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的包厢里面,薛如云看着坐在沙发上面双手抱头的姚斌亮,目光依旧冷然:“难道不准备认真考虑一下我的话吗”

    自从表露了真正目的之后,几人便换到了更适合谈话的包厢里面,而姚斌亮一直处于震撼之中,似乎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

    “天方夜谭,纯粹是痴人说梦,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姚斌亮终于缓过神来,使劲的揪了几把自己的头发,然后冲着薛如云恶狠狠的吼道:“敢和薛家作对,你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

    薛如云冷笑着说道:“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死的很惨,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参与进来,那么你注定会永远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br />
    “浑浑噩噩又怎样至少我有钱,我可以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姚斌亮表现的比薛如云想象的要激烈一些:“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难道寄人篱下的活法很舒服吗难道每天遭受别人白眼的活法很惬意吗难道活的像一条狗,就是你的人生目标”

    这个时候,苏锐插嘴了,旁观者清,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出来,这个姚斌亮的心里有着强烈的不甘,只是需要人刺激一下,把这种 不甘给激发出来才可以。

    果然,苏锐的话清晰的戳到了姚斌亮的痛点,他怒吼了一声:“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教训我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活的快不快乐我特么的就甘心当一条狗怎样”

    “别吼那么大声,你的吐沫星子都喷到了我的脸上了?!倍苑皆椒吲?,苏锐就越淡定,也越是能证明他的判断准确:“你现在之所以这样生气,是因为你的心里积累了足够多的怨气,这些年来,薛家在你心里留下的阴影已经足够多了吧”

    姚斌亮的胖脸已经有些狰狞,他死死盯着苏锐:“我是薛家的女婿,我的心里怎么想的,你并不知道”

    “我不需要知道,因为我猜都能猜的出来?!?br />
    苏锐站起身来,走到姚斌亮的面前:“能够成为薛紫晶的老公,能够成为薛家的女婿,想必当年绝对不是碌碌无为之辈,可是现在呢你看看你现在的胖脸,你看看你自甘堕落的模样,再想想你的当年,现在的你有没有觉得不甘心”

    姚斌亮听了苏锐的话,眼神之中的怒意停滞了,思绪也似乎飘回了多年以前。

    张紫薇在一旁编辑着短信,发出之后,对苏锐点了点头。

    良久之后,姚斌亮才缓过神来,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浑身都已经湿透了。

    “你好好的想一想,这么多年在薛家遭受了多少白眼,在薛紫晶的那里吃了多少瘪,你自己问问自己,别说你活的不像个男人了,你活的像个人吗”

    姚斌亮浑身猛然一颤,痛苦的往事在眼前一幕幕的浮现。

    确实,再也没有什么人会比他活的更憋屈了吧看起来光鲜无比,但实际上还不如薛家人养的一条宠物狗

    苏锐继续毫不留情的刺激:“如果那个家族的人把你当成亲人,他们会这样毫不留情的嘲讽你他们每一个人在面对你的时候,是不是都鼻孔朝天而你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是不是天天点头哈腰,换来的却仍旧是一声冷哼”

    苏锐并不知道真正情况,但是这一点并不难猜测到。自古以来,华夏的赘婿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作为男人,寄人篱下,本就是一种耻辱。

    “不”姚斌亮一声大吼:“不去管其他人对我怎么样,我我还有我老婆”

    “你老婆薛紫晶”

    苏锐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怜悯。

    “你笑什么你笑什么”胖子现在都快感觉到自己神经错乱了,他讨厌极了苏锐笑容中的怜悯神情

    “我笑你头上有一百顶绿帽子还不自知?!彼杖竦档?。

    闻言,薛如云微微吃惊的看了看苏锐,她都不知道薛紫晶的私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苏锐又怎么能知道

    “你放屁”姚斌亮快要气疯了。

    “如果一个女人真的爱她的男人,那么她一定不会舍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公受到家人的欺凌而无动于衷,如果她真的爱你,那么在薛家人对你冷嘲热讽的时候,就应该像?;ず⒆拥睦匣⒁谎?,恶狠狠的扑向对方”苏锐的笑容越发的冷冽:“而你,我倒要问问你,在你被薛家人欺负的时候,你亲爱的薛紫晶在做什么”

    “她也在嘲讽你,对不对”

