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夜,苏锐可以说是筋疲力尽,整个人都不好了。

    山本恭子初次经历这种事情,却并没有任何的生涩,在药力的作用之下,配合上她那种霸道的性格和强烈的征服,简直是疯狂到了极点。

    以至于苏锐在她的面前真正的变成了被动的小受。

    到了半夜,山本恭子也渐渐恢复了意识,知道自己在做着怎样疯狂的事情,但是她已经尝到了甜头,经历了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巅峰感觉,而且药效还在持续发挥着作用,已经让人欲罢不能了。

    即便她知道身边的男人是苏锐,是山本组的生死之敌,她也无法从这种感觉之中脱离出来。

    苏锐比她清醒的更快,看着压住自己的女人,他无奈的说道:“山本恭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山本恭子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

    苏锐很憋屈的说道:“你特么的上了我”

    得,到了这个时候,苏锐还在想着推卸责任。

    所幸,山本恭子并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而是喘着粗气说了一句:

    “那又怎样”

    说完,抱住苏锐的头,又开始狂吻起来。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网思考,只想遵循身体内部最本能的那一股野望。

    “麻痹的,好几个小时了,你饶了我行不行”

    苏锐浑身无力,腰酸腿疼,已经开始求饶了,他的药效倒是退的挺快。两杯和四杯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山本恭子内心深处的霸道总裁范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彻底的被释放出来了,完全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

    终于,当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山本恭子才气喘吁吁的躺在了苏锐的身边。

    苏锐侧过脸,又看到了床单上的一抹红色,

    这一点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从之前山本恭子的种种反应就能够看得出来,她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可是,没有经验又怎样,经过了一整夜的训练,现在的她无疑已经是这方面的个中高手了。

    “你特么的上了我?!彼杖窕乖卩┼┎恍?,完全没有任何欣赏身边美人的意思。

    苏锐都累个半死了,山本恭子自然也累的不轻,她躺在床上深呼吸了好一会儿,俏脸之上还带着红晕。

    转过脸来看了苏锐一眼,山本恭子冷冰冰的说道:“你对我下药了”

    如果没有药物的刺激,她怎么可能会变得那么疯狂

    这几个小时以来,她也在逐步接受这个现实。但是体内最原始的呼唤实在是太过强烈,让她无法抗拒,也无法中止。

    就像是吃了某个品牌的口香糖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山本恭子是个成熟的女人,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一遇到这种事情就哭哭啼啼,此时冷静了下来,她除了愤怒之外,也在思考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下你妹的药啊?!彼杖癫畹忝槐徽饩湮驶案?,他翻身上来,压在山本恭子的身上,指着自己的鼻子,很不爽的低吼道:“你看看我的衰样,我特么会给自己下药吗我特么的就算是下药,也不可能对你这种心肠歹毒的东洋女人下药”

    “心肠歹毒的东洋女人”

    听了这句话,山本恭子竟然没有发怒,而是推了推苏锐的肩膀:“你压到我了?!?br />
    “我压你一下又怎么了你压我压了好几个小时”

    苏小受同志此时有点歇斯底里,看起来他对自己和山本恭子发生关系这件事情非常非常的不爽。

    山本恭子的脸上掠过轻蔑而嘲讽的笑容:“上过了就不认账,你是不是个男人”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脸上顿时涌现出颓丧之意,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事情怎么会特么的变成这个样子?!?br />
    说罢,他翻身下来,似乎对山本恭子那一丝也不挂的身体没有任何的留恋。

    山本恭子的脸上涌出自嘲的表情来:“和我上了床,就那么让你挫败我也真是个贱女人?!?br />
    说罢,她站起身来,光着脚走到了饮水机旁边,连续好几个小时,她早就体力透支,压根就没想过要控制住自己的声音,简直都快把楼板给掀掉了,隔壁房间的人全在听着她的喊声,疯狂且充满了快意。

    山本恭子的嗓子简直干渴的要冒烟,又喝了两大杯水。

    苏锐就这样看着她仰头喝水,看着一线水从嘴边流下,直到胸前。

    抛开山本恭子的狠辣性格不谈,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挺有诱惑力的。

    但是,一想到关于山本恭子的那些传言,苏锐立刻对这个女人就没了兴趣。

    长得漂亮又如何身材火辣又如何蛇蝎心肠,谁敢收下当自己的女人

    想到这儿,苏锐不禁更加懊恼,麻痹的,到底是谁下的药

    到了这个时候,他十分确信,自己一定是被下药了,不然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而失去理智,在他看来,山本恭子可没那么大的魅力。

