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并没有带着张紫薇从正门进入,而是重新进入了车里,绕到了大楼的背面。

    在背面,有一处很不起眼的车库门,从外面看只是一排简单的平房车库,车库的卷帘门是放下来的,看起来锈迹斑斑。

    苏锐把车子停在车库的门口,然后按了按喇叭。

    喇叭的声音还是有规律的,三长一短。

    在按过喇叭之后一分钟,那都快成破烂的卷帘门才缓缓拉起,一个穿着保安衣服的男人从漆黑的车库里面走出来。

    他走路很轻很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拿着手电筒,往车里照了照,看到坐在其中的是两个生面孔,不禁皱了皱眉头,手也放在了腰间。

    很显然,他的腰间有把枪,看来薛家的警惕性也蛮高的。

    苏锐把车窗放下,然后递过去一张卡:“李先生介绍过来的?!?br />
    保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刷卡器,把苏锐的卡片在上面刷了一下,绿灯亮起。

    看到绿灯亮了,这保安的神色缓和了一些,然后把卡递回去,指了指车库大门,说道:“请?!?br />
    有国安在帮忙,办起事情来就是方便,薛家自以为滴水不漏,但是国安早就已经渗透了进来。

    看着黑漆漆的车库内部,张紫薇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纤手紧紧的攥住了衣角。

    “别怕,我虽然也没进去过,不过既然是赌钱的地方,条件也差不到哪里去?!?br />
    苏锐说着,便发动了车子。

    这车库在外面看起来非常简单,和平房没什么两样,但是一旦进去了之后,却是呈一路下行的趋势

    里面竟然全部都是下坡别有洞天

    在这一路下坡之中,一点灯光都没有,如果没有车子的自动大灯,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由此可见,薛家的隐蔽工作做的可谓是极好了,就这么一处烂尾了十年的大楼,和这不起眼的车库,谁也不会想到,下面竟然会有一个黑拳擂台

    别说南阳的警察不会查薛家的生意,恐怕就算警察来查,他们也根本找不到进来的门路

    车子在环形隧道里面开了两分钟,苏锐才猛然刹车。

    因为前面是一处墙壁,死路。

    “装的还挺像?!彼杖窭湫α缴?,又按了按喇叭,这次的频率是三短一长。

    紧接着,车子前面的墙壁便从中间出现了一条裂缝,然后缓缓的向两侧滑开,竟是一处暗门。

    薛家即便是南阳省的庞然大物,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掉以轻心,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也是不怕麻烦,设置了许多关卡,但是在苏锐看来,这些关卡和小学生过家家没什么两样。

    不说别的,这三长一短三短一长的喇叭信号就已经足够让人吐槽了,尼玛,这是谁看抗战神剧看多了才想出来的点子吧

    随着墙壁的滑开,明亮的光线已经重新充斥在空间之中。

    在黑暗的隧道里面开了那么久,张紫薇的眼睛还有点不习惯这样的光线,微微眯起了眼。

    不过,下一秒她就已经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么多车”她掩嘴喊道:“绝大部分都是豪车”

    这片地底空间可不小,至少能停的下三百辆车

    苏锐放眼望去,停车场几乎快要停满了,嘴角不禁微微翘起来:“薛家的生意看起来不错嘛?!?br />
    能够在废弃大楼的地基正下方改造出这么一片壮观的停车场来,不得不说,薛家还真是舍得砸钱。

    那么多车,绝大部分都是百万起步,宝马奔驰雷克萨斯什么的满地都是,兰博基尼保时捷甚至是宾利劳斯莱斯也有很多辆,当然,除了豪车之外,也有一些普通的车辆,诸如帕萨特凯美瑞之类的,估计车主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开低调的车子来到现场。

    看着壮观的停车场,张紫薇感慨的说道:“我现在开始觉得这黑拳擂台每年能带给薛家的可绝对不止几个亿了?!?br />
    “有没有心动”苏锐似笑非笑的看了张紫薇一眼。

    “这种不该赚的钱,拿了也烫手?!闭抛限币×艘⊥?,说道:“倒是李圣儒的那种点到即止的拳赛,我反而觉得更好一些?!?br />
    “那样没看头,没噱头,没刺激,甚至庄家还能操纵比赛,自然就没有人愿意砸钱?!彼杖袼档溃骸霸谀涎羰〕?,信义会在黑拳擂台上的生意都要被薛家抢的差不多了,想必李圣儒的心里也很不爽吧?!?br />
    苏锐停下车,已经有穿着衬衫马甲的服务生站到了车子跟前,帮助苏锐拉开了车门。