    没有等到姚斌亮回答,苏锐就已经提前替他选择好了答案。

    姚斌亮再次怔住了,毫无疑问,他的这个表现就证明了苏锐所说的都是正确的。这个可怜的男人,除了钱,真的是一无所有。

    “她不爱你,对吗”苏锐说道。

    “不爱我,为什么要嫁给我不爱我,为什么要给我那么多钱花她要是不爱我,为什么不和我离婚”姚斌亮更加的歇斯底里。

    “因为你听话?!彼杖裥α诵Γ骸把ψ暇Р⒉蝗蹦腥?,但是她一定不能找一个太有能力的老公,那样的话,对整个薛家都会构成安全隐患,而你,已经越发的符合她的择偶标准了,哪怕在你身上多浪费点钱,也没什么,不是吗”

    苏锐的话让姚斌亮浑身一颤,而薛如云却在微微颔首,这个男人总是能够很清晰的把握住问题的关键,一针就见血,见血就封喉

    苏锐继续补刀:“你可以回想一下,你多久没有和薛紫晶有过性生活了”

    姚斌亮张口结舌。

    苏锐嘲讽的笑了笑:“一年,还是两年还是久远到连你都想不起来这个时间了”

    姚斌亮真的想不起来。

    “如果她真的爱你,她会这样做吗”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她要是爱你,会巴不得每天和你腻在一起,每天都和你过夫妻生活这和她是不是女强人没有半点的关系”

    姚斌亮已经不能再想下去了,越想越觉得自己脑袋疼。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逼我为什么”他竟然哭了出来,双眼已红,歇斯底里。

    表面上是一个看到美女就挪不动步子的胖子,总是喜欢搬出薛家的地位来踩人,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走进姚斌亮的内心。

    而苏锐的寥寥几句话,就已经准确的打到了他的痛点,击碎了他心脏外面的壳。

    “我们并没有逼你,只是想要同你合作而已?!彼杖竦淖旖锹冻隽艘凰啃θ荩骸熬褪呛献?,然后拿回你曾经丢掉的东西,尊严,荣耀,还有梦想?!?br />
    这话如果放在别的语境听起来会显得非常装逼,但是这几个词落在了姚斌亮的耳中,则是让他的身体再度一震。

    “我想,今天会是你的蜕变之夜吧,你比我们更希望看到薛家人被打脸,是不是”

    答案是显然的。

    苏锐并没有等到姚斌亮回答,就已经伸出了手:“希望我们可以合作愉快?!?br />
    姚斌亮却摇了摇头:“我还不知道你们是谁,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还怎么合作”

    苏锐混不介意,收回了手:“我叫苏锐,在宁海的时候,曾经把薛洋的手指给折断了六根?!?br />
    “薛洋薛洋的那几根手指是你折断的”姚斌亮顿时露出了惊容

    那一次薛洋从宁?;乩?,牙齿掉了六颗,手指断了六根,整个薛家上上下下都被震动了,可是,薛洋愣是守口如瓶,连凶手是谁都不愿意说

    众人都极为惊讶,依着薛洋以往的性子,如果有人敢这样对他,恐怕早就不知道死个几百遍了,可是这一次,薛洋竟然完全没有报复的意思,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当然,薛洋之所以忍气吞声不去报复,是为了让薛如云把矛头对准家族里的其他人,到那个时候,薛洋就可以乐呵呵的在旁边观战了,这个纨绔大少看起来也不是无脑之辈,至少祸水东引这一招用的就很娴熟。

    “如果薛洋没有断过第二次手指的话,那么你说的应该是我?!彼杖癫灰晕獾乃档?。

    姚斌亮先是被震惊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我不管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我也不管你为什么要拉我入伙,你知不知道,你来南阳有多危险以薛洋那睚眦必报的性子,你死定了”

    其实,薛洋是姚斌亮的小舅子,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很铁才是,可是这个薛洋可不是这样,从来都是对姚斌亮冷嘲热讽,让他这个当姐夫的完全下不来台,半点面子也没有。

    当时看到薛洋从宁海吃瘪回来,姚斌亮甚至高兴的连夜偷偷摸摸跑到酒吧里面大喝了一场,同时还在心里把折断薛洋手指的英雄给感谢了好多遍。

    那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会想到,竟然有一天会遇见自己心中替天行道的“英雄”。

    “姚先生这是在关心我”苏锐笑着说道。

    “这是两码事,你可以认为是好心的提醒?!?br />
    姚斌亮转身看向了他一直中意的那位极品御姐:“还不知道阁下高姓大名?!?br />
    “薛如云?!?br />
    “什么”

    听到薛如云的民资,姚斌亮顿时瞠目结舌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ps:加班加的太晚了,实在撑不住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