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安早就已经在这个酒店给苏锐安排好了房间,当然,应苏锐的要求,酒店现场已经全权由苏锐负责,国安并没有相关人手在场。而此时,邵梓航就呆在国安率先安排好的房间之中。

    他这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苏锐正算计着山本恭子,却没想到有人还在算计着他。

    “军师他老人家说这是征服女人最有效的办法,只要过了今晚,山本恭子要么恨死你,要么爱死你,当然,爱死你这件事不大可能发生,她会连做梦都恨不得杀了你,每次遇到你都会大失分寸,从此失去当你对手的资格,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军师的原话啊?!?br />
    “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 能给整到疯狂吧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一见就钟情,干柴和烈火,好事,好事,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br />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

    苏锐和山本恭子在离开的路上,不仅坦然的接受了众人的诧异目光,更坦然的接受了众多记者的闪光灯。

    当然,这其中的“坦然”,也是仅指苏锐而已。

    山本恭子没有任何办法,百达翡丽腕表被苏锐扔给了张紫薇,这也就意味着,脉搏感知器仍在发挥着作用,她的那群手下可无从分辨那些心跳频率到底是来自于谁

    为了保住性命,她现在只能听从苏锐的安排

    山本恭子甚至不知道她接下来将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自以为事前的安排已经万无一失,威胁阿波罗绰绰有余,可是山本恭子又怎么能够料到,在身手强大且心智更加强悍的苏锐面前,她甚至都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双方一旦临场交锋,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

    对于苏锐搂着她的腰,在宴会会场故意亮了一圈相的行为,山本恭子尽管心中屈辱,但也只能无奈接受,否则苏锐极有可能当场杀了他。

    她现在已经不认为有什么事情能够威胁到这个男人了,甚至,在他强大的身手面前,自己连自杀都没可能。

    “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还在上面捏了捏。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

    “这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鄙奖竟ё永渖档?。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

    “颠倒过来现在说这些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

    “你必须放了我?!鄙奖竟ё永渖档?,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至少,嘴巴够硬?!?br />
    “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十天之后,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我仍旧没有露面,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我遇到了危险,到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br />
    说到这里,山本恭子的声音之中透发出一股颇狠的意味:“到那个时候,人人自危,这个国家永远都不得安宁?!?br />
    “你还在威胁我”

    听了山本恭子的狠话,苏锐把她的肩膀重重的按在了电梯壁上,脸贴近了对方,这像极了“壁咚”的姿势。

    看着苏锐的这个动作,山本恭子高耸的胸前大幅度的起伏了一下

    苏锐冷笑道:“你也知道那是十天以后的事情”

    “是的,十天以后,如果我仍旧杳无音讯,那么华夏就将遭到强烈报复?!鄙奖竟ё雍敛豢推亩允幼?,又重复了一遍。

    “真是天真?!彼杖襁肿煨ζ鹄矗骸澳隳训酪晕?,在这十天的时间里面,我还撬不开你的嘴”

    看着苏锐的笑容,一贯冷酷如美女毒蛇一般的山本恭子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其实,不用十天,只要给我一天时间,我就能从你嘴里得到你那些手下的所在位置,然后一个一个的铲除掉?!彼杖翊蛄烁鱿熘福骸霸谡夥矫?,我可是专家中的专家?!?br />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br />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所支配的俗人?!?br />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br />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苏锐直接无视了山本恭子的仇恨眼光,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已经到了地方,先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接下来要开始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br />
    说着,苏锐竟是直接对山本恭子来了一个极为高调的公主抱,就这样抱着她径直来到国安已经专门为他开好的房间之中

    而酒店走廊的摄像头,清楚的把两人的亲昵动作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苏锐把山本恭子直接扔在了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后者的身体也被柔软的床垫给弹的颤了几颤。

    “呦呵,这还是一间豪华大床房?!彼杖袷孪纫裁焕垂?,只是知道房间号而已。

    “很抱歉,既然只有一张床,今天晚上只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了?!彼杖褚痪浠坝职焉奖竟ё痈耐飞厦扒嘌?。

    “你到底要怎么样”山本恭子坐起身来,怒目而视。

    可是,在封闭的房间中,她一个女人坐在床上质问一个身手远比她强大太多的男人,这种动作和氛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苏锐就这样定睛看着山本恭子,目光从她的脸游走到脚后跟,来来回回逡巡了好几遍。

    他的眼神把山本恭子看的浑身发毛。

    “不得不说,你的身材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不招人喜欢了?!彼杖袂崆岬淖诖脖?,打趣的说道:“如果你的脸上能多点笑容,倒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整天这样面无表情的,你就不怕自己会面瘫”

    山本恭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面瘫,但是她知道,如果继续面对苏锐的打击加刺激,她一定会疯掉。

    “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么请少说没用的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鄙奖竟ё永淅渌档?,听起来倒也硬气。

    “你看,我是那么不友好的人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而已?!?br />
    苏锐走到饮水机的旁边,接了两杯水,自己率先喝了一口,然后把另外一杯递给了山本恭子。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喝口水,润润嗓子吧,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呢?!?br />
    山本恭子深深知道绝食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好处,在被营救之前,她必须保持充足的体力才行。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ps:感谢书友9140223的超给力捧场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