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你是传说中的”

    很显然,姚斌亮之前虽然没有见到过薛如云,但是对她的名字可从来不曾陌生过。

    即便到了现在,薛洋和薛紫晶等人还是会经常提起薛如云,当然,这个女人在他们的口中拥有另外一个名字野种。

    “没错,就是我?!毖θ缭频男α诵Γ骸耙桓鍪潜桓铣黾颐诺乃缴?,一个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女婿,我们两个联手,应该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br />
    “不,这是不可能的,薛家在南阳势力太庞大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对手”姚斌亮还是拼命拒绝。

    “势力庞大又怎么样薛洋也是薛家大少,还不是被我折断了手指上次是手指,下次就可以打断他的腿,再下次就可以要他的命?!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叭绻阆胍绦庋纳?,那么我没有任何的意见,请自便吧?!?br />
    姚斌亮的神色纠结了很久,终于重重的叹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他走了?!毖θ缭扑档?,眸间现出一抹复杂:“薛家在南阳省的力量实在是太大,并不比首都的那些世家逊色,根本没有人会想到掀翻薛家这件事情,姚斌亮会为此感到恐惧也属正常?!?br />
    “不要担心,他会回来的?!彼杖衽牧伺难θ缭频募绨颍骸跋嘈盼业闹本?,他对你很重要?!?br />
    薛如云立刻反驳,微微一笑,眼角的妩媚意味又流露了出来:“你对我才重要?!?br />
    “咳咳咳?!闭抛限被乖诔∧?,薛如云就敢这么调戏自己,苏锐不禁觉得有点尴尬。

    而那边,张紫薇的嘴角也露出了揶揄的笑容:“这样的表白场面,我是不是不该看到啊?!?br />
    薛如云拉过张紫薇的手:“紫薇妹妹,你也想表白吗姐姐我可以帮你,保证你今天晚上就能把苏锐给拿下?!?br />
    然后,薛如云在张紫薇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什么。

    张紫薇闹了个脸通红,又咳嗽了两声:“云姐别开我玩笑,我还是谈工作吧?!?br />
    很显然,她的开放程度远远不是薛如云的对手。

    “信义会回复你的信息了吗”苏锐问道。

    “我的短信才刚刚发过去,那边就已经回复了,约在明天下午五点钟,南华楼,不出意外的话,李圣儒会亲自过来?!闭抛限彼档?。

    “好,看来对方也有意合作?!彼杖竦溃骸靶乓寤嵩谀涎羰〉拇嬖谑奔湟丫税倌?,真正能量甚至要在青龙帮之上,就算暂时不能成为朋友,那么也不要为敌?!?br />
    薛如云从二人的对话之中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难道你们要把信义会也拉进来”

    苏锐点了点头,笑道:“只是尝试一下,未必能够成功?!?br />
    薛如云望着苏锐的样子,眼眸间涌起难言的感动。

    这个男人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和他相识以来,一直都是对方在无怨无悔的付出着,这让薛如云不禁有种无以为报的感觉。

    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使劲的抱一抱这个男人。如果不是张紫薇在场,恐怕薛如云就已经紧紧的搂住苏锐了。

    张紫薇说道:“云姐,凡事都要怀个希望,我信堂的驻南阳分部已经传来了情报,虽然信义会和薛家表面上交好,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最近几年,薛家明显有对信义会不满的意思?!?br />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彼杖裢6倭艘幌?,说道:“即便两虎不争,也会互相看不顺眼的,他们都在想着利益最大化?!?br />
    说着,苏锐打了个响指:“只要有裂痕,就有突破口?!?br />
    对于苏锐,薛如云可以说是深信不疑,她只能点点头,把感谢藏在心底。

    苏锐并没有送薛如云离开,而是找了一辆车,说是要带张紫薇四处看看。

    已经是十点钟了,在南阳,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我们这是去哪里”张紫薇坐在副驾的位子上,一直看着苏锐的侧脸。

    事实上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哪怕彼此之间一句话也不讲,车厢里就是单纯的二人世界,无论外面有多少光影掠过,二人间的气氛都是温和而融洽的。

