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张紫薇这样发问,薛如云跺了跺脚,俏脸微红,没好气的瞪了苏锐一眼:“口无遮拦,胡说什么呢你”

    苏锐看了一眼张紫薇:“没事,紫薇也不是外人?!?br />
    “就是?!闭抛限毙α诵?,心中却是酸涩和羡慕交织在一起。

    她多希望苏锐也能像对待薛如云一样对待自己,随随便便的就开些少儿不宜的玩笑。

    接下来,薛如云在和张紫薇小声的聊着天,而苏锐一直埋头吃饭,对于二女之间的话题,完全插不上嘴。

    在这顿饭之前,苏锐有对张紫薇简单的介绍过一些关于薛如云的事情,这也让张紫薇对这个女人肃然起敬。当然,薛如云也从电话里知道了张紫薇是什么身份,年纪轻轻便成为宁海地下世界的实权人物,这很是把薛如云震撼了一下。虽然女人们在一起,她们的心底都会有隐藏的竞争之意,但是各自的经历导致彼此间的尊重却更多一些。

    不过,周围的食客们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张紫薇和薛如云虽然风格迥异,但都是千里挑一的大美女,让人看了之后就不想把眼睛挪开,可是她们对面的男人呢竟然看都不看她们,只顾着呼呼大吃那风卷残云的样子,就跟饿了多少天一样,在美女面前,怎么可以表现的这样没有风度

    苏锐对周围这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仿若无觉,吃完之后,才抬起头来,看着薛如云和张紫薇:“你们都没有吃”

    “你这也不像是让我们吃的意思啊?!闭抛限毙σ饕鞯闹缸排套?,已经全部都被苏锐扫荡空了。

    “从你的饭量就能够看出来,你昨天晚上在东洋女人身上的消耗有多大?!毖θ缭埔驳餍Φ?。

    苏锐满脸黑线:“话说这事情你能不能不提啊被人下了春药,这绝逼是我人生之中的一大耻辱?!?br />
    “好,咱们依着你的意思,不提这件事情?!毖θ缭菩α诵Γ骸敖酉吕?,去我新开的酒吧坐坐吧当然,如果你精力不够的话,咱们就不去了,我和紫薇两个人去就行?!?br />
    “什么精力不够谁精力不够了”苏锐恼火的站起来:“现在就去,你来买单?!?br />
    听着苏锐公然让美女买单,周围又是一片绝倒。

    薛如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只要能够和苏锐多呆一会儿,哪怕身边有个姑娘,又能怎样呢

    张紫薇似乎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因此犹豫了一下:“云姐,要不我就不去了,正好身体有点不舒服,我早点回去休息吧?!?br />
    看着这姑娘的表现,薛如云对其好感大增,可是,张紫薇越是这样讲,她就越不能让她离开了。

    于是,她直接牵起张紫薇的手:“妹妹,去姐姐的酒吧看看,顺便提点意见也行?!?br />
    张紫薇无奈,只能答应。

    坐着薛如云的车,苏锐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怎么忽然想到要开酒吧了呢”

    在苏锐看来,薛如云的心思已经全心全意的放在复仇上了。

    “就权当调剂了,毕竟宁海的麦克斯酒吧我也不能经?;厝タ纯?,现在白天工作累了,就去酒吧坐坐,也能放松放松,压力也就小多了?!?br />
    薛如云说到这里,笑了笑:“其实,那个酒吧也是最近才完成收购,我让锐云公司的一个经理过去帮忙先打理一下,酒吧除了他之外,上上下下也都不认识我?!?br />
    “不过这样也好,每次去的时候,也就不用端着老板的架子?!毖θ缭菩α诵?。

    “云姐,你这样苦吗”张紫薇也是女人,她从薛如云这云淡风轻的话语里面听出了不少的苦涩的意味。

    薛如云还没说话,坐在副驾驶上的苏锐就已经先开口了:“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br />
    张紫薇的表情一阵纠结:“苏锐,别这样说?!?br />
    “我说的没错?!彼杖裥α诵?,道:“从你的云姐决定回到南阳的时候起,她下半生的人生道路就已经注定了?!?br />
    “而且,现在锐云公司已经上升到了足够在外贸领域威胁薛家的地步,就算是想要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只有硬着头皮朝前走?!彼杖裎⑿ψ潘档?,眼睛里有淡淡的精芒在闪动。

    好吧,吃了饱饱的一顿饭,貌似他的体力和脑力也开始恢复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头,从来也没有硬着头皮?!毖θ缭七诉罚骸敖憬阄铱梢恢倍际呛苡赂夷??!?br />
    苏锐笑了笑,没有说话,很显然,薛如云的动力一直满满,并不需要他太多的刺激。

    过了半个多小时,苏锐站在酒吧的门前,看着上面的led招牌,不禁摇了摇头:“酒吧的名字就叫勿忘初心吗”

    “这名字怎么样”薛如云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不仅够土,还够俗?!彼杖裉酒溃骸安恢辣饶隳5穆罂怂咕瓢刹盍硕嘣??!?br />
    “那不就结了我要的就是吸引俗人,不然现在的生意也不可能那么好?!倍杂谒杖竦钠兰?,薛如云完全的不以为意。