    山本恭子喝完水,转过脸来,却看到苏锐正愣愣的看着自己,竟问道:“你要喝水吗”

    “喝?!彼杖袼档?。

    这个场景何其相似,只是之前是苏锐在给山本恭子倒水罢了,一场大战之后,角色彻底翻转。

    山本恭子也不介意她自己用过这杯子,接了水之后,递给苏锐。

    苏锐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再来一杯?!?br />
    山本恭子竟又给他倒了一杯。

    苏锐接过来喝完,这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你为什么这样对我还给我接水喝”

    山本恭子冷冷一笑:“床都上过了,给你倒杯水算什么”

    她现在也看出来,苏锐应该和下药的事情无关,他们两个都被别人给整了。

    如果换做别的姑娘,肯定是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但是山本恭子并没有这样,甚至,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还让她有些回味。

    这一辈子,活了三十来年,她都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竟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想到这一点,她竟觉得身体的某处又开始火热起来。

    苏锐也是一样,喝了两杯水,他发现自己的某个地方又有了抬头的趋势,差点没崩溃掉

    他还来不及多说些什么,发现山本恭子已经变得目光迷离了。

    此时此刻,苏锐终于意识到,这症结出在哪里了

    水

    从进了这个房间之后,他们只喝过水

    也就是说,有人在水里下了药目的就是让他和山本恭子发生关系

    可是,苏锐的思路是清明了,但是内心深处的躁动也越来越强烈

    容不得他多想,山本恭子的火热身体已经再度贴了上来。

    等到苏锐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好像已经被掏空了,连手指头都不想抬起来。

    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还觉得有些疯狂和不可思议,尼玛,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和山本恭子发生了关系

    在药力的作用之下,山本恭子索求无度,即便她常年练习空手道,也没法挡住这样的疲惫,终于和苏锐一起,沉沉睡去。

    苏锐微微低头,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山本恭子,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尼玛,睡谁不好,偏偏要睡东洋的美女蛇

    自己是要把她弄来逼供的不是要和她上床的啊

    看着山本恭子睡的很香很沉,苏锐不禁又想起她之前疯狂而热烈的样子,心中微微叹了一声。

    苏锐知道,她这一觉,估计至少也得睡到明天早上吧。

    “尼玛,还有比这更狗血的事情吗”

    苏锐感慨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胳膊从山本恭子的头下面抽开,走进了卫生间,开始冲澡。

    在苏锐刚刚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山本恭子就已经睁开了眼,她想着苏锐之前的小心动作,似乎是担心把自己吵醒一般,眸光微微的闪了一下。

    等到苏锐擦着身上出来的时候,发现山本恭子正靠在床头,浑身仍旧一丝也不挂,充满了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坐下?!鄙奖竟ё又噶酥干砼?。

    事情办完之后,再这样相见,苏锐就觉得有些难堪了,他顺手把毛巾围在了腰间。

    这个动作让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冷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苏锐讪讪的说了一句:“还是挡着些好?!?br />
    没想到山本恭子更是彪悍:“吃都吃过了,你还怕我看”

    这句话彻底刺激了苏锐,似乎让他也觉得自己不太像个男人了,于是一把扯掉腰间的毛巾,走到床边坐下,背对着山本恭子,没好气的说道:“说吧,你想说什么”

    看着苏锐的态度,山本恭子忽然什么也不想说了:“好了,现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了?!?br />
    苏锐诧异的转过脸来,看着山本恭子正抱着腿,凝视着前方雪白的墙壁,还是多解释了一下,“这次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br />
    山本恭子嘲讽的笑了笑:“在上床之前,你不是都拍了录像证明是我主动的吗现在又解释个什么劲”

    被山本恭子这么一说,苏锐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他刚刚想说“要不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结果话没出口便看到了床单上面的一抹殷红,这句话便咽了回去。

    于是,他便站起身来,开始穿衣服。

    在把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扣上之后,苏锐背对着山本恭子,说道:“你走吧,离开华夏?!?br />
    山本恭子抬起头来,望着苏锐的背影,贝齿咬着嘴唇,似乎对她这句话有些意外。

    苏锐丢下一句话,便走了出去。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死我活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