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几个客人如此的没有眼色,甚至还出言威胁自己,服务生越发的不爽:“我好心提醒你们一句,姚先生可是咱们南阳省的大人物,一般人真的惹不起?!?br />
    苏锐直接笑起来:“我对南阳的大人物一贯都非常的感兴趣,既然是这样,那我更要见一见他了?!?br />
    张紫薇掩嘴轻笑,苏锐吃饭之前还半死不活的样子,现在一旦遇到了挑事的,又开始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了。

    “把你们经理叫来?!毖θ缭坪鋈凰档?。

    “这一点小事,犯不着惊动我们经理?!狈裆奶纫丫飨圆蝗缰昂昧?。如果不能在姚先生到来之前就清理出位置,那么他极有可能拿不到那一笔顶的上他好几天工资的小费。

    “对待客人,难道不应该一视同仁吗”薛如云冷冷说道:“我倒是要问问你们经理,是怎么培训服务员的?!?br />
    服务员气急:“怎么不知好歹呢你这样吧,只要你愿意让座,我就给你两百块你看这样行不行”

    说话间,他已经把钱掏出来了。

    如果姚先生给他五百的消费,除掉这二百,他还是稳赚不赔的。

    薛如云眼睛之中的寒芒更盛:“你这是在侮辱人吗”

    在自己的酒吧里,居然遇到服务员这么对待客人,真是把薛如云气得不轻。

    就在这个时候,从酒吧的门口进来了一个胖子,满面红光,少说也得有两百几十斤,叼着一根雪茄,边走边吞云吐雾,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亮相之后气场十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胖子径直走到了八号座位前,看到上面有人,皱了皱眉头:“怎么还没把位子给我清理出来”

    一些很有钱的人总是有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癖好。

    那服务员一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震,连忙转身,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道:“姚先生,您来了,我这正在向几位客人介绍姚先生的光辉伟岸形象呢,他们都听得如痴如醉?!?br />
    苏锐闻言,差点没背过气去:“如痴如醉你妹啊你这小子,真是有当狗腿子的潜质?!?br />
    听到这声音,姚胖子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样,由于灯光昏暗,他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苏锐的脸,此时仔细的看了看,立刻喊道:“竟然是你”

    苏锐一笑:“山不转水转,没想到在这里又相见了,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br />
    “姚先生,你们认识”服务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面之缘?!币ε肿佣运杖窭湫Φ溃骸懊幌氲椒苫霞艘幻嬷?,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br />
    苏锐继续无奈的说道:“拜托,是你现在在我面前出现的好不好能不能搞清楚因果联系”

    姚胖子并没有把苏锐放在眼里,他知道,在南阳的地界上,能得罪自己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管这件事情的过程是怎么样的,结果都是已经注定了的。

    他的主要关注目标则是在飞机上的那个美女身上,看着张紫薇正安静的坐在苏锐旁边,姚胖子简直要兴奋的笑出声来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的不就是她吗

    既然再次遇到了,还能让她跑出自己的手掌心

    苏锐和张紫薇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在苦笑。

    很显然,从姚胖子的猪哥相里,是个人也能猜出来他要干什么。

    姚胖子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便对服务生挥了挥手:“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退下吧?!?br />
    “哎,好的好的?!狈裆蛋?,便用期待的目光看向了胖子身后的保镖。

    其中一人抽出了五张红票子,甩给了他。

    服务生点头哈腰的连声道谢:“谢谢姚先生,希望您今天晚上能玩的开心,我先去忙?!?br />
    “等一下?!?br />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薛如云的声音。

    她清冷的说道:“我有让你走吗”

    服务生转过脸来,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完全不像是对姚胖子那样谄媚:“脚长在我的身上,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你这女人管的是不是有点太宽了”

    姚胖子这才注意到薛如云,他的眼睛已经直了

    由于家里姓薛的那位母老虎管的太严,他很少有出来玩女人的机会,见到一个张紫薇就已经不能自已,此时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更对他胃口的极品御姐,他怎么可能不兴奋

    薛如云并没有在意姚胖子的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服务生,然后打了个电话。

    “我现在就在酒吧,你过来一下,我要问问你,怎么培训的服务员?!毖θ缭扑蛋?,便直接掐断了电话,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

    “哼,装腔作势?!狈裨币簧浜?,干脆双手抱胸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谁喊来,要是没人来,我看你到时候怎么下台”

