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苏锐挑衅一般的话语,薛明凯怒极反笑:“有胆色,我喜欢?!?br />
    “少说废话,赌还是不赌”苏锐嘲讽的笑了笑。

    “怎么个赌法”

    说出这句话,就表明薛明凯正式接下了苏锐的挑战了

    “五少”

    一旁的美女秘书欲言又止,无论是在黑拳擂台还是在赌场里面,庄家可以暗箱操纵,但是绝对不能亲自参赌,这是犯了忌讳的。如果家里的长辈知道,那是一定要责备下来的

    可是,想到之前薛明凯把那男助理的嘴巴用针线缝起来的恐怖情形,这美女秘书到了嘴边的劝阻话语又咽了回去。

    果不其然,听到女秘书这样说,薛明凯转过脸来,表情之上满是阴霾:“怎么,你也要教我怎么做”

    女秘书立刻打了个哆嗦,连忙摆手否认:“五少,我只是想提醒您,当心对方有阴谋?!?br />
    “这里是薛家的擂台,我是薛明凯,对方有什么阴谋也用不怕?!笨醋排厥?,薛明凯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警告意味:“再多说一句话,你的嘴巴也会被缝上?!?br />
    女秘书噤若寒蝉。

    “薛大少御下的手段可真是精彩啊?!彼杖竦恍?,“不过``薛大少,我得请你先保证一下,由于这里是你的地盘,如果你输红了眼,可不准公然报复?!?br />
    “这一点我当然可以保证?!毖γ骺淅渌档?。

    而事实上,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报复,说过的话跟放屁一样。

    苏锐自然能够看透这一点,笑道:“薛大少真是个爽快人,那我可就要说出我的规则了,希望薛大少有胆量跟上来?!?br />
    薛明凯冷哼一声:“但说无妨?!?br />
    “你派十个人出战,菜鸟一个人上场,以一对十,不带武器,不决生死,只以被打出擂台范围为失败?!彼杖衩辛嗣醒劬?,他还是没有让邵飞虎登上生死擂台,毕竟他们不是为了钱财可以不择手段的亡命徒。

    以一对十

    听了苏锐的话,在场的人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一个菜鸟而已,值得他那么信任

    要知道,薛家的擂台可是有着不少好手,猎豹虽然是普通赛区的第一,但是他的身手在生死擂台上根本排不进前五名

    这也太自大了吧

    听了苏锐的话,张紫薇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担心,而邵飞虎却仍旧面无表情。在他看来,在这里打十个人和打一百个人,根本就没多少区别。

    薛明凯的笑意有些狰狞的味道:“你这比赛的规则让我觉得我很占优势啊?!?br />
    “所以我怕你不敢赌?!彼杖裥Φ?。

    “擂台上虽然不决生死,但是万一失手了,打死了人,这也是免除责任的?!毖γ骺档?。

    “不错,死人免责?!彼杖窕觳唤橐獾男Φ?。

    薛明凯说这句话的意思,就代表着他认为邵飞虎一定是必死的

    十个打一个,如果他还赢不了,那么整个薛家擂台就可以关门停业了

    “只是,我还不知道,你的赌注是什么”薛明凯说话的时候,还顺便瞥了邵飞虎一眼,露出了解气的神情。

    这个害得他损失了两千六百万的菜鸟,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教训

    “我的赌注很简单?!彼杖袼底?,掏出来一张卡:“这里的本金,加上之前所赢的几千万,总共七八千万的现金,如果我输了,这些钱全是你的?!?br />
    七八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周围的人都快愣住了

    随身带着那么多钱,真是个极有钱的主了

    薛明凯已经对这笔钱志在必得了,一场对赌就能赢下七八千万,在他的管理之下,家族黑拳擂台日进斗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如果能拿到这笔钱的话,那么爷爷一定会非常高兴,到那个时候,自己竞争家主之位就多了一重有力的保障了

    “好,如果我输了,我也会向你赔偿同样的钱?!毖γ骺孕诺乃档?,在他看来,自己是不可能输的。

    把生死擂台上面的前十名好手全部选出来参战,他就不信这些亡命之徒加起来会不是一个菜鸟的对手

    “不,如果你输了,我让你赔一亿五千万?!彼杖裰苯影讯苑降亩淖矢艘环?。

    “一亿五千万你真是好大的口气”薛明凯差点暴走了

    众人听了,也觉得苏锐是在开玩笑,对赌的时候赌注差距那么大,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你觉得不公平”

    苏锐指了指邵飞虎:“薛大少,拜托你搞搞清楚,现在是以一打十,我没问你要十倍的赌资就不错了,仅仅是翻了一倍而已,你就气成了这个样子”

    此言一出,围拢在周围的看客们纷纷恍然,是啊,人家以一打十,赌注却只是简单的翻了个倍,有什么大不了的

    “好,我赌”薛明凯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亿五千万,几乎相当于这个擂台一个季度所入账的总和了

