    周围的看客们都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在南阳的地界上,还没有人敢得罪薛家,而这个男人,不仅挖下陷阱坑了薛明凯,还敢对其冷嘲热讽

    这世界上原来还真有不怕死的

    “你这样做,不怕触怒了我吗”薛明凯冷冷问道,由于拳头攥的太紧,他的手臂上已经青筋暴起了。

    苏锐摊了摊手:“我怕又有什么用,你已经怒了,不是吗”

    薛明凯想死。

    “薛大少,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你现在不愿意痛痛快快的转账,那么我就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是想要赖掉这笔钱,我想,作为南阳的第一家族,薛家是不会干出这么不上档次的事情,对不对”

    在薛明凯看来,苏锐现在的举动已经不止是蹬鼻子上脸了,简直是骑在头上拉屎

    “给他转账现在就转”

    薛明凯说罢,重重的踹了踹看台上的椅背,显得很是气急败坏。

    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他也没脸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扭头就走

    可是,苏锐偏偏还就喜欢得理不饶人,他直接喊了一嗓子:“薛大少,你可别忘了,等咱们两个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得给我跪下道歉了”

    薛明凯的脚步忽然停下来了。

    他并没有转过脸,但是从他的背影不难判断出,他已经憋不住心中的怒气了。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薛明凯已经对苏锐彻底的动了杀心

    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是顺风顺水,还没有人敢这样来威胁他找死

    反正这里是南阳,因为意外而死掉两三个人,实在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想通了这一点,薛明凯一声不吭,继续朝外面走去

    而苏锐亲眼看着转账成功,笑眯眯的顺手便把卡抛给了邵飞虎。

    “拿着吧,你六我四?!?br />
    邵飞虎把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裤子口袋里面,然后嘿嘿乐道:“打一场拳就能轻轻松松的赢这么多钱,要是能天天这样打该多好”

    周围的看客不禁绝倒,这尼玛也太奇葩了,还想天天打他们难道不知道得罪薛明凯会是个什么后果吗

    这一笔钱,数目越多越烫手恐怕是有命赚没命花

    等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两个二.逼青年还不知道会被抛尸何方呢

    回到办公室,薛明凯气的把桌子都掀翻了,然后恶狠狠的说道:“给我联系李圣儒,李圣儒如果不同意,那么去找齐啸虎也行,让他们找杀手,给我把这两个家伙给就地结果了”

    ps:感谢兄弟们今天的月票支持。都说烈焰很少要即便要票的时候也都比较那什么,小武哥今天还说我之前求票的话都弱爆了,一直没法说出太煽情的语言,那就以实际行动吧,咱们的最强狂兵目前为止是551张那么从现在开始,每天保底两更,每多50张我就加更一章。也就是说,下一次加更是在600张票票的时候,再下一次650,应该很快就能到。我是没有存稿的,都是现写现发,如果大家砸的够狠,那我也要狠狠的逼自己一把,我们一起加油吧,烈焰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