    “我们去赚点零花钱?!彼杖裥γ忻械乃档?。

    “赚零花钱”张紫薇似乎没想到苏锐会忽然这样讲。

    “你知不知道,信义会经常在全国各地投资酒吧,然后开黑拳擂台”苏锐忽然说道。

    “这个我有听说过,信义会就是靠黑拳起家的,每年能在这上面捞不少钱,都是光明正大的赌场,一场拳赛他们要从中抽成百分之三十,简直是黑到家了?!闭抛限彼档?。

    “都是小打小闹的玩意儿,这种黑拳赛都是点到即止,根本闹不出人命,信义会甚至会提前安排好比赛的走向,说实话,他们就是庄家?!彼杖癯胺淼男α诵Γ骸袄钍ト逭饧改晁淙会绕鸬暮苎杆?,对整个信义会也开始以他的个人意志来进行改革,部分产业都开始进行洗白,但是对于这种存在了上百年的黑拳擂台,不仅没有取消,反而有着发扬光大的意味,这货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也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啊?!?br />
    “这个我知道,事实上确实如此,并不是每个黑帮老大都有李阳帮主的洗白决心的?!闭抛限毙Φ溃骸跋衷诳蠢?,李阳帮主做的很对,在这种新常态下,所谓的黑帮也必须转型,青龙帮变成青龙集团,很有必要?!?br />
    “青龙集团,一听这名字,浓浓的黑帮意味还是扑面而来?!彼杖翊蛉ぷ潘档?,然后一打方向盘,车子甩了个尾,朝南阳省城的郊区驶去。

    “我们现在要去信义会的擂台吗”张紫薇说完,不禁苦笑了一下,谁说苏锐是带她出来旅游的,根本就是工作的好不好??此盗己蕉疾挥?,很明显就已经做足了功课。

    “不,虽然信义会的擂台发展的不错,但是我们这一次要去薛家的擂台看一看?!?br />
    苏锐的话让张紫薇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惊容,这个消息可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预料,甚至,她麾下的精英信堂都没有探查出这方面的消息

    “薛家的擂台薛家不是一直只做白道生意吗为什么对地下世界的事情也有所涉猎”

    “这就是我之前对你说起的话题了,两虎同处一山之中,就算不相争,也会互相看不顺眼?!彼杖袼档溃骸靶乓寤岬睦钍ト逑胍椎赖姆较蜃?,而薛家就想去吞并黑道资源,不说别的,就这么一个擂台,每天的流水都能达到几千万,每年能够给薛家带来好几个亿的收入?!?br />
    “好几个亿”听到这个数字,张紫薇再度震惊了。

    “是啊,你说薛家旗下的企业虽然多,但是有几家能给他们带来那么大的利润”苏锐眯了眯眼睛。

    张紫薇默然:“黑道的生意虽然不合法,但利用人性的阴暗面来赚钱,确实是快速吸金的最有效手段了,这样看来,青龙帮实在是太善良了?!?br />
    “不过薛家也就只敢在南阳的地界这样做,出了南阳,他们若还敢这样,当地的执法机关会立刻查处的?!彼杖窭湫ψ潘档?。

    “此话怎讲”

    “因为,薛家的擂台,签生死状?!彼杖竦挠锲淙坏?,但是却让张紫薇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必须决出生死吗”张紫薇骇然,这些阴暗的东西对于她一个女人而言,还是有些接受不能。

    “当然,不是每场比赛都要决出生死,但是决斗会更吸引那些看客,他们下注的金额也更大一些,两方必须死掉一人,否则铁笼不会打开。不仅有人与人的对决,还有人与野兽?!?br />
    张紫薇的胸前大幅度的起伏着,不断的深呼吸,表明她此刻的心情极不平静。

    她无法想象,人与野兽在铁笼之中的对决究竟会怎样,或许,只有这样血腥的场面,才能激起那些看客的变态兴奋点吧。

    “无论日后的青龙帮怎么发展,都不可能走上这条路?!彼嫡饣暗氖焙?,充满了坚定。

    苏锐的嘴角带着一丝不屑:“都是从西方黑暗世界学来的玩意儿,但是薛家做的有些不伦不类,他们不会走的太远的?!?br />
    “你这是要去砸场子吗”张紫薇说道,她虽然想到那种血腥场面,会有一些不舒服,但并没有多少担心,在苏锐的身边,总是能够让人充满了无限的安全感。

    “谁说是去砸场子的”苏锐一本正经的纠正了一下:“我们是去赚钱?!?br />
    苏锐又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才到达薛家的黑拳擂台。

    这是一处烂尾楼,周围都是空旷的田野,曾经南阳省城规划要在这里建设国际服装贸易中心,但是由于投资商资金链断裂,大楼主体完成之后就无力继续建设,后续的专家也认为当时的选址有极大的问题,距离省城市区太远,很难发展的起来。

    于是,这幢大楼便一直废弃了下来。

    站在月色之下,望着几乎没有一点灯光的烂尾楼,张紫薇忽然有些不太舒服。

    然后,她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苏锐的手。

    苏锐笑着看了她一眼:“你很紧张”

    “有点?!闭抛限卑阉杖竦氖治盏母?。

    “薛家的黑拳擂台就在这大楼的下面?!彼杖窭耪抛限?,道:“我带你进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