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比赛,让苏锐和邵飞虎发了笔财,但是亏大发了的人可就有的是了。

    其中,也包括庄家在内。

    这里的庄家,指的自然就是薛家了。

    信义会能够对他们所举办的比赛结果进行控制,那么薛家同样也可以,不过他们不会做的那么明显,而是根据许多数据来综合判断,比如胜率、出手习惯、彼此间的胜负场次等等。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的管理水平确实要比信义会的黑拳擂台高出许多。

    数据分析结果出来以后,薛家在这擂台的管理层便会进行投注,甚至许多赔率的拉高或者降低都和他们有着直接的关系,和抽成相比,这样赚钱的速度更快一些,而且几乎不会失手。

    但是邵飞虎是个例外。

    这个菜鸟的第一次登上,薛家的管理层只投了一百万,事后的结果很明显,这一百万打了水漂。

    而邵飞虎第二次商场,由于面对的是全胜的猎豹,为了出口气,薛家的某个人血冲脑门,意气用事,一下子投了两千五百万之多,否则也不会把赔率拉高到了那么多。

    如果猎豹赢了,这样的高赔率能让薛家赚不少钱,但是如果邵飞虎赢了在薛家人看来,他根本就赢不了。

    可 是,比赛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邵飞虎不仅赢了,还大赚一笔钱,这让薛家在今晚损失惨重

    两千六百万,够他们在这擂台之上赚多少天的

    “混蛋”

    一个杯子摔碎在了墙壁上

    “这个菜鸟,我要弄死他,我一定要弄死他”一个年轻人满脸狰狞之色,看着面前的大监控屏幕,气的咬牙切齿

    “五少五少先不要生气这明显就是个投机取巧的菜鸟,一定活不过太久的”一旁的美女秘书赶忙安慰,还伸出一只纤手,在男人的胸前小心的抚摸着。

    “害得我损失了两千六百万我才接手这擂台不到两个星期,如果在我手里收入减少了,我怎么交代都是这个菜鸟,该死的混蛋”

    此人便是薛家五少,薛明凯

    美女秘书也只能无奈的劝解:“没事的,五少,这都是正常现象,做生意都是有赢有亏的?!?br />
    不过,嘴上虽然在这样讲,女秘书的心里却暗道:“不顾众人的劝阻,一下子就扔进去那么多钱,哪怕是稳赚不赔,也不能这样冒进啊?!?br />
    薛家虽然有着数据分析团队,但是这里拿主意的人无疑是薛明凯,就算数据团队不支持这样投注,但是也挡不住薛家核心子弟的一句话。他说要砸多少钱,那就得砸多少钱。

    这个黑拳擂台是薛家涉足地下世界的第一步,薛明凯能够掌管这里,足以说明他很受家族高层的器重,不过,薛家五少实在是立功心切,急功近利的程度简直让人咋舌,刚才的那两场比赛,彻底暴露了他的赌徒心理。

    “把这个菜鸟的资料给我拿来,敢让我损失那么多,我也一定不能让他好过”薛明凯气的面色铁青。

    这个时候,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走过来,恭恭敬敬的说道:“五少,咱们家的擂台之前都没有过这样报复拳手的事情,这个菜鸟也算是有一点实力的,如果能够运用得当,也是可以为我们赚钱的?!?br />
    “你在教育我”薛明凯扬了扬眉毛,声音之中透出一股阴冷的味道来。

    “不敢,不敢,属下只是给五少一个建议,毕竟一次两次的损失都是正常现象,不必因此而报复拳手,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咱们的摇钱树?!闭饽忻厥樗底?,心中还在叹息,之前请的职业经理人管理这擂台不是挺好的吗现在为什么非得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爷过来瞎指挥

    啪

    他才刚刚说完,一个巴掌便扇在了他的脸上清脆响亮

    薛明凯还不解气,扇完之后,又重重的踹了对方一脚

    男秘书连续踉跄了好几步,才堪堪的稳住身形

    “我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再敢多说一句话,我让人缝上你的嘴”薛明凯红着眼睛,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盛怒之下的薛家少爷是没人敢惹的,美女秘书小心翼翼的问道:“五少,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成本我必须要收回来”薛明凯恶狠狠的说道:“不仅要收回成本,这个菜鸟也必须要废掉我不想看到他再出现在擂台之上”

    薛明凯站起身来,声音冷酷:“让他上笼中决斗”

    之前那名男秘书还捂着脸说道:“五少,我们这里上铁笼决斗都是自愿的,如果拳手不愿意决斗,那么我们是不能强迫的”

    “规则都是人来制定的”薛明凯指着两边的保镖:“把他给我拖出去,找到针线嘴巴缝上”

    “无论你们采取什么办法,色诱也好,金钱笼络也罢,必须要让这个菜鸟上生死擂台”

    事实上,邵飞虎并不是容易冲动的人,毕竟他是首都军区侦查大队的大队长,如果是个冒进之辈,也不可能坐在这个位置之上。

    但这里是地下世界,他的一身束缚已经随着两场拳赛之后被彻底解开,体内的能量也迫切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菜鸟,你愿意登上生死擂台吗”裁判放下耳边的对讲机,问道。

