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比赛的所有看客全部都愣在了原地,他们没有想到,看起来狂攻不止占尽上风的恶虎,竟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失败

    那个菜鸟扼住他的脖子,就像是扔垃圾一般,轻而易举的就将一个大汉丢出了擂台的范围

    随着恶虎的身体重重摔落地面的一刹那,许多下注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狠狠的抽了一记,然后一个个都露出了肉疼的神色来。

    不为别的,比赛结果已定,他们所投下的那些钱也都彻底的打了水漂

    “你特么的耍赖”

    恶虎气势汹汹的再度冲向擂台。

    在他看来,菜鸟确实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不仅狡猾,而且耍赖,自己一通狂攻,对方却一味躲避,连一招都不还手,简直是薛家擂台开战以来见所未见的事情

    等到自己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菜鸟才有胆子进行反击,实在是丢人之极,胜之不武

    可惜,一直处于气头上的恶虎并没有注意到,那个菜鸟躲避他狂攻的时候,步伐稳重,举重若轻,根本就没消耗多少力气

    裁判的锣声再一次响起。

    “比赛结束,禁止任何拳手在比赛结束后现场斗殴,否则将永久开除其参赛资格” 当值裁判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来,这薛家擂台在经营管理方面还真的是有几把刷子,不仅能够给顾客提供上帝一般的享受,还能够严格约束拳手,不至于造成什么危险,想必任何金主看到了刚才裁判制止恶虎的一幕,都会觉得心情变的好了一些。

    “本场比赛的获胜者是菜鸟根据赔率,获胜奖金一共四十七万,已经全部转进了你的个人账户”裁判当场宣告,又是引得众人一阵唏嘘。

    打一场拳赛就能赚到好几十万,这钱来的确实太轻松了些

    听到这奖金的数字,恶虎差点就要被气疯了,如果按照赔率的话,他赢了这一场不过也就是十来万的收入,对方的奖金却是他的好几倍,让人简直不能忍

    “等着,等着,我一定一定饶不了你”

    恶虎双目血红,恶狠狠的瞪着擂台之上的菜鸟,那目光似乎都要把人吃了一样

    “你说他是”

    张紫薇听了苏锐的话,直接就要石化掉了

    难道说,这个代号为“菜鸟”的新人,竟然会是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大队长

    张紫薇明白这几个词的意思,大概此人就是整个首都军区最厉害的特种兵了。

    可是,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要来打黑帮的拳赛难道是缺钱花了吗

    不过,当张紫薇看到了苏锐那略带揶揄的笑脸之后,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这两人从头到尾都是串通好的,否则苏锐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来到薛家擂台,更不会押了一千万的赌注在一个“菜鸟”的身上

    苏锐往擂台上面望了望,嘴角的笑意又浓郁了几分。

    没错,那个轻轻松松便击败了恶虎的男人,就是邵飞虎

    可是,即便赢了第一场,邵飞虎却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意思

    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转脸望向苏锐这边,邵飞虎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我看他怎么不是很高兴呢”张紫薇有些疑惑的说道。

    打赢了对手,赢了那么多钱,难道不应该兴奋一些吗

    “戴罪之身,他倒是想兴奋,可惜也兴奋不起来啊?!?br />
    苏锐哈哈一笑,并没有解释的太详细,转而对张紫薇压低了声音说道:“喂,咱们一下子就把一千万变成了两千万,这赚钱速度足以让别人仰望啊,你看看周围人的脸色,就没一个好的,全都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我们,我们是不是应该表现的高兴一些,不要那么淡定不然会露馅的啊?!?br />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张紫薇瞬间开启了演技爆发的模式。

    “yes老公,你太棒了,我们一下子赚了两千万耶”

    张紫薇一声尖叫,震彻了整个场间

    是的,在青龙帮内部主管刑堂和信堂的张紫薇,在苏锐面前一旦爆发了演技,居然还能用出某位大明星的绵羊音来,那嗲的简直让人心肝皆痒

    紧接着,她就大大的张开双臂,然后扑进了苏锐的怀里,搂着对方的脖子,差点就跳起来了。

    苏锐的脸上顿时掠过了两道黑线,咳嗽着说道:“不错,不错,演的真像?!?br />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闭抛限钡那瘟澄⒑?,还是小声的解释了一句,然后伸手在她自己的大腿上使劲的掐了一下。

    是的,露出这种神态,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也很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到了这个场景,擂台上面邵飞虎的脸色更增加的难看起来。

