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将任我摆布

    他要对自己干什么

    听了这句话,山本恭子的身体难以控制的狠狠一颤

    苏锐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颤动,微微一笑,说道:“你很紧张吗柔软的身体变得那么僵硬,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br />
    苏锐越是这样云淡风轻,山本恭子心中的忐忑就越发的浓烈起来

    “我可以张嘴呼叫,向别人求救?!鄙奖竟ё拥哪抗庵新抢湟?。

    苏锐丝毫不以为意:“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么大可以尝试一下的?!?br />
    山本恭子狐疑的看了看他,然后深吸一口气,真的准备开口呼救了

    堂堂山本组的大小姐,居然被逼到了这个份上

    她相信,南阳的省长和东洋外务大臣可都在这里,只要听到了她的呼救,那么立刻就会有安保力量过来救援

    可是,山本恭子把苏锐想的太简单了

    她才刚刚张开口而已,苏锐的另一只手就已经按在了她的后脑勺上,两个人的嘴瞬间便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由于苏锐的强势侵入,山本恭子甚至连从喉咙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都做不到

    对方居然要用强吻来阻拦她

    山本恭子想要推开苏锐,可是完全做不到,对方的力量实在是太大太大,让其根本就挣脱不开,甚至连头部偏移一下都做不到

    正好,这个时候有一个东洋的保镖从这条小径走过,看到平日里冷如冰山的山本恭子竟然忘情的在和华夏男人接吻,眼球差点碎了一地

    这尼玛是什么节奏这也太疯狂了吧

    这保镖也没敢再多看,而是快步跑向了小川直毅,把他所看到的场景一五一十的汇报给了这位副团长。

    小川直毅听了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这是山本恭子小姐的个人行为,她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传我的命令下去,任何人不得打扰山本小姐?!?br />
    “是”保镖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对讲机转达了命令。

    在小川直毅看来,山本恭子的地位要远在他之上,对方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完全没有必要在意他的想法

    对于山本恭子不顾形象的在这里和华夏男人激吻,依着小川直毅的性格,不仅不会去劝说,反而还会推波助澜的帮上一把。

    而且,对方可是山本太一郎先生的小女儿,如果有什么丑闻因此被曝光,那可就太不妙了。对方行事可以随心所欲,但是这擦屁股的事情,小川直毅还是要做的很到位才行。

    想到这儿,小川直毅又伸手把保镖给招了回来:“第一,关于山本恭子小姐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br />
    “第二,从现在开始,山本恭子小姐不必随团统一参加商务活动?!?br />
    保镖领命而去。

    得,小川直毅这是要光明正大的给山本恭子创造和苏锐约会的机会了

    真是太上道了如果苏锐知道了小川直毅此时下了这个命令,不知道他会不会愿意请对方喝一场酒

    山本恭子想要挣脱也做不到,想要推开苏锐也做不到,哪怕她想要用用牙齿咬破苏锐的嘴唇,苏锐也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对方只是用嘴巴堵住她的嘴,避免她的发声,而不是正儿八经的和她舌吻

    嘴唇被死死抵住,山本恭子根本就咬不到苏锐

    在旁人看来,这是一个激情四溢的吻,但是,只有山本恭子才知道,这其中包含了多少憋屈两个人的交锋从来就没停下过

    张紫薇之前跟着苏锐过来,显然也看到了这边的情景,不过她并没有选择去做一个电灯泡,而是默默的走开了至少,她要站到看不到这边的位置。

    “才见一面就这样,真是”尽管张紫薇知道苏锐这样做必然会有他的目的,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着很浓重的酸意。

    山本恭子的心中已经是恨极了苏锐,可是,她再恨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在力量面前,男女之间本来就天生有着天堑鸿沟般的差距,哪怕她平日里把空手道练到了很高的段位,也没法挣脱

    “你放开我”

    山本恭子想要喊出这四个字,可是这四个字一出口便变成了:“嗯嗯嗯嗯”

    苏锐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她的嘴巴,让她根本说不出来任何的话

    这个时候,又有服务生从他们身旁走过,山本恭子的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人影,急中生智,抬起膝盖,狠狠的顶向了苏锐的两腿的中间位置

    不过,由于苏锐把她搂的太紧太紧,两个人之间也没多少空间,她的这一记膝撞被苏锐所腾出的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接了下来

    “真是够辣啊,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有成就感呢?!?br />
    苏锐轻轻一笑,那抓住山本恭子膝盖的左手陡然前伸,一下子便触摸到了对方的私密地带