    一听这话,苏锐立刻拍了拍脑门这事情的走向和他预想的一点不差。

    之前落败的恶虎和猎豹听了这话,本来阴郁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一些:“混蛋,上了擂台,你就等着死吧”

    邵飞虎自然也知道生死擂台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虽然杀过不少人,但是这种生死擂台对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他要是想大开杀戒,在这里根本遇不到任何的对手。

    “我在普通区就行?!鄙鄯苫⑻铝死尢?,连续打了两场,都没怎么出汗,就已经赚了三百多万。

    “普通区已经没有你的对手了?!辈门兴档溃骸傲员瞧胀ㄇふ郊ǖ挠涤姓?,你击败了他,你就是这里最强的,但是生死擂台还有很多高手等你挑战?!?br />
    “不感兴趣,我是来挣钱的,不是来杀人的?!鄙鄯苫⑽蜕推乃档?,这货演的倒挺像。

    “如果你赢了,就有一千万的保底奖金?!辈门薪拥搅酥甘?,已经开始了诱惑。

    事实上登上生死擂台的保底奖金是一百万,薛明凯倒是大手笔,直接给邵飞虎提高到了一千万。

    “那么多”邵飞虎摇了摇头:“我跟这些人无冤无仇的,没必要杀他们,我也怕有命赚没命花啊?!?br />
    恶虎在一旁不阴不阳的说道:“你不是很强的么那就去铁笼子里面试一试,看看你还能不能活着就知道逃跑的怂逼”

    说实话,面对一直在躲避的邵飞虎,猎豹和恶虎都输的很不服气,此时巴不得邵飞虎登上生死擂台被人虐死呢。

    “如果给你把保底奖金增加到一千五百万呢”裁判今天真是循循善诱。

    “再多的钱也不上?!鄙鄯苫诹税谑?,开什么玩笑,自己是个有原则的好同志,怎么可能为了钱去杀人

    “如果我说你必须上呢”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声音从另外一侧传来。

    众人转过脸去,只见薛明凯已经走到了附近,眼睛里带着阴森的意味:“要么上台,要么永远留在这里,别想走出去?!?br />
    邵飞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冷冷说道:“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做任何事情,哪怕你是这个黑拳擂台的庄家,也不行?!?br />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笑道:“我让你们亏惨了,是不是”

    看着邵飞虎的笑容,薛明凯脸上的阴云变得更加浓郁:“你今天必须要上生死擂台?!?br />
    “如果我不上呢”

    “不上的话,就是这个结果”

    薛明凯的话音一落,身后的两名保镖已经亮出了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邵飞虎的胸口,随时可能开枪

    “有点意思啊?!彼杖裾飧鍪焙蚩诹?,笑声之中带着一丝嘲讽:“看了这么多年拳赛,还是头一次见到主办方这样玩的?!?br />
    薛明凯转过脸来,死死盯着苏锐:“你们是一伙的,对不对”

    薛家人有足够的理由来怀疑苏锐。

    第一次来到擂台,直接把大手笔赌注下在了一个新人的身上,然后从中狠狠的捞了两大笔钱,如果不是两人事先串通好的,薛明凯根本不相信。

    邵飞虎想说什么,却被苏锐给制止了,他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无非是想要从他们的身上找回场子,把损失的钱给挣回来,不是吗”

    说的这么直接,让薛明凯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是,又怎样”薛明凯觉得有些挂不住了,被苏锐这样问,真的很没面子。

    “如果菜鸟不参赛,你会把他就地开枪打死,对不对”苏锐又问道。

    “不仅是他,也包括你?!毖γ骺淖旖锹冻鲆凰科奈腥汤淇岬男θ荩骸暗闵肀叩恼馕慌炕蛐砜梢孕颐庥谀??!?br />
    邵飞虎听了这话,已经准备动手了,只要苏锐一个眼神递出去,他的铁拳就能把薛明凯的脸给砸个稀巴烂

    张紫薇并没有多少的紧张,只是薛家人这种做法,让她的心情不太好。

    不过,苏锐罕见的并没有发怒,而是说道:“我还不知道阁下是”

    “薛家,薛明凯?!?br />
    不待一旁的手下开口,薛明凯就率先自我介绍了。

    “好吧,赌?!?br />
    苏锐打了个响指,冷笑着答道:“而且我还要赌一场大的,要看看你敢不敢跟了?!?br />
    ps:感谢此情可问天,终生呵护萍萍大威德1气温,魔心v依旧,zjjxwewe,恶魔炽天使,书友18431895,中华神剑,waas2212,tel龙少,优优28,小睦姑姑,厦门小武哥,mairalei,似郧之际,寒松常青,张虎魔兽,书友13921593,笑看红尘8612,天道之炮哥,ysfwez,逗逗飞1,书友4254468,耐我何百度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