    苏锐站起身来,摇了摇头:“年轻人,看你也就二十岁的样子,我这个当哥哥的劝你一句,千万不要狗眼看人低,因为狗眼习惯了看狗,很多时候看人是看不准的?!?br />
    服务员的脸上涌出怒意来:“你说什么敢在这里骂我,知不知道这就是在闹事信不信我马上喊几个人把你给扔出去”

    苏锐混不介意的笑道:“我想,马上被扔出去的人就是你了吧?!?br />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已经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这边,在薛如云面前站定,道:“云姐,你怎么来了呢”

    薛如云看了他一眼:“我把酒吧交给你,你就培训出这样的服务员来乱收小费,撵走客人,出言不逊,今天的事情,你必须要给我个解释,不然今年年底的奖金你别想拿到了?!?br />
    中年男人一听,大汗淋漓。

    即便他是锐云公司的副总,但是对于薛如云可是有着发自骨子里的畏惧,这个女人平日里看起来很随和,但是一旦涉及到正事,则是绝不含糊

    服务员惊奇的喊道:“李总,你认识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刚才死不让位子,姚先生也不可能那么生气?!?br />
    他还想着恶人先告状来着,却没想到中年男人走上前来,对着服务员就扇出了一巴掌

    “你给我道歉”

    “李总,你打我做什么”服务员捂着脸后退了两步。

    “云姐是酒吧的老板,我是在云姐手底下打工的人,你把云姐给得罪了,我难道还不能教训你吗”中年男人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现在给我道歉,不然立刻收拾铺盖滚蛋”

    “什么她是这里的老板”

    服务员听了李总的话,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都要被颠覆了

    李总的话显然不会作假,那么就说明,这个女人真的是这间酒吧的所有者

    服务员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懊恼的想要撞墙,他连忙对着薛如云鞠躬道歉:“这位云姐,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求求您高抬贵手,我”

    薛如云摆了摆手:“算了,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李堂志,你让财务把他的当月工资给结了,我不想再看到这种员工出现在我的酒吧里面?!?br />
    “云姐,请你放心,我会把这件事情办妥的?!崩钐弥舅低?,转而对服务员说道:“现在去财务结账,然后给我滚蛋,我不想在酒吧里再看见你”

    “李总,我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啊”服务员哭喊。

    “给我滚”李堂志说罢,然后喊过来了两个保安,命令他们直接把这不开眼的服务员给架了出去

    “云姐,您看这样处理您还满意吗”李堂志忐忑的问道。

    “去忙你的吧,这里没你的事情了?!毖θ缭瓢诹税谑?。

    苏锐笑了笑:“还是当老板好啊,等我有钱了,我也要当个老板玩一玩?!?br />
    此言一出,张紫薇和薛如云都十分怪异十分无语的看着他。

    在张紫薇看来,苏锐已经把整个青龙帮尽数掌握在了手中,这样的权力,恐怕绝大部分的老板都比不上吧

    而让薛如云无语的是,她知道苏锐有多有钱,曾经一个电话就能给必康拉来两千万订单的男人,还会说什么“等我有钱了”之类的话又是扮猪吃老虎

    不过,这样的话,落在姚胖子的耳中,就只会让他觉得嘲讽了。

    “就你这样的丝,一辈子也不可能变成有钱人,就只能自己偷偷摸摸的意淫了?!?br />
    在胖子的眼里,苏锐已经变成了一个只会幻想的丝,张紫薇真是瞎了眼睛,怎么能看上他呢

    苏锐都懒得看这胖子一眼,端起桌子上的红酒,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薛如云冷冷回道:“如果他是丝的话,那你可是连丝都算不上了?!?br />
    张紫薇也是不屑的回道:“不过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胖子罢了?!?br />
    听到两个美女这样评价自己,姚胖子的脸色登时就不太好看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引的那儿肥肉一阵乱颤:“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薛如云冷笑着问道:“听说你在南阳势力很大”

    姚胖子深深的点了点头,终于到了他最喜欢的时候了,以往每当在这个时候,他一旦暴露身份,美女们就会立刻贴上来,赶都赶不走。

    “我叫姚斌亮,知不知道名震南阳省的薛家知不知道薛家的薛坦志”胖子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那是我的岳父大人?!?br />
    当薛如云听到“薛坦志”三个字的时候,先是眼神一震,而后身体竟然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ps:今天是小武哥的生日,每天为vip群付出了很多,祝他生日快乐,天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