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次比试的人足足有十一个,因此特地选择了面积最大的擂台,这擂台之前都是用于人和野兽决斗的,当然,在苏锐的要求之下,这场比赛并不是生死决斗,上面的铁笼子并没有放下来。

    薛明凯坐在对面,冷冷的看着苏锐和邵飞虎,心中冷冷说道:“这里可是南阳,敢和我作对,还想让我下跪,我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他的眼里,苏锐和邵飞虎已经与死人无异。

    无论这场比赛的结果如何,敢这么当众挑衅薛家五少,这两人的结果都是注定了的。

    薛明凯又把目光移向了张紫薇的身上,目光之中露出了浓浓的占有,这里是他的主场,他不需要掩饰自己的任何想法。

    他是薛家的五少爷,借着天时地利人和,玩过的姑娘不计其数,即便将他称之为“千人斩”,或许都不会有多少夸张的成分,在这方面,他是有一些瘾的。薛明凯身后的美女秘书,自然早就成了床边伴侣,有时候会在监控室里面一边看着黑拳比赛,一边和秘书做着某些事情。

    而当薛明凯看到了张紫薇之后,不禁觉得这姑娘非常对自己的胃口,虽然谈不上惊艳,但是姿色和身材都是上乘之选,如果不弄到手,一定会遗憾的。

    而且,这里是南阳,自己想要什么得不到

    张紫薇感受到了薛明凯的目光,报之冷冷的一瞥。

    她是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在苏锐的身边虽然是尽显女儿风情,但是一旦回到帮派里面,那气场还是极为明显的,此时,薛明凯被张紫薇瞥了一眼,竟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张紫薇的身上有种让薛明凯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气质,不过这种气质也更让他起了一种征服。

    “菜鸟,你不需要热身吗”看着邵飞虎还在和苏锐低声聊着什么,裁判不由的喊道。

    邵飞虎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对面一个留着红色莫西干发型的壮汉嘲讽的笑道:“一个人打十个,他还热个毛线的身啊,一上来就直接被打死了”

    此言一出,其余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十个人都是亡命徒,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邵飞虎活着走下擂台

    薛明凯阴险的一笑,在他看来,苏锐居然提出这种不知死活的比斗方式,真是脑子进水了。

    这里是薛家的主场,他薛明凯自然不担心苏锐敢弄出什么幺蛾子,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邵飞虎懒得接话,他把对手扫视了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蔑视的神情,然后一个翻身,便跨上了擂台。

    登上擂台之后,他还很没有高手风度的转过脸来,对着苏锐喊道:“记住,是我六你四别弄混了”

    “弄混你妹”苏锐一脸黑线,这货才刚刚进入黑道第一天,就已经这么上道了。

    张紫薇捂嘴轻笑,然后顺势挎住了苏锐的胳膊,这个动作她已经做的越来越熟练了。

    薛明凯的目光定在了张紫薇那如藕一般洁白的胳膊上,脸上阴云密布。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倒是没把手臂抽回来。

    看着邵飞虎的样子,留着莫西干发型的壮汉活动了一下手指,指节发出咔咔咔的响声:“菜鸟,待会儿你是准备头先被踢爆,还是蛋先被踢爆”

    另外一个身高臂长的家伙也冷笑道:“干脆大伙扯住他的四肢,来个五马分尸,岂不是更加劲爆”

    “我不管你们怎么安排,反正我要拧断他的脖子,我喜欢看着比我还高的人歪着脖子倒下去?!闭馐歉鲆醪獠獾谋涮?,皮肤洁白细腻,指甲很长,但是双臂却极为的粗壮有力。

    他们两手都沾满了血腥,杀人已经成了习惯,说出这些话来也显得十分自然。

    而邵飞虎的脸却已经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他是特战队长,一直站在阳光下面,对黑暗世界的种种行径自然是极为的看不惯。如果待会儿一个“不小心”失手打死了人,那么他是不会有任何遗憾的。

    “兄弟们等会儿给力一点,不说别的,为了这五百万奖金,也得给薛少争个面子不是”

    薛明凯已经许诺,参赛者会每人获得五百万的奖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更何况在这些亡命之徒看来,十打一的局面根本不会让他们出现什么危险,这五百万简直跟白捡的一样。

    邵飞虎并没有进行任何的准备活动,也没有理会那些嘲讽,而是用目光把对面的十个人逐一扫过。

    每个人什么身材,估计速度如何、擅长何种打法等等,邵飞虎看过一遍,就能得出一个大致的结果,一套简单的战术已经在他的脑中成形。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人,更何况是一群亡命之徒邵飞虎可不喜欢阴沟里翻船的感觉。

