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坦志。

    这三个字,一直深深的烙印在薛如云的内心深处,从来不曾淡化过。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那是她的亲生父亲

    那个男人,给她们母女施加了太多的痛苦,如果他当初能够强硬一些,如果他当初能够有人性一些,自己和母亲怎么至于流落街头,大冬天的差点被活生生的冻死

    如果不是他没有一点担当,薛如云又怎么可能拥有那么悲惨的童年

    受尽白眼和冷落,受尽嘲讽和欺凌,被赶出家门后,还要过着和叫花子没两样的生活。薛如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年食不果腹的母亲带着她,甚至要去菜市场捡拾菜贩子丢在地上、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过的烂菜叶

    薛如云的长相有很大部分都是遗传自她的母亲,由此可以想见,她母亲年轻的时候拥有怎样的姿容。

    在被赶出薛家之后,仍旧有很多男人想要追求薛母,只要后者答应,那么再度拥有锦衣玉食的生活将根本不是问题。

    可是,被伤透了心的薛母再也不会相信任何的男人,她也不会相信后爸可以像自己一样疼爱薛如云,薛母能够看得出来,那些男人都是冲着她的姿色而来,终有玩腻了再放弃的一天,和薛坦志没什么{ 两样。

    在那段时间里,还未出落成少女的薛如云就已经从自己母亲的身上学到了,什么叫脊梁。

    是的,即便生活的压力再大,也不能压弯了自己的脊梁;即便日子黯淡到看不到什么希望,也始终不能放弃梦想。

    想到自己的母亲已经长眠地下许多年,而那个叫薛坦志的男人却依旧锦衣玉食,享受着娇妻美眷的生活,根本就不去过问她们母女的死活,薛如云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一阵一阵的抽疼。

    张紫薇若有所思的看了薛如云一眼,然后坐到了她的身边,握住了那双仍在颤抖的手。

    “怎么了吓傻了吗”姚斌亮很满意:“今天我难得出来一次,美女们,只要你们把我给陪高兴了,那么钱根本不是问题,你们只要敢开口,我姚斌亮就敢给?!?br />
    薛如云硬生生的压下了心中的情绪,看着姚斌亮,冷声道:“你的老婆,是薛紫晶”

    在念出“薛紫晶”三个字的时候,薛如云的声音之中又掺杂了很多的情绪。

    童年的许多记忆都深深的刻在心底,如今重又面对,自然完全无法挥去??銮?,她这次回来,本就是为了复仇。

    似乎,终于到了直面薛家的时候了。

    努力了那么久,坚持了那么久,承受了那么多的风霜,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你也知道这名字”姚斌亮冷笑着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个名字,那么就该知道得罪我是个什么下场”

    事实上,并不是有钱人都喜欢作威作福,他们能够混到这样的社会地位,绝对不是依靠脑残就能办到的事情。

    这姚斌亮早年也是个有为青年,年纪轻轻就拉到了风投,成立了公司,家境也颇为殷实,在整个南阳的企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再后来,他的公司被薛紫晶收购,他也就成了给薛紫晶打工的。

    两个人的结合在薛家内部还遇到了一些阻力,毕竟姚斌亮可不是什么豪门世家子弟,薛紫晶和他结婚,并不能给家族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不过薛坦志对于女儿的婚礼并没有多少的反对意见,反正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嫁的太远,姚斌亮这女婿也挺好,上进又肯干,权当倒插门了。

    确切的说,这就是倒插门。

    在结了婚之后,姚斌亮彻底的变成了上门女婿,不仅住进了薛家大宅,甚至和薛紫晶生的儿子也姓薛。

    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没有谁会希望自己变成上门女婿,更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跟随女方的姓,这会被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

    姚斌亮虽然无奈,但是谁让对方是薛家呢整个南阳省没人敢惹的薛家,他自然也不可能惹得起。

    婚后,在公司的经营上面,姚斌亮发现自己已经说不上话了,薛紫晶的性格实在是太过强势,对于任何事情都大包大揽,让姚斌亮根本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他也渐渐被架空,成为了公司里有名无实的副董事长。

    这段从一开始就不被薛家人看好的婚姻在婚后自然也不可能得到太多的祝福,大家族里面势利人更多,走在薛家的大宅子里面,姚斌亮感觉每个人都不怀好意,都在暗地里笑话他这个上门女婿。