    到了这里,就说明客人是安全可信的,所受的服务待遇与之前相比,也是两个档次了。为了留住回头客,薛家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先生小姐,请随我来?!?br />
    服务生在前面恭恭敬敬的带路,张紫薇伸手顺势挽上了苏锐的胳膊,郎才女貌,看起来就是一对亲密情侣。

    几人脚步声在这片停车场中显得异??湛?,还挺瘆人的。

    又走了两分钟,才来到了一处电梯前,服务生从怀中掏出一张卡,在电梯的刷卡器前刷了一下,电梯门才打开。

    这是进出黑拳擂台的唯一通道,如果没有服务生手中的这张卡,那么即便找到了地方,也别想进得去。

    服务生引着二人走进去,然后按下了电梯里面唯一的一个按钮。

    苏锐说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只有一个楼层吗”

    服务生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先生的话,一共有五个楼层,但是分别是单独的电梯控制,每部电梯也只能到达一个楼层?!?br />
    “这样应该比较安全?!彼杖袢粲兴?。

    “是的,客人的安全才是我们最上心的事情?!?br />
    “每个楼层的服务内容是不是都不一样”苏锐眯了眯眼,试探性的问道。

    “我们的拳赛也是分级别的,主要分布在一二两层,至于其余的三层,都是一些别的服务?!彼档秸饫?,服务生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锐一眼,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客人在我们这里可以尽情享受?!?br />
    苏锐也哈哈笑道:“有金发碧眼的北欧女人吗”

    服务生笑答:“只要您要,我们就有?!?br />
    张紫薇知道苏锐是在故意逗自己,于是在他的胳膊上轻轻的抓了抓,以示自己的不满。

    不过,这抓的和小猫挠痒痒没什么两样,苏锐看着张紫薇微红的俏脸,笑的更开心了。

    不过,笑完之后,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红色钞票,塞进了服务生的口袋。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狈裆ざ牧瞎?,说实话,来到这里的客人虽然都比较有钱,但华夏并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女“服务员”倒是能赚点钱,但男服务生们平时能拿到一两百块已经不错了,少有像苏锐这么大方的。

    电梯门打开,便传来了鼎沸的人声,叫好声、喝骂声、加油声不绝于耳。

    “好热闹啊?!闭抛限鼻椴蛔越母锌?,虽然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场面如何,但也足够能体会那些看客是怎样的兴奋心情了。

    服务生解释道:“先生,这边就是我们的拳赛现场了,选手的个人信息和赔率全部都在显示屏上面,您可以自动刷卡下注。下注完毕后,向前走二十米再左转,就是正式的比赛现场了,当然,如果您喜欢更刺激一些的比赛,就可以在左转之后再右转,我就不打搅您了,接下来会有别的服务生来为您服务,希望您玩的开心?!?br />
    他的话一说完,一个身穿高跟鞋和白色比基尼的高挑女郎便款款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微笑,雪白的大腿晃人眼睛。

    “先生,小姐,接下来将由我为你们服务?!?br />
    这姑娘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不着痕迹的抛了个媚眼。

    来到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像苏锐这么年轻,肯定是个富二代,如果能把他服务的开心了,说不定会狠狠的打赏自己一笔钱呢。

    不过,张紫薇在场,她倒也没敢挽着苏锐的胳膊。

    看着这女人,张紫薇轻哼了一声:“薛家这留住客人的本事还真高?!?br />
    每个客人都配备比基尼女郎,薛家也算是下了大本钱,这服务态度和服务水平已经远远甩出信义会一大截子了。

    毕竟这里又刺激又香艳,男人的两种最本能的都可以得到满足,来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肯定会成为回头客,谁还会去信义会的黑拳擂台

    苏锐不禁感慨,这薛家一旦做起黑道生意来,真的还挺上道的。

    “先生,您第一次来,让我给您介绍一下拳手的信息吧?!北然崤伤档?,她紧紧的贴在苏锐身边,香气袭人。

    只要苏锐愿意,一伸手,这个美女就可以被他拉入怀中,楼上还有客房,如果冲动了的话,想要做些更刺激的事情,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对于客人的任何要求,这些比基尼女郎们都不能有一丁点的反抗,否则会立即被开除出去。不得不说,综合许多方面来讲,薛家还是有着精通管理经营的人才。

    “不用了,屏幕上面都有介绍,我自己看就好了?!彼杖窬芫嗣琅暮靡?,让张紫薇略带得意的一笑,这轻嗔的女儿风情被苏锐看在眼里,心头不禁一跳。

    “就选他了?!?br />
    苏锐走到一个屏幕前,看着上面熟悉的脸,说道:“押一千万华夏币,赌他赢?!?br />
    ps:周五了,住大家周末愉快,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