    三人进入了酒吧,薛如云做主,点了几款酒,几个人找了个卡座,一边慢慢喝着,一边聊着天。

    “这个酒吧没有朱颜血吗”苏锐扬了扬眉毛,他对薛如云设计的这款鸡尾酒还印象深刻呢,喝的时候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悲伤的意味来。

    “朱颜血已经是过去时了,我现在要的不是回忆过往和沉浸悲伤,而是要拥抱希望?!?br />
    “这样最好?!彼杖竦懔说阃?,“在你拿下了阳泰贸易公司之后,薛家那边有什么反应没”

    “薛胜男手下的一个秘书要约我吃饭,已经被我拒绝了?!毖θ缭频淖旖锹冻鲆凰砍胺淼男σ猓骸澳呐滤κつ星鬃砸胛页苑?,我也不会答应?!?br />
    “干的漂亮?!彼杖翊蛄烁鱿熘?。

    对于薛如云的这种做法,他觉得挺快慰人心的。

    你薛家不是一直高高在上的吗哪怕被人打到了痛点,也仍旧只愿意派出一个小小的秘书来交涉,这样的态度,活该被打脸。

    “现在还不是你和他们见面的时候?!彼杖袼伎剂艘幌?,说道:“即便薛胜男愿意出面请你吃饭,但是当你拒绝之后,她肯定也不会提出第二次,等到薛家被你攻击到慌乱的时候,就会反过来求着你了?!?br />
    “我等着那一天?!毖θ缭凭倨鹁票?,和苏锐碰了一下。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没吭声的张紫薇开口了:“云姐,你愿不愿意采取一点别的手段来对付薛家”

    “别的手段”薛如云一下子就明白张紫薇的意思,这个姑娘从小就生长在宁海的地下世界,对黑帮的手段自然是轻车熟路。

    “我也想过,不过薛家在南阳省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即便采取黑道的方法,也是治标不治本,短期内可以让他们损失多一点,但是从长远来看,反而会让自己受制?!毖θ缭扑档?。

    张紫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但是,南阳有信义会,不知道信义会的李圣儒和薛家的关系怎么样,如果能请的到他的帮忙,那么也算是有个帮手?!?br />
    苏锐听了,又打了个响指:“这就是我带你一同来南阳的第二个原因?!?br />
    “怎么讲”

    “和信义会建立联系,我想,这一点你应该不难做到?!彼杖竦乃档溃骸袄钍ト宕巳税嗣媪徵?,几乎从不树敌,就连败在他手下的齐啸虎也是不杀也不辱,直接做了信义会的副会长。在整个南阳,如果说谁有能力抗衡薛家,那么就只有信义会了?!?br />
    “但是李圣儒可不是傻子,他不仅不会得罪薛家,反而会刻意交好?!闭抛限笨蠢炊岳钍ト搴芰私?。

    “他的这种刻意交好是有底线的,只要我们破了那个底线,或者让薛家去主动打破底线,那么李圣儒就算不想和薛家为敌也做不到?!彼杖竦捻渖凉V堑墓獠?。

    听着苏锐的话,薛如云觉得自己的脑海里面好像有一道亮光闪过,她想要去抓住,但那道亮光消失的太快,她一时间还没有任何的头绪。

    “你能说的详细一点吗”薛如云问道。

    “具体的计划还需要详细的制定,紫薇,你有时间就以青龙帮第一副帮主的身份约李圣儒吃个饭,我想他应该会答应见面的?!?br />
    “没问题,这个交给我好了?!闭抛限彼档溃骸岸依钛舭镏骱推胄セ⒑苁?,据说两人相交莫逆,李圣儒也应该会卖李帮主的面子?!?br />
    几个人正在小声的商量着,这个时候,酒吧的服务员来了。

    “几位,能不能请你们让个位子”

    薛如云抬起头:“为什么要让位子”

    “因为姚先生马上就到了,他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一定会坐在这个八号座位?!狈裆馐偷?。

    “谁规定酒吧的这个位置就一定得他来坐了你把这一条管理规定给我找来,我就同意让座?!彼杖褚部诹?,同时他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薛如云。

    她这个当老板的在自己的酒吧都被人逼的让了位子,真是够狗血的啊。

    “这不是规定,是惯例?!狈裆剿杖袼祷氨冉现?,语气也稍微硬了一点:“姚先生对这个位置情有独钟,还请几位配合一下?!?br />
    “我凭什么要配合你”苏锐冷笑道:“位子就在这里,总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

    薛如云也冷冷说道:“我对这个位子也情有独钟,你怎么不配合我一下”

    “如果你们不让的话,姚先生可能会发怒的,在南阳还没几个人敢得罪他,到那个时候,大家都下不来台?!笨凑饧父鋈怂亢撩挥腥梦蛔拥囊馑?,服务生的心里更加不爽,他经常收姚先生的小费,加起来的数额甚至比他的每月薪水还高,自然会帮着金主说话。

    而苏锐却好心提醒了一句:“我想,如果你把我们赶走了,到时候下不来台的可是你了?!?br />
    ps:感谢书友9140223,鲨鱼胖胖,书友18090865,肥du嘟,哎老了来了,海之魂a,juan5425347,此情可问天,书友12374597,star柒少,书友厦门小武哥,鬼灬儛,书友9140223,0o时间o0,恶魔炽天使书友6222447,鋈朢,waas2212,逗逗飞1,书友13226098,韶华若梦nice,紅龜仔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