    他委婉的把这些情绪告诉过薛紫晶,可是后者却丝毫不以为意,并且丢下了一句让他极度伤自尊的话:“能进入薛家是你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别挑三拣四的了?!?br />
    姚斌亮忍了,但是,忍字头上一把刀,这种压抑的情绪终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那一次,三岁的儿子问他:“爸爸,为什么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跟爸爸姓,而我却跟妈妈姓薛呢”

    姚斌亮无言以对,大醉一场,第一次夜不归宿,在一个酒吧公主的床上过了一夜。

    当然,夜不归宿的结果就是,他被薛紫晶罚跪搓衣板,跪了整整一个小时。

    自从那次事情之后,曾经的有为青年姚斌亮,就彻底的变成了一个不求上进的上门女婿,反正他有花不完的钱,不愁吃穿,那么还奋斗个毛线在薛紫晶面前,这样的奋斗无疑就等于是自讨苦吃,换来的只是无尽的羞辱

    既然有当二世祖的条件,那么为什么不去好好的体验一下呢于是,姚斌亮便开始了自甘堕落的旅程。

    也许是被薛紫晶压抑的太久了,他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对于美女有着超出寻常的渴求,他再也不睿智,每次只要说出薛家,那些美女就会乖乖的贴上来,或许在他的心里,这也是薛家唯一的好处。

    自从开始了自我放纵,姚斌亮的体重也开始了无限制的增长,整个人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这样的体重让他在薛家内部的地位无形中又下降了几分。

    “怎么,没听到我的话吗不至于被薛家的名头吓成这个样子吧”姚斌亮得意的冷笑,他的目光在薛如云的面庞和胸前来回逡巡着,充满着强烈的占有。

    这样的极品御姐比张紫薇还要对他的胃口,如果能和她度过一整夜,那该有多么美妙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那充满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头一次见到做上门女婿还能拥有这种优越感的,也算是奇葩了?!?br />
    听到苏锐这样说,姚斌亮顿时脸色一变

    上门女婿,这四个字就是他的痛点

    无论他现在如何堕落,无论他如何对薛家的那些嘲讽不屑一顾,都是自尊心被伤害的体现。而苏锐这样讲,无疑是触到了他的逆鳞

    “小子,你想死吗”姚斌亮阴沉着脸。

    “我知道你是个什么心情?!彼杖裎⑽⒁恍?,对姚斌亮的威胁混不介意:“在薛家当上门女婿,恐怕会被很多人瞧不起吧那个家族的人可是出了名的势力眼,你可别被压抑的心理变态了?!?br />
    苏锐的这句话让姚斌亮微微怔住了。

    不过,这也只是微怔一下而已,他的面色仍旧阴沉:“你是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对我来指手画脚”

    “我并没有想要对你指手画脚的意思,我倒是有想要对你动手动脚的意思?!彼杖袼底?,已经往前跨了一步。

    听到“动手动脚”四个字,那两名保镖连忙上前,挡在了姚斌亮的身前。

    “薛家的上门女婿可真是威武,出门都有保镖随行?!彼杖裎⑽⒁恍?,再度刺激了姚斌亮一句。

    “给我狠狠的教训他,最好把这张破嘴给我撕烂”姚斌亮恶狠狠地说道。

    “是吗那我就要拭目以待了?!彼杖袼祷凹?,忽然伸出两只手,闪电般的摁住了两名保镖的脑袋

    他的出手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让两名保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苏锐的两只手往中间一推,两名保镖的头部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然后就一声不响的昏倒在地

    “现在我看你还能说什么”苏锐的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又是一步跨出

    姚斌亮完全没想到,薛家给自己配备的两名精英保镖就这样被毫无还手之力的击倒了甚至对方根本就没费什么劲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我可是薛家的”姚斌亮后退了一步,不禁有些哆嗦。

    刚刚他还以为自己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是现在,局面已经整个儿翻转过来了

    “对,我知道,你是薛家的上门女婿,你不用再强调一遍?!彼杖裾饩浠坝职岩Ρ罅粮霭胨?。

    “我已经对你的两个保镖动手了,你以为,我今天还能放过你吗”苏锐的声音陡然变冷。

    姚斌亮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他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件事情一定是误会?!?br />
    曾经的优质青年,如今已经堕落成了草包一个。

    “误会你妹”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一脚踹出,正中姚斌亮那肥胖的肚子

    后者直接被踹出了两米多,重重的拍在了地上。

    苏锐摇了摇头,对自己这一脚有些不太满意:“到底还是太胖了,要是换个人,早就被我踹飞出去了?!?br />
    薛如云站起身来,走到了姚斌亮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想,我们可以合作?!?br />
    ps:太困了,终于写完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