    隔着裙子,被苏锐这样碰触,山本恭子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力量立刻变得软绵绵

    “还动不动了”苏锐恶狠狠的盯着山本恭子。

    后者几乎已经站立不住了,半个身子都趴在了苏锐的身体上

    “我去,大姐,你不至于吧你多久没有碰过男人了”苏锐几乎难以置信:“碰你一下,你就成这模样了你还真以为我想碰你啊”

    山本恭子的心里简直屈辱到了极点,她平日里心狠手辣,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杀人不眨眼,即便眼睁睁的看着犯了错的手下被杖责至死,她都不会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但是,偏偏苏锐这么一下,不偏不倚的碰到了她的敏感地带让她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来了

    这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和她心中的悲愤屈辱以及仇恨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其实我也不想吃你豆腐的,咱们说好了,我松开手,你不许叫,咱们好好谈谈?!?br />
    苏锐直视着山本恭子的眼睛,清晰的看到了其中的仇恨之色。

    “同不同意”苏锐问道。

    山本恭子屈辱万分,但也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只能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于是,苏锐立刻把手拿开,一脸的嫌弃,仿佛在上面多停留一秒,自己的手就要被污染了似的

    苏锐的表情被山本恭子清楚的看在眼里,心中的屈辱又呈几何级数在增长

    她是东洋黑暗世界的女神级人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明里暗里的想要追求她,山本恭子从来没有答应过,可是这个男人呢明明是他在狂吃自己的豆腐,但是却还露出一脸嫌弃的模样

    如果山本恭子的手边有匕首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捅进苏锐的心窝

    不过,苏锐的嫌弃心情显然还没有结束,他单手仍旧紧紧揽住山本恭子的纤腰,防止对方逃脱,另外一只手抹了一把嘴唇,很是不爽的说道:“为了国家利益,我特么的也只能牺牲色相了?!?br />
    说的好像他亏大发了一样。

    山本恭子平日里高高在上,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对待,简直快要气炸了肺

    她张开嘴,刚要尖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瞬间便掐住了她的喉咙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

    张着嘴,却发不出来声音,山本恭子的脸已经被憋得通红

    “刚才是因为旁边有人,我才大费周折,至于现在,想要堵住你的嘴巴,应该就没有什么难度了吧”

    苏锐说着,手上再度加了力量,而山本恭子的窒息感也更加的强烈了

    “你你别忘了,只要我死了,华夏会立刻发生发生爆炸会有很多平民死亡”山本恭子艰难的说道。

    “是吗我现在对你所说的话,表示强烈的怀疑?!?br />
    苏锐微微一笑,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山本恭子的左手,在她的左手腕上,戴着价值百万的百达翡丽腕表。

    据山本恭子说,这个腕表附带有脉搏传感器,可以测试她的心跳频率,然后定时发送,如果频率断了,就说明她出现了危险。

    虽然现在苏锐已经松开了山本恭子的纤腰,但是由于后者的脖子被死死扼住,因此更加挣脱不开

    “紫薇,过来?!彼杖窈暗?。

    张紫薇的身影才刚刚从转角出现,苏锐就已经两指一搓,挑开了百达翡丽的表带

    看着苏锐竟然直接挑开表带,山本恭子的眼睛已经瞪圆

    她万万没想到,苏锐竟然可以不顾华夏会发生爆炸的危险,也要强行杀掉自己

    “别紧张,我只是暂时借你的手表用用而已?!彼杖裎⑽⒁恍?,然后随手一抛。

    这珍贵的百达翡丽腕表在半空之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准而又准的落在了张紫薇的手中。

    后者连犹豫都没有一下,顺势就把腕表戴在了左手腕处

    脉搏传感器在间断了三秒钟后,重又恢复传递

    苏锐盯着山本恭子的眼睛,略带戏谑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她的心跳,就是你的心跳?!?br />
    “这一包药粉应该不够吧大哥意志力那么强悍,要不,我就给他多来几包好了?!?br />
    南都国际酒店的某个房间中,邵梓航一边嘿嘿笑着,一边往饮水机里面撒着药粉,他的表情略带猥琐,似乎已经看到了将要发生的某个场景

    邵梓航笑眯眯的说道:“大哥,你可不能怪我,要怪就去怪军师好了,嘿嘿,不过那个东洋女人也足够漂亮,上了就上了,咱们稳赚不赔,为了咱们太阳神殿的宏伟大计,您老人家就多牺牲一下好了?!?br />