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房间走出来,苏锐只觉得自己脚发软,脑袋发晕,从出生到现在,他都没有经历过这么强烈甚至堪称透支的释放。

    即便那次秦悦然对自己下药,苏锐也不像现在这么疯狂。

    那药效实在是太强大了,让人无法抗拒,一想到这一点,苏锐就觉得有点憋气。

    尼玛,为什么自己总是要遇到下药的情形

    下药就下药好了,为什么这次发生关系的对象偏偏是山本恭子

    由于知道山本恭子的某些“黑历史”,因此苏锐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十分的不好,既继承了山本太一郎的阴险与狡猾,又将她老爹的狠辣发扬光大,苏锐做梦也不会想到与山本恭子这种人发生关系

    本来这次见面将其拿下,苏锐压根就没打算再放她活着离开华夏。

    谁能想到,只是喝口水而已,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而且在真正的发生了关系之后,苏锐发现,山本恭子对自己的态度也开始出现了一点变化。

    这些变化虽然微小,但还是被苏锐非常敏锐的觉察到了,这让他觉得,自己或许需要重新审视一下山本恭子这个女人。

    虽然他在临走的时候丢下了“下次见面,你死我活”的八个字,听 起来有点一刀两断的意思,但是如果下次再见面,让苏锐拿枪指着山本恭子的头,他能否扣的下去扳机都是个问题。

    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刚刚大战几个小时之后,他也没敢再喝饮水机里的水,整个人都已经疲惫的不行了。

    走到酒店的服务台,苏锐要了一瓶矿泉水,刚要拧开盖子倒进嘴里,忽然觉得有点紧张。

    从秦悦然到山本恭子,这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让苏锐对矿泉水已经产生了强烈的心理阴影。

    甚至,他现在还有点后怕,如果对方在饮水机里面下的不是烈性春药,而是穿肠毒药的话,那么后果又会怎样简直不堪设想

    苏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定睛看了矿泉水两分钟,才缓缓的喝下去,表情异常艰难。

    如果军师和邵梓航知道,他们的行为竟然给苏锐造成了心理阴影,不知道这俩人会不会觉得有点愧疚呢

    喝完一瓶水,苏锐觉得舒服了不少,于是摸出手机,想要给张紫薇打个电话。

    可是,屏幕才刚刚划开,他便看到了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薛如云的。

    至于张紫薇知道苏锐在和山本恭子进行重要的事情,因此并没有打电话来骚扰。

    看着这些未接来电,苏锐不禁摇头苦笑,这妖精看起来还真急切啊。他之前还说过,薛如云可以每天都见到他,现在看来这句话很快就要不能实现了。

    “喂,紫薇,我现在在南都酒店的大厅里面,你在哪里”苏锐先是拨通了张紫薇的电话。

    “两分钟后到你身边?!?br />
    张紫薇一直没有离开,而是在酒店里开了间房住下,当她看到苏锐的模样时,脸上的表情不禁有点怪异。

    事实上,她昨天晚上有心去问问苏锐,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山本恭子的疯狂叫喊,于是,张紫薇再也没有了去打扰这对“狗男女”的心思了。

    当时的她还在想,这难道说就是传说中的“约炮”才刚刚见面就发生关系,这发展速度也太快了吧

    “看来你的精神不太好?!闭抛限泵闱啃α诵?。

    想着自己不断的主动进攻,苏锐都在克制着,拒绝着,可是他和那个东洋女人才刚刚见面,就发生了关系,这让张紫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苏锐从张紫薇的表情上一下子就猜到了她在想些什么,不禁苦笑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和山本恭子昨天晚上被人下药了,还是烈性春药?!?br />
    “什么谁干的”

    张紫薇并没有怀疑苏锐的话,对于这个曾经救她于危难之中的男人,她怀有绝对的信任。她肯定也不会相信苏锐会主动和山本恭子发生关系。

    苏锐摇了摇头:“所以,这是一桩悬案,我已经让国安的人去调查昨天晚上的监控,看看是谁进入了我的房间?!?br />
    张紫薇担忧的问道:“有结果吗”

    “监控坏了?!彼杖竦拿纪肺⑽⒅迤穑骸罢夥考涫枪驳娜税才诺?,除了他们之外,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我在当晚会前往那里,如果真的有人下药,那么一定是国安的内鬼?!?br />
    “国安的内鬼”听到苏锐这样判断,张紫薇不禁惊呼一声,身上都泛起鸡皮疙瘩来了。

    他们现在还在和国安进行着合作呢,如果真的出了内鬼,那么他们的人身安全岂不是都没有保障了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国安查出内鬼是谁?!彼杖竦哪抗庵蟹浩鹨还晌O盏囊馕?,可惜,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往太阳神殿的方面去联想。