    那十个人很显然极为的轻敌,并没有任何的战术可言,站位散乱,前后不分,甚至有些人还显得懒洋洋的。

    如果他们能够稍稍制定一下战术的话,那么凭借人数的优势,都有可能给邵飞虎造成很大的麻烦。

    随着一声锣响,这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正式开始

    之前被击败的恶虎高声嘲笑道:“躲啊,你倒是继续躲,这擂台上有十个人在围攻你,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这货到现在还不服气呢。

    邵飞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仍旧站在原地。

    而这个时候,红色莫西干已经扑了上来,身体腾空而起,一记迅猛的鞭腿,朝着邵飞虎的头上狠狠抽去

    能在生死擂台上面撑到现在的,没有一个是善茬这一记鞭腿的速度与力量,绝对要在普通区第一的猎豹之上

    “给爷爷去死”

    莫西干狞笑着,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邵飞虎被踢的脑浆迸裂的下场

    不过,他的美好设想终究没有实现,那一记威力巨大的鞭腿根本就没有击中目标

    踢空了

    在关键时刻,邵飞虎侧移了一步,险而又险的避开鞭腿,而后身体前冲一步,一记干脆利落的重拳,狠狠的砸在了莫西干的肋部

    软肋这个词绝对不是虚言,在邵飞虎这一拳的作用下,莫西干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因为他的肋骨已经被砸断了好几根身体从半空重重的摔向地面

    一拳秒杀

    而邵飞虎根本没有等莫西干的身体落地,脚背已经狠狠的踢在了对方的胸口

    咔嚓咔嚓

    一片胸骨的断裂声响起,莫西干的嘴里狂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的身体也像是足球一样,被狠狠的踢出了好几米撞向了紧随其后的亡命徒

    第二个家伙想要挥手把莫西干的身体给打开,但是没想到,邵飞虎所施加的力量要远在他的想象之上,莫西干和他重重的撞在一起,两个人都摔倒在地

    包括薛明凯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莫西干只是刚刚冲到了邵飞虎的附近,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而此时,邵飞虎已经彻底改变了之前的打法,犹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接冲进了人群之中

    之前出言嘲讽邵飞虎的那位身高臂长的家伙想要阻拦,却没想到邵飞虎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反手就是一拳砸在了肘关节

    胳膊长又有什么用,直接掰断就是了

    于是,他的大臂和小臂便呈现出惊心动魄的扭曲角度,可是,惨叫声还没来得及从这位亡命徒的嘴里发出,邵飞虎就一记狠辣的膝撞,重重的顶在了他的胸口

    惨叫声被打断,一口鲜血随之从他的嘴里喷出和莫西干一样,这货的胸骨也登时碎了一大片

    邵飞虎毫不停留,一记手刀随之劈出,砍在了对方的颈后

    只是三招而已,这个亡命徒便已经失去了意识,怦然摔倒在地

    看起来时间不短,但是这三招几乎都是连贯无比,从交手到将对方打晕,邵飞虎一共才花了不到两秒钟

    这动作快的,仿若飞火流星

    薛明凯甚至感觉自己只是一眨眼,那个亡命徒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邵飞虎并没有让这个倒下的人成为隐患,脚尖在对方的屁股上面一捅,后者的身体便贴着擂台表面滑了出去而后重重的摔落在地

    第一个已经出局

    邵飞虎的速度极快,踹完这一个,一步跨到了莫西干的旁边,这货还晕晕乎乎的半趴在地上咳血呢,一记生猛的鞭腿便已经横空抽来

    莫西干的脸部中招,满口牙齿崩飞,直接被抽的飞起,远远的跌到了擂台下面

    一脚的爆发力,竟然恐怖如斯

    之前被莫西干撞翻的那个人也在附近,邵飞虎毫不客气的一脚踩碎了对方的膝盖,然后再次扔出了擂台

    不到半分钟的工夫,邵飞虎已经干掉了三个人

    以一对十,整个场面竟然还能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

    由于他的打法实在是太过迅猛,剩下的七个人都被邵飞虎雷霆一般的手段给震慑住了,竟然齐齐止住了前扑的态势,站在原地观望

    薛明凯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代号菜鸟的新人竟然可以这么猛

    苏锐的嘴角一直挂着轻笑,邵飞虎这样的表现,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邵飞虎的目光锁定在了一个皮肤白皙、看起来像是变态的人身上,冷冷一笑,嘲讽的说道:“我的记性不太好,刚才,是谁要拧断我的脖子的”

    ps:月初啦,召唤大家手里的保底月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