    他暴打军区纠察队长,把纠察队的所有成员全部解除武装关进小黑屋,因此受到了张玉干的处分,被停了职,回家反省。

    结果,就在邵飞虎闲的浑身发痒的第三天,就接到了任务通知。

    张玉干之前说过,只要邵飞虎在停职期间的表现能够让他满意,那么便可以早日回到队伍之中,因此,对于这次任务,邵飞虎也是期待之极,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他本以为军区领导会让自己去执行杀敌任务,那也是他最乐意干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张玉干压根就没见他,而是让他搭乘了一架飞机,把他从首都给送到了南阳省城,尼玛,那飞机还是快递公司专门用来送货的

    邵飞虎在货仓里憋屈了三个小时才来到了南阳,才发现自己陈掉进了火坑里面。

    上头给他的指示很简单先在南阳的黑道里面慢慢混着,等到时机成熟再接受下一步的命令。

    尼玛,至于具体什么是“时机成熟”,上头根本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通过国安的关系把他送进薛家擂台、取了一个“菜鸟”的名号之后,便切断了联系,甚至一分钱经费都没给。

    堂堂首都军区特战大队长,军衔是两杠四星的大校,现在竟然沦落到要打黑拳的地步,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憋屈

    尤其是邵飞虎看到苏锐还在台下对一个妙龄姑娘搂搂抱抱的时候,心中更是不爽,老子在这里拼死拼活的,为什么你就能悠然自得的看好戏

    苏锐看着邵飞虎不爽的样子,笑着招了招手:“兄弟,有没有时间,一起喝一杯我来请客?!?br />
    邵飞虎哼了一声,跳下了擂台,没怎么多说,当然,他很清楚的判断出来,苏锐出现了之后,他接头的人就来了。

    “一场比赛赚了四十七万,这感觉怎么样”苏锐笑眯眯的和邵飞虎坐在一角,由于这场拳赛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因此其余的看客都离席了,只有恶虎还在愤怒的看着这边。

    由于薛家擂台并不禁止金主和拳手之间交流,因此苏锐和邵飞虎简单的小声聊着天,倒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没感觉,除了菜鸟这个代号不怎么好,其他都挺好的?!鄙鄯苫⒉凰乃档溃骸安挥迷缙鸲土?,不用出任务,就是打打拳,等着上头的命令,这感觉很好?!?br />
    嘴上说着很好,但是苏锐还是能够清楚都感觉到邵飞虎语言之中的怨气。

    “我要是你,还不高兴的乐开花”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一场比赛赚了四十七万,你在首都军区一年的津贴和工资才多少钱轻轻松松的打一场拳,够你风里来雨里去好几年的?!?br />
    当然,由于不是生死之战,并不是每场拳赛都能出到这种价格,主要是苏锐的一千万赌资直接把赔率拉高了三倍多。

    “切,这钱虽然多,但是还不得上缴”邵飞虎貌似对这笔奖金根本就无感。

    “上缴个屁啊,这就是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凭什么交上去再说了,上面要是问你要,你不会不给吗”苏锐很显然经常干这种事情。

    “不交上去也行”

    邵飞虎虽然是个服从纪律的好战士,但是跟着苏锐在一起,也是一点就透,双目之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光彩来:“这么说,我他娘的要发财了”

    “一场比赛四十七万,还不要交税,你要是连赢十场,岂不是和中彩票头等奖差不多了”苏锐笑眯眯。

    “麻痹,老子接着打”邵飞虎重重的挥了挥拳头。

    一个爱国爱家爱组织的好战士,就这样被苏锐给成功的转化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裁判走了过来:“菜鸟,你愿不愿意接下来继续接受挑战”

    “愿意,有钱赚,为什么不愿意”邵飞虎扬了扬眉毛,看来这货对组织给他的工资早就不满意了。

    “你可以选择的对手是”

    裁判还未说完,便已经被邵飞虎粗声粗气的打断了:“随便,谁来都行,最好找赔率高的那一个”

    于是,苏锐亲眼见证了一个好同志的“堕落”,张紫薇则是在一旁捂嘴轻笑不已,笑的同时还伸出手,在苏锐的腰间轻轻的拧了一把。

    裁判笑呵呵的拍了拍邵飞虎的肩膀:“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人,接下来为你安排的是普通赛胜率最高的选手,代号猎豹,至今未尝一败?!?br />
    远处的恶虎听了这话,解气的冷笑了一声:“傻逼,等着死在猎豹手下吧”

    他也和猎豹打过,完全不是对手,甚至有人专门为猎豹开出了价码,让其登上生死决斗的铁笼,可是猎豹从来都不愿意,这是个惜命的家伙。

    出乎裁判的预料,邵飞虎却根本不在意对方所说的对手及胜率,而是紧接着问道:“我赢了能拿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