    他的亲密战友们,这次可把他坑到惨了。

    放眼整个西方黑暗世界,有哪位天神的下属敢这样整自己的老大

    作为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钟学枫并没有亲自来到南阳,不过,当他在办公室里面接到苏锐的电话时,还是控制不住的把声音的分贝提高了好几倍:

    “什么你说你把山本恭子给上了”

    作为曾经国安的头号特工,现在的驻东洋大使,钟学枫不知道见过多少大风大浪,即便泰山崩于前而都面不改色的他,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竟是如此的失态。

    而电话那端,苏锐明显有些恼火:“麻痹的,你能不能给我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在开玩笑吗”钟学枫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苏锐在第一次和山本恭子照面之后,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没有任何必要来骗你?!彼杖袼档溃骸澳忝枪灿心诠?,我被下药了?!?br />
    然后,他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了一遍,让那端的钟学枫眉头大皱。

    “我会彻查这件事情,给你一个交代?!?br />
    钟学枫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搞情报工作的,最忌本方有内鬼,这无疑是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

    到底谁是内鬼明明都是自己信任的人啊。

    钟学枫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还有一点弄不明白:既然这内鬼不惜冒着暴露的风险去下毒,为什么偏偏用的是春药这特么的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曾经国安的头号特工,此时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而此时,南都国际酒店的某间客房里,山本恭子悠悠醒转,在苏锐离开之后,她竟是又睡了一个多小时。

    在浴室里仔细的清洗了一下身体,山本恭子披着浴巾走到了床边,当她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痕迹的时候,不禁觉得眼睛有些被刺痛了,目光又变得微冷起来。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人的共性,在头脑最兴奋的时候,记忆力也最强,现在山本恭子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她甚至能够记得住每一个细节,而且,越回想就越清晰。

    想到自己当时的疯狂,她觉得有点不能接受。

    “这是耻辱?!?br />
    她摸了摸身体的某个位置,那里已经红肿疼痛,也导致她的走路姿势有些别扭。

    她完全说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站在床边盯着那一抹红看了许久,才将床单掀开,叠成小方块,拿在手中。

    “下次见面,你死我活?!鄙奖竟ё拥哪抗庵幸丫抢湟?。

    “这是人参鸡汤,我特地给你点的,好好补补?!闭抛限毙⌒牡母杖袷⒘艘煌胩?,然后掩嘴轻笑。

    苏锐这十来个小时内所损失的精力,真的是几十个老母鸡都补不回来的。

    这一天可把苏锐给饿坏了,也不管张紫薇是不是在揶揄自己,端起碗来,就是一通狼吞虎咽。

    由于山本恭子的索求无度,导致苏锐现在看到任何女人都提不起兴致来,甚至对那种事情还产生了一点心理阴影这叫什么事儿

    正埋头喝着鸡汤呢,一道倩影从餐厅的一边进入。

    张紫薇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女人,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亮色,然后示意性的摆了摆手。

    薛如云来了。

    苏锐提前已经跟两个女人互相通过气,因此二人也知道彼此的存在。

    “欢迎来到南阳?!毖θ缭坡氏榷哉抛限鄙斐隽耸?。

    “云姐,你好,常听苏锐说起你?!闭抛限毙Φ?。

    而苏锐仍旧连头都没抬,西里呼噜的对付着饭菜,开什么玩笑,他在来到南阳之前,可从来没跟张紫薇说起过薛如云。

    女人之间都是存在着竞争心理的,更何况还是两位各有千秋的美女,不过,两个人和苏锐在表面上都是纯洁的战友关系,一见面就表现的极为熟稔,不会让苏锐下不来台。

    “怎么像是好几天没好好吃过饭的样子”薛如云有点诧异。

    “别提了?!闭抛限币恍?,然后在薛如云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

    女人之间想要迅速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是分享同一个秘密,张紫薇在这一点上无疑做的很成功。

    听完张紫薇的讲述,薛如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了,按理说,自己颇有好感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她应该生气或者吃醋才是,可是现在薛如云却怎么也气不起来,反而有点忍不住笑。

    她知道苏锐身手很强大,她也知道苏锐的性格从来都是吃不得亏,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亏吃的也太离谱了些。

    “我的好弟弟,你的前列腺还好吗”薛如云笑吟吟的问道。

    苏锐随之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控制不住的把鸡汤喷了出来。

    “妖精,不要调戏我,要不是这里人多,我非得把你的屁股打到肿不可”苏锐擦了擦嘴,恶狠狠的说道。

    薛如云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而张紫薇也艰难的问道:“你们不是纯洁的战友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