    不过,在薛明凯看来,他根本不会输

    “眼见为实,我把我的这张卡放在这里,你也一样,把你的卡同样放在这儿,只要我赢了,一亿五千万立刻转账,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够说话算数?!?br />
    苏锐说着,便把卡片放在了裁判的桌子上。

    “把公司的卡拿来”薛明凯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

    他口中所谓的公司,指的自然就是擂台了。

    女秘书不敢去,毕竟那么大的数目,如果真的输了,可就太恐怖了

    “去拿现在就去”薛明凯转身吼道,手下当众不听指挥,让他很没面子。

    女秘书颤抖着双腿,小跑着去拿卡,一路上差点摔倒了好几次。

    等到卡拿来之后,苏锐慢慢悠悠的,倒也不着急开始:“我还要再追加一个赌注?!?br />
    看客们都愣住了,一亿五千万还不够,还要追加什么

    “说”

    薛明凯也不在乎了,那么多钱砸出来,他不相信苏锐还有什么幺蛾子

    “如果你输了,不仅要赔偿,以后见到我了,还得跪下道歉?!彼杖裼锊痪怂啦恍莸乃档?。

    跪下道歉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都替苏锐捏了把汗,也有人在心中暗暗骂他傻逼不知天高地厚,薛家五少爷就算是跪下,也不是你能消受的起的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吗

    薛明凯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如果你输了呢”

    “我也一样,如果我输了,下次我见到你,我也向你跪下道歉?!彼杖褚桓蔽匏降难?。

    不过,在周围人看来,苏锐这个赌注真的是无关紧要,反正又不是当场下跪,这场比赛过后,苏锐和薛明凯两人见面的概率几乎可以等于零。

    再说了,就算两人真的见面了,苏锐还真的能让薛明凯下跪那不是找死么

    很显然,薛明凯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好,就按你说的办?!?br />
    “爽快?!?br />
    苏锐举起手机:“薛大少,你说的话我可都录下来了,下次见面,可不要耍赖不认账哦?!?br />
    麻痹的

    看着苏锐的手机,薛明凯真想找一把枪来把苏锐直接打死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不知死活的东西,挑衅都挑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在南阳的地界上,薛家的人还能遇到这种情况,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不光是他,周围的人也有些哭笑不得了,纷纷觉得这次真是不虚此行

    “好吧,废话少说,抓紧开始比赛吧?!彼杖袼档?。

    听到这话,薛明凯的心里又忍不住的开始骂娘了

    是谁在一直突突突的说着废话难道不是你吗

    “把生死擂台里的前十名选出来,这一次,我要让菜鸟死无葬身之地这八千万,我赢定了”

    在看台的另外一侧坐下,薛明凯冷声说道。

    今天晚上所有的赌客全部都被吸引过来了,他们也想下注,不过被薛明凯拒绝了,在这个自负的家伙看来,这是他一个人的战斗,不需要别人插手。

    那些赌客们纷纷表示遗憾,尼玛,十个打一个,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普通区保持全胜战绩的猎豹主动请缨,但是也被拒绝了,薛明凯一直认为普通赛区的拳手都是垃圾,连命都不敢玩,还打什么拳

    当然,这句话在别人看来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能够在生死擂台上保持前十名战绩的,无一不是好手,个个狠辣无比,手上沾满了鲜血,他们已经习惯了杀人,只要一出手,必然是必杀技这都是一群以杀人为乐的家伙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薛明凯才会认为邵飞虎已经死定了

    有着“菜鸟”称号的邵飞虎正站在苏锐的身边,看不出来他有丝毫紧张:“说吧,赢来的钱怎么分”

    “五五分?!彼杖裆斐鲆恢皇?。

    “不行,我出工又出力,才拿五,不行?!鄙鄯苫⑻旨刍辜郏骸拔移吣闳??!?br />
    “扯淡”苏锐立刻不干了:“要不是我费了那么多口舌给他下套,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好不好现在还跟我讲价,你有没有人性”

    如果让其他看客听到这话,估计都得疯掉

    对面的十个亡命之徒都在做准备活动了,而这边却还在讨论谁分多少钱的事情

    “你费点口舌算什么能和我比吗”邵飞虎不满意。

    “我是有长远计划的,你懂个屁不要关注眼前的蝇头小利,你以后还有大钱赚”苏锐恼火的说道。

    “这也算蝇头小利你搞清楚,一会儿我可能会很危险我是在用生命赚钱”邵飞虎也很不爽。

    “那好吧,我让一步,你六我四,不能再少了?!彼杖裎弈稳貌?。

    “姑且这样好了?!鄙鄯苫⒌懔说阃罚骸罢獯畏衷卟痪?,下次可不许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