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赛中保持全胜战绩的猎豹,一直是所有金主们最喜欢投注的人。

    只要把钱下在他的身上,那么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哪怕赔率不高,但是多少有赚头。

    于是,当一个“侥幸”赢了第一场的菜鸟拳手要和猎豹对战的消息传开了之后,竟然几乎把普通区的所有金主都吸引了过来

    当然,观看生死擂台和笼中决斗的人们对这场比赛自然不会感兴趣,所谓普通区的第一高手猎豹,在他们的眼里,也是不值一提的货色。

    身手再强又怎样不敢登上生死擂台,那就是草包一个

    要知道,生死擂台上面的并不全是高手,但即便是两个身手一般的人在上面你死我活着,也仍旧会形成巨大的视觉冲击。

    猎豹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个子不高,身材甚至偏瘦一些,但浑身的肌肉仍旧精悍,此时,他正一脸嘲讽的看着邵飞虎:“菜鸟,听说你耍赖赢了恶虎”

    邵飞虎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不过在我看来,不管用什么战术,能够在这擂台上坚持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空占据优势却拿不到胜势,连屁用都没有,可惜恶虎那个傻逼,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一点?!?br />
    猎豹的话让 擂台下的恶虎差点吐血。

    “听说我要是赢了你,就能拿到三百万”邵飞虎的目光之中释放出一丝热量,在他看来,组织哪里是来考验他的,根本就是放他到这里赚钱的

    貌似这位特战队长此时已经完全的转变了金钱观,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拜金主义,甚至对张玉干都没有了一丝怨念,全是感激。

    看着邵飞虎的表情,苏锐就知道,等这货回到了部队,肯定不甘寂寞,百分之百得接受组织的思想再教育。

    菜鸟同志如此的天不怕地不怕,擂台周围的看客们都露出了嗤笑的表情,猎豹瘦削的脸上同样露出一丝愕然之色:“有点意思,不过,你也得有本事拿到这笔钱才行?!?br />
    苏锐押了两千万在邵飞虎的身上,而其余的所有看客全部把赌注压在了猎豹上面,在他们看来,这几乎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百分之百胜率的猎豹,在薛家擂台的普通赛区就是个摇钱树。

    “连打都没打过,你怎么知道我拿不到这笔钱”邵飞虎一攥拳头,“少废话,开打”

    “他能赢吗”张紫薇问道,姑娘家家的,遇到这种事情,还是会紧张一些,毕竟凡事都会有个变数。

    “你还不相信我的眼光吗”苏锐淡淡一笑,事实上,如果不是要强行伪装出兴奋的样子,他甚至都懒得抬一下眼皮,那个猎豹的身手虽然不错,但是绝对的没有杀过人,而死在邵飞虎手里的敌人,不知道有多少

    单单从这个方面来讲,两个人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猎豹冷冷一笑:“你小子够狂,希望一会儿跪在擂台上的时候,嘴巴还能说得出来话?!?br />
    邵飞虎同样不耐烦的回答道:“傻逼,真他娘的聒噪?!?br />
    猎豹怒了,从出道到现在,他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挑衅他的人,但是那些人后来都变成了残废,自从在薛家擂台打出了全胜战绩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讲话了

    这个菜鸟真是不知死活猎豹已经下定了决心,待会儿要废掉邵飞虎了

    穿着性感暴露的比基尼女郎举着牌子在擂台上走了一圈,在走过猎豹和邵飞虎身边的时候,还顺手在他们身上的肌肉摸了两把,当然,这种“鼓励”让邵飞虎的身体骤然僵硬了起来。

    苏锐在下面看的暗自好笑,别的拳手遇到这种情况,或许都会在女郎的身体上抓几把,更有甚者直接扯掉对方的衣服,这里也算是黑道世界了,混乱才是最基本的原则,像邵飞虎表现出这样的“雏鸟“样子,也难怪别人会嗤笑他了。

    随着一声锣响,比赛正式开始。

    猎豹一声低吼,便展现出来他最强势的手段,组合拳,关节技,所有的招式都用上了。

    动作迅速,眼花缭乱,如果不是邵飞虎这种行家,恐怕一开始就会被打乱了阵脚猎豹的全胜并不是偶然的

    苏锐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这个猎豹的体能要远在恶虎之上。

    恶虎的肌肉虽然发达,但是他只顾着进行无氧训练,在有氧方面根本未曾有过多少关注度,所以才会造成几轮狂攻之后体能消耗一空的情景。

    这个猎豹就没有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他的肌肉并不夸张,但是足够精悍,一看就是能够打持久战的那种。

    比赛开始后的两分钟,现场全是喝彩,但是紧接着,嘘声和骂声就已经四起了

    喝彩自然是为猎豹喝彩,嘘声和骂声肯定是送给邵飞虎的

    当然,在苏锐的刻意安排之下,邵飞虎并没有一上来就狂攻猛打,他还是按照之前与恶虎对战的路数,一直在不停的躲避。

    俩人早就商量好了,今天晚上要拼了命的赚钱,但是,如果真正的展露出实力,别人不往他的身上押注了,那怎么办就算赢了赔率也不会高啊。

    所以,还是扮猪吃老虎的方法更管用,也更长远。

    尽管猎豹的进攻速度更快,手段更繁多,但是除了偶尔一下两下的格挡之外,邵飞虎还是不断的后退和挪移,他这样的大个子,能够拥有这种灵活的躲闪脚步,已经是足够让人惊叹了。

    但是下面的看客可不买账,他们想要看到更激烈的对决,一个打一个跑的,实在是太没劲了。

    事实上最不爽的则是邵飞虎,他明明拥有可以绝对碾压对手的实力,却非得藏着掖着还挨着骂。心里也是很憋屈。

    “你他妈的是不是个爷们就知道躲”恶虎气不过,已经在下面开骂了。

    猎豹没有掉以轻心,进攻的速度也没有放慢多少,他知道,对面这个菜鸟的躲避水平还算不错,千万不可以像恶虎那样阴沟里翻船

    渐渐的,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擂台上的比赛还没有任何要结束的意思。

    邵飞虎的许多躲避动作都看起来极为的狼狈,但是猎豹愣是无法击中要害

    他也遇到了和恶虎一样的情况,绝对的优势却无法转化成半点的胜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猎豹的体能也开始出现了下降,他知道,如果这样下去,自己就会重蹈恶虎的覆辙了

    于是,在一脚踹出之后,他忽然后撤一步,大口的喘着气竟然也不攻击了

    他要趁机恢复体能

    “搞毛啊你们倒是打啊”

    “你们这样都歇着了,我们看什么”

    “麻痹的猎豹,给老子弄死这个菜鸟”

    俩人一休息,下面的观众顿时不干了

    “我说你他妈的是不是个男人出一招能死吗”猎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他必须得承认,这是他出道以来最无奈也最无赖的一战

    邵飞虎对这些骂声充耳不闻,反正猎豹停下来,他也就不跑了,他不相信猎豹会一直这样等着。

    “麻痹的?!?br />
    猎豹甩下了擦汗的毛巾,重又冲向邵飞虎。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这二十多分钟的战斗,几乎要刷新薛家擂台的持久战记录了,就连裁判也是看的昏昏欲睡,尼玛,这样也太无趣了。

    终于,猎豹的动作越来越慢,其中所蕴含的力道也大不如以前了

    邵飞虎瞅准机会,一个轻描淡写的撩踢,正中猎豹两条腿中间的要害位置

    猎豹一声痛吼,捂着裤裆,整个人都跪在了擂台上面

    打了那么久的黑拳,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阴招

    邵飞虎又怎么会错过这种机会,两只手犹如铁钳一般,抓住了猎豹的胳膊,直接就将其甩出了擂台之外

    猎豹重重摔倒在地上,不断的哼着,仍旧捂着两条腿的中间,显得痛苦无比,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尼玛,看着都疼

    恶虎感觉到下半身似乎有凉风吹过,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裤裆,他现在不禁有点后怕,如果邵飞虎之前对他使出来的也是这种招数,那么后果可就太让人蛋疼了。

    咣

    又是一声锣响,宣告了比赛结束

    在场的众人都有些难以置信,堂堂胜率第一的猎豹,竟然也折在了菜鸟的手中而且对方用的还是这样一种极为蛋疼的方式

    “麻痹,这样胜之不武”

    “踢蛋算什么本事”

    “擦,这菜鸟也太阴险了”

    一句句骂声根本无法改变菜鸟已经取得胜利的现实。

    可是那个菜鸟仍旧立在擂台上,对这一切骂声没有任何的感觉。在邵飞虎看来,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要知道,和敌人交战,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攻击对方身上的最脆弱部位。对于男人而言,最脆弱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喉咙,那么另外一处就是裤裆了

    而且,邵飞虎根本就是在让着对方,否则第一招就可以要了猎豹的命

    “本场比赛获胜的是菜鸟,三百万奖金已经转到了你的个人账户中”

    听了裁判的话,邵飞虎浑身那叫一个舒服,三百万啊,他一辈子的工资也不可能有这么多

    激动之余,他连喝水都顾不上,就这样吼了一嗓子:“还有谁敢应战,老子全盘接下来来一个,灭一个”

    得,一个新来的菜鸟,经过了两场拳赛之后,便成了整个薛家擂台最狂妄的人了。

    没办法,谁让邵大队长想要快速赚钱呢

    苏锐一脸黑线,捂着脑门低声骂道:“傻逼,普通区最强的都被你踢爆了,谁还会上场要是知道会这样,就该让你一拳秒杀对手。你这么一喊,笼中决斗可就在向你招手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